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蕭綽圣潔不染塵俗的面容已經滿是羞紅,被情欲焚身,無力自拔。

                  戰龍有力的嘴唇吸住蕭綽象花一般柔軟的香唇,下身卻是暗中用力,將憋沉了許久的英雄,順著蕭綽身下那桃園密洞送了進去,因為過于用力,二人身體激撞在一起,濺起水花無數,蕭綽更是高吟一聲,“啊!”

                  雙手用力推住戰龍的肩頭說:“六郎,你要害死我了。”

                  戰龍知道自己肯定是弄疼了她,連忙吻住櫻唇,吐著甜言蜜語賠開了不是,心中卻是爽歪了,想到自己居然跑到了日后主掌大遼的蕭太后,而且這個女人居然告訴自己,我戰龍是她的第一個男人,真是爽死了。

                  戰龍想著,放慢了動作,火熱的嘴唇在蕭綽吹彈得破的粉頰,晶瑩的小耳,粉嫩的玉頸上一一印下痕跡。而欲焰焚身的蕭綽終于微微緩過神來,輕聲告訴戰龍:“我已經不痛了。”

                  戰龍欣喜道:“如此你老公就不客氣了,休怪我不懂憐香惜玉哦!為夫任重而道遠,這就快馬加鞭,鞠躬盡瘁,盡力而為!我會讓你永遠都會記住我對你的好!”

                  說罷,雙手捧住那一對簡直可以收取自己性命的美乳,全力動作起來……

                  蕭綽一具美妙絕倫的軀體顯露出來,凸凹有致的侗體舒展著,雪白的臂膀和修長的雙腿就是那么隨意的放著,但絕找不出更合適的放法,戰龍目不轉睛地看著她那張秀美絕倫的臉,但見眉挑雙目,腮凝新荔,鼻膩鵝脂,櫻唇微啟,貝齒細露,細黑秀發分披在肩后,雙眸微瞇,羊脂白玉般的芙蓉嫩頰顯現醉酒一般紅艷欲滴,就是連耳珠及白皙的玉頸都緋紅了,隱隱散發著妖艷、嫵媚。

                  她的圣女峰一動不動,就像是一朵剛剛發育成熟的花苞幼蕾正嬌羞地等待狂蜂浪蝶來采蕊摧花、行云播雨,以便迎春綻放、開苞吐蕊。戰龍忍不住雙手開始在蕭綽嬌軀上大肆活動起來。賊眼自然也不肯閑著,乘機飽覽絕色佳人身軀無限勝景:飽滿的玉乳一手不可握,頂上嫣紅的一點如豆,正在閃閃抖抖。

                  他摟住蕭綽,只覺胸前擁著一個柔嫩溫軟的身子,而且有蕭綽兩座柔軟、尖挺的處女峰頂在胸前,是那么有彈性。戰龍的手握住了那堅挺豐滿的玉乳,揉捏著成熟美艷的玉峰,感受著翹挺高聳的玉乳在自己雙手掌下急促起伏著。占據雪山玉峰的五指大軍則輕柔地搓揉著柔嫩豐潤的玉乳,更不時地用溫熱的掌心摩挲著秦秋水圣潔玉峰,讓那玉峰在指間跳躍,櫻桃在掌心成熟,櫻紅突起。

                  戰龍望著蕭綽那晶瑩雪白的滑嫩玉膚上兩朵嬌羞初綻的“花苞幼蕾”心跳加快,他低下頭,張嘴含住蕭綽一顆飽滿柔軟、嬌嫩堅挺的玉乳,伸出舌頭在那粒充滿乳香而又嬌傲的成熟乳尖上輕輕地舔、擦一個高貴典雅的神圣美婦最敏感的“蓓蕾”;一只手也握住了蕭綽另一只飽滿堅挺、充滿彈性的嬌軟豐乳,并用大拇指輕撥著那粒令人目眩神迷、嫣紅嬌嫩、楚楚含羞的草莓。

                  蕭綽低聲嚶嚀呻吟,身體因挑逗而泛粉紅,一股股難耐的燥熱不斷由體內升起,令她春潮翻滾無力承受。櫻桃小嘴嬌喘吁吁:“別……別這樣……好熱……嗯……啊……哦……”

                  蕭綽呻吟聲,戰龍望著她酒醉未醒的嬌靨,壞壞的笑著朦朦水氣籠罩里的嬌柔玉體,烏黑濃密的秀發沾滿了汗珠,披散在她濕漉漉冰肌玉骨般光滑裸背上。白玉般的幼嫩肌膚因剛才的激情而微微泛紅,飽滿乳房圓滑的弧線沉甸甸地怒放在胸前,玲瓏浮凸的美妙曲線讓戰龍心頭狂震看得神魂顛倒。

                  雪膚滑嫩,玉鼻挺直,明亮的雙眼迷蒙著濕潤的霧氣,嬌艷的檀口發出舒服的嘆息,輕輕的吐出一口氣,芬芳馥郁,她仰著優美的脖頸,光滑潔白的玉臂,白皙豐滿的傲人乳峰。呼吸間,豪乳動蕩有致,櫻紅微微上翹,鮮紅的乳暈美麗誘人,和飽滿的酥胸呈現鮮明對比的纖纖細腰簡直不堪一握,玲瓏分明。雪白的小腹平坦結實,滑潤的背肌和豐臀分外誘人。

                  激起戰龍一腔欲火,左手握住軟滑的豪乳,右手下探到溫暖平滑的小腹,臉頰貼上她嫩滑的臉蛋,抓住豐滿堅挺的乳峰揉起來,弄得她柔軟的乳肉不斷變形,右手在蕭綽柔潤的腰腹間撫弄。大嘴吻上她白嫩的脖頸,舌尖輕點頸后白皙的皮膚,嘴唇微微觸過,麻癢的感覺令酒醉的蕭綽渾身酥軟,嘴緩緩從她的頸后上移到了她的耳后,舌頭舔弄幾下白玉柔軟的耳垂,她喉間情不自禁發出嬌膩的聲音。

                  戰龍張嘴咬住她的耳垂,蕭綽被逗弄的渾身酥麻不禁:“啊……啊……”

                  地嚶嚀起來,聲音微帶顫抖。雪白豐滿的乳峰隨著呼吸在她美好的酥胸上顫巍巍的抖動,櫻紅的顫抖。

                  戰龍用手指撥了一下嬌挺的乳尖,戰龍低頭向她的唇上吻去,舌頭竄進她的口中肆意翻攪。蕭綽滑膩膩的丁香小舌如口渴般吐出來讓他吸吮,香津暗度,香舌纏繞翻卷。瓊鼻輕微的翕動,發出醉人柔膩的嬌哼。

                  戰龍玩弄了她的上身后,改而像下身進發,左手抄起蕭綽纖細的小腿提到腰間,把秀氣的玉足握在手里把玩。

                  蕭綽光潔的小腳白皙細嫩,皮膚下顯露著幾根纖細的靜脈,光滑的腳踝潔白無暇,腳趾很勻稱,戰龍用手捏弄著她的腳趾,輕搔她的腳心,她柔嫩的秀足自然而然輕輕往回縮,伸手握住蕭綽另一只柔嫩秀足。秀足在燈光映襯下顯得很纖細,腳趾很圓潤。

                  戰龍的手抓住了她光滑細嫩的秀足,突然她的秀足怕癢似的縮了回去。戰龍繼續握著秦秋水的美腿上慢慢地摸著,輕微摩擦著,從腳背到小腿到大腿根部來回輕摸著。

                  蕭綽情難自禁般在不停地本呻吟著,戰龍捧著她的秀足吻舔著,蕭綽的腳趾立刻敏感豎立起來,蹬著把腳背往他的嘴上送,他咬住蕭綽的腳趾細細品味迷人氣息,舔吻著蕭綽纖細的小腿,直舔上膝蓋,再往大腿內側吻舔。

                  蕭綽“嗯嗯”呻吟著把誘人美腿張大,嫩白細致的肌膚,嫩白的股間暴露在水中,戰龍抬起她的肥美的美臀吻上她的大腿內側吸啜著細嫩柔滑的肌膚,向嬌嫩花瓣舔過去,蕭綽的誘人的美腿沾滿他的唾液。他的舌頭向柔美的大花瓣前進,花瓣口淡淡的淫香刺激著他。

                  戰龍用舌尖舔著花瓣口,蕭綽的嘴中發出柔膩呻吟“不要……不要……好癢……好……難受……”

                  小手卻向下按著他的頭,戰龍用食指輕撫她柔滑的花蕾,中指插進早已潮濕的花瓣里抽動,蕭綽的反應愈來愈大,呼吸急促,花瓣火熱,雪白修長美腿自動張開,蕭綽肥美的花瓣由于他撥開大腿慢慢顯露。戰龍舔著蕭綽烏黑的茂密黑森林,嘴親吻肥美的花瓣吸吮著,舌尖撥開花瓣露出銷魂花瓣的入口,溽濕花瓣入口的肉芽,舌尖尋找花蕾以門牙輕咬,深吸進嘴里舔動,將舌頭伸入花瓣吸吮甜美的愛液。

                  蕭綽面色潮紅口中發出柔媚的呻吟。

                  戰龍飛快的抓起她兩條修長光滑的秀足分開,挺動龍槍就往她迷人的花瓣中頂去。

                  “寶貝,看見了嗎?我進入你了!”

                  戰龍挺身進入。

                  “啊!好深啊!”

                  蕭綽忍不住長長地呻吟一聲。

                  戰龍定住雙目,緊盯著蕭綽那張沉魚落雁的嬌容,龍槍繼續緩緩深進。“居然是名器?”

                  戰龍高興地叫起來,“蕭綽,我愛死你了,你是五龍戲珠啊。”

                  蕭綽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幽谷已漸漸把整條龐然大物吞含住,而幽谷也給撐得又脹又滿,直到龍頭碰著深宮,蕭綽直美得叫出聲來:“啊!六郎……”

                  “蕭綽,好老婆,我愛你。”

                  戰龍改用雙手捧住她俏臉,在她脖子上吻來吻去,沉重的呼吸,噴得她心癢身酥,而下身的龐然大物,也開始吞入吐出的在蕭綽緊窄的名器里面抽動起來。

                  蕭綽登時啊啊的叫個不停,春水隨著動作疾噴而出,搞得整個幽谷黏不拉答的,只得狠狠咬住牙齒,死命忍受這醉人的快感。

                  只見戰龍雙手握住豐碩渾圓的美乳,一下一下的撫摸搓捏,眼里望著這對變換形狀的雙乳,讓他更為亢奮難當,不禁龐然大物狂搗,把個蕭綽弄得魂兒飛上半空,接著戰龍壞笑著問道:“蕭綽,我的好老婆,怎么樣,感覺很美吧?”

                  蕭綽嬌喘吁吁,不住地點頭,但戰龍仍是不滿,要她說出來,蕭綽抵受不過,只好一面喘著大氣,一面道:“美……好美……”

                  “哪里美?”

                  戰龍壞笑問著,“還不叫老公嗎?好老婆?”

                  說完大力拉動身軀,猛烈撻伐撞擊。

                  “老公,人家……啊!人家……人家不行了……要……要來……”

                  說話了一半,蕭綽身子猛地一僵,一陣痙攣顫抖,幽谷強烈地陣陣收縮,把戰龍整條龐然大物緊緊咬住,接著一聲“咕唧”輕響,大股春水已噴灑汩汩流淌出來。

                  見她丟得渾身乏力,便將她放倒在床,架起她雙腿,馬上提槍又刺。來回幾下,蕭綽再次嚶嚶嬌啼。她適才的高潮尚未消退,馬上又給戰龍扳了回來,一根粗長的龐然大物,帶著春水不住抽出捅入,直把蕭綽弄得死去活來,嬌喘不休。

                  蕭綽舒坦爽快地喘息吁吁,呻吟不已,美臀款擺,雪白渾圓的玉腿高高翹起,纏繞著他的腰臀,風騷地縱體逢迎,繾綣纏綿。

                  蕭綽經不起戰龍的猛插猛頂,全身一陣顫抖,花蕊在痙攣著,不斷吮吻著戰龍的龍頭。

                  突然,陣陣春水又洶涌而出,澆得戰龍無限舒暢,戰龍深深感到那插入蕭綽幽谷花心的巨龍就像被三明治夾著的香腸般無限的美妙。

                  一再瀉了身的蕭綽酥軟軟的船艙,戰龍正插得無比舒暢時見蕭綽突然不動了,讓他難以忍受,于是雙手抬高她兩條美腿放在肩上,他對準蕭綽的花心用力一插到底,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更使得她嬌軀顫抖。戰龍不時將臀部搖擺幾下,使龍頭在花心深處磨擦一番。如此銷魂奪魄的技巧,被戰龍這陣陣的猛插猛抽,她直爽得粉臉狂擺,秀發亂飛,渾身顫抖般的淫聲浪叫著:“喔!老公……你……你饒了人家吧……受不了了……”

                  蕭綽的放浪樣使戰龍更賣力抽插,似乎要插穿那誘人的花心才甘心。她被插得欲仙欲死,披頭散發,嬌喘連連,媚眼如絲,全身舒暢無比,香汗和淫水弄濕了身下。蕭綽一陣痙攣顫抖,緊緊地抱住戰龍的的腰背,熱燙的春水又是一泄如注。

                  感到龍頭酥麻無比,戰龍終于也忍不住劇烈抖動,火山爆發一樣,滾燙的巖漿急射而出,痛快的射入蕭綽的花心深處。

                  蕭綽被那熱燙的巖漿射得嚶嚀呻吟:“唉唷……老公……好哥哥……爽死人家了……”

                  兩個人同時到達了高潮,雙雙緊緊的摟抱著,享受激情后的余韻。

                  落日的余暉透過紗窗傾灑在蕭綽的身上,讓戰龍更得以看個清楚她那誘人的胴體。春情蕩漾的臉龐、光滑柔美的肩頭、搖曳生姿的雙峰、柔若無骨的腰枝、白嫩豐碩的香臀、修長勻稱的玉腿……戰龍在歷經半個時辰的沖刺之后,二人都已是氣喘郁郁,戰龍趴倒在蕭綽身上,說道:“蕭綽!我愛死你了。”

                  蕭綽感受著那縷縷不絕的快感,雙頰緋紅,美目緊閉,已沉醉於極度的舒爽與歡愉之中。但是她畢竟是當世高手,戰龍與她交合之后,體內明神本元流瀉出的巨大能量,也讓蕭綽貪婪的吸允起來,戰龍見她閉目不語,剛要離開蕭綽的身子,卻被蕭綽伸手攔住,蕭綽輕聲說道:“六郎,抱元守一,你跟我一同神游。”

                  戰龍恍然大悟,心道:“怪不得她這樣主動,原來等著吸取我體內的內力啊!不過肥水不流外人田,尤其這種事對自己百益而無一害,劃得來。”

                  蕭綽穿上一件輕滑綿薄的真絲雪紡制的羅衣,讓戰龍擁著坐在一起吃酒,戰龍順著低開的衣領俯視,已經隱約可見內里湖水綠色的束胸及雪白豐滿的玉峰乳溝。抱在懷中那柔軟感覺,還有那傳來陣陣的幽香,加上蕭綽情動時無意識扭動的嬌軀豐臀不時地摩擦著戰龍英雄的第二次欲望,讓戰龍情陷不能自拔。

                  外面天黑下來,月光順著紗窗透進來,照在蕭綽絕美的臉龐上,戰龍忍不住親一口,再喝一口陳年老酒,與蕭綽推杯換盞,不大工夫就喝下去大半壇子,蕭綽海量竟未有什么醉意,戰龍卻是因為高興,有了七八成醉意。

                  蕭綽依偎在戰龍懷中,嬌聲說道:“六郎,有朝一日,我們沙場相見,真不知道那種情景之下,你還能像今天這樣疼愛我嗎?”

                  六郎笑道:“親老婆,我發誓,今生今世決不負你,也絕不會有你想象的那種情景出現,你永遠都是我的親老婆,我哪里會用刀槍對著你啊?”

                  蕭綽凄然說道:“世事如云煙變幻,根本就難以預料,宋遼戰爭只要一天不平息,我們就永遠都是敵人。”

                  戰龍道:“我會讓宋遼因為我對你的真情而改變,兩國罷兵言和,有什么不好嗎?”

                  蕭綽愁云泛上眉梢,“料穆宗野心勃勃,和談簡直就是無稽之談,這種情況永遠都不會發生。”

                  戰龍輕笑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我們不要管他什么宋太宗,什么遼穆宗,我的眼里只有你蕭綽一個人,今后你做這個世界的女皇,我幫征服天下,再幫你你治理天下。”

                  蕭綽欣喜道:“你說的是真話,還是醉話?你真的愿意幫我平定天下?”

                  戰龍搖搖頭說:“我哪里有醉?我醉了嗎,蕭綽!天下事你的,可……你是我的,是我一個人的,你答應我,我就答應你。”

                  蕭綽感慨道:“人家不早就你的人了嗎?只是我擔心這種情景難以維持許久,人都是但愿長醉不愿醒,可……”

                  戰龍掩住蕭綽的嘴巴,說道:“現在就是現在,我醉了!我不想醒,蕭綽,酒后吐真言,我想我說的話都應該是真的,我愛你愛的太深了!”

                  說到動情時候,戰龍的眼淚竟噼里啪啦掉下來,打濕了蕭綽胸,蕭綽跟著一陣心神蕩漾,又被戰龍深深的吻住,戰龍慢慢將蕭綽身上的羅衣褪去。迷失在激情之中的蕭綽除了聲聲的嬌吟外,全身酥軟,再無別的力氣阻撓,任由自己的冰肌玉膚,圣潔仙體慢慢出現在戰龍的朦朧的醉眼中。

                  當蕭綽身上最后一件衣裙飄落在地,連皎潔的月光也要感嘆上天造化神奇:眼前的女體已經不是一個美字可以形容,就算是傾盡世間所有丹青之妙筆也無法勾勒出她的出塵仙姿。

                  宋玉《神女賦》有云:臉若丹霞,肩若刀削,腰若約束,增一分則太肥,減一分則太瘦。只怕宋玉那一篇《神女賦》里描寫的美人,見到蕭綽之后,都要自慚形穢。戰龍眼中的蕭綽豐姿綽約,妙本天成!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見啊!戰龍這回徹底的醉了。戰龍將蕭綽平放到船艙的地板上,奮力的送入之后,抬起身子看著蕭綽那絕美的臉龐上飛起了淡淡的紅暈,梨渦淺現,巧笑嫣然,神韻像極了月宮的仙子下落凡塵。柔美的嬌軀雖然仍自抖顫,神態忸怩,嬌羞無限。卻用極輕柔又極堅定地聲音說道:“六郎,今天……我要與你一起共同經歷,共同珍惜,共同記住這份情緣,我愛你。”

                  她字字說來,吐音雖然羞澀,卻輕柔婉轉,情致纏綿,讓戰龍如醉如癡,他回應蕭綽:“我也愛你!”

                  隨即使足全身力氣,在蕭綽身上縱橫馳騁起來。

                  “蕭綽,我一定會對你一輩子好的!”

                  戰龍淫笑著挺動著龍頭首先碰觸到蕭綽那肥美柔嫩的名器,細膩軟滑。戰龍握著,用龍頭在外翻的花瓣加以上下滑觸挑弄,弄得蕭綽欲念高熾,陣陣顫抖,臻首左翻右轉,眉頭蹙皺,幽谷甬道花辦立刻自動張合著,如蟲咬蟻嚙般騷癢難受。

                  “不要這樣磨啊!弄得人家難受死了!”

                  蕭綽期待著戰龍的盡速插進自己的肉。

                  “蕭綽,我進來了啊!”

                  戰龍見她如此赤癢難耐,忍下住用力一挺,龍頭撐開花瓣,緩緩往濕滑緊密的花瓣深處剌去。只覺蕭綽的幽谷甬道還是那樣緊迫,仍舊緊緊密縛著自己。

                  全根盡沒,頂到她美深處,探出她幽谷甬道深淺之后,開始不留情的抽插起來。

                  戰龍狂風暴雨的抽一陣,蕭綽嬌嗔著不禁淫蕩地叫了起來,那大塞滿幽谷甬道的感覺真是好充實、好脹、好飽,她媚眼微閉、櫻唇微張一副陶醉的模樣!戰龍憐香惜玉的輕抽慢插著,蕭綽口兩片花瓣真像她粉料那兩片櫻唇那樣感,一夾一夾地夾著戰龍的龍頭在吸、在吮,讓那吸吮的快感傳遍戰龍身體百脈,樂得戰龍心花怒放,蕭綽竟然真是天生的尤物。

                  “哇……真爽……蕭綽……真有你的……想不到你外表冷傲……幽谷甬道更是美妙……像貪吃的小嘴……吮得我的麻癢無比……”

                  戰龍一邊喘吁吁地努力大干著,一邊調著情。

                  “小色鬼……你欺負了人家……還要調笑我……”

                  蕭綽粉臉緋紅,羞赧嫵媚地嬌嗔道,“小色狼……你別說了、快……快點……里面好、好難受的……你快、快動呀……”

                  于是戰龍加快抽送、猛搞花心,蕭綽被插得渾身酸麻,豐腴滾圓的粉臀不停的扭擺向上猛挺,挺得幽谷甬道更加突出迎合著戰龍的大抽插,她舒服得櫻桃小嘴急促地呻吟,胸前那對飽滿白嫩的乳峰像肉球的上下跳躍抖動著。

                  她嬌喘呼呼、香汗直流、淫態百出地吶喊著:“啊……冤家……小色鬼小色狼……好爽快呀……好美啊……再、再用力啊……”

                  每當火燙的一進一出,蕭綽的幽谷甬道內,鮮紅的柔潤肉,就也會隨著的抽插,而韻律地翻出翻進,春水直流,順著臀溝流下,戰龍一邊用力抽出插入,一邊旋轉著臀部使得膨脹的龍頭在蕭綽幽谷甬道里頻頻研磨著嫩肉。

                  蕭綽的幽谷甬道被龍頭轉磨、頂撞得赤麻酸癢,戰龍的堅挺在自己不由自主地一張一合的小浪里是愈插愈急、愈插愈掹,干得她嬌喘如牛、媚眼如絲,陣陣高潮涌上心房,那舒服透頂的快感使她抽搐著、痙攣著,她的幽谷甬道柔嫩緊密地一吸一吮著龍頭,讓戰龍無限快感,爽在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