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石峰信心里也是十分感激楊子軒,畢竟如果能攀上陳志溫,那么他石峰信很可能就能夠煥發出政治生命的第二春

                  論政績,論資歷,論手段,他石峰信自信都不弱于一些副省級官員

                  ……

                  “情況怎么樣?”

                  “進展緩慢,找不到突破點,周書記多次敦促我們要盡快解決南湖的事情,不要拖延。我們得壓力也很大。”

                  在南湖市區的一家中餐廳里面,楊子軒穿著一身厚厚的棉衣,在他對面是兩個西裝皮革的男子,這兩個男子都是進駐南湖的省委調查組的工作人員。

                  “周書記昨天做了指示,要我們多找你談談,畢竟你對南湖的情況比較熟悉,看能不能有什么突破”調查組一個男子抽著煙說道。

                  楊子軒臉色微變,心頭咯噔一聲。

                  “周馳坤書記讓你們找我?”

                  楊子軒有點不敢置信,自己現在也就是一個普通的省管干部,在羅浮全省像自己這樣的干部,一抓一大把,周馳坤怎么會提起自己的名字呢?

                  難道?

                  難道是陳志溫省長在周馳坤面前提起了自己名字?

                  一定是這樣,不然周馳坤書記不可能知道有自己這樣一個人存在的,看來周馳坤書記已經和大名派系達成了一定的聯盟協議,聯手對抗強勢的黃文清省長。

                  聯手的第一擊,就是對付羅澤明,這個曾經的省政府排名第一的副秘書長

                  想通了這點,楊子軒頓時打醒了十二分鐘精神,這可是在省領導面前表現自己的最好機會啊

                  “周書記昨天確實對我們調查組工作做了重要指示,要求我們最好能夠聯系上楊市長你,你或許能幫我們。”調查組的工作人員滿懷期待的看著楊子軒。

                  楊子軒沉思了一會,才點了點頭:“我確實可以幫助你們調查組,推進工作,不過在這之前我需要一些設備和幫手。”V

                  第165章,落幕之戰(最終彈)

                  “其實我覺得在這個案件,現在關鍵是在白曙到楊新,這個環節出現了脫節了。”

                  楊子軒啜了口茶,看著兩個從省紀委抽調出來的省委調查組工作成員。

                  “現在估計你們調查組手頭上面已經掌握一些不利于和直接指向我們南湖市委副書記楊新的證據,是吧?”楊子軒站起來松了松腰骨,才慢慢說道。

                  兩個調查組男子,都是有些詫異,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但是你們調查組依然無法找到有力的直接的證據,能夠證明楊新副書記是黃湖休閑的保護傘和幕后操縱人,是吧?”楊子軒繼續追問說道。

                  兩個男子繼續機械的點了點頭。

                  “因此,從白曙到楊新副書記的這個關鍵的一步,就是我們調查組的關鍵,我們調查組現在首先要先攻克這個難題,找到直接證明楊新是黃湖休閑中心的保護傘的證據,或者直接證明他不是保護傘的證據”楊子軒淡淡說道。

                  “我知道現在你們手頭上面肯定也有一些不利于我們南湖市市長羅澤明的證據。”

                  “但是你們不可能直接繞過楊新,去抓到羅市長的什么把柄因為我覺得只有楊新副書記本身才是掌握羅市長一些秘密的人,你們抓不住楊新副書記的痛腳,你們就甭想抓住羅市長的痛腳。”

                  楊子軒分析說道。

                  楊子軒之前也猜過,羅澤明肯定和楊新之間有過見不得光的交易,但是羅澤明這樣精于計算的人,肯定不會留下什么把柄給別人抓到。

                  所以突破口只能是楊新。

                  楊新手中肯定握有羅澤明一些違規證據

                  兩個調查組男子,經過楊子軒這么一分析,頭腦也變得清晰了起來,相視一笑:“難怪周書記親自指示調查組要找上這個楊市長,果然是有點頭腦啊。”

                  “楊市長,你之前說要一些設備和人是什么?你盡管吩咐,我們立刻回去準備。”兩個調查組工作人員都是態度十分熱情。

                  楊子軒淡淡笑道:“你們先回去給我準備一部錄音機”

                  ……

                  十二月份,南湖進入了寒冬,天空有些雪花飄揚,南湖市區的幾條主要街道都是冷冷清清,天氣太冷的,很多人都開始縮在被窩里面準備過冬。

                  掛著開發區一號車車牌的車子,緩慢的在市區的一間小酒吧外面停了下來。

                  現在才是九十年代,酒吧在中部內陸地區還是稀罕物,市區有了幾家酒吧,平時都是生意十分興旺,畢竟南湖靠各種礦產暴富的暴發戶不少,暴發戶最喜歡就是這種附庸風雅,追逐時尚的東西。

                  楊子軒前世沒有泡吧的習慣,只是留學的時候,和朋友出去玩過幾次,不過那幾次都是記憶深刻,遇見了前世生命最重要的另外一個女人。

                  站在小酒吧門前,楊子軒眼睛有點濕潤,想起了前世的一些回憶,有點不堪回首的味道。

                  這間酒吧在市區內也是挺有名的,楊子軒也是第一次來,現在因為是清晨,所以客人比較少,楊子軒一眼就能發現了坐在窗邊賞雪的市委副書記楊新。

                  “楊市長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啊,我請了三次才請到你。”楊新把態度放得很低,衣著有點花祿,顯得有點像潮人。

                  如果不是認識,楊子軒不敢相信這個打扮時髦,出入在酒吧的中年大叔,竟然還是南湖市委副書記,南湖市委名副其實的第三把手,執掌著南湖的人事大權

                  不過,楊子軒稍微詫異了之后,就可以理解了,楊新這樣一副潮人打扮,讓楊子軒更加確信黃湖休閑中心的幕后保護傘就是他了。

                  老而好色,追逐潮流

                  這讓楊子軒很難想象他是怎么成長為羅浮省的高級干部的。

                  要么是楊新背后的尚賓宜等一些老本土派成員眼光太差,要么就是楊新把自己隱藏得太好

                  “楊新書記這是折煞我啊,不過最近開發區的工作確實比較忙,前幾天陳省長和市領導都道開發區參加旅游區的揭牌儀式,我也要跟著做好一些安保工作和儀式前期準備工作。”楊子軒坐了下來,笑著說道。

                  之前,楊子軒接到楊新的電話,約他到市區的一個酒吧見面,楊子軒也是大吃一驚——兩個南湖市領導見面,竟然要選在一個酒吧,恐怕傳出去也是被全市人民笑掉大牙啊。

                  楊新也不在意,笑著說道:“來了就好,喝點什么?”

                  楊新遞了一張菜單給楊子軒。

                  楊子軒接過菜單,隨便點了一杯熱奶,才把菜單遞回去給楊新。

                  “子軒,我就姑且叫你子軒吧。”楊新點了一瓶酒給楊子軒倒上,完全放下了市委副書記的架子“我也不想拐彎抹角,你來南湖時間也不短了,我對你也有一定的了解,你這個人也不喜歡拐彎抹角,那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

                  “楊副書記有什么就盡管吩咐吧,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一定幫忙。”楊子軒這句話雖然說得很寬松,但是誰也聽得他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

                  意思也很明確,想找我幫忙可以,但是不能涉及個人私事

                  楊新也是微微一愣,隨即恢復正常,楊子軒這個態度,他早就猜到了。

                  “江文現在還是在開發區的公安局吧?”楊新也不想繼續和楊子軒兜圈子了,開門見山。

                  “是的。鄭強正在對他進行審訊。”楊子軒也打算和楊新打開天窗說亮話了。

                  楊新點了點頭說道:“鄭強審訊?這就好。”

                  楊新這句話可不是反話,如果是別人審訊,他楊新還要大費周折,但是現在南湖政壇誰都知道開發區公安局常務副局長頭上貼著一個大大的“楊子軒”標簽。

                  所以只要搞定楊子軒,楊新就能指揮鄭強,誤導審訊程序了。

                  楊子軒喝了口熱奶,口感還是不錯的,有些酥香,笑道:“這酒吧還不錯啊。”

                  楊新眉頭挑了挑,笑道:“你喜歡?你喜歡可以常來啊,我還可以送你一張免費卡。這里的人嘴都很嚴,在這里,你可以享受尋常人享受不到的生活。”

                  楊子軒皺了皺眉頭,沒有說什么,不過卻是偷偷留意起來了四周的裝飾,難道這里又是另外一處黃湖休閑?幕后老板還是楊新?

                  看來這個楊新,還真是大膽子啊

                  “子軒,你今年還沒到三十啊,年輕就是本錢啊,前途無量啊,進步的空間很大啊,不像我們老家伙。”楊新平靜說道。

                  楊子軒搖了搖頭:“楊書記今年還年輕啊,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為何言老呢?”

                  楊新并沒有接楊子軒的話頭,只是說道:“我看了一下最近的省委文件,周書記似乎在多個場合說要提拔一些經濟發展較快,潛力較大的區縣黨委書記進入市委領導班子。”

                  咯噔。

                  果然,楊新果然想拿這個來自己交換。

                  楊新準備支持自己進入市委領導班子,而楊子軒自己則要把江文交出去給楊新,畢竟楊新作為市委副書記在人事方面的話語權很大,市委最終肯定要推薦人選上省委,省委肯定也會酌情考慮市委班子的意見。

                  “楊書記是想支持我進入常委領導班子?什么條件?”楊子軒有點明知故問。

                  “大家都是聰明人,沒必要把話說得這么直白嘛。”楊新輕笑說道。

                  楊子軒有點想嘔吐的感覺,感覺楊新如此貪婪而身居高位也不是沒有原因,這個楊新確實是個很會做戲的人,白曙是他的人,白曙也是一個變色龍,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啊。

                  “我覺得還是把話說清楚一點好,楊書記你是想得到江文吧?”楊子軒面無表情問道。

                  楊新一愣,下意識點了點頭。

                  “我先聲明一點,你的條件我接受了。但是你是想得到一個活的還是死的江文?”楊子軒問道,深深看著楊新。

                  楊新沉默了一會,才說道:“活的死的都可以,但不要會說話的。我的意思,你懂吧?”

                  楊子軒嘴角浮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笑道:“我懂他就是你的一條狗,現在用完了,該讓他閉嘴了。我保證他不會在省委調查組的工作人員面前說一句話。”

                  楊新滿意點了點頭,說道:“沒錯,他就是一條狗。給我賺錢的狗。”

                  楊子軒站起來和他握了握手。

                  “祝我們合作愉快”

                  楊新緊緊握著楊子軒的手,笑道:“估計下次我們見面就要在常委會上面。”

                  楊子軒哈哈大笑,說道:“你今晚或者明天就會收到江文不能說話的消息。”

                  說完,拿起公文包,走出了門口躬腰上了車子。

                  “市長,我們這是去哪?”劉可克扭頭看著一臉笑容的楊子軒。

                  “去開發區公安局,找鄭強”

                  楊子軒平靜一笑,伸手進入衣服的內袋,掏出一個小巧的黑色錄音機,上面燈還在閃著,還在錄音。

                  ……

                  開發區公安局的審訊室里面。

                  “活的死的都可以,但不要會說話的。我的意思,你懂吧?”

                  “沒錯,他就是一條狗。給我賺錢的狗。”

                  黑色的錄音機,放在了失魂落魄的江文面前,播放著。V

                  第166章,大案出爐

                  楊子軒和鄭強,還有省紀委調查組的幾個工作人員,都在旁邊圍觀著戴著鐐銬的江文

                  “這是楊新的聲音,你會認為我們是捏造的吧。”

                  楊子軒翹著二郎腿,平靜說道。

                  江文搖了搖頭,嘆息說道:“沒有,楊書記……不,楊新的聲音,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聽得出來。”

                  楊子軒點點頭,不再說話,他知道江文此時也需要一段時間冷靜。

                  任誰被自己的老板,一直忠心耿耿跟隨的老板,如同狗一般的拋棄掉,誰心里面也不會開心。

                  江文一直都認為,楊新是真心賞識他的。

                  當年江文在港州特區,窮苦潦倒,一天一個饅頭的蹲守在一個夜總會當小工的日子,江文永遠也忘不了。

                  就是在那個夜總會里面,江文體驗了全部的世態冷暖,也學到了全套了經營娛樂場所的手法,和如何控制姑娘的手段。

                  這一切都成為了他后來脫離夜總會,被白曙和楊新用重金挖回南湖,擔任黃湖休閑中心總經理的資本。

                  在江文的腦海,楊新一直以來都是對他有知遇之恩的恩人,所以江文也是拼命的為楊新賺錢,拼命的想搞好黃湖休閑的經營,拼命為楊新安排最好的姑娘,給楊新這個老家伙享受。

                  但是

                  這一切都不復存在

                  江文心中曾經殘存的一絲信仰,一絲對楊新的信仰,都轟然崩坍。

                  撕開面具,楊新原來只不過當自己是一條狗,一條會賺錢的狗,當這條狗不能再為他賺錢的時候,當這條狗甚至成為他的致命威脅的時候,他可以一腳踢開甚至直接扼殺。

                  頭發蓬亂的江文,一改前幾天的頹廢,眼神爆發出凌厲的光芒,凌亂的頭發,在寒窗吹進來的風中飄揚,顯得寂寥而又恐怖。

                  “楊市長,鄭局長,我有話要說。”江文語氣顯得堅定而決絕。

                  楊子軒和鄭強,相視一笑。

                  這一招成功了

                  鄭強連忙招呼了兩個民警拿著紙筆進來記錄,省委調查組的工作人員也是喜出望外。

                  江文可是這個黃湖休閑嫖宿案件中的關鍵證人啊。

                  之前江文可是死活不肯開口啊,所以省委調查組也是一直無計可施,沒法入手案件的核心,都是在案件邊緣,搞些邊緣性的調查工作。

                  幾個省委調查組的工作人員都是有點欣賞敬佩的看著楊子軒,這個楊市長可是不簡單啊,三下兩除二就把這件案件給抽絲剝繭的理清頭緒的。

                  “你要說什么?”楊子軒松了松筋骨問道,顯得異常平靜,像是早就知道江文會招供一樣。

                  “是不是我只要供出一些人,我就能將功贖罪,減輕我的罪狀?”江文情緒有些激動的看著楊子軒。

                  之前江文還是想為楊新保著一切秘密,也算是答謝楊新的知遇之恩吧,而且他也知道楊新在省里的背景也很大,應該能夠救他的。

                  但是現在看來這個想法不現實啊,連楊新都要棄卒保帥,徹底拋棄他這個棋子,甚至想要殺死他這個棋子了。

                  既然如此,江文也不打算為他楊新保留什么秘密了,大不了破罐子破摔,大家抱著一起死罷了

                  “只要你提供的線索和證據屬實,并且有重要的案情研究價值,我們會酌情向司法機關申請減免你的罪行的。”楊子軒十分注意著措辭,慢慢說道。

                  江文點了點頭,江文生性多疑,平生只是對白曙和楊新兩個人比較信任而已,但是現在被他一直十分信任的楊新,也像狗一樣出賣了他,導致江文更是陷入了懷疑的境地。

                  如果楊子軒答的非常爽快,江文可能還是會懷疑楊子軒事后不會兌現諾言,不會把楊新的違規犯罪證據交給楊子軒的,但是楊子軒如此的措辭嚴謹,倒是讓江文頗為信任了。

                  “好的,你們記好了,從現在開始我說的每一個字都是可以說是黃湖休閑幕后的真相。”

                  “你們猜得沒錯,黃湖休閑確實一直是楊新在遙控著,白曙說白了也不過是楊新放黃湖休閑的一條狗,當初也是楊新一手把白曙提拔到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的位置的,那時我還在港州特區,白曙和楊新兩個人一起找上了我,讓我回南湖,幫他們把這個黃湖休閑做成一個龐大的俱樂部和休閑會所……”

                  “我在港州混跡多年,對于如何培訓小姐都有自己的經驗,很快讓黃湖休閑聲名鵲起,逐漸成為我們羅浮南部最有影響力的休閑中心。

                  “當時的開發區工委書記是簡文峰,楊新和簡文峰之間開始是有協議的,楊新要求把黃湖休閑列為開發區的政府產業,這樣黃湖休閑就能帶有更深的隱蔽性和安全度。”

                  “但是簡文峰當時也說了,要把黃湖休閑列入政府產業是可以的,但是黃湖休閑中心的利潤,必須有一部分返還給開發區財政賬戶,不能給楊新一個人獨吞,當時兩人都同意,就簽訂了協議。”

                  “但是今年的時候,簡文峰覺得不對勁,黃湖休閑的賬目,從來都是顯示虧損的,連續幾個月都是這樣,簡文峰覺得這里面有問題,黃湖休閑中心每天這么大的客流量,打死他也不會相信會是一直虧損。”

                  “所以簡文峰和楊新兩個人就鬧起來了,簡文峰指責楊新故意讓人做假賬,讓賬目顯示虧損,這樣就不用給開發區一份錢了。”

                  “結果你們也知道了。簡文峰扛不住楊新在省里的龐大背景,被雙規撤職”

                  “之后楊新覺得白曙也不可信,而且楊新也要謀求更高的位置,不想親自遙控黃湖休閑,那樣很容易被人發現,所以開始安排新的親信進入黃湖休閑遙控整個場子,那就是他的情婦——金萍兒”

                  “金萍兒本身就是黃湖休閑從川中找來的頭牌妹子,被楊新看中了,一舉成為了楊新的情婦,金萍兒住在南湖市市郊的南嶺花園別墅中,那里是她和楊新幽會的地方,里面藏著不少楊新的犯罪證據和收藏品。”

                  江文一口氣的把整個黃湖休閑的真正內幕說了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