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兩名拉著捆著范靈兩足的打手立即松開繩子。范靈的頭和胸部立即浸入水中。

                  李林同淫笑著看著姑娘美不勝收的下身,看著姑娘的裸體。

                  刑室中靜下來。

                  10秒、20秒,姑娘的身體突然巨烈得掙扎扭動起來,她的兩只白腿凄慘的扭動著。

                  “:拉起來。”

                  李林同道。

                  兩名打手收緊繩子,范靈被拉出水,她巨烈得咳嗽著,俏臉脹得緋紅。水珠從她下垂的長發向下滴。

                  “怎么樣,范小姐,不好受吧,說吧,要不然下次時間更長。”

                  “不。”

                  范靈吐出一個字。

                  “臭婊子。”

                  李林同狠狠地罵了一句,猛地一把捏住她的兩只乳房。

                  “啊—”

                  范靈一聲痛叫。

                  李林同獰笑著一揮手,兩名打手松開繩子。

                  “咕嘟”一口,范靈嗆了一口水,痛叫聲啞然而止。

                  范靈凄慘的掙動著。

                  10秒、20秒,范靈巨烈地扭動著玉體,她被反捆在背后的一雙纖纖玉手,手指甲都陷入另一只手的肉中,30秒、40秒、50秒,時間慢慢過去。

                  范靈的扭動漸漸停止,接著她玉腿毛叢中間兩片陰唇一陣張合,“哧”地一聲射出一股尿液,黃色的尿液從她潔白的玉腿上倒流下來。

                  李林同命令打手收起繩子,將她平放在地上,急令打手為她做人工呼吸和心臟按壓。

                  過了10來分鐘,范靈緩過一口氣蘇醒過來。

                  看著大口喘氣的范靈李林同獰笑道:“范小姐,還想再嘗嘗嗎?”

                  “畜生,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要想說出密碼本休想。”

                  于是,范靈再次被放下去,這樣一個晚上一連折騰了四次,外邊天色想必已經發亮,李林同無耐只好命令打手將范靈押下去第二天再審。

                  兩輛滿載著美軍的大卡車,宛延行進在密林中的七號公路上,由于這是美軍占領區,車上的美軍警惕性不高,有的坐在車上咬口香糖,有的甚至睡起了大覺。

                  “吱——”

                  軍車一個急剎車,一輛滿裝草料的驢車從軍車前的叉道駛過。

                  “他媽的,不要命了,愚蠢的民族。”

                  架車的美軍狠狠地罵了一句。

                  “不許動。”

                  邊上的草地上突然出現數拾名身著藍黑色粗布軍服,頭繞白巾的北越軍,接著從草料中也跳起一名越軍,數拾支黑洞洞的槍口對準兩車。

                  一名美軍不甘心的拿起槍,還沒抬起來,兩發子彈已射穿了他的胸部。

                  美軍一個個舉起手從車上跳下來。

                  一名濃眉大眼,身材高大,臉色紅黑的大漢用英語道:“快將衣褲全部脫下,快。”

                  這名黑漢是這支奇襲小隊的隊長,阮興南。

                  15分鐘后,30多名“美軍”坐著軍車向永靈地區的美軍軍事基地進發。

                  駕車的仍就是兩名美軍司機,并非小分隊沒有人會架車而是為進入美軍基地方便,兩名美軍的左右各坐了兩名越軍,兩支手槍緊緊指著他們的腰。

                  永靈地區的美軍事基地設在一坐山坡上,山坡外是長達1000多米的帶電鐵絲網和寬達100多米的雷區,這里地處美軍占領區的邊界防守上無懈可擊。

                  7月嬌陽似火的灸烤著大地,基地的崗哨處兩名美軍士兵昏昏欲睡,遠處的盤山公路上升起兩道白色塵煙,顯示出正有兩輛車從那邊過來,由于早就接到過通知今天下午將有二輛補充車來基地,所以兩名士兵才遠遠地就打開了障礙。

                  兩車在門口停下,那哨兵說了一句,車內的越軍指了指美軍的腰,那美軍拿出通行證,這是后車的中的兩名越軍已跳下車,低垂著頭盔向哨兵靠近。

                  二聲悶哼同時響起,兩名越軍將兩名美軍的尸體拖進了哨樓,然后自已站在門口。

                  軍車繼續向基地內開去。

                  到了一憧三層的主樓下,阮興南手一揮,越軍紛紛跳下車向主樓行去。

                  “他們是越南人。”

                  一名司機突然發瘋似的推開車門,跑出去大叫。

                  阮興南幾個點射擊中了他。越軍紛紛四下散開,數拾枚手榴彈拋向四周的人群和建筑。

                  “轟隆!;轟隆——”

                  基地內騰起了陣陣煙霧。兩名越軍抄起了兩側沙包后的兩挺機槍猛烈地向美軍士兵掃射。

                  無防備下美軍紛紛被打倒在地,幾十名手無寸鐵的美軍士兵從營房內跑出來想取槍反抗被機槍掃得血肉橫飛。

                  阮興南率十幾名越軍攻入樓內,通道內響起連竄的掃射聲,幾名端著沖鋒槍從一坐偏門內沖出來的美軍被槍彈掃得倒拋回去,重重撞在墻壁上,潔白的墻壁被血染得通紅。

                  “碰”阮興南一腳踢開一座木門,一名正在喝咖啡的將軍吃驚得抬起頭。

                  “羅伯特將軍請跟我們走。”

                  兩名越軍架起他的手。

                  “碰”通道內一間側屋內響起鐵器掉落的聲音,阮興南抬起槍一腳踢開門。

                  “不要殺她。”

                  羅伯特道。

                  屋里是一個身著白色護士服白色衣裙的年青俏麗的美國護士,她叫妮特是羅伯特的專屬護士。

                  “一起帶走”阮興南道。

                  小分隊匆忙上了車,幾名美軍沖上來被車尾的機槍掃倒。軍車加速沖出哨崗,兩名越軍翻上車,在美軍的驚慌忙亂中軍車絕塵而去。

                  當科特少校帶著援軍趕到時,基地已一片狼籍,越軍的這次突襲非常有針對性,而且時間也撐握的非常巧,他們抓將軍想干什么?

                  永靈地區的美軍最高指揮官喬治召集了李林同和科特等人。

                  喬治看了看手中的資料轉頭對科特道:“少校,你認為越軍的這次行動是特別針對將軍的,就是說越軍知道將軍要來這里。”

                  “是”“可是越軍如何會知道將軍會來這里?”

                  “哦”科特聳聳肩膀道:“那要問反特局了。”

                  李林同站起來道:“絕不是我反特局泄露的情報。”

                  喬治點點頭道:“科少校不是說是說們泄密,他的意思是是不是跟你們剛抓的那個女間諜有關?”

                  李林同點頭道:“上校說的有道理,我立刻去審問那個女諜。”

                  喬治失笑道:“什么,昨晚一夜那個女諜還沒招供嗎?”

                  李林同擦把汗道:“那個女諜嘴很硬,我什么也沒問出來。”

                  喬治好像來了興趣道:“那就今晚一起去吧,科特少校對年青的姑娘可是很有一套的。”

                  一架封閉式電梯將李林同和科特少校帶到地下三層的刑室。

                  兩個150W以上的白熾燈泡將整個刑室照得雪亮。

                  李林同和科特坐在一張大木桌的后面。

                  李林同按了按桌上的一個電扭。

                  一會兒,刑室的門打開,兩名打手將一個赤身裸體的年青姑娘押了上來。

                  姑娘的長發向下均勻批散在潔白的肩上,兩只尖挺的乳峰像倒扣碗樣極其白嫩又富彈性,兩粒粉紅色的乳頭點綴在一小圈乳暈的上面,科特的目光一下子便瞄向姑娘那兩條筆直白腿的根部芳草叢生的地方。

                  范靈挺直了身軀,她知道落在魔鬼的手中,一切掩飾都是無用的反倒會激起他們的獸欲李林同揮揮手兩名打手直接將姑娘捆到一根鐵柱上,姑娘的雙手被向后向上捆在鐵柱子上,然后一圈子繩子將姑娘的腳捆在鐵柱子上。

                  看著姑娘潔白豐挺的雙乳和下體像倒三角形下垂排布的陰毛,科特咽了一口口水道:“真是個令人心動的姑娘。”

                  “當然是不錯的,等下你試過了那才叫爽。”

                  李林同淫笑著道。

                  科特淫笑一聲道:“那還等什么?”

                  李林同淫笑著命令打手出去,反扣上鐵門,刑室內靜下來,李林同和科特相視一笑著向鐵柱子上的范靈行去。

                  科特脫光衣褲,露出一身結實的肌肉和黑色的胸毛,他的下體陰莖還不是很硬但已大的嚇人。

                  范靈看了看科特下身的陽物,差點暈過去,科特的東西實在是太大了,比東方人要大很多,范靈閉上了美目她不知道那么粗長的東西要是從她那狹窄的地方插進去,她能否撐得住。

                  科特淫笑著來到鐵柱前,伸出毛燥的大手,一手一只抓住范靈的兩只滑膩的乳房,用力捏著,然后用力擠范靈的乳房使她的乳頭突出來,科特淫笑著將姑娘粉紅色的乳頭含在嘴里,濕淋淋的舌頭一次次吸舔著姑娘敏感的乳頭。

                  范靈低著頭看著科特的手捏住自已的乳頭,然后用他的大嘴含住自已的乳頭,范靈并沒有感到像昨天般的悸動感覺,相反她感到有些刺痛,范靈吸了口氣罵了一句。

                  科特的陰莖早已挺立起來足尺多長,他捏完了姑娘的乳房,毛燥的大手摸索著姑娘那兩條脆生生,又白又細又滑的兩條胳膊,淫笑吻著姑娘的粉頸、腋下、乳溝等處,一會兒姑娘的上身便濕濕的,這不是姑娘的汗水而是科特的口水。

                  接著科特將姑娘的頭擺過來張開嘴想吻姑娘鮮艷的櫻唇。范靈厭惡的偏過頭去,緊緊閉上雙眼和雙唇。科特的大嘴蓋在姑娘的櫻唇上吸舔著姑娘的兩片唇片,然后是她嬌俏的鼻尖,白嫩的耳垂。

                  最后,科特蹲下來,饒有興趣得看著姑娘兩只潔白粉嫩的玉足。

                  范靈的兩只玉足晶瑩剔透,婉如白玉雕成,科特看得愛不釋手,他親自動手將捆著姑娘的玉足的繩子解散。

                  李林同不理解的看著科特他不明白科特想干什么。

                  科特淫笑著要李林同將姑娘的一只腳再度用繩子捆緊在鐵柱子上,然后淫笑著抬起姑娘那一只解散的腳,攥住姑娘的玉足猛地將那條白腿抬起來。

                  “呀——”

                  范靈紅著臉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她的那條玉腿被科特舉過了頭,科特淫笑著用繩子捆住姑娘的一只足腕,然后將繩子的另一頭捆有鐵柱子上,這樣一來范靈的兩條玉腿被扳開幾成一字形,她下身的密秘呈現的更清晰了。

                  科特本來就長得比范靈高,科特淫笑著捏住她的一只玉足用舌頭舔著她一只只腳趾。然后是她的腳心。

                  “啊——哈——”

                  范靈感到腳心傳來的一陣陣奇癢,她再忍不住叫出來。

                  科特有一種對年青姑娘玉足的狂熱愛好,他淫笑著捏摸著姑娘骨肉均稱結實的小腿肚,淫笑著再度伸出血紅的舌頭,慢慢品嘗姑娘的小腿。

                  范靈的身體扭動著,就是昨天遭受那么多人輪奸她也沒這么激動,也許是因為科特是異族,也許是科特的確是夠變態。

                  科特淫笑著摸著范靈那圓潤而極富彈性的小腿,接著是她那豐滿結實性感十足的大腿。

                  科特慢慢慢慢的蹲下來,他的頭也一點點接近范靈的妙處,終于——范靈張大了嘴,喘著粗氣,高聳的兩只乳峰巨烈起伏著,她感到科特的手伸進了她的秘處。

                  科特淫笑著將手楔入姑娘的芳草叢中,他淫笑著撥開她玉腿根的草叢,由于一只腳被向上吊起,使姑娘的秘穴本來就有些分開,科特很容易地就找到了姑娘草叢中的秘道,科特笑著分開姑娘的兩片陰唇,嘴湊上去吻住姑娘的陰戶,同時伸出舌頭用舌尖舔開她的兩片粉紅色的小陰唇將舌頭塞進姑娘那溫暖濕軟的膣道內。

                  范靈拱了拱身子,科特的舌頭一陣陣在她最敏感的地方舔吸個不停,她感到有水出來了。

                  科特淫笑著將舌頭在姑娘的陰道內左右搖晃著,一會兒插入一會兒抽出直弄得姑娘渾身燥熱,春情難耐。

                  科特弄了10幾分鐘淫笑著站起來將陰莖對準范靈流出淫水的陰道猛一用力,狠狠地插了進去。

                  隨著哧的一聲,長蛇整支插了進去。

                  “啊——”

                  范靈仰起了頭,她感到下身一陣飽脹酥麻,一股酸酸,麻麻的感覺擴展到全身令她說不出的爽。

                  科特一邊用手抓捏姑娘的雙乳一邊下身長蛇用力挺插著,一下下的插進姑娘的陰道深處,再撥出來再插進去,科特對女俘的表現非常滿意,他感到她的陰道非常濕熱滑膩,火熱的膣肉緊緊挾著他的陰莖,他用力用龜頭磨擦姑娘的陰道肉壁,淫水一陣陣從兩人結合的地方流出來。

                  科特的陰莖帶著一聲聲撲哧,撲哧的聲音插進姑娘春潮泛濫的陰道內,淫水飛淺,科特的陰毛和姑娘的芳草都被淫水粘得濕濕的,一縷縷粘結在一起,一股股清亮滑潤溫暖的粘液從姑娘的陰道內流出然后沿著姑娘那一條被捆在鐵柱子上的玉腿向下流,在姑娘的玉足部積起了一大灘。

                  范靈高聳的雙峰不住的起伏著,她全身泛起了動人的紅暈,紅唇微張著仰合著科特的一次次插入。看著科特和范靈的反應,李林同感到非常的意外,美麗的北越女諜該不會是動情了吧?

                  科特一邊插一邊道:“小妞兒,滋味不錯吧,綁架將軍的是不是你們干得?”

                  范靈玉體一震靈臺回復清明睜開美目盯著科特道:“他們已經成功了!”

                  科特狠狠地插抽了幾下道:“沒錯,請跟我們合作吧。”

                  范靈在科特的插抽下又呻吟了幾下道:“不,想要我合作,休想。”

                  “混蛋。”

                  科特感到一股被騙的感覺,他狠狠地插了幾下將一泡濃濃的精液射進姑娘的陰道內,然后抽出陰莖。

                  看著精液從姑娘的陰道內流出來,李林同道:“少校,看樣子你的方法也行通,還是先看看我們的手法吧。”

                  李林同打開門命令打手進來。

                  四名打手進來看到鐵柱子上姑娘那還在流著精液的下體當然明白剛才發生了什么。

                  李林同將一桶冷水全潑到姑娘的身上,姑娘玉體抖動了一下。

                  李林同獰笑著來到刑架前,托起姑娘的下巴道:“范小姐,現在說還來得及。”

                  “畜生。”

                  范靈偏過頭。

                  李林同知道越共女諜個個都很不屈,原本也沒指望女一開始就會開口,明昨天他用那個淹的水刑是想這如能不損她的肉體又能打開她的口那是更好不過,因為姑娘真的很漂亮,自已還沒玩夠她,要是能征服她,為自已所用,讓她作個雙面間諜那就好了,但是從今天的情況看來這幾乎沒有可能,于是他決定對她使用今人難以忍受的酷刑。

                  他命令打手用干毛巾擦干姑娘身上的水,然后拍拍手,一名打手從旁邊的一個房內推出一輛銀白小推車,小車慢慢停在姑娘的身邊。

                  范靈吃驚地看著小車,小車有三層,第一層上放著一根表面布滿小刺的粗鐵棍,旁邊放著兩個小夾子,第二層是兩大盤紅紅的辣粉,旁邊還放著一把黑色的長鉗,長鉗子呈扁平足有一尺多長,長鉗子的旁邊是一個奇形怪狀的扁平狀物體,范靈不知道這是什么干什么用。第三層很簡單,是一把薄薄的刀片和一包鹽粒。

                  李林同獰笑道“范小姐,說吧,要不是我不想打壞你,我足有100種方法令你招供。”

                  “畜生,有什么方法都使出來吧,要我招供,休想。”

                  “既然姑娘不愿說,那就對不起了。”

                  李林同獰笑著對兩名打手道:“先給范小姐嘗嘗電的滋味。”

                  于是范靈被從鐵柱子上解下,兩名打手將她抬到一張鐵床上,將她的四肢分開緊緊用皮帶扣在鐵床的四個角上。

                  李林同來到刑床邊看著姑娘的雙乳,命令打手將兩個夾子夾到姑娘的兩粒紅梅上。

                  “拍”李林同獰笑著扭開電源。

                  范靈的玉體猛然跳起,四肢的肌肉緊張的僵直起來,兩只軟棉棉的乳房像變成兩塊石頭,姑娘的俏臉扭曲起來,她的雙手緊緊抓握著,但是沒有叫出聲。

                  李林同淫笑著看著在刑床上像烤魚樣挺動的范靈獰笑著加大電流。

                  “啊——啊——”

                  撕裂心肺的慘叫像來自地底。

                  范靈的玉體抽動著,發出長長的慘叫。

                  5分鐘后李林同獰笑著關上電流。

                  “拍”范靈的玉體落回刑床,她大口喘著氣,牙齒咯咯咯地不停地打顫。

                  “怎么樣,范小姐,不好受吧,說吧。”

                  “不。”

                  范靈搖搖頭。

                  電流再度打開。

                  “敖——”

                  范靈的身體像玩具般向上拱起來,電流從她的兩個奶頭上通過,她的身子反弓過來,頭向后仰,俏臉煞白,汗水從她身上分泌出來,她赤裸的身子看上去油光閃光,渾身布滿汗珠像剛從水中起來一樣,她的下身陰毛完全被汗水濕透,從她扭曲的臉看得出她有多痛苦,沖口而出的慘嚎響徹整個刑室。

                  李林同和科特根本沒有為女諜的痛苦不堪所動心,他們要的只是她的口供,每當姑娘慘叫著挺起胸部相反的他們感到相當的刺激。

                  李林同再次閉了電流。

                  范靈像軟面條樣的躺在刑床上,她吃力的沉重著喘著氣。

                  “范小姐,說不說?”

                  范靈沒有回答。

                  李林同命令打手用毛巾擦干凈姑娘身上的汗水,而科特則親手拿來一塊白色干毛巾擦拭姑娘兩條玉腿根處的地方,一直到干毛巾變成濕的。

                  “漂亮的姑娘,再不說又要加刑。”

                  科特盯著姑娘下身黑毛中間綻開的部位道。

                  沉默!

                  科特淫笑著將一塊方木塞在姑娘的玉臀下然后獰笑著那根帶刺的鐵棍伸到姑娘的腿根,分開姑娘那兩片鮮艷的紅唇,將鐵棍頂住那紅潤的陰道口獰笑著慢慢旋轉著插了進去,一邊插一邊淫笑道:“范小姐現在讓你嘗一嘗為你準備的新鮮大餐,這個游戲帶給你的歡樂和痛苦是世界上任何東西的十倍,百倍,如果知趣的話趁早招供,要吃盡苦頭后再說,你會后悔莫及的。”

                  范靈沒有回答,她吸了口氣,閉上了張開的雙唇,拼命地咬緊牙關,她已意識到她將受到的摧殘,并且下決心去戰勝它。

                  科特少校獰笑著將鐵棍后拖著的電線接上電源,然后電流控制器的指示燈亮了,鐵棍先從她陰道內緩緩地退出來,再慢慢地,有節奏的顫動著插進去,兩片陰唇被粗大的帶刺鐵棍刮磨著向陰道內翻進去,夾雜著陰毛也被帶纏在鐵棍上帶進陰道內。

                  范靈仰起頭,瞪大了眼睛,眼中噴出兩道令人顫粟和恐懼的火焰,她感到了屈辱,感到了比強奸還下流的殘忍行徑,接著她看到李林同和科特猙獰的笑容,鐵棍的前端溫柔的顫動著有節奏的一陣陣插抽著吱吱有聲,速度越一越快。

                  “殺了我,殺了我。”

                  范靈大叫并怒罵著:你們這群喪盡天良的畜生,我們的人會為我報仇的。““誰會為你報仇?他們哪能知道你在這兒享受快樂呢!”

                  科特用調戲的眼光看著鐵棍在姑娘的陰道里不停地攪動。

                  一只毛茸茸的手擰大了電流控制器。

                  “哦。”

                  范錄瞟了科特一眼,痛苦地閉上雙眼,她的身子不停地在刑床上扭動,腳跟繃直了,手抖動著,像是要抓住什么似的,沖開了皮帶復又被箍緊,她的呼吸加快了,張開的嘴左右晃動著,范錄感到比剛才科特的進入還要燥熱,她嬌艷的俏臉脹的通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