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謝謝主人!”

                  菊奴蜷伏在小雄的腳前,任小雄用水在她身上沖洗。

                  第二天,劉秋菊回家看媽媽,正好鄰居許月蕓在她家。說到這個許月蕓的命是真夠苦的了,六歲上死了媽媽,八歲時候爸爸再婚,十一歲爸爸也死了,后娘不要她,爺爺奶奶把她接來,二十二歲出嫁,結婚不到一個月老公在建筑工地干活被上面掉下的一塊磚頭砸死,婆家人說她命硬克死了丈夫,把她趕回娘家。

                  這兩年別人給介紹了幾個對象,對于許月蕓的長相沒有看不中的,但是男方一聽她的情況都搖頭,她也就死心了,發誓在也不嫁人了,平時她和劉秋菊母女倆最談的來,劉秋菊的媽媽認她做干女兒。

                  自然兩個沒有丈夫的女人在一起,不面有時作些磨豆漿的事情。

                  劉秋菊對她從不隱瞞自己作舞女以及最近和小雄的事情。從媽媽房間出來后,兩人到劉秋菊的臥室。

                  許月蕓問:“你真的給他做性奴了?”

                  “是的!”

                  “天啊!都什么社會了,咋還有這樣的事情!”

                  “實際他對我很好!”

                  許月蕓笑道:“騷貨!還幫他說話!”

                  劉秋菊道:“別說我騷!你要跟他搞上啊,肯定比我還騷!還浪!”

                  許月蕓笑道:“你就瞎說!你說說看他跟別的男人有什么不同?”

                  劉秋菊嫵媚的笑道:“你不知道!他是天上的神,別的男人是地上的狗!沒法比啊!”

                  許月蕓笑道:“你瞎說吧?真的這么好?”

                  劉秋菊笑道:“我跟你說啊,我被小雄收養后才知道我以前是白活了!你不知道,現在有錢的女人流行收養男奴,有錢的男人收養女奴。他的雞巴有二十多公分長!又粗,塞的我陰道緊緊的舒服極了!那像我前夫,就九公分長一點沒有感覺!”

                  許月蕓道:“天啦!那么粗大!你怎么受得了?”

                  劉秋菊笑道:“開始是有一點受不了,可是現在你知道么?如果沒有小雄肏我可能無法活了。”

                  許月蕓笑道:“你成了他的俘虜了,還真像個性奴隸了!”

                  劉秋菊媚笑道:“你說的還不完全準確,我不但是他的性奴隸,而且他還是我的主人,我是他的一條騷母狗。”

                  許月蕓詫異道:“天!這么夸張啊?”

                  劉秋菊笑道:“你現在說我是在夸張,可是如果你跟他性交以后就會知道我說的一點也不錯,而且你比我年輕,感情比我還細膩吧?對性交的感覺也肯定比我還要強烈的多!你說你死去的老公雞巴有他大么?”

                  許月蕓羞道:“怎么可能呢?也就跟你老公一樣吧!”

                  劉秋菊笑道:“小雄的雞巴大是一回事,還有就是他的性交時間特別的長啊!體力恢復也特別快!”

                  許月蕓笑道:“那還有多長啊?”

                  劉秋菊媚笑道:“我前夫每次就能搞個幾分鐘,你家的呢?”

                  許月蕓笑道:“一樣啊!不就幾分鐘么?”

                  劉秋菊一臉陶醉的媚笑道:“你知道么?小雄有時候可以一口氣干一個多小時!”

                  許月蕓笑道:“不可能吧?他不累啊?”

                  劉秋菊媚笑道:“否則怎么說他與眾不同呢?而且還有許多性交的形式,花樣。”

                  許月蕓羞道:“性交不就那么回事么!哪有什么花樣啊?”

                  劉秋菊笑道:“假裝正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看的金瓶梅等等的古代艷書還少啦?還裝著什么都不知道!”

                  許月蕓笑道:“金瓶梅上面女人還喝男人的精液和尿!你也喝啊?”

                  劉秋菊伸出紅潤的舌頭媚笑道:“實話告訴你,我昨天還喝了他的精液還有尿!”

                  許月蕓詫異道:“你還真的是他的騷母狗啊!連他的尿都喝啊?”

                  劉秋菊媚笑道:“你知道什么啊?當你被他的性交一次次的徹底的送上那無比奇妙的性高潮的時候,當你被他弄得欲仙欲死的時候,你就會明白我為什么會這樣了。我是被他徹底的征服了!”

                  許月蕓笑道:“那你對他是經常的口交了?”

                  劉秋菊媚笑道:“是啊!他喜歡把大雞巴全部弄進我的嘴里!”

                  許月蕓詫異道:“不可能吧?那么大的大雞巴怎么會全部弄進你的喉嚨呢?不咽死你啊?”

                  劉秋菊笑道:“開始是真的不行啊!后來幾天一煉就慢慢可以進去了!小雄很喜歡抓著我的雙奶,一邊看大雞巴在我的喉嚨里抽動的樣子一邊狂弄!”

                  許月蕓笑道:“變態狂!你這樣被他干不難過啊?”

                  劉秋菊媚笑道:“你說呢?開始的時候,呼吸都難啊!后來就慢慢適應了,覺得那種窒息的感覺好爽!在我嘴里弄我也能得到真正的不同與陰道性高潮的高潮!”

                  許月蕓笑道:“你個賤母狗!真的拿你沒辦法!”

                  劉秋菊媚笑道:“你歲死老公弄不弄你肛門啊?”

                  許月蕓笑道:“他不干,說那臟!你呢?”

                  劉秋菊笑道:“我那死鬼一樣!也不干,不過小雄很喜歡弄女人的肛門,而且是特別喜歡反抓著女人的雙手,讓女人跪伏在床上或者沙發上,就像騎馬一樣的從后面弄肛門。”

                  許月蕓笑道:“他那么大雞巴,你的肛門能受的了啊?”

                  劉秋菊媚笑道:“怎么會受不了呢?當然跟弄陰道,嘴一樣,開始是真的不適應,受不了!太粗太長了!弄進肛門里,肛門都有一種要爆裂的感覺,漲痛的要死!不過幾天一干,現在我已經完全適應了。看著他在我后面騎馬般弄著我的肛門的雄姿,我真的感覺一種被主人征服的巨大的快感,肛門的漲痛慢慢變成了巨大的充實感!我幾乎每次都達到了性高潮,我癱瘓的時候,他就在我肛門里拔出雞巴,再塞在我的嘴里弄,直到在我的嘴里射精液為止!”

                  許月蕓笑道:“你也不怕臟啊?哈哈!反正你連他的尿都喝,也不怕了!”

                  劉秋菊媚笑道:“你不知道,小雄對女人的看法有他自己的一套!”

                  許月蕓笑道:“他怎么說?”

                  劉秋菊笑道:“他說美女天生就是給強壯的俊男干的,而一個強壯的俊男是很難找到的,所以一個強壯的俊男就應該同時擁有許多美女,因為現在美女是很多的!”

                  許月蕓笑道:“那這么說,別的男人和丑女就該死?”

                  劉秋菊笑道:“是的,他認為性交就應該是強壯的俊男和美女之間的高質量的性愛,而不是亂交!”

                  許月蕓笑道:“小雄才18歲吧?我都24了!”

                  劉秋菊笑道:“我不也三十多了!這個沒有關系的!小雄好像還很喜歡大一點的女人!他說每個年齡段的女人都有不同的韻味!會給他帶來不同的感覺!只要是真正的高質量的美女他都要!”

                  許月蕓笑道:“不會吧?難道他要是看上了一對美女母女,還都要啊?”

                  劉秋菊媚笑道:“你說對了!小雄還有個最大的愛好就是喜歡同時跟母女同床性交!”

                  許月蕓一聽詫異的笑道:“變態!要是都跟他懷孕了,他怎么辦?”

                  劉秋菊笑道:“就生下來,有什么關系!”

                  許月蕓笑道:“哈哈!那你就跟你媽一起跟他睡吧!生下孩子怎么叫啊?”

                  劉秋菊媚笑道:“那是肯定的!有機會我九讓他上我媽,咋樣姐姐給你介紹介紹,咋倆湊個伴?”

                  兩個人說的都有點心里發燒,欲火難耐,臉都紅了。劉秋菊起身告別了許月蕓,走時給了許月蕓兩張dvd光碟,就是自己和小雄的性交,還有小雄跟燕子母女性交的光碟。

                  許月蕓在劉秋菊走后回到家里洗了個澡,不知道為什么她沒有穿內衣,只是穿了一件睡衣就到了客廳。

                  沙發上坐下后,看著電視上面的黃碟。先放的是小雄跟燕子母女性交的光碟。許月蕓看著小雄粗大的雞巴,狂野的奸弄著這對母女的嘴,陰道和肛門,那在嘴里流溢的白色的精液,母女兩個被奸弄嘴和肛門時候發出的不知道是痛苦還是快樂的浪叫聲!看得許月蕓欲火如焚,她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入了浴衣里,使勁的揉捏著自己的一雙雪白豐滿的大奶,嘴里也發出了嗚嗚的悶叫聲。

                  看完這盤后她又放起了劉秋菊和小雄性交的帶子。當許月蕓看到小雄的大雞巴慢慢的弄進了劉秋菊嘴里,由于是劉秋菊仰著頭,所以可以清楚的看見那大雞巴在她的喉管里來回抽動的情形!許月蕓看得興奮極了,心怦怦直跳!忍不住手就摸到了陰部,開始扣挖自己的陰道和陰蒂,里面濕嗒嗒的,全是淫液!

                  她一邊嗚嗚的悶叫一邊扭動著雪白豐滿的肉體,張大了嘴看著帶子中小雄狂野的奸弄劉秋菊的各種樣子。

                  當她看見小雄抓住劉秋菊的雙手狠狠的奸弄她的肛門時,興奮的也扣挖自己的肛門。看著劉秋菊淫蕩的吞吃小雄的精液的浪樣,那最后的精液尾子在她舌頭上面拖了有一尺多長!最后還有劉秋菊跪在小雄的胯下張大了嘴接喝小雄的尿液的樣子。

                  就見小雄離開劉秋菊一點,粗大的雞巴對正劉秋菊張開的嘴,射出了尿。

                  劉秋菊一下喝一下喝的時候就必須閉嘴,這時候就見那尿液射了劉秋菊一臉的順著臉,脖子流到雪白豐滿的大奶上,淫蕩極了!射完后,劉秋菊喝完尿液,還騷浪的伸出紅潤的舌頭舔干凈了嘴邊和奶上的尿液,最后競跪伏在地上舔干了地上的尿液!

                  許月蕓看得是欲火如焚!軟倒在了沙發上!

                  第121章美麗的蕓奴

                  第二天上午,許月蕓到劉秋菊工作的“洪春酒樓”去找她,劉秋菊說:“我下午休息,你跟我去看看吧!姐不會熊你的!”

                  中午許月蕓就在“洪春酒樓”和劉秋菊一起吃的工作餐,然后劉秋菊就帶這許月蕓到小雄的小窩,看到裝修豪華的房子,也看到了小雄的品位。

                  劉秋菊說:“看得怎么樣?告訴你,昨天晚上我告訴了他你的事!他興奮的就在這客廳又干了我一次,想著你把我發泄了一次!還讓我喝了他的下床尿!”

                  “你真的要命啊!以前沒發現你那么騷啊?”

                  兩人真聊著,小雄回來了,一眼就看到了美麗的許月蕓,她身高165公分,身體豐盈性感,一對乳房豐滿的挺翹,雖然眼睛不大,但是有種說不出的嫵媚,她張的非常象電影演員苗圃。

                  小雄如此盯著許月蕓,許月蕓有點不知所措的低下了頭,心跳得讓她有點受不了。

                  菊奴沖小雄使了個眼神問:“主人,今天下午不用上學嗎?”

                  小雄說:“下午老師政治學習!我們最近上仔細,我嫌班了太亂,就回來了!”

                  小雄走近許月蕓伸手摟住了她柔軟發抖的身體,許月蕓想掙脫,但小雄的手勁太大,無法掙脫,而且她也不太想掙脫。許月蕓顫抖著聲音幾乎是呻吟著說道:“你要干么?”

                  小雄沒有說什么,而是一只手托起了許月蕓的下巴,然后低下頭吻住了那紅潤的有點顫抖的嘴唇。許月蕓被小雄吻住嘴唇感覺就像觸電一樣,開始扭了幾下頭悶哼了幾聲以示反抗,一會兒就放棄了,那強大的男性氣息和極瘋狂的吻讓她慢慢迷失了。

                  長這么大除了死去的老公,還沒被那個男人這么摟過親過。

                  她慢慢的張開了嘴,雙手也主動的摟住了小雄。小雄的舌頭滑的就像一條蛇一樣,深深的伸到許月蕓的嘴里,并且靈活的在里面攪著,轉著,與許月蕓的嫩舌頭攪在了一起。小雄一邊吻,一邊舌頭動,一邊還使勁的吸著。許月蕓就覺得仿佛舌頭要被小雄吸出去一樣,忙也反吸起來,并發出嗚嗚的悶哼聲。

                  當小雄松開口后,許月蕓仿佛全身癱軟了一樣,靠在了小雄的身上。她因為剛才吸氣不方便,所以現在還在大口的喘著氣。小雄拍了拍許月蕓的背說道:“你真的很美!我喜歡你!我要你成為我的女人!我的性奴隸!就跟菊奴一樣,你愿意么?”

                  許月蕓被小雄摟著,一股強大的男性氣息完全籠罩了她,她迷醉了,有些不知所措的點了頭。

                  小雄送開了她,走進衛生間洗澡去了,菊奴和許月蕓坐在沙發上。

                  菊奴先脫光了衣服,許月蕓也害羞的慢慢的脫光了衣服,露出一身雪白柔軟的肉體。

                  菊奴媚笑道:“小蕓啊!你這身材真的好極了!皮膚雪白,雙奶大而不拖,軟而不倒,妙啊!肌體柔嫩光滑,豐滿而不失苗條!美極了!”

                  許月蕓笑道:“你不比我還好啊!”

                  菊奴笑道:“我們是各有各的好,否則都一樣,小雄干么要搞我們兩個啊?”

                  許月蕓笑道:“馬上你先跟他干,我在邊上看看,我還真的有一點害怕!”

                  菊奴笑道:“我真的不知道你怕什么?過一會你看見他弄我的樣子,你恐怕會騷的要把我給趕走!說實話,就是嘴巴和肛門第一次不行,你要多鍛煉啊!在家也可以搞假的雞巴塞進去練啊!”

                  許月蕓笑道:“我自己怎么搞啊?你來幫我搞吧。”

                  菊奴媚笑道:“你個騷貨!我不弄死你!”

                  一會兒小雄走了出來。他走到了沙發邊上坐了下來。小雄很自然的摟住了許月蕓柔軟嫩滑的裸體,手也抓住了許月蕓的大奶。許月蕓就跟觸電了一樣,渾身軟如無骨,倒在了小雄的懷里。菊奴則跪在了小雄的胯下,雙手抓住小雄的大雞巴,嘴一張開始了對小雄的極淫蕩的口交。

                  就見那大雞巴在菊奴的嘴里出來進去一直到雞巴的根部,口水和淫液粘粘的在菊奴的嘴里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音。

                  菊奴一邊淫蕩的吸吮著大雞巴一邊媚笑著看著被小雄揉捏著雪白大奶的開始興奮的扭動肉體的許月蕓。

                  許月蕓身上被小雄摟著,大奶被揉捏著,她看著那巨大的雞巴在菊奴的嘴里快速的出來進去,興奮極了!

                  她慢慢的忘卻了害羞,雙手緊緊的抓住了小雄的身體,自己的雪白豐滿的肉體緊緊靠在小雄的身上扭動著,一邊還不由自主的發出了淫蕩的嗚嗚的呻吟聲。

                  菊奴騰出了一只手,伸到了許月蕓的那雙雪白修長圓潤的大腿中間。

                  許月蕓的陰毛很少,她分開了許月蕓的沾滿淫液的濕漉漉的陰毛,再分開了大小陰唇,先是中指弄進了許月蕓那不斷溢出淫液的陰道,扣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