<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亂雨紛飛》正文 第十三章半島花園里的新女主人(上)
              作者:亂雨紛飛的小說     
                  當金曉玲洗完澡,用毛巾包著頭發,僅穿著胸罩、內褲出來的時候,姣美、艷麗的模樣將倪楠這個女人也深深的迷住了,她嬌艷的臉上泛著紅潤的桃花,渾身的皮膚像是粉紅色的美玉般光滑細嫩。

                  「曉玲你的身材可真好啊,尤其是這皮膚簡直……簡直就像天仙一樣啊。」

                  倪楠由衷的感嘆著,身材倒是沒有什么她們家多了去了,可是人家這皮膚,完美的簡直挑不出一點瑕疵來,目光所及之處像是透明的一樣,一根根的血管暴露無遺,細嫩的像是嬰兒的皮膚。

                  「那當然了,大姐你不知道,我在這上面花了多少工夫,多少錢啊。」金曉玲邊解開頭發邊說道。

                  「我現在不算化妝品和美容,每個月光是保養身體上的皮膚就得小兩萬,怎么樣很完美吧。」金曉玲自豪的在倪楠面前轉著圈,最后干脆將文胸也脫了下來,在老女人跟前炫耀著。

                  「嗯,粉嘟嘟的像是嬰兒的皮膚,真羨慕你們年輕人啊。」倪楠說著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大姐啊,你錯了,我也三十多了啊,可就是年輕人的皮膚也沒有幾個像我的這樣好啊,我的皮膚原本一般吧,這可都是用錢換來的啊,您知道我現在為什么想錢了吧。」金曉玲拿出一堆瓶瓶罐罐翻看著,開始往身上、臉上涂抹起來。

                  「大姐!你就穿這個上班?」見到倪楠長褲里的白色長筒絲襪和鑲有蕾絲花邊的水綠色比基尼開襠褲,金曉玲停下手中的動作,叫了起來。

                  「啊,我們現在要是不出差的話都這么穿啊,就是穿裙子時也這樣,男人喜歡嘛,只要是見了面,他隨時隨地都有可能……不是摳摸幾下就是來一次,這樣也方便嘛。」倪楠伸手撫摸著自己內褲的開口處說著。

                  「隨時隨地?他也太過份了吧,你們不怕被發現啊。」金曉玲有些吃驚,這種事也可以隨時來嗎?

                  「有什么過份的!這只能說明他那個強啊,我有時候也怕,可每次見到他的樣子,我就是狠不下心來拒絕呀,我們的小冤家總是處在吃不飽的狀態也很可憐啊,知道嗎我們都和他在辦公室里做過哦,雖然害怕有人,可感覺也非常的刺激和舒服啊。」說罷丟下發愣的金曉玲扭著屁股走進了浴室。

                  因為沒有帶換洗的衣服,洗完澡的倪楠就只穿著那件窄小的開襠褲走了出來,上床靠在金曉玲身邊。

                  「大姐你還不老嘛,你看你的乳房還是這么挺。」金曉玲盯著倪楠高挺的大乳房,一付伸手欲抓的樣子。

                  「哈哈,你可真會說話,我怎么和你比啊。」倪楠說著拉過金曉玲的手放在了自己的乳房上。

                  「可能是跟我們姐妹在一起呆的時間長了吧,我兒子最喜歡的就是我們這些結了婚的,中青年女人的身體,說實話你要是那種什么骨感型的女人,我還不敢給兒子說呢,小雪要不是他的親姐姐,他未必有興趣。」

                  輕輕的撫摸著金曉玲放在自己乳房上的手,倪楠開始詳細的介紹起了自己的兒子,倪楠的想法是,既然要拉金曉玲下水,就徹底的收服她,而不是要堵她的嘴,畢竟后面要操作的那只基金風險實在是太大,她可不想在將來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時讓金曉玲跑掉。

                  「怎么會這樣,人家不是都喜歡年輕的女孩子嗎。」金曉玲一松一弛的捏著倪楠的乳頭問。

                  「年輕女孩味道不夠唄,就像我女兒,跟他那么長時間了,就沒有幾次能夠讓我寶貝出來的時候。」倪楠說著將金曉玲摟在懷里,一手摸著她胸前光滑、雪白的水嫩肌膚繼續說道。

                  「我們就不同了,不但有成熟女人的韻味,而且個個豐滿卻并不肥胖,都是豐乳肥臀的樣子,再加上有那方面的經驗會伺候人,會玩的男人可不都喜歡?」

                  「我怎么和你們姐妹比啊大姐。」金曉玲在倪楠的撫摸和引逗之下,腿開始不安分的動了起來。

                  「怎么不能比!你的條件可比我們姐倆好多了。」倪楠不動聲色的繼續。

                  「小東西是非常喜歡,女人的大屁股和大乳房,我們姐妹現在的身材一小半是年齡的原因造成的,但主要的還是讓小鬼玩弄出來的,你想啊無論你讓不讓他干,只要在一起他都要沒完沒了的撫弄、把玩。」

                  「我在給我兒子以前,也就和你年紀差不多的時候吧,乳房就開始下垂了,可跟了他以后慢慢的就挺起來了,屁股也大了很多,像我兒媳今年才27歲,除了肚子比我小之外,身材不跟我一樣啊,這可都是小鬼的功勞啊。」

                  「你就更不得了了,我們家沒有一個人有你這樣好身材的,小腰像我女兒,都能看到肋骨,可屁股和乳房并不比我的差多少啊,尤其是你的皮膚好的不要說是男人了,就是我都想摸一摸、親兩口。」

                  「我告訴你啊曉玲,就沖你這漂亮勁,明天我兒子要是不連續的在你身上,射個三回五回的,是拉不下他來的。」倪楠轉頭看著金曉玲的眼睛說道。

                  「三回、五回?」金曉玲睜大眼睛望著倪楠。

                  「怎么你嫌多啊,我告訴你,這還是第一次連續不停的弄,后面有多少次還指不定呢,總之沒有個兩三個小時他是不會消停的哦。」

                  「那……那還不得讓她弄死啊。」金曉玲現在有些相信倪楠的話了,屄里的水已經將內褲打濕了。

                  「咯咯咯,弄死什么呀,傻妹妹,舒服死還差不多,你沒有體驗過被弄暈死過去的滋味吧,也沒有過被……嗯……被肏的淫水往外噴射的體驗吧,明天,明天你就都知道做女人的幸福了。」倪楠伸出舌頭舔著金曉玲的耳垂,一邊往吹氣一邊喘息的說著。

                  「大姐……大姐你……你不要說了,我……我……」金曉玲反身抱住倪楠,將倪楠的一條腿夾在腿間,不停的扭動著呻吟了起來。

                  「咯咯咯這就受不了了,曉玲啊你可得好好考慮一下,明天是你們單獨在一起,還是我們三個在一起哦,你要是覺得自己有本事就單獨陪他,不行呢,就我們三個一起來,你受不了了我換你,不然他會肏的你下不了床的。」倪楠邊撫摸挑逗著金曉玲,邊在她耳邊淫蕩的訴說著。

                  「啊……大姐……啊……大姐求你不要說了……我……我聽你的安排就是了……」金曉玲緊緊的用力抱著倪楠顫抖了起來。

                  第二天小雨剛剛到辦公室,就接到了媽媽的電話。

                  「小雨啊寶貝你上班了嗎?我在你們區政府的大樓下面呢。」

                  「到啦媽,有什么事啊。」

                  「你馬上下來,媽有事和你說。」

                  當小雨來到樓下時,就看到了倪楠的那輛,掛省委牌照的奧迪轎車,停在了政府大樓門口噴泉邊。

                  「媽什么事啊。」小雨有些迷惑的坐進車里。

                  「嘻嘻,當然是好事了,我的傻兒子,咱家半島花園的房子,你最近用了沒有?」倪楠笑嘻嘻的拉著

                  兒子的手問道。

                  「用了,怎么了,媽你可是同意了的啊。」小雨有些緊張,他害怕倪楠反悔或是要找自己外面那兩個

                  女人的麻煩。

                  「你個小東西緊張什么,媽答應你的事情什么時候反悔過啊。」倪楠看出了兒子的緊張,打了小雨的

                  肩膀一下嗔道。

                  「那是什么事啊。」

                  「那個金曉玲金處長又來了,這次要住我們家。」

                  「要住多久啊。」小雨雖然對金曉玲的美貌很向往,但是還沒有想到那方面,只是擔心她住久了影響

                  自己和情人的幽會。

                  「沒幾天!怎么讓那兩個騷狐貍迷住了?」倪楠有些不悅。

                  「不是啊」

                  「不是就好,我來就是問你,那房子你們弄的亂不亂,要不要我提前去收拾一下。」

                  「亂倒不亂,要不我一會給她們打個電話讓她們再收拾一下。」

                  「不行!你給那兩個騷貨講,在金處長走之前不準再到那里去,否則我絕饒不了他們。」

                  「噢,我知道了就這事吧。」小雨當然明白事情的輕重。

                  「等等你個小子急什么啊,是不是樓上又有什么女人在等你啊。」

                  「你別瞎說啊媽,我昨天才上班人還沒認全呢。」

                  「有就有唄,你啊天生就是禍害人家家庭的命,媽是有個好事給你講,今天晚上你下班以后也別回家

                  ,直接去咱們的別墅。」

                  「她住就住唄,干嘛還讓我陪啊……媽是不是……」本想抱怨的小雨,看著媽媽戲謔的眼神突然想到

                  了另外一種可能。

                  「怎么不愿意啊。」倪楠微笑的看著兒子。

                  「愿意、愿意啊,媽媽你真是我的好媽媽啊。」說著小雨撲過去一把將倪楠摟在懷里猛親了起來。

                  「你個死小鬼放開我,這這么多人。」現在正是上班時間,倪楠嚇得花容失色,在兒子懷里激烈的掙

                  扎著。

                  「媽你最好不要亂動啊,車在晃哦」小雨摟著媽媽威脅道。

                  「快放開媽媽……唔……」倪楠聞言立刻停止了掙扎,但兒子卻立刻堵住了她的小嘴,在兒子的熱吻

                  和撫摸中倪楠只得微喘著任由兒子為所欲為。

                  「行了媽還有話說呢。」倪楠用舌頭和兒子攪動了一會推開他說道。

                  「你說嘛,好小楠楠你可真好啊」小雨將媽媽緊緊的抱在懷里說著,手隔著衣服,掐弄的乳房。

                  「晚上你和媽媽過去一起陪她的事,先不要給明明和你姐講,珠今晚會去我們家給她們做工作。」倪

                  楠認命的半靠在兒子懷里任其上下其手。

                  「我知道了。」

                  「弄她的時候你一定要注意,不要強迫她,不許扇耳光、打屁股,是不是要她給你用嘴舔和肏屁眼一

                  切依她的意思來,這個人我們惹不起,不能得罪了。」

                  「媽你是不是把我當禮物送給她了。」小雨停下了動作,表情有些怪異。

                  「胡說,媽怎么會干那種事呢,詳細原因回頭再給你說,但是肏她的時候一定要狠,不是使勁用力的

                  那種,你明白的,媽要你一次就收服她,她已經知道我們家的事了。」

                  「她怎么會知道?」

                  「媽告訴她的,她上次來時看出有男人和媽過性生活,這次就是為調查這個事情來的,媽感覺她似乎

                  對你有意思,就和珠兒商量賭了一把全告訴她了,所以今后咱家怎么樣就看你今天的表現了,當然還有其

                  他的一些事情媽回頭再給你詳細的說,但是今天一定要按照媽的話去做明白了嗎。」倪楠又把兒子的手放

                  在自己的乳房上用力按著,叮囑著小雨。

                  「嘿嘿,放心吧媽,別的你不知道,兒子的雞巴你還不了解?可是你親生的哦。」小雨壞笑了起來。

                  「你個小冤家,天下的便宜事都讓你占全了,你說這事過了以后你怎么感謝媽媽。」倪楠撫著兒子的

                  臉龐撒起了嬌。

                  「嘿嘿,我的好媽媽啊,哪天親爹和你單獨去別墅,爽一次怎么樣嗯,我的小楠楠。」

                  「那你說話要算數哦。」倪楠嗲聲道。

                  當小雨和倪楠吻別從車上下來的時候,正好看見董蕾,緊緊的盯著倪楠掉頭走掉的汽車,晃蕩著兩個

                  巨大的乳房就在旁邊不遠處。

                  「倪助理啊,你可真了不起啊,還有省委的專車送你上班啊。」董蕾有些羨慕又有些酸溜溜的對著小

                  雨說。

                  「不是啊,董主任,我自己開車來的啦,是我媽有事來找我啊。」小雨有些擔心的解釋道。

                  「你媽在省委上班?」兩人邊走邊說著話。

                  「怎么說呢,算是吧,我媽在公安廳上班。」

                  「啊,你媽就是倪楠,倪廳長?」董蕾只知道省委給高區長安排了一個實習的助理,但并不知道小雨

                  就是,前幾天名動江南官場的倪家的公子。

                  「啊,是的。」小雨說著走進了打開的電梯。

                  整整一天小雨都在一種亢奮中度過,雞巴一直處在半挺的狀態,腦子里即不再為祝秘書長干枯的身體

                  可憐,也不再為董蕾,那因為巨大而下垂的,飽含著甜美乳汁的乳房惋惜,有些焦急的等待著下班的時刻。

                  倪楠和小雨分手后來到省公安廳,首先查看了昨晚指揮中心的值班記錄,見沒有什么特別的突發情況

                  ,又處理了一些日常公務,便將經偵總隊和網絡安全處的人叫來,要求他們給自己整理出一份關于海外熱

                  錢的報告后離開了省廳,按照和姐姐的約定來到了半島花園。

                  倪楠姐妹兩個要抓緊商量金曉玲昨天提出的要求,在順路買了一大堆的菜后,就匆匆的趕到了半島花

                  園。

                  這時倪珠已經到了一會了,在兩人仔細的將別墅檢查了一遍,除了幾件沒有收起的床單和毛巾,幾乎

                  沒有發現小雨和那兩個女人使用的痕跡,才放心的來到客廳坐下。

                  「這個女人的心也太大了些,她就不怕把自己撐死,將來沒命花!」和妹妹一樣倪珠聽完倪楠的介紹

                  ,也是覺得這人心也太貪、膽太大了些。

                  「我也是這么想的,但是我們現在沒有辦法啊,不得不幫她做這事啊,如果她通過鐘書記提出來我們

                  不也是得干?再說了這未必是她的意思,很有可能是上面授意的呢,她昨天幾次和我強調這錢是我們的,

                  我覺得如果這事沒有北京來的人插手,我們也不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倪楠闡述著自己的想法。

                  「嗨,也只能這樣了,沒有意外錢是她們的,出了狀況我們背黑鍋!她和小雨那事怎么樣了。」倪珠

                  嘆了口氣說道。

                  「很順利,昨天我給她講我們的事的時候,她聽著聽著就抱著我蹭了起來。」

                  倪楠呵呵的笑著。

                  「又是一個騷貨!」

                  「我看不止這樣,我昨天注意觀察了,她對我們小雨還是很有意思的,不然也不會一點忸怩也沒有的

                  就答應了下來。」

                  「但愿啊,這個小冤家讓人操不完的心啊。」

                  「只要她愿意和我們小老公上床,就不怕她能跑出我們的手心,小雨的本事你還不相信嗎姐?」在這

                  一點上倪楠是很自信的。

                  「哈哈,楠楠啊你生了個好兒子哦。」提到外甥的本事倪珠也笑了起來。

                  「姐我今天叫你來,主要是想商量一下基金的事該怎么安排,這事太大,我們得提前布置才行。」

                  「馬家的材料我倒是有不少,你要是安排一下也能夠收集不少啊。」倪珠一時沒有領會的妹妹的意思。

                  「我說的不是這個,是不是查馬家目前我們說了不算,得看上面的意思,我是說我們要為此提前布置

                  人手,否則上面命令查的時候我們再安排就太過明顯了。」倪楠解釋道。

                  「省、市的檢察系統沒有大問題,市紀委更沒有問題,我們將人員調整一下就可以了,難點在省紀委

                  啊。」倪珠明白了妹妹的意思,思考了一下說道。

                  「省紀委我來想辦法,即使是無法全面控制也要往里面打上釘子,那你看在人手上該怎么調配?」

                  「市紀委可以先緩一緩,省市兩地的反貪局是一定要立刻安排人的,我們現有的人手還不能完全控制

                  的了局面。」

                  「那用那些人呢?我的意見是先將羅維明調到市反貪局,至少任副局長坐鎮,然后在從市公安局和市

                  紀委調部分人分別進人省市兩級反貪局,無論哪個部門重點是一線,我們一定要完全掌控。」

                  「可以!我另外給你推薦一個人選就是我的那個大姑子劉萌,大學畢業以后,一直在b市鋼鐵公司的

                  檢察室工作,現在已經是主任了,給我說了多次想讓我將她調進市府機關,以前我們必須保持低調,所以

                  我都沒有答應,現在倒是派上用處了。」

                  「她行嗎?這次的人選不僅業務能力要強,而且一定是我們能夠絕對控制和信任的人。」倪楠見過劉

                  萌幾次,人長得還不錯,但是了解不多。

                  「沒什么問題!業務上是把好手,至于可靠性我倒是不太擔心,她丈夫是一個車間主任背景很單純,

                  在她以前的工作中也沒有要人好處的毛病,信任是沒有問題的至于控制嘛,那要看從哪方面說了,再說了

                  我們不是還有小老公嘛。」倪珠說著、說著笑了起來。

                  「姐這事可開不得玩笑啊。」

                  「沒什么,這個人交給我來處理。」倪珠很自信。

                  這時金曉玲來電話了,說是事情辦好了,要倪楠去部隊招待所接她,于是倪珠在家做飯,倪楠開車去

                  招待所接金曉玲來別墅。

                  在返回的路上倪楠對金曉玲說:「曉玲,前面有一家內衣店,你要不要去買幾件?我在這里買過,仙

                  黛兒、華歌爾什么的品牌都有。」

                  「是買你穿的那種嗎?算啦我才不要呢,他以為自己是皇帝啊。」

                  「他真的很喜歡這些東西,每次見到我們誰有新的他都會豹子一樣的撲過來,弄得我們都非常的亢奮。」倪楠開導著她,以為她是怕羞,不好意思。

                  「要是他真的喜歡,等他給我講了再說吧。」金曉玲嗲聲道。

                  「啊哈,原來是這樣啊,妹妹你可真聰明啊。」倪楠明白了,哼哼著扭頭看了看她,原來金曉玲不是

                  害羞,而是希望等著創造情景讓小雨來調教。

                  「大姐你不要笑了,我可不想讓他將我當成淫婦看待。」看到倪楠的壞笑,金曉玲真的有點不好意思

                  了,白嫩嫩的臉頰上飄起了朵朵紅暈。

                  「沒有笑你,我是佩服你會玩啊,不過說真的,那小子是真喜歡我們在床上風騷、淫蕩啊,再說了都

                  和他那個了,其他還有什么好顧忌的,你是不知道啊,做的時候他還要我們亂叫一些……」倪楠雖然每次

                  都嘶聲力竭的叫喊,但是這會也說不出口了。

                  「叫什么?」金曉玲見倪楠的臉也紅了,不禁好奇了起來,她和老公做時也叫,但不就是那么幾句嗎

                  ,還能叫出些什么呢?

                  「反正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到時候你叫不叫的沒關系,別多想就行了,他沒有侮辱的意思,只是想更

                  刺激一些,平時我們忍不住了,也是那么叫的。」金曉玲一問倪楠的臉就更紅、更說不出口了。

                  「我就不信了,他有那么大本事。」

                  「有沒有本事,晚上你就知道了,哦對了昨天給你說的,你們今天是單獨住這里還是要我陪著?」

                  「看你說的可怕的,如果有地方住,那你也就留下吧,他真的那么兇啊」金曉玲真的是沒有聽說過,

                  女人會到那種程度。

                  「當然了,我兒子可不是一般的男人。」

                  三人在別墅吃過午飯,金曉玲告知了她今天核對的結果與她判斷的一樣,確定了基金與馬家隆豐集團

                  的關系,下一步就是布置如何將他搞到手了,三人從人員配置到具體操作步驟,一直談到可能出現的意外

                  和化解方法等整整討論了一個下午,直到小雨來電話說已經下班才匆忙的準備起晚飯來,而倪珠則返回了

                  倪楠家去找兩位小姐。

                  「大姐今天我來做飯吧。」金曉玲一邊系著圍裙一邊對洗菜的倪楠說道。

                  「行啊,我們小老公啊,最愛吃肉了。」

                  「那我做個紅燒肉吧,男人都愛吃,我這個還是在釣魚臺學的呢。」金曉玲根本就沒有聽出來或者是

                  沒有在意倪楠那句「我們小老公」的意思,但是倪楠卻捕捉到了,因為剛才她是故意說的。

                  小雨到的時候兩個女人已經將飯做好了,在門口等著他。

                  「媽……」再次面對金曉玲,小雨不知道該叫她什么,所以一時語塞,而金曉玲也失去了上一次的,

                  從容鎮定臉色通紅的,癡癡的望著小雨,這個自己一直夢想的小男人。

                  「叫人吶,傻小子。」倪楠見狀趕忙解圍。

                  「金……金處長……」小雨有些結巴不是不好意思,而是一時不知該怎么稱呼這個漂亮女人。

                  金曉玲今天穿了一身粉白色的緊身套裙,完美的勾勒出來她前凸后翹、成熟妖媚的身體和微微隆起的

                  下腹,長長的黑發披散在肩上,一直垂到腰際,腿上穿著一雙透明的亮光絲襪,腳上是一雙系帶的粉色高

                  跟鞋。

                  「叫……還是叫姐姐吧。」金曉玲遲疑了一下對著小雨說道。

                  「你們愛叫什么就叫什么,快進屋啊,這郎有情妾有意的,讓人看到多不好。」倪楠見兩人都有些發

                  窘,趕緊調和起來。

                  「哎,就是小雨快來吃飯,菜都要涼了,這是我做的哦。」在倪楠的提示下,金曉玲終于有些緩和了

                  過來,上前拉住小雨的手。

                  「那我可要好好品嘗、品嘗姐姐了。」小雨說著用指頭,在金曉玲手心里摳了摳。

                  「去你的,我是讓你吃菜。」金曉玲拍了小雨的肩膀一下,挽住他的胳膊,兩人手拉手的走了進去。

                  倪楠看著兩人的小動作,不禁有些恍惚,剛才還都羞答答的怎么一下子就…

                  …真是一對騷包,倪楠也關上門跟了進去。

                  這次小雨當然的坐在了主位,兩個女人一邊一個相陪。

                  「嗯,玲姐姐的肉真好吃。」小雨嘴里大嚼著金曉玲給夾過來的五花肉,含混的贊嘆著。

                  「你個小鬼總是占人家便宜。」金曉玲在桌下伸腿踢了小雨一腳,又對著倪楠道:「大姐你兒子是不

                  是總是這么流氓啊。」

                  「你怎么還叫大姐呢,我可是小鬼的媽媽啊,你讓他叫你姐姐,就得叫我阿姨!來兒子喝口湯。」

                  倪楠見兒子將氣氛調整的不錯,便也開始和金曉玲調笑了起來,說完倪楠舀了一勺湯,送在兒子嘴邊。

                  「我才不呢,要不還是讓小雨叫我阿姨吧。」金曉玲用筷子在碗里扒拉著,對小雨說。

                  「嘿嘿,你們的事我不管,我只叫你們姐姐和楠楠。」倪楠的腳早就隨著勺子移到了兒子的雞巴上揉

                  弄著,面對如此漂亮的兩個美人,尤其是還有一個即將第一次和自己上床的嬌艷婦人,讓小雨不發騷、不

                  挺起很難啊。

                  「哈哈,我知道了,大姐他叫你楠楠!你叫他什么小雨哥哥?哈哈哈。」金曉玲撿了寶似的笑了起來。

                  「這算什么,比這厲害的還有呢,是吧小老公!」倪楠嘴里說著,可桌下的小嫩腳,卻勾挑著兒子的

                  腿,示意他的腳也去挑逗金曉玲。

                  「那當然了,我是誰?倪小雨啊」小雨不動聲色的脫下鞋子,將腳伸到了金曉玲的鞋子上踩住。

                  「那……還有什么呀,告訴我楠楠。」金曉玲邊說邊夾菜的手抖了一下,剛剛夾起的一塊魚肉又掉回

                  了盤子里。

                  「我不告訴你,回頭讓小雨慢慢教你吧。」一切盡收眼底的倪楠收回了,自己放在兒子襠部的腳,低

                  頭吃起了飯。

                  金曉玲沒有對小雨放在自己腳背上磨蹭的蹄子做出明顯的反應,但是卻暗中調整姿勢,用另一只鞋的

                  鞋跟狠狠的踩了過去。

                  女人花蕊里長大的小雨能不知道這些,他一見金曉玲身體的晃動就立刻將腿收了回來。

                  險些踩了自己一腳的金曉玲,邊安靜的吃飯邊有些后悔自己的舉動,騷擾是沒有了,可自己的心里卻

                  多少有些失落,她突然莫名的想起了張愛玲的一個論點。

                  「男人如果不調戲女人,她說你不是個男人,假如男人調戲女人,她說你不是一個上等男人。」

                  我是那樣的女人嗎?剛才小雨突然到了的腳雖然讓她有些不快,但是她確實是沒有生氣或不滿的意思

                  ,甚至是有些渴望和他就那樣在桌下做點什么,所以才惡作劇似的想踩他一下。

                  我嚇著他了?還是讓他誤會我生氣了?我沒有啊小東西,正在金曉玲胡思亂想的時候,那只腳又來了。

                  這次的目標不是腳而是膝蓋,就在金曉玲為小雨沒有誤會自己而松了口氣的時候,而不再亂動的時候。

                  小雨的腳卻做出了再次讓她反應激烈的動作,小雨的腳在桌子底下伸進了她的短裙里,順著光滑的連

                  褲襪探到了她的陰阜上,從來沒有搞過這個調調的金曉玲,放下碗本能的扭動著身子,緊緊的并攏雙腿夾

                  住了小雨不老實的大腳。

                  「離天黑還早著呢,你們兩個先吃飯好不好?」倪楠曖昧的對著金曉玲笑著。

                  「大姐……」「玲姐姐你不舒服嗎?」見金曉玲羞紅著臉剛要張嘴說什么,小雨立刻插嘴問道。

                  「你才不舒服呢,小壞蛋。」小雨的話提醒了金曉玲,雖然三人都知道一會會發生什么,但是金曉玲

                  現在在倪楠面前還是有一種偷情的興奮與害怕的感覺。

                  「那就好,玲玲姐,我祝你長得越來越漂亮!官當的越來越大。」小雨一邊用腳趾在金曉玲的下腹撥

                  弄,一邊靠在椅子上對金曉玲端起了酒杯。

                  「去!我才不跟你喝呢,我長得本來就漂亮,再說我也沒有官癮。」現在的金曉玲有些不上不下的感

                  覺,只好對小雨還以語言了。

                  「你們倆怎么了,先吃飯吧。」倪楠非常滿意自己導演的這出戲,見金曉玲有些尷尬,立刻對兒子暗

                  示。

                  「啊」聽到媽媽的話,小雨想收回自己的腳,但是金曉玲瞟了他一眼,雙腿緊緊的將他夾住不讓他抽

                  回去,兩人就以這樣的怪異姿勢吃完了飯。

                  看的倪楠是搖頭不已,女人啊只要你能博得她的歡心,就能夠剝下她在常人面前的面具,平時越是端

                  莊賢淑的就越是膽大妄為!

                  飯后女人安排小雨去洗澡,兩人則在廚房收拾。

                  「曉玲啊,剛才你們怎么了?」倪楠明知故問。

                  「沒有什么,就是小雨老是用腳碰我的腿。」金曉玲沒有說實話,但是也沒有說謊。

                  「這小子總是這樣,見到了心儀的女人就忍不住。」

                  「大姐他平時和你們一起時也這樣嗎?」

                  「不是,但是我們有過幾次邊吃飯邊那個。」

                  「哪個啊」金曉玲笑瞇瞇的停下手中的活。

                  「就是那個嘛,雖然我們都有些害羞但是架不住他的央求,就來做了,感覺與平時不一樣,挺刺激的

                  ,你剛才也是吧。」在一切的塵埃落定之前,倪楠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機會,來挑逗、引誘金曉玲的。

                  「小雨你先看會電視啊,我和你玲姐洗澡。」倪楠對著光著背只穿著一條睡褲的小雨喊道,說罷返回

                  屋里,拿出了一包東西。

                  「曉玲我們兩個一起洗澡吧,這樣快一點。」倪楠從冰箱里拿出兩袋牛奶對金曉玲說。

                  「行啊。」金曉玲非常清楚快一點是什么意思,她其實從昨天開始就很想了。

                  在衛生間里,金曉玲一邊脫衣服一邊對倪楠說「大姐你洗牛奶浴,兩袋少了點吧。」

                  「不是牛奶浴,是洗后面。」

                  「后面?唔……」金曉玲馬上意識到,倪楠可能是要浣腸,便很好奇的靠了過來。

                  「大姐你們……他經常要那里嗎?」

                  「不是經常,是每次!所以我們現在已經養成了習慣,每次洗澡都有清理后面,隨時準備。」倪楠一

                  邊整理著那些用具一邊解釋著。

                  「疼不疼啊,那……那么小?」金曉玲僅僅是聽說過,從來沒有真實的見過這些。

                  「一會你試試不就知道了?」倪楠抬頭調笑著她。

                  「我才不呢?」金曉玲撅著小嘴,將頭發盤了起來。

                  「曉玲啊,我告訴你吧,原來我也沒有想過會有今天吶,我們那個寶貝啊就像是鴉片,專門針對女人

                  的鴉片!不管什么樣的女人只要你沾上他,你就會離不開他,愿意為他付出自己的一切。」

                  「那可不一定哦,要不要我幫你大姐。」

                  「不用,你看著我學就行了,別等哪天用的時候還不會。」

                  「哼,就是給他我也要讓他來。」

                  金曉玲看著倪楠將牛奶倒進一個小盆里,然后在加進適量的熱水和玫瑰香精拌勻,然后再拿出一個筒

                  式浣腸器,吸進大約液體將它注進自己的屁眼里,然后再插進一個肛塞。

                  「難受嗎,大姐。」金曉玲睜大了眼睛看著倪楠的操作,她知道自己遲早有這么一天。

                  「開始有點,但是慢慢的就適應了,現在我每次做的時候感覺好幸福,為了自己的男人付出,難受一

                  點算什么呢,是不是曉玲。」倪楠快樂的對金曉玲闡述著自己的感受。

                  大約過了幾分鐘,倪楠坐在馬桶上將肛塞拔出來,拉肚子一樣,嘩嘩的將液體排出,然后又是注射、

                  堵塞、排泄,如此反復了五六次,將體內的污物就全部排泄了出來,在這期間倪楠也夾著一屁股液體洗完

                  了澡。

                  「曉玲剛才是洗,現在是潤滑,時間可以長一點,洗的次數看你當時的情況,這個潤滑最重要了,你

                  要是弄不好真的會疼的。」

                  倪楠說著開始教金曉玲潤滑液的配比,溫水、香精、wet潤滑液,然后又注進自己的屁眼里插進肛

                  塞。

                  「曉玲你真的不穿這些衣服嗎?」倪楠拿著她給金曉玲準備的一包各色內衣與絲襪問道。

                  「不,他要是想看我穿上的樣子,就得親自給我說、給我穿。」

                  「隨你吧,這是我準備的好看吧。」倪楠說著將自己一會要穿的紫色開襠褲襪和銀色高跟鞋拿給金曉

                  玲看。

                  「男人就是喜歡這些東西。」金曉玲撇撇嘴。

                  「傻妹妹,女為悅己者容嘛,不然你將自己保養的這么好干什么?好了現在我來教你最后一道程序。」倪楠說著再次將體內的潤滑液排出。

                  拿起wet潤滑液說「以后你記得就用這個牌子的,因為這個牌子的可以吃。」 w-w-w-amxs520.com阿木小說網鄉村滿艷.amxs520.com/modules/article/articleinfo.php?id=70

                  「可以吃?」這對金曉玲來說有點不可思議,從屁眼里出來的東西可以吃?

                  倪楠沒有理會金曉玲的大驚小怪,但心里決定一會和小雨給她表演一下看看,所以繼續說道。

                  「今天我們人少,像我剛才那樣就已經可以了,不用再抹了,但是人多的時候我們就都會再抹一些,

                  不然都吸收了,但也不能抹太多了,不然過于潤滑了就容易跑出來,影響美感。」

                  說著將少量的潤滑液倒在一個小針管里,注進了屁眼,然后又在屁眼周圍涂抹了一些,邊開始穿衣服。

                  當兩人來到客廳的時候,小雨正無聊的開著電視,東張西望,聽到動靜趕忙迎了過來。

                  「噢,玲姐姐你的皮膚可真白啊,白得耀眼。」

                  小雨夸贊著只圍著一條浴巾的金曉玲,她沒有聽從倪楠的建議穿情趣內衣,但是在倪家女人的鞋柜中

                  ,挑了一雙合腳的藍色高跟皮鞋,她有她的目的。

                  她要在小雨面前展示一下自己完美無暇的水嫩肌膚,為了保養自己本就很好的皮膚她可以說是不惜血

                  本了,原本是要為了取悅自己老公的,但是隨著婚姻時間的不斷延長,老公對她也越來越沒有興趣,不然

                  她未必會對小雨產生如此強烈的「性趣」。

                  哦……不錯楠楠弄的就是好……啊……」小雨一手叉著腰,一手將手指插進媽媽盤起的頭發里,有

                  些夸張的叫著。

                  聽到兒子的叫聲,倪楠有些想笑,「這個小壞蛋,可真會演戲。」想到這里不禁手上用力捏了兒子的

                  大雞巴一下,并抬頭給小雨拋了個會心媚眼,嘴上也故意發出了嘖嘖的吸舔聲。

                  「哦,小楠楠……快給爸爸來個深喉,快……親爹要肏你的嘴。」小雨毫無顧忌的叫著。

                  倪楠啪的用粉拳捶打了兒子的大腿一下,將小雨半軟不硬的雞巴含進嘴里,一手摟著兒子的屁股,一

                  手托舉著睪丸,刺溜刺溜的賣力吸吮的起來,慢慢的母子兩人也分不出那吸舔聲,是故意弄出的還是真的

                  口交聲了。

                  「小屄楠楠啊,你給爸爸舔的好爽啊……親爹要肏死你的小嘴……哦……舒服啊」隨著大雞巴的逐漸

                  變硬,小雨雙手緊抓著媽媽的頭發,屁股開始慢慢的動了起來。

                  倪楠乖巧的雙手扶著兒子的胯骨,用心的舔吸著小雨的雞巴,不時的抬起頭來,用漂亮的大眼睛挑逗

                  著兒子,口水順著雞巴慢慢的滑落了下來,滴在她白肥的乳房上弄得濕漉漉的,臉頰因為用力的吸吮而深

                  深的陷了進去。

                  「媽媽啊……兒子的好楠楠……你吸的爸爸好舒服……好爽啊……快我要全進去。」小雨抓著媽媽的

                  頭,屁股開始用力的挺了起來,倪楠趕忙再伏低身子,頭更加用力的向后仰起,準備迎接兒子雞巴的深入。

                  伴隨著倪楠刺、溜刺溜的吸吮聲,金曉玲已經自太空回到了地球,回到了倪家別墅淫亂的密窩中,睜

                  開眼睛首先看到的是,倪楠羔羊般的,撅著被紫色絲襪包裹大屁股,跪在兒子面前,嘴里含著那根,她自

                  己生出來的,剛才讓自己死去活來的粗大雞巴。

                  她的兒子,那個剛才讓自己體驗到了,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性欲高潮的男人,此刻正緊緊的抓著媽媽的

                  頭發,挺著屁股一下一下的用力的,肏著倪楠的嘴。

                  這就是倪大姐說的母子亂倫嗎?在倪楠呼哧呼哧的喘息和口交時的嘖嘖聲中,金曉玲睜大了眼睛靜靜

                  的看著。

                  「小屄楠楠……哦……爸爸要你全部吞進去……啊……快」看到金曉玲醒來的小雨,開始了對媽媽的

                  調教。

                  「嗯……嗯……」倪楠聞言艱難的晃了晃頭,將手伸到后面抓住了腳上的鞋跟。

                  小雨用手撕扯著媽媽的頭發,開始將陰莖慢慢的全部往倪楠的嘴里插,也許是旁邊有金曉玲在看的原

                  因吧,小雨今天在肏媽媽的時候顯得有些粗暴。

                  很快沒有幾下抽插,小雨粗大的雞巴就全部被倪楠吞進了喉嚨深處,倪楠呼哧、呼哧的喘息著發出了

                  嗚嗚的呻吟聲。

                  「哦……小騷屄媽媽……啊……肏你的嘴可真爽……啊……你吸得爸爸可真舒服啊……」小雨似乎根

                  本就不顧及倪楠的感受,只是沒完沒了的深入、抽出再深入。

                  在金曉玲面前倪楠擺著一個淫蕩下賤的姿勢,雙手緊緊的抓住鞋跟,向后撅著肥大的屁股,用力的仰

                  著脖子,任憑小雨抓著她的頭發,嘴里吞吐著兒子的雞巴。

                  金曉玲看著小雨玩偶般的擺弄著自己的母親,將那個粗大的家伙深深的刺進媽媽嘴里,憋得倪楠滿臉

                  通紅、呼吸困難,嘴里、鼻子里發出呃呃的淫靡怪聲,而倪楠則興奮的渾身打顫,不禁有些反胃。

                  「那么大!她竟然能夠全部都吞進去!這就是倪楠說的小雨喜歡的方式?如果他讓我來,我該怎么辦?」金曉玲看著、看著身體又有些熱了起來,雖然她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可以吞的進那根大雞巴,但身體

                  告訴她,她又想了。

                  終于小雨在肏弄了百十下媽媽的嘴以后,抽出了那根已經青筋暴跳的大雞巴,倪楠也軟軟的癱倒在金

                  曉玲的身邊,唔啊的大聲喘息著。

                  「哦……好媽媽快來,親爹要肏你屁股……」小雨俯下身子,邊自己捋動著自己的雞巴,邊對倪楠叫

                  著,眼睛卻看著金曉玲,對她微笑著。

                  「玲玲姐,等我把小屄楠楠收拾了,我們再來好嗎?」

                  「去,我才不管你呢。」金曉玲嬌嗔道。

                  倪楠聽到兒子的要求馬上翻身躺在金曉玲身邊,高高的翹起雙腿,雙手向下,將自己的兩瓣肥臀扒開

                  ,露出已經淫水淋漓的肥屄和屁眼。

                  「親爹……啊……快來吧……你的小屄楠楠早就忍不住了……啊……閨女要爸爸狠狠的使勁肏……哦

                  ……」

                  「大姐,你怎么叫他……」金曉玲聞言終于想起了白天倪楠說過的,讓倪楠自己都臉紅的所謂亂叫是

                  什么了。

                  「我……啊……我叫他親爹……大雞巴爸爸……啊……」倪楠扭頭紅著臉對金曉玲說道,邊說邊用頭

                  發在她的乳房上亂蹭著。

                  「怎么可以這樣,你可是他媽媽呀……」金曉玲感到眼睛一陣陣發暈,可奶頭在倪楠頭發上蹭的又很

                  舒服,在此之前她想象過無數種倪家亂倫的情景,可是就是沒有想到會有這種事!

                  「我是他媽媽沒錯,可我不還是讓他肏了,他就是我的老公!我的男人!我的男人喜歡怎么肏我,我

                  就讓他怎么肏,我愛他!我就給他我的全部!」

                  「可也不能亂叫啊,那不是亂了……」

                  「怎么不能叫,我是他媽媽,屄都讓他肏了,還不亂,我兒子喜歡他的女人亂叫,我叫幾聲算什么?

                  是不是曉玲?難道你不喜歡被他的大雞巴填滿、貫穿?」

                  倪楠打斷金曉玲的話諄諄教誘著。

                  「可是……」

                  「沒有什么可是的哦,好妹妹,我們是他的女人,心甘情愿的讓他肏、讓他玩、被他征服,被他肏的

                  在一次次的高潮中死去活來,看他騎在自己身上的英俊模樣,屄里感受著被他大雞巴塞滿的充實感,是多

                  么的幸福和美妙!我們將自己的身心都交給他了,擺幾個他喜歡的姿勢讓他玩,叫幾聲他喜歡聽的話有什

                  么不可以呢,好妹妹啊,放開自己的一切,盡情的享受人生吧。」即使是自己情欲高漲,倪楠也沒有忘記

                  給金曉玲下毒。

                  「大姐你說的也有道理,可是我……」金曉玲的表現倪楠非常滿意。

                  「好妹妹,我也是這么過來的,我理解你現在的想法,慢慢來吧,只有像我這樣,你才能享受到質量

                  最高、最好的性美味!」

                  「兒子對不起,媽媽只顧說話了,來吧,肏你的楠楠吧,閨女的屁眼已經為你打開了」倪楠不再理會

                  有些不知所措的金曉玲,體內的淫欲迫的她扭動起了豐腴的身體,催促了起來。

                  「小屄!我當你將我給忘了呢。」小雨將龜頭對正媽媽的屁眼,用力的刺了進去。

                  「怎么會……啊……好兒子親老公……啊……爸爸的大雞巴將楠楠的屁股撐開了……用力……啊……

                  閨女要親爹全進來啊」

                  「小屄楠楠,爸爸肏的你舒服嗎」小雨慢慢的將雞巴全部插進倪楠的屁眼里問著。

                  「舒服……啊……舒服……親爹的雞巴好大……啊……閨女……啊……閨女要爸爸的大雞巴使勁肏…

                  …啊。」

                  「小屄楠楠,爸爸來了,爸爸今天要肏死你」

                  「親爹……啊……楠楠的大雞巴爸爸……哦,楠楠……哦……楠楠閨女的屁股好舒服……好美啊……

                  閨女好幾天都沒有吃的親爹的大雞巴了……哦……楠楠要老公補償……啊……」

                  倪楠高翹著一雙豐滿的大腿在空中胡亂的踢著,穿著的紫色亮光絲襪,幻化出一片紫色腿花,兩手死

                  死的扒著自己的屁股,上半身扭動、下半身用力的向上一挺一挺的迎合著兒子,凸起地櫻桃般的乳頭,隨

                  著小雨啪啪的用力抽插,在巨乳上晃動著煞是好看。

                  金曉玲看著母子兩個,像是兩頭發情的野獸般的瘋狂性交,不僅心里也是癢癢的,屄里熱熱的再次流

                  出了淫水,不安的扭動著身體,將乳房緊緊的壓在了倪楠亂擺的頭上摩挲著。

                  「哦……曉玲我的好妹妹……我兒子的小屄玲玲……摸……啊……摸我的…

                  …啊……摸楠楠的奶子……噢……」倪楠仰頭舔了金曉玲的奶頭一下,對金曉玲叫著。

                  「玲玲……啊……用力些……哦……就像……啊……就像我們的大雞巴爸爸弄我們那樣……捏我的乳

                  房……啊……親爹……啊……閨女舒服死了……好美…

                  …啊……楠楠要……啊……要這樣讓大雞巴爸爸肏一輩子……啊……唔」叫著叫著倪楠一口將金曉玲

                  的一個奶頭含進了嘴里,用力的吸吮著。

                  「啊……大姐你輕些……哦」正在一邊緊盯著小雨的雞巴在倪楠屁眼里不斷進出,一邊揉捏倪楠乳房

                  的金曉玲叫了起來。

                  「不要……啊……不要叫我大姐……啊……我現在是……嗯……是你的婆婆……哦……」倪楠吐出金

                  曉玲的乳頭調戲著她。

                  「你……你胡說……」金曉玲明白倪楠是什么意思,臉騰地變得通紅,撫摸乳房的手不禁停了下來。

                  「嘻嘻……怎么……啊……怎么不是……啊……在……哦……你讓我兒子肏……怎么不是……啊……

                  用力大雞巴爸爸……閨女好舒服……嗯……你讓我……

                  啊……讓我兒子肏……就是……哦……是我兒媳嘛……」

                  「去你的吧,老沒正經的,那你是什么啊」被羞紅了臉的金曉玲用力的拍了倪楠的大奶子一下。

                  「啊……又不是在單位……我……哦……我讓我親兒子肏的時候干嘛……還要……啊……爽……啊…

                  …我還要正經干什么……啊……小雨……哦……閨女的屁眼被你肏……啊……肏開花了……好玲玲……哦

                  ……我是……啊……我是我兒子的……乖楠楠……嗯……小屄親閨女……啊……」

                  「你真浪啊」在這樣的氣氛中,金曉玲算是初步接受了倪楠的胡言亂語,跪在倪楠身側雙手一緊一松

                  的學著男人的樣子,玩弄起了倪楠的乳房。

                  「嘻嘻……不懂了吧……哦……浪……才能爽……才能舒服的飛起來啊……

                  只要能……啊……能夠讓小雨親爹舒服……啊……他的大雞巴就……哦……就能將女人肏……啊……

                  肏飛起來……肏噴出來……哦……好爸爸……啊……大雞巴親爹……啊……楠楠要……啊……要出來……

                  哦……用力肏閨女……啊……」

                  倪楠這會兒已經不能用淫蕩和風騷來形容了,屁眼里緊夾著兒子的雞巴,感受著身體被自己最愛的兒

                  子刺穿的暢美,乳房上享受著被兒子收服的女人的按摩,嘴里調笑著這個原本高高在上,曾經讓自己一驚

                  一乍美麗女人,看她欲拒還迎的嬌羞窘態,心里那個美啊,老天!你對我倪楠真的是太好了。

                  「兒子……啊……我的小雨……哦……嗯……媽媽……啊你的楠楠……哦…

                  …小屄楠楠閨女來……啊……來……啦……」

                  在兩人的合力玩弄下,倪楠高潮來的很快,大聲的尖叫著、嘶喊著,渾身打著哆嗦,屁眼和小嫩屄有

                  力的收縮著,拼命的抬高屁股,一陣陣強烈的快感,從小屄和屁眼深處傳向小腹、傳向乳房、傳向全身。

                  倪楠徹底的陶醉了,忘情的大聲尖叫著,高高抬起的屁股一顫一顫的,在兒子奸弄屁眼中,屄里的淫

                  水滋滋的噴射了出來。

                  金曉玲算是徹底見識到了倪楠所說的,那種淫水往外噴射的情景,只見倪楠高高抬起的屁股緊夾著兒

                  子的雞巴,一抖一抖的顫動著,陰道中滋滋的噴出一股股水柱拋向空中,再濺落下來弄得三人身上到處都

                  是。

                  倪楠嘴里發出了喔喔的呻吟聲,全身一下子繃得緊緊的,直到屄里噴出最后一股水柱才癱軟在了床上

                  ,尖利的呻吟聲也變成了輕微的哼哼聲,但是小腹還是時不時的抽搐一下。

                  「小屄越來越不禁肏了。」小雨啪的扇了媽媽屁股一掌,只要倪楠再堅持一小會,小雨也就射出來了

                  ,但是倪楠在原本是挑逗金曉玲,卻最后將自己也一塊陷進去的氛圍中早早的達到了高潮。

                  「親爹……啊……閨女……哦……你的楠楠不行了,讓媽媽休息一會吧好不好……你肏你媳婦吧……」挨了一掌的倪楠有些愧疚的對兒子哼哼著。

                  「不行!起來給爸爸舔,下面不行了親爹就肏你嘴。」小雨很生氣,所以問題很嚴重。

                  「嗯,好吧,玲玲跟我一塊來吧」無奈的倪楠只得費力的爬起來,蜷縮在兒子腳下躺好,她現在實在

                  是沒有力氣跪著了,所以想叫個幫手。

                  「我才不呢,是你親爹!還是你來吧」金曉玲雖然也是潮水洶涌,但是看著剛剛從倪楠屁眼里拔出來

                  的亮晶晶的雞巴,打個寒噤拒絕道,雖然她現在還記得剛才洗澡時倪楠介紹過的,這種wet牌潤滑液可

                  以吃。

                  「這有什么嘛,你又不是沒有吃過」

                  倪楠最初并沒有想到金曉玲的小九九,只是當她將兒子的雞巴含進嘴里以后,那淡淡的味道才使她明

                  白,金曉玲為什么拒絕,你個小屄!一會我讓小雨整死你,倪楠一邊吞吐著兒子的雞巴,一邊在心里恨恨

                  的想著。

                  她根本就忘記了自己第一次也是在小雨的威逼之下,才強忍著惡心,將剛剛從自己屁眼里拔出的雞巴

                  吞進嘴里的,不要說第一次就讓人家金曉玲吞吃,她屁眼里撥出的雞巴了。

                  「哈哈……我讓給你吃還不好啊……」金曉玲壞笑著,爬到小雨身邊,跪起身子依偎在小雨胸膛上,

                  一手摟著他的腰,一手撥弄著倪楠的頭發。

                  「楠楠……啊……好好……嘻嘻……好好給你爸爸吸哦……」金曉玲低頭盯著倪楠仰著臉,賣力吸吮

                  兒子雞巴的樣子調笑著她。

                  「哼」倪楠沖兩人翻個白眼,嘴里含著雞巴吞吐著,一手托著睪丸,一手伸到小雨下面,用手指在肛

                  門附近滑動著。

                  「寶貝,你媽媽閨女給你吸的舒服嗎?」金曉玲將小雨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嘴巴湊在他耳邊吹著

                  氣。

                  「舒服……啊……玲玲姐我也要你給我舔」小雨攬住懷里的美人屁股,一邊揉搓著玉乳一邊裝傻充愣

                  的說著。

                  「你會享受到的,寶貝!姐姐的一切都是你的了。」金曉玲雙臂纏著男人的脖子,撅著小嘴送上了香

                  唇。

                  在一片狼藉的床上,小雨一邊挺動著屁股讓雞巴在媽媽嘴里進進出出,一邊有些粗暴的品、吮著吊在

                  自己脖子上的美人小口與香舌,雙手在金曉玲赤裸的身上亂抓亂摸著,一手拇指按揉著她的屁眼中指摳弄

                  著嫰屄,一手搓弄著一對不停起伏的豐滿乳房。

                  不一會渾身酥麻的小雨叫了起來「啊……媽媽……啊……小屄楠楠含深些…

                  …哦……爸爸……哦……親爹出來了……哦……」雙手突然用力的摳、捏住金曉玲的要害,用力的肏

                  起了媽媽的櫻桃小嘴,深深插進倪楠嘴中的雞巴,抖動著射出了滾燙、香濃的精液。

                  倪楠也緊緊的噙著,兒子的雞巴,大口大口的吞咽著小雨給予的愛,來不及完全咽下的精華,熱呼呼

                  的順著嘴角流到了脖子上。

                  金曉玲聞言有些緊張和擔心的,低頭看著倪楠嘴中的兒子——自己的寶貝,嘴里哼哼著「不要啊」,

                  已經欲火高漲的她忍不住,用小腹在小雨的腿上蹭著。

                  但一會她就放心了,因為小雨的雞巴雖然射了精,但是在倪楠的舔吮下,一點變軟的跡象都沒有,反

                  而是更加巨大的閃耀著紫紅的光芒。

                  「哈哈,玲玲啊,你的小屄也發騷了?想了?」倪楠舔干凈最后一點兒子的精華,吐出雞巴仰頭嘲笑

                  著金曉玲。

                  「誰也沒有你騷啊」說罷金曉玲轉頭對著小雨要求道:「老公玲玲要你!」

                  緩過勁來的倪楠爬起來,捏著兒子的雞巴對小雨說「兒子告訴媽媽,想用什么姿勢肏她,媽媽給你放

                  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