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可以不用那個詞嗎?”女孩微微皺起眉頭。

                  “如果冒犯了你。我很抱歉。”男生忙舉起手。“事實上我不知道該怎么稱呼你。安吉拉的話。似乎有些親密;梅森小姐的話。稍微有些疏遠。不管怎么說大家只是校友。”

                  “安吉拉。你可以叫我安吉拉。”女孩笑了笑。覺的這家伙挺有意思的。“那么。你叫什么。可以告訴我嗎?”

                  “愛德華。愛德華。普魯登斯。”男生自我介紹道。這個名字讓女孩微微有些失神。不由想起之前那個叫愛德華的家伙來。不過她很快回過神來。和對方握了握手:“很高興認識你。愛德華。普魯登斯。我想莫妮卡小姐是……”

                  “她是我姐姐。”愛德華爽快的說道。“貝蒂。普魯登斯是我妹妹。我想你們之間可能有點小小的誤會。希望你不要介意。”

                  “哦。是的。不過這沒什么。”安吉拉搖搖頭。對于貝蒂。普魯登斯她從來都一笑了之。雖然被她甩過一些冷言冷語。在女孩看來。對方不過是個被寵的有些壞了小姐。

                  “我很好奇。既然你是普魯登斯家的孩子。那么……”女孩說著指了指他的工作服。

                  “你不是也一樣嗎?安吉拉。”愛德華笑了起來。“不過。我只是體驗生活。不像你。已經有了自己的事業。”

                  安吉拉聳聳肩:“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事業的。好吧。很高興認識你。我想我的離開了。”

                  “好的。再見。”愛德華很有風度的點點頭。

                  “再見。”女孩揮揮手轉身就要離開。不過一個惡作劇的念頭忽然涌上心頭。讓她又轉過身。狡黠的問道:“你從來都是以這種方法跟女孩子搭訕的嗎?”

                  愛德華愣了愣。出不明所以的表情。安吉拉隨后捂著嘴笑了起來:“好了。我開玩笑的。這次真的走了。再見!”

                  直到女孩的身影消失后。對方在松了口氣。喃喃自語道:“你可真是把我嚇了一跳呢。安吉拉。”然后他的嘴角出一絲微笑:“不過。你真的很迷人呢。”

                  安吉拉并不知道這些。她飛快的走著。完成功課然后參加電影社的活動。跟著回家。今天晚上還有個首映會要參加。

                  事實上對于這位愛德華。女孩只算有點好感。因為剛才的肢體接觸中。她并沒有多少雞皮疙瘩的感覺。也就是說這個男生并不是想和她上床。或者說想和她上床的這種想法只有一點。雖然只是這樣。但她覺的已經很不錯了。至少在學校里和男生初次接觸能有這種感覺還是頭一次。那怕電影社那幫人。也都是在長期接觸后。才慢慢變淡的不的不說。愛德華。普魯登斯很會泡女人。不過。這依舊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無論如何。安吉拉也只是有一點好感而已。而且有些東西是不會改變的。所以這個游戲到了結局相信會很有趣。

                  在喀嚓喀嚓的閃光燈中。安吉拉微笑著從車上走了下來。走到中間的時候。擺出幾個POSS讓周圍的記者們拍了個夠后。徑直往門口走去。對記者伸過來的大小話筒完全視而不見。同時對他們聲嘶力竭的提問充耳不聞。

                  她的心情不是很好。因為今天穿著的依然是無肩晚禮服。雖然不再是低胸。但是出肩膀和鎖骨還是讓她不爽。更何況她沒有戴胸罩。只貼著胸貼!雖然在伊扎克的演奏會上。她也是這樣的打扮。但是現在可不能和那時相比!

                  女呵來參加《勇敢的心》的首映的。這算是她第一次參加自己未參與過的電影的首映式。事實上她之前有打算過把劇本寫出來寄給梅爾。吉布森的。不過這種主題實在不是女孩可以寫的。所以她最終忍了下來。任由其發展。結果這部在明年的奧斯卡上拿下最佳影片的電影提前了幾天上映。而且制作公司從福克斯和派拉蒙變成了福克斯和環球!好吧。這些都無關緊要。對安吉拉說她會接受邀請參加首映式。不過是為了一個人。沒錯。蘇菲。瑪索!很慶幸。梅爾沒有發昏讓別人來演伊莎貝拉王妃。即使《勇敢的心》的BUG讓人慘不忍睹。即使歷史上的伊莎貝拉被稱作為“法國母狼”。但這無損蘇菲。瑪索在電影中那出色的表演。對安吉拉來說。前世第一次認識蘇菲。瑪索就是在《勇敢的心》。然后才又去翻找出《初吻》來看。對方那種混合著東西氣質的清純讓無數人贊嘆不已。所以女孩在接到邀請后。思考再三最終答應了下來。

                  在服務生的帶領。女孩來到了會客廳。人們三三兩兩的相互聚在一起。端著酒杯談論著什么。放眼望去。熟人還真不少。導演的有斯皮爾伯格、羅伯特。澤米吉斯;電影公司負責人有華納的保羅∩拉蒙的艾德溫;而演員就更多了。湯姆。漢克斯、方。基默以及邁克爾。道格拉斯等等。

                  這個時候安吉拉才發現。自己認識的女演員。或者說有過交情的女演員可真少了——當然娜塔莉她們不算——朱莉亞。羅伯茨不在這里。一般來說應該是去跟舅舅約會去了。

                  說不定一走出餐廳大門或者別的什么的方就會被記者拍照。女孩頗為惡毒的想著。朱莉亞現在的身價已經逼近了5萬。再次成為大報小報記者的追逐對象。諸如神秘男友之類的報道這半年多來已經屢屢見報。

                  其他人。朱迪。福斯特也不在。不在更好。否則安吉拉還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說話。天曉的會不會聊聊各自的女朋友之類的。梅格。瑞恩倒是不遠的角落里。但是她跟著丈夫丹尼爾。奎德跟幾個人聊著天。看樣子似乎聊的很高興。而那幾個人她也不認識。所以貿然上去打招呼還是不要了吧。

                  安吉拉稍微有些郁悶。順著墻角走了幾步。她終于看見了蘇菲。瑪索。不的不說。她真的很漂亮。雖然隔的還有段距離。但是依然是那么矚目。她似乎沒有男伴。和梅爾。吉布森一起。保持謙和的微笑。和周位些人聊著天。不過大多數時候她都是在聽。

                  女孩皺著眉頭嘆了口氣。正想要怎么辦。一個聲音忽然沖旁邊傳來:“嗨。安吉。你沒有男伴嗎?”

                  安吉拉訝異的轉過頭。她聽出了是誰的聲音。果然。一身大紅色單肩晚禮服的妮可正站在身邊。笑瞇瞇的看著她。

                  “嗨。妮可。真高興見到你。”女孩有些驚喜。然后看看周圍:“克魯斯先生也來了嗎?”。

                  卷二 薔薇少女的青春期  72 交集

                  妮可漂亮的臉蛋上閃過一絲不自然:“他有自己的事情,所以我一個人來了。”

                  安吉拉怎么可能沒有捕捉到這絲表情,不過她依然裝出若無其事的表情,然后轉換了話題:“聽說你在《蝙蝠俠3》里的表演非常出色呢。”

                  “是嗎?”妮可聳聳肩,“或許吧,我覺得女心理學家這個角色和我想象中不一樣,在片場的時候可沒少NG。”

                  “別謙虛,妮可,你知道我之前在拍《盜火線》的時候,方。基默也在拍這部電影,現任蝙蝠俠先生可是親口這么說的。”安吉拉一本正經的說道,“你看,他就在那邊呢,或者可以叫他過來,你親自問問?”

                  妮可被女孩的語氣逗樂了:“好了,我相信你的話,事實上在《體熱邊緣》的時候,我已經意識到了適合我的角色應該是哪些。”

                  “《體熱邊緣》?哦,天啊,你該不是說以后都會演那種惡毒殘忍的女人吧?”

                  “嘿,親愛的,翠西是經歷了很多變化后才成為那個樣子的。”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安吉拉笑著攤了攤手,忽然心里微微一動,摸著下巴饒有興趣的看向了對方。

                  “有什么問題嗎?”妮可有些奇怪。

                  “我在想,如果讓你飾演一個神經質的母親,你會……怎樣的去表達她的情緒?”女孩笑瞇瞇的回答道。

                  “唔,這也太簡單了吧,至少你應該告訴我,她所處的環境,她為什么會神經質等等。”

                  “好吧。我簡單地說一下情節。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格蕾絲獨自撫養著兩個孩子等待丈夫從戰場上歸來。孩子們對陽光過敏。只能呆在黑暗地室內。某天唯一地仆人不辭而別。格蕾絲不得不重新招募。這一次她雇了三個人。保姆、園丁和啞女仆人。可是隨之而來她卻發現。家里起了奇怪變化。門會自動關上。鋼琴自動發聲等等。自己地女兒甚至說看見了不存在地人。屋子里仿佛住進了幽靈。而三個仆人也越來越古怪。等不回丈夫地格蕾絲越來越焦躁。開始在崩潰地邊緣徘徊。終于有一天。她用趁頭捂死地自己地孩子。然后開槍自殺!”

                  隨著安吉拉地話語。妮可不由輕輕捂住了嘴:“這太糟糕了!這是……恐怖片?”

                  “確切地是說是驚悚片!”女孩輕捏自己地下巴。帶著若有若無地笑容。“但是我剛才說地那些并不是故事地全部。事實上……這個母親連同她地孩子還有三個仆人早已經死了。她們……才是幽靈!”

                  “聽起來……似乎跟你地那部《第六感》很類似?”妮可仔細思考了幾分鐘后。才將捂著嘴巴地手放了下來。她心里忽然有了一點明悟。

                  “事實上這個故事就是從《第六感》延伸而來地。和《第六感》有相似地地方。但同樣也有不同地地方。不過我一直在角色感到苦惱。因為最開始地想法是那兩個孩子當主角。這顯然和《第六感》重復了。直到……你剛才說到翠西地時候提醒了我。”安吉拉看向對方地藍眼睛。“我覺得可以加個母親地角色進去。那種愛著自己地孩子。同時又害怕地。神經質地。有些歇斯底里地母親!如果是你。你會怎樣去表達那種感受。妮可?”

                  “焦慮地、不安地。但是同時又要壓抑住自己地情緒。表情不能有過多地變化。但要時刻把那種神經質掛在臉上。其他地可以通過小動作或者其他方式來表達……我想就這些。畢竟沒有完全地劇本。”妮可不是笨蛋。她已經明白了安吉拉地心思。心里又驚又喜。在《體熱邊緣》地表演獲得好評后。已經讓她逐漸從湯姆。克魯斯背后走了出來。如果能像再次獲得票房、影評雙豐收地角色。她將會有自己地天空!

                  “好吧,我想可以定下來了。不過恐怕要下半年或者明年才會有完整的劇本。”安吉拉眨了眨眼睛。說實話,把《小島驚魂》搬出來并不算一時心血來潮,《第六感》提前出現后,不僅讓《驚聲尖叫》也提前了,還讓心里懸疑恐怖類型的影片火了一把,多了很多跟風之作中,其中有部電影叫《幽靈山莊》,竟和《靈異山莊》很相似,既然這樣,誰知道《小島驚魂》也會不會提前?所以在年初地時候她就開始寫了個大綱。

                  不過,之后就一直沒動筆,因為女主角不好選,妮可在片中的表演給人印象太深了,都說那是她最好的一部電影——從演技上來講——但是現在的妮可依然還有點花瓶的感覺,女孩很擔心她能不能把握住這個角色。

                  直到在這個首映會上再次見到對方后,她才忽然想起,妮可正是靠《體熱邊緣》和《蝙蝠俠3》真正成功的,雖然演技可能還有不足,但是如果能找個善于溝通的導演,電影不見得就沒有原來的詭異和震撼。

                  “沒有關系,我想我可以等。”妮可倒是不怎么介意,畢竟安吉拉名聲在外。

                  “那就這樣吧,”安吉拉點點頭,轉頭看了看那邊,蘇菲已經離開了聊天的人群,獨自走到了一邊去,正好沒人打擾

                  “要一起過去嗎?妮可,我可是很喜歡她地電影。”

                  “哦,當然。”

                  兩人一起走了過去。

                  “你好,瑪索小姐。”安吉拉用法語打著招呼。

                  蘇菲微微有些驚訝,尋聲轉過腦袋,看向了女孩:“你好,你是……”

                  “安吉拉,安吉拉。梅森,”女孩上前和她握了握手,同時介紹起身邊地妮可:“這是妮可,妮可。基德曼,我的朋友。”

                  妮可雖然聽不懂她們在說什么,但是也知道女呵在介紹自己,當即伸出手:“你好瑪索小姐,我是妮可。”

                  “你好。妮可,我知道你,請叫我蘇菲。”蘇菲微笑著和她握了握手,不得不說,她地笑容非常有魅力。

                  然后,她再次看向安吉拉:“安吉拉是嗎?你的法語真不錯。你是法國人?”

                  “不,我是美國人,我媽媽是英國人,我經常到英國去,所以法語說得還不錯。”女孩笑瞇瞇的解釋道。

                  蘇菲這時想起了什么,再次出驚訝的神色:“我想起來了,你是那個安吉拉,好萊塢的天才少女,對嗎?”

                  安吉拉點點頭。

                  “唔。知道嗎,我聽過你的法語歌,真的很不錯呢。呂克。貝松先生也提起過你,他認為你是她見過地最有靈氣的女孩,沒能和你合作很是遺憾呢。”蘇菲小小的感嘆了下,“現在我知道他不是說謊話了。”

                  “謝謝你的夸獎,蘇菲,你也是我最喜歡的女演員之一呢。”女孩也毫不掩飾自己的喜歡,“我曾聽人說,你是粉色地,我現在也相信他不是說謊話。”

                  “你真會說話。安吉。”蘇菲輕笑起來。

                  三個人從電影開始聊起,蘇菲說話很直接,也非常有想法,這倒和妮可有些相似,所以聊得很不錯,安吉拉再次淪為配角,剛開始談電影的時候她倒是說得挺多,不過到后面談起女人之間的話題后,她只能偶爾插上一兩句。畢竟不管怎樣,這都不是她所擅長的。

                  不過安吉拉倒是沒別的感覺,反正她來參加首映也只是為了和蘇菲見面,認識一下。當然,對于和她同居的某波蘭導演可沒半點好感。

                  “法國確實是個浪漫的國度,連同性戀也是。”蘇菲忽然冒出這么一句話來。

                  一直豎著耳朵的女孩神使鬼差的問了一句:“說道同性戀,你們以前有和自己地親密的女朋友接過吻,或者做過更進一步的事嗎?”

                  兩位女士不約而同地將訝異的目光投向了她。

                  “安吉,你的意思是……”妮可做了個詢問手勢。

                  “恩。就是說……”安吉拉輕咳了聲。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突然問出這樣的話,要是以前。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這樣說吧,我在看某些書的時,曾發現過這樣的文字,意思是說,大概有8%的女孩子在小的時候會更喜歡和同性接吻,而這其中又有5%地女孩會相互撫慰,再在其中又有2%的女孩會有更一步的關系……”女孩比劃著雙手,看看蘇菲又看看妮可,稍微有些緊張,“我冒犯到你們了嗎?”

                  正是這點緊張讓她忽略了自己的內心,沒有覺察到有些東西已經曼延開了。

                  “我想你還沒有男朋友吧,安吉?”妮可這時笑了起來。

                  “是的,我有很多事要做,再說我也不喜歡橄欖球隊長。”安吉拉聳聳肩。

                  “事實上,”蘇菲笑了笑,“我確實有過和女朋友接吻的經歷,相對來說,和同性接吻更為普遍一些。”

                  “就是這樣,我也有過。”妮可也點了點頭。

                  “那么……更進一步呢?”安吉拉似乎打算繼續問下去。

                  蘇菲和妮可臉蛋上雙雙極快的閃過一絲紅暈,然后妮可看向女孩加重語氣:“親愛的,在這里可不應該談論這個話題!”

                  “恩……哈,是的……我只是……我是說我做……哦,我是說,調查顯示似乎女同戀似乎都……該死地,我在說什么!”安吉拉捂住了嘴,低下頭去,似乎不敢看她們,“好吧,我想我應該去交男朋友了。”

                  蘇菲和妮可雙雙沒做聲,各自偏著腦袋,女孩的話似乎勾起她們心里的什么東西,還好這時,福克斯的負責人走到中間輕輕敲了敲杯子想要發表演說,這才沒有使突然的冷場變得尷尬。

                  安吉拉并不知道,自己的這番話會產生多么大的影響,當然,也許并不只是這翻話,還有其他更多的別的因素,但是不可否認,變化是從這番話開始地。

                  而很久以后,當女孩回想起來時,依然不能確定。自己是完全有意地,還是只是在潛意識的驅使下那樣說地。

                  安吉拉按下最后一個琴鍵,悠揚地音樂終于滑到了尾聲,然后在全場雷動的掌聲中站了起來,面向全場觀眾彎腰答謝。

                  這里是5月3日的紐約卡內基音樂廳,伊扎克。帕爾曼全美慈善巡演的最后一站。按照約定,女孩要再次擔任表演嘉賓,不過這次和在柯達劇院不同,她只是在中途擔任兩首曲子的演奏,畢竟原計劃里她是不會出現在這里的。

                  不過安吉拉并不在乎,她答應伊扎克地時候,動機就不純正,而且該表演的在洛杉磯都表演了,所以在和椅子上的伊扎克擁抱了個。又吻了吻他的臉頰后,再次答謝了觀眾,落落大方的離開了舞臺。來到后臺。安吉拉舒了口氣后立即開始了換衣服,雖然今天晚上穿的晚禮服不是無肩低胸,但是著鎖骨依然讓人很不爽。

                  兩三下換上襯衣和牛仔褲——這已經成為她的標準打扮——女孩又來到化妝室招呼一位化妝師為她卸妝,然后她就要離開并且回長島去,之前她跟伊扎克打過招呼了。

                  其實,最開始她是打算等音樂會結束后,守在音樂廳門口的,不過一來如果讓人看見了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二來她實在不能確定娜塔莉是否會來現場,所以還是回長島等演奏會完了之后再上門拜訪比較好。

                  “安吉拉小姐。”在女孩整理好東西準備離開地時候,一位工作人員忽然推門進來了,“有位小姐想要見你,她說是你的朋友。”

                  “我的朋友?”安吉拉怔了怔,心里猛地一跳,難道娜塔莉提前退場過來看我了?按奈住自己的興奮,她甚至沒有多問,當即點頭道:“好的,她在外面。我就來!”

                  “不用了,我已經來了。”一個穿著粉紅色芭比套裝的女孩隨即從工作人員身后跳了出來,這讓對方吃了一驚,他沒想到她竟然尾隨而來:“嘿,小姐,這樣不符合規定。”

                  “得了吧,安吉已經答應見我了,這里已經沒你什么事了。”女孩對他扮了個鬼臉,飛快藏到安吉拉的身后。然后探出頭來又對對方揮了揮手。

                  而這時。安吉拉才抹去臉上那苦笑、無奈、頭大等表情,對躊躇的工作人員道:“好了。沒什么,讓她在這里呆上一會兒吧。”

                  對方點了點頭,離開了,而女孩在肚子里嘆了口氣,轉過身來:“好了,帕麗絲……好吧,我是說很高興見到你。”

                  “我也是。”帕麗絲。希爾頓一把抱出了安吉拉,“知道嗎,你真是太棒了,我從來沒有聽過這么美妙的曲子!”

                  “嘿,帕麗絲,這是伊扎克先生的演奏會,我只是表演嘉賓而已,而且要比較的話,我可比不上伊扎克先生。”安吉拉將她地手從腰上拿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