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沒有回答,那根火熱尖細的東西在自己腿間頂來頂去,媽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學生竟然在對自己做出這種事,天啊,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在盡可能小的動作下扭動著身體,結果非但情況沒有好轉,腿間的那根東西好像反而更粗了,大腿上居然又摸上來一只手,隔著連褲襪使勁在大腿上上下摸著。

                  其實要擺脫身后的學生是很簡單的事,只不過動作稍大肯定就會被發現了,感到自己腿上的手好像想往私處探去,媽媽本能的蜷縮起了身體阻止了那只手的動作,急聲低喝道,「你、你干什么……想被開除么!」

                  李兵沒有答話,輕輕指了指窗外正在吸煙的憲兵, 一只手從背后捂住了媽媽的嘴,一之手伸進大腿內側,陰莖從背后順著被撩起的裙擺,伸向了那失去黑色連褲襪保護的高翹臀縫…………

                  「嗚……兵……干……」

                  「放……手……嗚……」

                  「你……不要……」

                  「放……手……嗯……放……」

                  由于褲襪在剛才就被扯壞了,火熱的東西在雙腿之間頂著蜜穴來回摩擦,感覺到那根東西已經接觸到蜜穴,回想剛剛才被吳仁強行占有了自己,現在又被自己學生從身后侵犯。沒過一會兒,下體竟然不爭氣的流出蜜汁來,適逢李兵的膝蓋頂到腿間,兩只大腿間被分開一個縫隙,防御盡失之下,被一下子挺了進來……

                  「噢……噢……啊……」

                  ……

                  眼看憲兵一根煙完了原地整理了下著裝,我不禁松了一口氣,「終于要走了……」

                  眼看沒有再呆下去的必要,我轉過頭對著吳華努努嘴,示意我們是不是也準備撤了,沒想到余光正好瞟到他什么東西揣回褲兜里。熒光一閃,好像是手機?……吳華迎上我迷惑的眼神,故作輕松的道,「我看看時間。」

                  「哦……」

                  打算親眼看到媽媽離開后再回去,我一直靜靜等待著。沒想到好歹等到兩個憲兵離開,媽媽和李兵卻遲遲沒有從車里出來,而且,耐心的等待了幾分鐘之后,仍然沒有動靜,相反10米開外的小車竟好像輕輕晃動起來。

                  「這是……」

                  隨著車體震動的幅度越來越大,奇怪的搖晃越來越明顯……

                  剛開始我還以為媽媽是在等憲兵走遠,沒想到是這種情況。心中一動,我已猜到幾分,李兵這狗日的莫非在占媽媽便宜!越想越有可能,不然怎么現在還沒出來,「這狗日的,剛才我就覺得這家伙不對!」

                  吳仁我還有些顧及,李兵就完全不被我放在眼里了。腦門一熱,我滾出卡車底部就要沖上前去。這時車門一響,側面吳胖子伸出一只手,又把我拉了回去。

                  「你干什么!讓我上去!」

                  「沒,柳老師好像出來了……」

                  車門開了,出來的不是媽媽而是李兵的一條腿,隨后緊挨著的是一條黑絲包裹的小腿,從腿的位置可以看出媽媽正被李兵從背后壓在身下。隨后另一條黑絲小腿也隨著李兵的左腿伸出來。從背后看,媽媽旗袍的后擺不見了,李兵的雙腿之間是媽媽2條包裹著黑色絲襪的美腿,無力地癱軟在地面上,高跟鞋的鞋尖碰在一起。李兵壓在媽媽身上,屁股前后挺動著,耳邊傳來一陣輕微的呻吟。

                  「嗚……嗚……噢……」

                  過了一會,李兵抱著媽媽那被黑色絲襪包裹的翹臀探出身來,抬頭大口的呼著氣,屁股挺動的頻率和幅度比剛才更快、更大了。

                  「滾……滾開……」

                  媽媽身體使勁左右搖晃,努力的要把身上的李兵推開。

                  明顯憲兵已經離開了,媽媽毫無顧忌的死命反抗突然而至,李兵有些不知所措,感覺到背后一松,媽媽趁著李兵的腳沒站實地面的一霎那,一只手用力的撐住車門抬起上身,另外一只手伸到李兵陰莖處用手一扯,后背一頂,堪堪把李兵從背上甩了出去。

                  只見媽媽滿臉淚痕,剛才剛弄好的頭發又散亂開來,抬手就是一個狠狠的耳光。「李兵,你┅┅你……居然敢強奸我┅┅」短褲拉到膝蓋的李兵被閃的一個踉蹌,被這突然的變故弄的有些懵了,陰莖在胯間一跳一跳的呆在當場。

                  看著李兵沒有再上前,媽媽掙扎著靠在車上站直身體,警惕的看著他,開始整理身上的旗袍「你……你……等著被開除吧…」。

                  媽媽的這句話李兵魂飛魄散,一下傻了眼。眼看媽媽整理好著裝就要離開,李兵快步上前撲在媽媽身前,急急求饒道,「別……別……柳老師我知道錯了」媽媽帶著憤怒決絕的表情猛的推開他,「你強……強奸學校老師還想我原諒你!」

                  眼看著媽媽情緒激動,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大,李兵嚇的一下捂住媽媽的嘴,哀求道,「柳、柳老師,別……別……求你……」

                  不顧李兵的哀求阻攔,媽媽掙扎著扇開他的手,反手關好車門,頭也不回略帶蹣跚的往寢室走去。

                  李兵呼的一下跪在地上抱住媽媽的腿,道,「柳老師你別走,柳老師……」

                  「放手!」

                  眼看沒有媽媽不肯妥協的把腿抽出來,李兵一躍而起從背后把媽媽撲到在地,媽媽沒想到他還敢亂來,雙手撐地挺起屁股就想站起來。

                  充滿彈性的屁股把旗袍后擺高高頂起,包著黑色連褲的大腿從開衩處整條伸了出來;李兵無意一瞟;襪檔中央的蜜唇隨著媽媽的動作一張一合,「嗡嗡!」

                  性感的洞口讓他腦袋一下又熱了起來……

                  一手按著媽媽屁股,一手扶住自己的陰莖挺起往暴露在襪檔外的蜜縫用力一頂,媽媽體內殘留的黏液和蜜液起了決定性的作用,李兵仿佛聽到'吱'的一聲,偷襲般的深入勢如破竹,瞬間火熱的肉穴就緊緊包裹住了自己充滿激情的肉棒……

                  「啊……啊!你……你竟敢……」

                  「柳老師……你饒、饒了我吧……」

                  「噗嗤……噗嗤……」

                  「我……我……」

                  媽媽一下被插的又趴在了地上,張大著嘴還沒說話,李兵使勁抽送幾下又咬牙切齒的開口了,「你饒了我吧!饒啊!‘饒’了我吧!」

                  看著李兵在趴在媽媽屁股背后像推車一樣前后抽送,這個意外的突發情況不禁讓我手足無措!

                  媽媽如果知道我看著她跟學生性交,以后可怎么和我相處,而且以媽媽柔弱中帶著剛強的性格,如果讓她知道這強奸跟我有關,那可怎么辦……

                  我的稍微猶豫,讓媽媽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此時的她被李兵壓的像狗交一樣,雙腿膝蓋觸地趴在地上,李兵使勁扳開媽媽緊實的兩瓣豐臀,肉棒一下又一下的狠狠頂入又開始分泌蜜液的陰道,猛烈的抽送讓媽媽胸前的豐乳隔著旗袍前后劇烈晃動著,十分誘人。

                  「噗嗤……噗嗤……」

                  「噢……」

                  「柳老師,我不是故意的!」

                  「噗嗤……嗯……唔……」

                  「柳老師……我求、求你不要開除我……」

                  「好……好……」

                  「噗嗤……」

                  「你,你放我起來……我,我就……」

                  李兵死死按住裹著黑色連褲襪的屁股猛插幾下;媽媽一時不得不把臉用手掂著下巴,被緊緊壓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好……好,我馬上放、放你……」

                  「好……嗯、快放開我……」

                  沒想到媽媽話才出口,就感覺被侵入的下體被李兵狂插兩下,繼而陰道里的陰莖幾下狂跳之后,一股熱流順著陰莖頂端噴灑到自己體內,接著腰部被李兵往后一拖,雙腿被被動的拉開壓住不能動彈;擺出了一個標準的情侶背入式……「這……這是!李……你……你……」

                  「快拔出去!……別……射進去!」

                  媽媽使勁扭著屁股想甩開插在屁股上的肉棒,卻無奈被李兵死死抱住屁股脫不開去,側過頭想往后望,剛好被一股熱精噴在花心上,不由自主的慘哼一聲!

                  火辣的熱感隨著脊柱快速傳遞到腦中,完、完了,媽媽感覺到體內的陰莖開始有節奏的抽搐起來,陰道狹小的空間絲毫不能阻礙它的繼續跳動,一股又一股炙熱濃燭的精液射進了自己的陰道,從她目瞪口呆的眼神可以看出,此時的她一定覺得難以相信、羞憤交加。爬在地上的媽媽昂著頭,左手努力撐著地面,右手辛苦的往回摸索幾下,終于摸到了還插在自己屁股上歡快跳動的陰莖,此時一鼓一鼓的陰囊還在有節奏的縮漲著,每縮一次,就有大量的精液進入自己體內……

                  陰道中真實火熱的感覺讓她不得不面對現實,可憐的自己正被自己的學生射精……

                  年輕學生充足滾燙的精液一股一股的不斷射入,媽媽被燙的一陣哆嗦,感覺到屁股上的兩只手伴著體內陰莖的跳動還在隔著連褲襪使勁的揪著自己的臀肉,一陣痛感傳來,羞恥和憤怒的感情縈繞在心間,媽媽接受不了被射精的事實,兩眼一黑,向地上攤去。

                  李兵眼看媽媽軟倒在地上,不待陰莖滑出,順勢也趴上了媽媽屁股去,陰莖還插在媽媽身體里,可憐的媽媽此時好像已經陷入昏迷,屁股上還插進一根陰莖,黑絲美腿傻傻的攤分開來,身體還隨著李兵最后的余威時不時的抽搐兩下…………

                  為時已晚,錯已鑄成。眼看媽媽倒在地上也沒有了聲息,我惟有像一座雕像般呆呆的看著李兵后怕的冒著冷汗、飛快的擦拭著媽媽下體、大腿上的白色精液……

                  可憐的媽媽居然這么意外的被她的學生破了貞操,我感到既惱怒又沮喪,還沉浸在這意外的心情中沒能自拔,沒想到,這時意變突生……

                  一個黑影從遠處迅速的沖向了倒在地上的媽媽,拉住李兵的衣領,一把將還趴在媽媽背上的他拉了開來,把媽媽攔腰抱起。李兵被嚇的一個哆嗦,順著微弱的路燈光望向那個黑影,隨著他的一聲驚呼,我也認出了來人,「是,是吳仁!」

                  他怎么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

                  他怎么知道媽媽在這里!

                  剛被射精過的可憐媽媽被年輕學生的熱精燙的昏昏沉沉,絲毫沒有反抗,仍憑吳仁橫身抱著,頭歪在吳仁懷里,雙腿微微分開,小腿微微分開在吳仁小臂間晃著;腿中間的谷地還在隱隱流出白色的新鮮濃漿。

                  看著吳仁兇悍的動作,剛想出來救媽媽的我心中一寒,怯怯的又縮了回到車下。不知如何是好,我只有幻想著吳仁看到媽媽已經被射精了而放過媽媽,結果只能傻傻的看著昏昏沉沉的媽媽被吳仁仰面抱進了車里……

                  把媽媽頭朝里仰放在了后座上,吳仁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攤在車座上的媽媽動也不動,眼中射出饑渴的光芒。此時旗袍整齊的穿在媽媽身上,和連褲襪一起盡責的保護著下身的春光,胸部和屁股把緊身的旗袍撐得鼓鼓的。狠狠吞了口唾液,高級品牌的質感讓夜色中的黑色連褲襪充滿了神秘感,吳仁的手慢慢伸進了旗袍開衩,摸上了媽媽的大腿,按在絲腿上使勁來回摸了兩下,順著往大腿根部摸去,「哦?」

                  好像摸到了什么東西,吳仁把手指從媽媽腿根抽了出來放到鼻間,一股刺鼻的新鮮精液味道撲面而來,一把撩起旗袍的開衩,結果下面的情景讓他呆了。

                  之前自己在絲襪拉開的那個巨大的洞好像幫了那個學生的忙,兩片美麗的陰唇從檔部的洞口露了出來,乳白色的精液遍布其上,兩片蜜唇一張一合間還在不時冒出股股的白漿。

                  黑色的絲腿上也好不了多少,大腿內側粘的一塌糊涂,黑白顏色交相輝映,格外醒目。

                  「我操!」

                  吳仁轉過頭狠狠瞪了李兵一眼,兩下把身上的衣服往地上一脫,露出了滿是黑毛的肚皮,晃動著吊在胯下的丑陋肉棒就爬進了車去。

                  吳仁拿起后座上的白色連褲襪在媽媽的下體上簡單的擦拭了幾下,雙腿頂在媽媽的膝間順勢就把兩條絲腿分了開來,接著迫不及待的撩起旗袍開衩,左手手握著陰莖,將包皮外后一拉露出一整條紅通通的龜頭,已經開始分泌大量粘液馬眼頂在媽媽的蜜唇處,一聳一聳的就進入了媽媽的身體。

                  可能媽媽被學生奸淫、內射的事實和身上精液的味道讓吳仁獸性大發,吳仁再也不像之前那么「溫柔」,兩手握住媽媽的柳腰就開始奮力的操起她來。

                  「嗚……」

                  空虛的嫩穴又一次被肉根塞滿,昏迷中的媽媽被頂的一聲哀吟,身體開始隨著吳仁的抽送前后聳動。而車則又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

                  「啊……嗯……」

                  媽媽胸前兩團肉球有節奏的不停跳動著,被吳仁一只巨掌抓住其中之一,另一只手從側面抓住媽媽柳腰,肉棒勢如破竹,終于還是頂到了陰道盡頭。

                  「哦……噢……輕……輕點……」

                  「天……天啊……噢……」

                  「噗嗤……噗嗤……」

                  「嗚嗚……」

                  昏迷不代表沒有感覺,斷斷續續的不停囈語說明了媽媽肉體此時受到的侵犯程度。

                  「嗯!……」

                  隨著一聲悶哼,吳仁的一下猛刺頂的媽媽渾身一跳;媽媽終于被下體的充實感又喚回了現實。

                  纖細的手指本能的推向壓在自己身前滿是黑毛的胸膛,隨著兩腿被彎曲到胸間抽插,陰道內的腫脹感讓媽媽終于反應過來,自己又被人侵入了。使勁扭動起腰肢試圖擺脫壓在身體上的人,無奈被那人頂住屁股動彈不得,反而讓自己的肉壁加大了對吳仁肉棒的摩擦。當終于看清楚自己爬在身體上是獰笑著的吳仁時,媽媽難以置信的瞪大著眼;眼淚一下難以抑制的就流了下來。

                  「哦……舒服……」

                  「哦哦哦哦哦哦……太爽了……」

                  「哦……嗯……」

                  掙扎沒有起到絲毫效果,媽媽只能被動的承受著蜜處被火熱的肉棒不停的抽送。

                  「哦……嗯!!……」

                  「柳……老師……感覺怎么樣……」

                  沖撞中的吳仁一聲獰笑,帶著火辣的眼神快意的挑釁著身下歪著腦袋、淚流滿面的媽媽。

                  「哦……吳……吳仁!……嗯……是你!嗚……嗚……」

                  望著化著美艷的媽媽緊緊咬著雙唇、流著淚別過頭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卻偏偏被自己按在身下,忍受著自己抽送,不時被頂的花容失色,掙扎幾下卻又不得不放棄,吳仁心中一陣得意!緊緊抱住媽媽的屁股又猛頂幾下。

                  「對!動……屁股就這樣動!」

                  媽媽嬌嫩敏感的乳頭隨著體內肉棒一次次的頂到陰道最深處,早已不堪騷擾的挺著旗袍凸了起來。剛好,吳仁按在媽媽乳房上的左手用力的捏起媽媽旗袍上的凸起,用力的捏著!隨著手上的動作,在兩只絲襪美腿之間的肉棒也更用力的插了起來!

                  「哈哈!……嗯……嗯……」

                  胸前的疼痛和下體不同往常粗暴抽插讓媽媽泣不成聲,都快崩潰了……嗚……嗚……別……停……停下來……」

                  媽媽被插的混身酸軟,感到吳仁把自己的雙腿彎在胸部位置,往他肩膀上抬去,本能的一咬牙,集中最后一點力量一縮美腿就往他踹去。結果這次吳仁學乖了,一把抓住媽媽的小腿,用力一拖,讓媽媽的胯部緊緊的貼在了自己的下體上,抓住媽媽美腿夾在腰間,兩只手托在媽媽的絲臀下面又開始猛插起來……

                  「嗯……哦……吳、吳……你……」

                  「放……放開我!」

                  「噗嗤……噗……」

                  「哈哈!我讓你踢我!這次你都被學生射了,就別裝了,好好跟我爽爽吧,我包你舒服!」

                  「噗……噗……」

                  隨著媽媽屁股的亂晃,吳仁幾次差點都插到了外面,連續被媽媽打斷多次,十分不爽。李兵在后面看的口干舌燥,眼看吳仁的頂動被老師打斷,李兵居然討好的上前主動抓住了媽媽的腳頸……

                  「吳班長,操……使勁操她……我、我幫你按住了!」

                  感覺到腰間的兩只絲腿使勁的來回抽動摩擦著自己的腰肉,這是?吳仁回頭一看。

                  「班……班長……我幫你……」

                  李兵諂媚的笑道。

                  「嗯?哈哈,不錯,一會有你的好處!給我按好了!」

                  「謝……謝謝班長……」

                  ……

                  「噗嗤……噗嗤……」

                  「哦!……哦!……」

                  感覺到有人加入,媽媽辛苦的微微抬起頭看向李兵,結果驚恐、無助的眼神換來的卻是兩只手,在自己大腿上游弋的同時還把自己纏在吳仁腰間兩條美腿死死按住不能動彈……

                  「李……李兵……你……哦!」

                  媽媽呆呆的看著吳仁身后的學生,一時根本難以反應過來。

                  「嗯!……奧!……」

                  媽媽輕微的淫叫配著手上摸著的修長美腿讓李兵胯下的肉棒又有了反應,隨著吳仁的頂動,媽媽發出一聲悶哼「噢……」,李兵急急掏出又硬了起來的肉棒,死死抓住媽媽的腳踝,把媽媽的高跟鞋脫到底上,往媽媽穿著絲襪的腳心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