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小雄抽出雞巴,看到越姐已經躺在地上,高高抬起雙腿,門戶打開,他轉過去,扶著雞巴就插進越姐的屄縫中,越姐“哦……”

                  的一聲,雙腿微曲,雙腳就湊到小雄的唇邊。

                  小雄伸手握住越姐的腳踝,大雞巴狠狠的頂撞,張開嘴巴將越姐的絲襪美足的足尖含在嘴里大口的吮吸起來……

                  “哦……雄哥……啊……啊……肏我……使勁……哦……哦……啊……哎喲……啊……啊……肏我……啊……好爽……啊……啊……真棒……啊……大雞巴真好……啊……啊……啊……啊……啊……啊……”

                  在越姐的浪叫中,陳榆將自己脫得精光,跨到越姐的身上,扭動著腰肢一點一點的往下蹲。

                  越姐眼見著陳榆的屁股越來越近,以至于后來那雪白的屁股竟觸到了她的臉上,可以看到她俏美的屁眼和流著淫水的嫩屄,心里也不得不叫了一聲贊,真是個漂亮的騷屄、漂亮的屁眼唷!

                  陳榆惡作劇搬的用下體在越姐的臉上蹭著,讓越姐起了報復之心,她伸手摟住陳榆的屁股,雙齒一合將陳榆肥美的兩片陰唇含在嘴里,用力的裹吸起來……

                  陳榆的陰唇被越姐的上下牙齒叼住的時候,她“啊!”

                  了一聲,還真怕她用力咬自己,但是隨即被她如此的含吮,吮得十分暢美,心里不免對越姐有了一份歉意,剛才是人家早來的,自己口無遮攔的罵人家,想想真是自己作的有欠風度了。

                  想通了這點,不由的對越姐贊了一句:“馬太太,你的屄好漂亮啊!”

                  越姐聽到她贊美自己,那口氣分明是真誠的欣賞,也就釋然了,笑著將陳榆的屁股向上托了托,說:“你的屄才叫漂亮呢!”

                  “馬太太,剛才對不起了!是我小心眼!”

                  “哎喲,快別這么說,我們現在都是這小子胯下的一塊肉,應該團結起來對付他!我叫李越,叫我阿越好了!”

                  “那好啊!我叫陳榆,叫我阿榆吧!”

                  小雄見這兩個女人竟然在這功夫套起近乎來,他使勁咬了一下越姐的腳趾說:“哎!你們倆,也太目中無人了吧?當我是透明的嗎?轉業點好不好?”

                  越姐“哎喲!”

                  一聲叫痛,陳榆笑著說道:“你才不講道理呢!什么專業?你當我們是什么?是小姐啊?還專業專業的!”

                  “對啊!你當我們是什么?”

                  越姐筋著鼻子,腳趾伸曲著說。

                  “嘿嘿!我當你們是寂寞的人妻,風騷的蕩婦嘍!”

                  “哎喲!看我怎么收拾你這個色狼!”

                  越姐雙腳一用力將小雄踢倒在地,跨騎到小雄身上,將小雄的大雞巴吞到屄腔中,雙手捏住小雄的乳頭,一邊旋轉著上下套動,一邊擰著小雄的乳頭。

                  下邊雞巴的舒爽,上邊乳頭的微痛,讓小雄處于水火交融之中,“哎喲!哎喲!……”

                  的叫著,滿臉充滿的亢奮的神色。

                  陳榆嘻嘻笑著將雪白的屁股壓到小雄的臉上,扭擺著屁股在小雄的臉上蹭著。

                  小雄求饒道:“好姐姐,二位好姐姐,饒了我吧!痛死我了,憋死我了!”

                  越姐這才松開手,在小雄奶頭上輕輕揉著說:“臭小子,以后說話小心點!”

                  陳榆也將屁股往上提了提,屄里的淫水落下,滴到小雄的嘴巴中,小雄伸出舌頭湊到她屄縫上舔了起來……

                  陳榆看到越姐因為興奮而漲紅的臉和喘息中的雙唇,她咬了咬下唇說:“阿越,你好美啊!”

                  她伸手用手指在越姐的唇上輕輕拂過,“我能親一下嗎?”

                  越姐嬌滴滴的嗔道:“你……同性戀啊?”

                  陳榆笑著湊過去,“親一下,有什么打緊的!”

                  越姐身出舌頭在陳榆唇邊舔了一下問:“你用的是美寶蓮嗎?”

                  陳榆點點頭說:“你呢?”

                  “我也是!”

                  兩女四目相對,產生了火花,對方的鼻息吹拂到自己的臉上,嗅著對方香甜的氣息,四片紅唇越來越靠近,終于在彼此都閉上雙眼的一剎那,紅唇貼在了一起……

                  一觸即分,臉上都報以赫色,互視了一眼,發出會心的微笑,然后伸手摟抱在一起,四片紅唇再次貼在一起,都自然的把自己的舌頭伸了出來,互相攪動……

                  越姐和陳榆親吻著,但也沒有忘記身體上下聳動,套著小雄的雞巴。

                  小雄雙手抱著陳榆的屁股,舔舐她嬌嫩的屄縫,下體向上挺動,大雞巴在越姐狹窄的屄腔中穿行……

                  片刻,越姐就有些氣短了,她松開陳榆叫道:“哎喲……肏死我了……啊……我要來了……啊……”

                  渾身顫抖,屄腔收縮,一股已經泄了出來。

                  她抱著陳榆身子軟軟的從小雄身上滑了下來,大口的喘息著……

                  陳榆身體往前挪去,伸手扶住小雄的雞巴放到自己的屄縫間,屁股向下一沉,就將這根粗大的雞巴吞進了她騷浪的屄中。

                  陳榆上下聳套了五十幾下,小雄爆發了,雞巴噴出的精液激射她的屄腔,她“哼!”

                  了一聲停止套動,感受精液沖擊屄腔的快感。

                  當小雄的雞巴停止了脈動的時候,她收縮屄腔緊緊夾住雞巴,屁股抬起,帶著雞巴一起向上挺起,然后在落下,幾個起伏后,小雄的雞巴又開始跳躍起來。

                  她這才停止了動作,笑著說:“夾斷你的雞巴!”

                  小雄坐了起來,抱住她的腰肢,然后站起來,走到沙發前,坐到沙發上說:“你動吧!”

                  陳榆知道小雄有打連環炮的能耐,但是雞巴還不夠堅挺,所以她上下套動的幅度不是很大,以放雞巴從屄中滑落出來。

                  越姐爬了起來,到餐廳的冰箱拿了一瓶雪碧出來,邊喝邊走到他們面前,坐在茶幾上,看著他倆的春宮表演。

                  陳榆感到小雄的雞巴越來越硬了,她的動作也就越來越快了,從越姐這個角度看過去,看到陳榆上下套動時,大雞巴在屄縫中時隱時現,她的陰唇一下一下的翻動,淫水順著雞巴流了出來,并且越流越多……

                  突然門鈴又響起,陳榆和越姐幾乎同時問道:“又是誰?”

                  小雄搖搖頭,越姐說:“不會又是鄰居吧?”

                  她站了起來輕手輕腳的走到門邊,透過貓眼看出去,然后扭頭說:“樓下406的周太太!”

                  “哦,原來是惠敏啊!”

                  小雄向玄關那邊看了一眼。

                  “唷!叫的好親切唷!惠敏啊?”

                  陳榆用力往下坐了坐,然后抬起身子,扶著小雄的雞巴頂到自己的屁眼上,再沉下去,將雞巴吞到屁眼中,“阿越,看來這個周太太也是這小子的床伴,開門讓她進來吧!”

                  越姐調皮的一笑說:“雄哥,你玩了多少鄰居,都叫來開個居民聯誼會吧!”

                  伸手拉開了房門。

                  惠敏看到一個赤身只穿著絲襪和吊帶的裸體女人開了門,大吃一驚,“對不起,我走錯了!”

                  抬頭看了看門號,沒錯啊,是506啊!

                  越姐伸手將她拽了進來說:“你沒走錯!是不是找那小子!”

                  往客廳指了指。

                  “原來是你啊!你怎么……”

                  惠敏探頭往客廳一看,滿臉通紅,她看到的是705的張太太陳榆正背對著小雄坐在他的懷里,身體還在上下聳動。

                  她羞紅了臉,轉身就去開門,被李越拉住,李越笑著說:“來都來了,害什么羞啊?別裝了!”

                  將惠敏拉進了客廳推坐在沙發上。

                  陳榆說:“鞋!”

                  越姐蹲下去把惠敏的鞋子脫去說:“既然來了就不是外人了!一起玩吧!”

                  說話間看到小雄的雞巴竟然是插在陳榆的屁眼中,她頓時愣在那里。

                  陳榆說:“看什么看?傻了啊?沒有肛交過嗎?”

                  越姐用力的搖著頭說:“沒有,疼不疼死了?”

                  陳榆說:“你試過就知道了!”

                  笑著看著惠敏,“你說呢?”

                  “是啊!”

                  惠敏忽然醒悟自己說走嘴了,身后掩住自己的嘴巴,連連搖頭說:“不……不知道……”

                  陳榆嘿嘿笑著扭頭問小雄:“她說不知道!”

                  小雄看到惠敏紅著臉,想到她已經和文筠一起陪自己玩過3p,那么應該不會在乎4p、5p的了,就笑著說:“惠敏,既然我們的奸情已經暴露,何不放開自己痛痛快快的玩一場呢?”

                  惠敏用力的搖著頭,越姐將惠敏的鞋子放到玄關后回來說:“是啊!既然你看到我和阿榆與雄哥玩,你就跑不了了,我們又不能殺你滅口,只有拉你一起下水了!”

                  說著去扯惠敏的衣服,惠敏掙扎著抵抗,但是越姐是裸體的,身上溜滑,讓惠敏使不上力,而她身上有衣服,又擔心衣服被越姐扯爛了,就不敢過份的掙扎,就這樣推來推去的,衣服就被越姐扒了下來,轉眼間就剩一條內褲在身上,她死死的扯住不撒手。

                  越姐說:“雄哥,她勁太大了,我實在扒不下來了!”

                  陳榆從小雄身上跳下來,撲到惠敏身上,和越姐一起掰開惠敏的手指,將她的內褲脫去,然后叫道:“雄哥,快上!”

                  “來嘍!”

                  小雄挺著雞巴走過來,抓住惠敏那亂踢亂蹬的雙腳往兩邊一分,雞巴就湊了過去……

                  越姐騰出一只手握住小雄的雞巴,引導著放到惠敏的屄縫上,惠敏長嘆一聲,閉上雙眼,體內頓時被漲滿,她知道小雄的雞巴已經插了進來。

                  小雄的雞巴在惠敏嬌嫩的屄縫中反復的抽插著,時快時慢,時輕時重……

                  漸漸的惠敏的屄縫里淫水充沛起來,她的心神開始飄蕩,想到自己和小雄的兩次交歡,第一次是被他很文筠算計下了藥,第二次是被這陳榆和李越強行剝光了身體,她心里想,或許這就是自己的命。

                  既然他已經插了進來,自己也有了快感,干脆就放開了的享受吧!以后再說以后的事情。

                  小雄抽插中看到她的臉上開始露出陶醉的神色,嘴角洋溢出低沉的呻吟,知道她已經接受了,就沖陳榆和越姐使了個眼色,兩女松開了惠敏。

                  惠敏的雙手得到解放,忍不住放在自己的乳房上輕輕的搓揉起來,下體也向上迎合著小雄的抽插……

                  突然惠敏“啊!”

                  的一聲,屄腔一收一放的痙攣,一股股陰精泄了出來,沖擊著小雄的龜頭,小雄將雞巴緊頂住她的花心,一陣研磨,直到她的痙攣停止才抽了出來。

                  當時并沒有就此放過她,而是將她雙腳扛在肩頭上,龜頭頂到惠敏的屁眼上,在惠敏低沉的呻吟中,雞巴穿了進去……

                  越姐看著小雄的雞巴向惠敏的屁眼中刺入,身體起了反應,她真是難以理解屁眼那么臟,怎么陳榆和惠敏好像都很喜歡被肏屁眼的樣子,難道真的那么舒服嗎?

                  她正想著,突然感到一雙柔軟的手在自己屁股上滑動撫摸,不用看也直到一定是陳榆。

                  陳榆將一對挺拔的乳房貼在她的后背上,低聲的浪笑道:“想不想試試?”

                  越姐呻吟了一聲,感到屄縫又開始流水了,而這時候陳榆竟然有一只手的手指在她屁眼上勾搔著,那癢癢的感覺令她心里萌生了想嘗試的念頭。

                  念頭剛起,陳榆的手指用里一扣,食指的第一個關節就扣進了她的屁眼里面,“啊——”越姐嬌吟一聲,身子往后一靠,臉上蕩起了紅霞。

                  陳榆用另一只手將她的腰一挽,擁著她就走進了衛生間。

                  陳榆在小雄的衛生間翻找著有沒有可以用來浣腸的工具,終于在洗手池上面的柜子里發現了工具和浣腸液,她輕輕一笑拿了下來……

                  當陳榆拉著夾著雙腿的越姐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看到惠敏正伏在小雄的胯間,嘴巴里喊著他的雞巴在吸吮。

                  從惠敏嘴角上掛著的幾滴精液,以及小雄雞巴的軟硬程度來看,剛才小雄一定是將精液射在了她的嘴巴里。

                  陳榆笑道:“好啊,惠敏,有好東西自己偷著吃啊?”

                  惠敏被她說的俏臉微紅,她吐出了雞巴說:“我沒來的時候,你們不一定都吃了多少呢!”

                  小雄看到越姐那奇怪的走路姿勢,就問:“越姐,榆姐是不是給你浣腸了?要不你怎么把屁股夾得那么緊!”

                  越姐紅著臉說:“第一次浣腸,好不適應啊!”

                  陳榆說:“早晚各浣腸一次,保證你身體里一點毒素也沒有,還會保持身材的苗條!不信你可以問惠敏。”

                  惠敏點點頭說:“一點不錯,不但如此,還保證你肌膚上不會長色斑,還能隨時隨地的享受到……”

                  她把手里握著的小雄的雞巴抖了抖,“享受到肛交的快樂!”

                  越姐的臉更紅了,白了惠敏一眼說:“真看不出你平時一本正經的樣子,也會這般的淫蕩!”

                  惠敏微微一笑說:“彼此彼此!平時你比我還正經,到我那里去按摩,我們的按摩小姐稍微碰到你敏感的地方,你都不允許,原來是許這長雞巴的碰,不許不長雞巴的碰啊!”

                  越姐被說的很是窘迫,看著小雄說:“她們戲弄我,你也不幫我!”

                  小雄起身在陳榆和惠敏的頭上各彈了一下說:“不許欺負我的騷屄姐姐!”

                  越姐跺叫嗔道:“誰是騷屄?你是騷雞巴!”

                  小雄伸手摟住她說:“騷雞巴配騷屄正好!”

                  手指往她屁眼上一扣,“再加上個騷屁眼!”

                  越姐“哎喲!”

                  一聲身子就軟軟的靠在小雄的懷里,剛才被陳榆扣了一下也是如此,難道自己的屁眼真的也是敏感區嗎?

                  小雄將她抱起來對陳榆說:“我床頭柜的抽屜里有一瓶潤滑油,你給我拿來,我要給騷屄越姐的美麗小屁眼開苞!”

                  就小雄最后這句話就足以讓越姐渾身顫抖了,她想到馬上就要把自己的屁眼處女地交給小雄,讓他當著兩個鄰居的面來開苞,這份羞恥感刺激得她心都顫動起來。

                  小雄將越姐放到沙發上惠敏的身邊,抱著她的屁股,觀察她眼色比皮膚稍微深一點的菊花蕾,那放射狀的褶皺在微微的收縮。

                  小雄用嘴巴在上面親了一口,看到越姐嬌羞的將頭拱在惠敏的懷里不安的扭動著,他伸出了舌頭在清洗得干干凈凈而又香噴噴的屁眼上勾舔起來……

                  “嗯……不要……嗯……嗯……”

                  這時陳榆拿來了潤滑油遞給小雄,小雄將潤滑油擠出幾滴到左手的食指上,輕輕的放到越姐的屁眼上,指尖輕輕推進,越姐緊張的顫抖著。

                  惠敏輕撫著越姐光滑的脊背安慰說:“別緊張,放松……”

                  食指的第一個關節沒入越姐的屁眼中,她的括約肌緊緊的箍著小雄的手指,小雄微微轉動著食指繼續向里滑行……

                  第二個關節已經到了肛門口,小雄往那里再擠幾滴潤滑油,然后旋動著食指接著往里插進……

                  “咿呀……”

                  越姐一聲嬌嘆,整個食指全部插進她的屁眼中,屁眼被漲得有股便意,她雙手緊緊抓住沙發墊子,屁股抖了起來。

                  小雄轉動食指的時候,將食指的前兩個關節微微彎曲,刮著她的直腸,每次掃過和屄腔臨近的部分時,讓越姐有中說不出的難受,嘴角發出低低的呻吟。

                  小雄旋轉著食指,直到感覺她的括約肌舒展開了次退出食指,將裝有潤滑油的塑料瓶的瓶口對準越姐的屁眼,往里面擠入一些潤滑油,然后將食指和中指倂再一起,慢慢的往她屁眼中再次插入……

                  “哦,漲啊……嗯……嗯……慢點……嗯……”

                  聽到美人低低的呻吟,小雄將插入的速度放得更加慢了,以至于在越姐幾乎感覺不到的情況下,兩根手指全部插了進去……

                  慢慢轉動,輕輕的攪動……每轉一圈都讓越姐牽腸掛肚的難受,她的身體扭動的幅度更大了。

                  陳榆走過來,躺在小雄的雙腿下面,將小雄的雞巴含在嘴巴中,為他給越姐屁眼開苞作準備。

                  小雄將手指抽了出來,再次親吻她越姐的屁眼,舌頭往里面探入,一伸一縮的用舌頭奸肏著越姐的屁眼……

                  “嗯……嗯……雄哥……嗯……嗯……嗯……好癢啊……嗯……好難受唷……嗯……”

                  在越姐的浪吟中小雄站了起來,陳榆的嘴巴含著他的雞巴也跟著坐了起來,頭靠在沙發座上仰著臉,吐出小雄的雞巴,用手將沾滿了她唾液的雞巴放到越姐的屁眼上。

                  小雄用力往前一頂,“哎喲!漲啊!”

                  越姐叫了一聲,那碩大的龜頭就拓開她的括約肌陷了進去……

                  括約肌緊緊的箍在龜溝里,夾得雞巴有點痛,但是小雄沒有因此而停下,他知道這是自然地的反應,雞巴往里行進,由于得到充分的潤滑和拓展,雞巴比較順利的就全插了進去……

                  “哎喲……哎喲……等一下……好漲啊……哦……有種想大便的感覺……嗯……嗯……嗯……嗯哼……啊……”

                  小雄讓雞巴深深插進越姐屁眼深處,沒有立刻抽動,而是讓雞巴在里面跳躍,漸漸的,越姐的屁眼被火熱的雞巴熨燙得不那么脹痛的時候,她微微扭動了一下屁股,重新感受一下屁眼被填滿的那種奇異感覺,真是說不出來是難受還是快慰。

                  小雄撫摸著她雪白的屁股,下體開始慢慢的啟動,雞巴慢慢的小幅度抽插……

                  越姐咬著牙呼吸沉重,感覺那粗大雞巴就頂在肚臍的下面,每次抽退的時候,都仿佛要把腸子拉出去,而頂插前進的時候,又仿佛探進了肚子里,將肚子里攪得翻江倒海的難受。

                  小雄的抽拉速度漸漸加快,陳榆是個經驗豐富的少婦,她為了越姐的第一次不那么痛苦,她仰著頭,用舌頭在越姐的屄縫上舔舐……

                  本來越姐被小雄和陳榆的雙重攻擊搞的說不上是快樂還是難受,惠敏又加了進來,惠敏雙手伸到她的身下,握住她的兩個奶頭輕輕的捻著……

                  這一下讓越姐真的受不了了,嘴里終于控制不住的發出了淫浪的呻吟聲:“嗯……嗯……嗯……嗯……嗯……哎喲……搞死我了……嗯……嗯……嗯……嗯……雄哥……嗯……小屄和屁眼都癢了起來啊……嗯……嗯……哎喲……嗯……嗯……嗯……嗯……嗯……”

                  聽到越姐說小屄和屁眼都癢了起來,小雄知道是時候了,他就快速的抽插頂撞,雞巴進出的時候,兩粒睪丸敲打她的會陰,越姐屄里的淫水也越來越多了,漸漸的匯成了溪流般,被陳榆的舌頭舔進嘴巴中,津津有味的品嘗著……

                  “嗯……我的媽媽呀……嗯……嗯……屁眼真是爽死了……啊……漲唷……啊……麻酥酥的……啊……嗯哼……啊……哎喲……啊……啊……這樣……啊……啊……啊……真的……感覺很棒……嗯……嗯……嗯……嗯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大雞巴把肚子穿漏了……啊……啊……哎喲……啊……啊……天啊……啊……我……有感覺了……我……我要來了……啊……啊……媽媽呀……啊……啊……啊……啊……啊……來了……啊……”

                  越姐最后幾聲簡直就是在嘶叫,渾身抖個不停,花心被擠壓得痙攣起來,仿佛尿液一般的液體噴了出來,噴在陳榆的頭發和臉蛋上……

                  越姐再也支撐不住了,整個身子都趴伏在惠敏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