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我來到紫霜的房間門口,以忐忑不安的心情按下門鈴。

                  “龍先生,快進來……”紫霜打開門說。

                  “哦……謝謝……”我望著玲瓏浮凸身材的紫霜說。

                  “龍先生,計劃一切順利吧……”

                  “目前還很順利,接著要看你的了……”我吞吞吐吐的說。

                  “只要龍先生吩咐的,紫霜一定全力以赴。”紫霜說。

                  “那好……先把我身上的易容面具卸下再說,時間緊急。”我坐在房間的沙發上。

                  “龍先生,除下易容面具很簡單,我馬上替你卸下。”紫霜說完走進浴室,拿了些浸過熱水的毛巾,還有一桶冰塊出來。

                  紫霜的臉對著我,她很細心將玉指觸在我的臉上,而她俯下身的角度,胸前那對飽滿的乳房,形成搖搖欲墜的木瓜,十分誘人。我差點忍不住想伸出不安分的手,以摘采木瓜的手法,把這對大木瓜給摘下來。

                  “龍先生,之前把你臉易成較圓胖的模樣,所以卸妝會比較麻煩,但不礙事,你不用驚慌……”紫霜以溫和的語氣說。

                  “我沒有驚慌,照你的意思做就行了。”

                  紫霜真是太迷人了,秀麗的臉孔隱約閃出兩個泛紅的梨渦、精靈的眼睛、艷紅的濕唇,似沙漠中的一道溫泉,散發出無限誘惑和媚力,如果說她是仙女,我肯定她必是眾仙女之花。

                  “龍先生,你頭上已經直冒汗,不用驚慌的……”紫霜露齒一笑的說。

                  紫霜這張親善且醉人的笑容,掛在秀麗的臉上,加上一把柔美的聲音,可不知會引來多少女人對她的嫉妒了。

                  “對于你的技巧我很有信心,從沒擔心過臉上的易容,可能是我緊張著計劃的成敗吧!”

                  “龍先生,我對你的計劃很有信心,看你相高太太兒子那一段,我便相信你的相術,并非浪得虛名,是屬真材實料。唯一擔心是你的心腸太好,容易相信別人,如果今早我父親是和外人聯手的話,你便損失一大筆錢了。抱歉,我說得太多了,希望你別介意。”紫霜臉泛桃紅的說。

                  “紫霜,我喜歡你的坦白,不過,你可以放心,我龍生不會輕易相信別人,我只相信緣份,就好像認識你父親一樣。記得當日,我是看見招牌后心血來潮撞進去的。還有一點好笑的是,我找私家偵探,主要是查謝芳琪一事,并非想查探紅衣女郎,我從沒想過要將紅衣女郎一事,假手于人。”

                  “哦……”紫霜瞄了我一眼說。

                  “是呀!當時我上去找你父親,是你父親認得我,是他主張要我把紅衣女郎一事交給他查的。當時我想著既來之、則安之,于是便將紅衣女郎一事交給他,沒想到事情的發展會這么的快……”我嘆了口氣說。

                  “龍先生,你身上的易容面具已經除下,只要鋪上些冰塊,讓皮膚收縮就行了。”

                  “謝謝!”我點頭向紫霜致謝。

                  “龍先生,你怎么跟我客氣了,你是我老板,我會不好意思的。對了,現在我該做些什么呢?”紫霜笑著問。

                  “紫霜,如果我接下來要你做一件難堪的事,你會答應嗎?”我試探著紫霜的心。

                  “龍先生,只要是你吩咐的事,我照辦就是。”紫霜即刻回答說。

                  “如果是對你父親會有傷害的呢?”我再試探紫霜的想法。

                  “龍先生,我想你也不會傷害我和父親。萬一要我選擇不忠或不孝,又或者在無法忠孝兩全的情況下,我會選擇不孝。”

                  “為什么呢?”我好奇的問。

                  “龍先生,不孝只會得罪或傷害兩個人,一個是父親、一個是母親,但不忠卻會得罪或傷害很多很多人。”紫霜回答說。

                  紫霜的回答,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但好像又有些不對,恐怕在短時間內,是無法消化其中的意思了。既然她寧愿選擇不孝,那我就大膽說出接下來的計劃,看她是否如她所說的,寧愿不孝,也不選擇不忠了。

                  “紫霜,你現在報警,說你父親遇上催眠賊,現在正被催眠者勒索要錢,接著你在酒店門口,帶警察上房間去捉人。”我把計劃說給紫霜聽。

                  “好!我現在報警。”紫霜拿起電話即刻報警。

                  “紫霜,我還有一句話沒說完。”我等紫霜報警后才說。

                  “龍先生,什么事呢?”紫霜報警后,接著問我說。

                  “紫霜,你等會帶警察進入房間,會看見你父親赤裸裸的和高太太在床上,這點你可要有心理準備。”我小聲的說。

                  我心里是有些擔心,萬一她怪我利用她父親和別的女人上床,憤怒之下,我可能會成為她拳頭下的沙包。

                  “龍先生,你之前和我父親商議過了嗎?”紫霜問我。

                  “是的,我是得到他的同意,才進行這項計劃的。”我點頭,并將她父親安排嫁妝一事,說給她聽。

                  “既然我父親同意,做女兒的只有支持他。”紫霜轉變較溫和的語氣說。

                  “紫霜,你要趁機會把這包粉末,放在顯眼的地方,或者提醒警方,指問是不是高太太要你父親販毒,明白嗎?”我說。

                  “龍先生,你的意思是想讓警方化驗那包粉末,對嗎?”紫霜回答說。

                  “對極了!”我興奮的說。

                  “我下去等警察,這間房間是剛我的名字租的,恐怕你不適宜留在這里,這些易容用品,你能否也帶走,順便把桌面的衣服和鞋子也換上,以防萬一。”

                  紫霜做事真夠細心,衣飾方面的小問題,我真的想也沒想過,也許懂得易容術的人會比較細心,更難得是她看出了我穿什么碼的鞋子。

                  “沒問題,我會在警局門口接你們。”

                  我教紫霜如何給口供的內容后,便各自離開房間。望著她翹起的豐臀,內心的欲火再次涌起,要不是時間緊迫的話,我肯定會到洗手間釋放欲念之火。

                  第十二卷第五章紅衣女郎被捉

                  紫霜走到酒店大廳等警察,而我走上二樓從高處觀望,接著撥了電話給小剛,除了報第一手資料給他之外,順便要他將此事大肆宣傳。

                  小剛聽到有第一手消息,當然即刻飛車過來,這段時間,我不停反覆的想,該不該在現場出現?如果出現的話,身分可能受到質疑,但紫霜日后成為我的保鏢,也會有很多人知道,那時候才公開我和紫霜的身分,不就引來更多的閑話嗎?

                  原本我想詢問我的辯護大律師謝芳琪的意見,可是以她保守的處理方式,肯定會反對我涉及此案,所以問她等于放棄機會,還是自己拿主意算了。

                  最后,我決定以紫霜老板的身分出現,當然我和紅衣女郎仍對薄公堂中,口供也不會對紫霜有什么幫助。但只要我涉及此案,必會引起傳媒界的注意,我就是要以社會的言論壓力,直逼法庭和律政處,以便爭取我案件的優勢,同時也可避免日后大家對我和紫霜身分的猜疑。

                  警察終于來到酒店門口,紫霜即刻上前截住警察,其中一名警員,向酒店負責人接洽,接著由酒店一男一女兩個負責人為警員帶路。

                  我趁這個時候,大聲叫喊紫霜的名字,然后跑下去和紫霜會合。

                  “紫霜,警察都來了?”我第一句話便要警員們無法把我攔截。

                  “你是誰?”警員問。

                  “他是我老板,我是他私人保鏢,有問題嗎?”紫霜反問警員。

                  “沒問題……”警員看了我一眼說。

                  最后,我們一行人搭乘電梯到五樓,匆匆直奔五四三號房。

                  我的心此刻忐忑不安,因為成敗只看這一分鐘的轉變。

                  酒店負責人按下門鈴,機警的紫霜叫所有人站在一邊,只有她站在正門口。

                  過了一會,紅衣女郎果然只打開少許縫隙張望,也許門的安全鎖還沒打開,警員也沒有第一時間表露身分,仍等待時機。

                  “高太太,我父親要我來的,小建恐怕不行了!”紫霜驚慌的說。

                  “小建好好的,發生了什么事?”紅衣女郎驚慌之下,即刻把門打開。

                  警員見門打開后,馬上表露身分,嚇得一絲不掛的紅衣女郎驚慌失色、不知所措,只是用手掩著重要部位。而她一對目光凝望著我,幸好我身上的衣服更換過,相信她怎樣看也看不出,我就是那位大叔。

                  女警員馬上把紅衣女郎帶進房間內,接著讓她披上毛巾,另一個警員把門關上,并守著門口。

                  我陪同其他警員進入房間內,我第一眼便望向床上的關先生,只見他仍睡著,他始終也抵抗不了紅衣女郎的迷煙和催眠術,另外我還發現紅衣女郎把手提包里的東西,全部翻在桌面上,料想她是在尋找那包解藥吧!

                  “看來小建應該是沒事了……”紅衣女郎心情低落的對紫霜說。

                  “小建當然沒事,但你把我爸爸弄成怎樣了?他為什么昏迷不醒?你快說呀!你說不說!”紫霜望了我一眼,揮拳想打在紅衣女郎的臉上,我馬上把她制止。

                  “你爸爸?”紅衣女郎見紫霜揮起拳頭,竟不懂得閃避,也許她不知道紫霜是名拳手,不知道她出拳的威力,所以想也沒想過要避開。

                  “紫霜,你不能打人,你忘記你是拳手嗎?”我上前喝止紫霜,并捉住她的手。

                  女警員聽我這么一說,馬上把只披上毛巾的紅衣女郎,帶到另一邊去。

                  警員開始忙碌,有的看著紅衣女郎,有的不斷用通訊器交談,有的四處檢查環境,只有兩個酒店的負責人悠閑的站著觀望。

                  “你們叫救護車了沒有呀!”紫霜暴發雷霆的向警員直吼大叫的!

                  “小姐,我們警方會做該做的事,救護車也已經叫了,重案組警員即將上來,你不用發脾氣,請控制你的情緒,把你的身分證給我,還有你的。”警員指向我說。

                  紫霜從錢包抽出身分證交給警員,可是卻像是故意掉在地上,而她也沒有撿起來的意思,接著,發起脾氣的走到床邊。

                  “小姐,請你把身分證撿起來!”警員不滿的說。

                  我即刻俯下身替紫霜撿起身分證,但被警員阻止。

                  “小姐,請過來把你身分證撿起來!”警員的語氣開始不友善了。

                  “對不起!”紫霜無奈走回頭,撿起地上的身分證,我不明白紫霜的用意何在?她不會真的是惱我把她父親弄成昏迷不醒的狀態吧?

                  突然,我明白紫霜的用意何在……原來紫霜剛才的動作是故意的,她先把所有警員的視線,引到她身上,然后當她撿起身分證交給警員的時候,所有警員見她妥協的道歉,便感到神氣而飄飄然的。關鍵的所在,就是這一刻,當所有警員把視線從她身上轉移的一刻,她便輕易把身上的白色粉末,擺在桌面凌亂的雜物堆里。

                  紫霜這一招果真高明,先把眾人的視線引來,接著趁轉移的一刻下手,因為發生磨擦之前,她拳手的身分使很多警員都會留意她,當她道歉的時候,警員自然放下松懈之心,并同一個時間把視線轉移,那一刻真是難得的機會。如果我不是猜疑紫霜惱我,而繼續瞪著她的話,恐怕也給她瞞天過海的手法給蒙騙了。

                  紅衣女郎雙眼不停的盯著我,但我可毫無恐懼之心,除了計劃圓滿成功之外,她也無法在我身上找出些什么,畢竟我身上的衣飾全是新的,完全沒有大叔的影子。

                  門外傳來一片喧嘩的聲音,也有不少照相機的閃光燈亮起。

                  “這里是酒店,你們別吵吵鬧鬧的,要不然把你們全部趕走!”門外突然傳來熟悉的聲音。

                  這聲音怎么那么熟悉,而且聽起來毛骨悚然的,腳步聲逐漸逼近,我回頭一看,原來他就是我最怕的莊警長。

                  “哦?龍生,他又犯了什么事?”莊警長抽著香煙問說。

                  “他是受害者女兒的老板,兩人一起報警的。”警員回覆莊警長說。

                  “不!不是我報警,我只是接到關小姐的電話,一起前來看個究竟罷了。”我即刻反駁的說。

                  “這里我們接手,你們四處看看。”莊警長吩咐手下說。

                  “這位先生,我們這層是不準抽煙的,麻煩你把香煙給弄熄。”酒店的女負責人對莊警長說。

                  莊警長無奈的弄熄香煙。

                  “你把那個姓關的小姐帶過來。”莊警長脫下外套,亮出腰間一把手槍和手銬,并且在酒店負責人面前,擺出一副官威向著手下說。

                  “你叫什么名字?為什么報案?”莊警長問紫霜說。

                  “我父親一向身體不好,他為了記念和母親在這間酒店相識,于是租了這個房間。而我想讓父親吸些新鮮空氣,所以今天到鄉村,物色屋子給他養病。沒想到竟遇上高太太,我知道她認識我父親,為了想找到好的屋子,于是和她談天,以套租金的行情,突然,高太太說她有急事要辦,要我暫代她照料兒子。”

                  “警官,她說的是謊話,你不要相信她呀!”紅衣女郎大聲的叫喊!

                  “你別吵,還沒問你,關小姐,接著說……”紫霜邊說,莊警長邊寫,而我則一邊聽。

                  “我原是推搪高太太,但她說林嬸半小時后會接替我,我只好勉強的答應。過了沒多久,我老板龍先生突然找我,說我父親中了迷煙,我心急之下,便撥電話找我父親,可是他的電話始終接不通,剛好這時候,林嬸過來接高太太的兒子,我便飛車趕到酒店與龍先生會合。”紫霜說。

                  “沒有這回事呀!”紅衣女郎吵著說。

                  “后來你怎么會報警的?”莊警長瞪著紫霜說。

                  “我來到酒店后,龍先生說他遇見高太太和我父親談話,因為龍先生之前中過高太太的迷煙,所以察覺我父親也中了招。不巧的是,龍先生借給我那十萬元,剛剛存入了戶頭,這筆錢我是用來支付租屋和父親醫藥費的,因此我怕讓高太太給騙去,心急之下便報警求助。”紫霜說。

                  “警官,她胡說的……根本沒有這回事……嗚……”紅衣女郎哭著說。

                  “莊警長,就是這張支票,我哪有胡說,哼!”紫霜突然跑去桌面拿起支票說。

                  “紫霜,你為什么要害我呢?我和你無冤無仇呀!”紅衣女郎哭泣的說。

                  看見紅衣女郎痛苦的表情,我心里雖然很同情她,可是想起當日她陷我入獄的情形,我心里就忍不住罵了句“活該”!

                  “你怎么知高太太會騙你父親的錢?你不是說莊太太認識你父親的嗎?”莊警長問紫霜說。

                  “我當然不會隨便相信龍先生,況且高太太和我父親是認識的。但龍先生能夠說出高太太使出迷煙的情形,也說出全身紅色的打扮。老實說,我見過幾次高太太,但不曾見過她有這種怪異顏色的裝扮,偏偏今天她出門,就是這身全紅色裝扮,你說我能不相信龍先生說的話嗎?”紫霜鎮定的說。

                  幸好紫霜記得我在房間教她說的話。

                  “關小姐,你是名拳手有武術根基,但你心急之下,為何不先拍門救你父親,而在第一時間報警呢?”莊警長問說。

                  “我怎么稱呼你呢?”紫霜突然問莊警長說。

                  “我姓莊,你可以叫我莊警長。”莊警長說。

                  “莊警長,你有沒有攪錯,我現在是受害者的女兒,如今我父親仍昏迷不醒、生死末卜,你們警方叫的救護車叫到哪了?況且我是受害者的家屬,你不為市民分憂,反而對受害者的親屬多番留難,你到底存的是什么心?”紫霜突然發難的說。

                  “關小姐,救護車正在趕來途中,我發問是根據警方程序辦事,請你回答我剛才的問題。”莊警長不悅的說。

                  “莊警長,相信你能當上警長,也不會是個白癡吧!竟問我為何不拍門求救?你明知我是名拳手,我會知法犯法嗎?市民有問題,難道不該第一時間向警方求助?龍先生告訴我,高太太的迷煙很厲害,叫我不要獨自找她,而龍先生和高太太仍對簿公堂,不方便見面,你說我不報警,又該做什么呢?”紫霜怒罵著。

                  看見紫霜怒罵莊警長,這份開心筆墨難以形容,真是有理走遍天下。

                  “關小姐,在這里簽個名吧!”莊警長無趣的說。

                  紫霜發脾氣的在紙上用力簽下幾個字,接著走到床邊看著父親。

                  “龍生,你怎么會在這里出現的?”莊警長問我說。

                  “哈哈!奇怪!我怎么不能在這間酒店出現?這里又不是會員俱樂部,我走到附近感到口渴,想進來喝喝紅酒,抽抽雪茄不行嗎?可是我還未坐下,便發現這位害我入獄的女人,鬼鬼祟祟的和紫霜父親談話,接著還拿出紅寶石,我就察覺很不妥,于是馬上通知我的保鏢,事情就是這樣簡單。”

                  “就那么簡單嗎?”莊警長問我說。

                  “莊警長,你想要怎么樣的復雜呢?”我反問莊警長說。

                  “龍生,你真的借十萬元給你的保鏢紫霜?”莊警長繼續問我。

                  “紫霜確實有向我借錢,但那筆錢是我秘書幫我處理,剛才我問過她,確實已把錢存入了她的戶頭。”我漠不關心的說。

                  “你為什么那么大方借錢給紫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