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那個護士才十七八歲年紀,身材雖然惹火一流,可是艷媚的臉蛋還透著小女孩的一絲稚氣,她一絲不掛、雪白晶瑩的胴體緊緊地貼在小雄的身上,柔若無骨,吐氣如蘭,而小雄的拇指和食指正在她雪沃豐滿的肥臀下抽插著她的小屄和屁眼……

                  一個容貌稚嫩的小淫娃哪堪這花叢老手雙管齊下地撩撥、挑逗,她秀美嬌翹的小嘴不斷發出急促的喘息,嬌哼著,下身已是濕濡濡的。但見少女甜美的臉蛋上已是緋紅如霞,巍巍怒峙的飽滿酥胸上那一對嬌小可愛的乳頭,已充血勃起,直挺挺地豎立著…………韋盈盈此時俏麗的臉蛋上已經因為多次的性興奮,而明艷不可方物,她現在被拖到地上,兩手扶著圓幾,俏美的圓臀高高地挺起來,那健壯的男人正把他大的嚇人的大雞巴硬塞進韋盈盈那兩任男朋友都沒被允許進入過的小屁眼,把小屁眼上的菊紋撐得開開的,不知深淺地插弄著。

                  韋盈盈疼的高一聲低一聲地嬌啼,修長雪白的優美玉腿亂顫,十根羊蔥白玉般的纖纖素指也緊緊扣住茶幾邊沿,咬著嘴唇忍著痛苦,頭無力地垂下來,頭發凌亂,像個嬌艷的女鬼,被干得前仰后合……

                  當小雄把梅晶晶肏上了高潮后,雞巴從后面肏進了那個叫肖筱的護士屄縫里抽動時,聽到了一段令他興奮的對話。

                  原來小雄剛從梅晶晶的屄里把雞巴拔出來,就有個中年微胖的男人過來,扛起了梅晶晶的雙腿說:“晶晶,我來了!”

                  梅晶晶吃吃的淫笑道:“討厭你了!上次看到我都不理我!”

                  “還說呢?你這個小蕩婦,上次看到年輕人多,對我愛搭不稀理的,現在還倒打一耙!看我不肏爛你的小屄!”

                  “咯咯!好啊!有能耐你肏我一個小時,還怪我,記得年前在你的別墅里,你和你那個什么表弟龍……龍哥的,他酒喝多了,雞巴硬不起來,拿棍子痛我,肏!疼了我兩天!恨死你了!”

                  “千萬別這么說!小心隔墻有耳!他你可惹不起啊!他咱們鄰市黑社會老大許哥的結拜兄弟,我也是沒辦法啊,我在哪里有生意,不敢惹他們!”

                  “你才損呢!不敢惹他們,就讓我遭罪啊!”

                  “小寶貝兒,改天我給你補償!”

                  小雄聽到這里是又驚又喜,他接口問道:“這位老板,你說的那個許哥,是不是叫許天富?”

                  “哦!是李總啊!就是那個許天富!心狠手辣,聽說還販毒呢!”

                  “你可得小心他啊!”

                  “沒有辦法啊!咱們買賣人不敢惹啊!他在當地公安局都有人!”

                  “哦?這么厲害啊?”

                  “這不昨天凌晨三點鐘又跑我這來了,一大幫人還帶了一男一女,那個男的受傷,那個女的一絲不掛的裹在被單里。不知道為什么!把我攆出來,說要借我的別墅住幾天!”

                  “你怎么不報案呢?”

                  “我靠,借我倆膽也不敢啊!”

                  小雄此刻懷疑那個女的是大姐,“那女的張的什么樣?”

                  “我哪敢看啊!”

                  “好了你們倆,咋回事,對我倆沒興趣啊?哪有你們這樣的邊肏屄邊聊天的?太不尊重我們了吧?”

                  梅晶晶撅著嘴嚷道。

                  “好,好,好!不聊了,專心肏屄!李總,我們改天在聊!”

                  “好,老板,貴姓?”

                  “別介!我跟你比酸啥老板啊?我姓彭,叫彭啟明,大伙都叫老彭,你也這么叫吧!”

                  “好!老彭,也別李總李總的叫,我總是小輩,就叫我小李吧!”

                  “呵呵,小老弟是個爽快人,好,改天我請你吃飯!”

                  “好好好,但是我買單!還有,老彭,你的別墅在什么地方,改天我去參觀參觀!”

                  “沒有問題,就在離這一站路的鵬程山莊,12號別墅!”

                  小雄匆匆忙忙的把肖筱肏到了高潮,穿上衣服出來找譚靖,被尹文麗拉住,“你到哪去了?我到處找你!”

                  “怎么,麗姐想我肏了?”

                  小雄嬉皮笑臉的說。

                  “你別說,真想了,倒霉的是我大姨媽來了,要不你肏我屁眼吧!”

                  “我從來不做那種只顧自己舒服不顧女人的事情!”

                  “算你知道疼姐姐,你要的人我給你請來了,就在后院泳池邊上!”

                  “我……突然有點事……”

                  “你不好這樣啊,我費了好大勁才請來的!雖說我管她叫表姨,要是忽悠她,也照樣跟我翻臉的!”

                  “嗯……好吧!我打個電話……”

                  小雄給清姐打了一個電話,讓清姐馬上回來,清姐說:“我在路上了,我才得到消息,三個警察死了一個,是歲數大的那個,尸體找到了,另外一個男的受了槍傷,你大姐沒事,可能被強奸了,我以前的一個獄友現在給一個大哥當情婦,她告訴我說,這伙人可能躲到咱們市去了!”

                  “你馬上到鵬程山莊12號看看!我剛得到消息,我姐和鐵輝可能在那里!”

                  “好,雄哥,我直接就過去,還有,你先別報警,等我到了之后看情況在通知你!”

                  “ok!”

                  小雄跟著尹文麗從別墅的后門來到泳池邊,看到一個艷麗的婦人坐在石凳上喝著美酒。

                  當美娟再次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好像處在一個地下室里。她的四肢被捆綁著躺在一個席夢思墊子上。

                  面前有一張桌子和四把椅子,一個面孔陰沉的漢子正冷冷的看著她,“怎么樣?李警官,睡的還好嗎?”

                  “這是哪里?我的搭檔呢?”

                  “這是哪里?呵呵,這是天堂也是地獄,你的搭檔沒有事,你放心,我沒有殺他!”

                  他身邊就是那個胖子,胖子討好的說:“龍哥,這小娘們真不錯!那小屄賊香!”

                  “是嗎?”

                  龍哥舌頭在嘴角舔了舔說,“這么漂亮的女警官殺了多可惜啊!大哥,太沒有眼光了,那個男警官留著做人質,這個女的留著訓練訓練肯定是個不錯的性奴!”

                  “作夢吧!”

                  美娟咬牙切齒的說。

                  龍哥已在她的身前蹲了下來,龍哥伸出手,想要去摸女警官那白皙如玉的赤足。就當他的手碰到美娟的玉腳的那一剎那,女警官條件反射地曲起了腿,避開了男人的手,同時轉過了頭來。只見男人的臉上滿是淫邪之意。

                  龍哥雖然一出手沒能抓住美娟的腳,但還是握住了綁住她雙腳的繩索。她的雙腳之間原有一尺的活動空間,此時繩索被收起,雙腳就完全并攏,沒有絲毫動彈的余地。

                  龍哥一把將女警官那雙纖秀的玉腳抓住,左手捏著她的右腳腳掌,右手則玩弄著她左腳的腳趾。

                  龍哥說道:“李警官,你這雙腳可真好看。我見過的女人多了,臉蛋不比你差的有的是,但是卻沒有哪個有你這么好看的腳。”

                  美娟身為重案組的女警官,卻被歹徒肆意地玩弄凌辱著自己赤裸的雙腳,只覺得極度的羞恥。但想到相對于自己被輪奸,這不算什么。

                  女警官的臉部表情依然鎮定,冷哼了一聲,道:“拿開你的臟手。”

                  龍哥淫笑道:“李警官,昨晚你的奶頭都被我摸了個夠,現在還怕我摸你的腳么?哈哈哈哈。”

                  說著,他放開了美娟的雙腳,蹲著向前跨了一步,騎在了她的身上,扳著她那如同象牙雕琢而成的肩頭,強迫她仰面朝天平躺在床墊上。

                  龍哥一邊淫笑著,一邊解開了褲子的拉鏈,露出了已經挺起的生殖器。他雙手分別拽住了女警官那充滿彈性的雙乳,微微向兩側一分,隨后將自己生殖器放在了她那陷入的乳溝之中,雙手又扳著女警官的雙乳向內側擠壓,靠她那尖挺的雙乳將自己的生殖器夾住。

                  龍哥說道:“聽說你下面那兩個地方已經被阿生他們肏了好幾次了,那我就換個花樣玩玩。”

                  說完,他雙手狠狠地拽著女警官的一雙玉乳,前后抽動著自己的雞巴,同時雙手有節奏地向內側擠壓著。美娟那柔軟的雙乳頓時被揉捏成了各種形狀,她只看到男人的雞巴不斷地從挺拔的雙峰間突出而又縮回,反復不斷。

                  龍哥的雙手除了擠壓女警官那尖挺的乳峰之外,還不斷地用手指掐著她的胸尖。美娟只覺得劇烈的刺激從胸部傳來,必須集中精力才能抵御,但兩顆紅寶石般的乳頭還是變得堅硬了起來。

                  她緊咬著牙關,一邊抵御著乳頭被挑逗所造成的生理上的性刺激,一邊忍受著極為強烈的羞恥感。

                  漸漸地,龍哥雙手擠壓美娟雙乳的動作越來越猛烈,雞巴的前后抽動也變得更為迅速。美娟只覺得一陣陣刺痛感從胸部傳來,雖然強忍著,但還是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

                  “哦……”

                  龍哥發出了一聲長長的贊嘆,大量的精液自雞巴射出,流淌在了美娟的乳溝中和頸項上。

                  當他的雙手離開女警官的酥胸之時,充滿彈性的玉乳瞬間恢復了尖挺的形狀,上面多了幾道淡淡的淤痕。

                  龍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穿著,松開了女警官雙腳上原先被繞起的繩索,道:“胖子,把她的身子清理一下。”

                  胖子拎來了一桶水,用毛巾蘸著水仔細的給毛巾擦拭身體,一邊擦拭一邊在毛巾的裸體上站著便宜,嘴里說:“李警官,只要你乖乖的聽話,你就會少點痛苦!”

                  “呸!畜生!”

                  “哦,美人的口水都這么香!”

                  第258章春藥迷玉女

                  龍哥一揮手,只見一名手下走到一邊的桌子旁,拿起一個注射器,先后從三個藥瓶中將藥劑吸入了注射筒中。隨即注射器就被遞到了龍哥的手上。

                  美娟靈秀的雙眼中閃過了恐懼的神色,被捆綁住的身體不斷地扭動掙扎了起來,但眼看著針尖不斷地接近自己的手臂,卻絲毫無法擺脫即將到來的厄運。

                  “住手!不要……”

                  圓潤的肩頭被死死地按住,注射器沒入了雪白的手臂之中。隨著龍哥拇指的推進,無色的液體漸漸地注入了女警官的體內,即使是美娟這樣的精銳女警官,此時雙目中也充滿了恐懼,驚呼起來。

                  原本滿滿的注射筒中的液體很快被注入了美娟的體內。龍哥拔出了注射器,滿臉淫笑地注視著這個被捆綁著的女警官。看到男人的表情,美娟那清秀的臉龐上不禁顯現出了慌張的神色。

                  她當然也在猜測這液體是什么,一種可能性是毒品。毒品雖然可怕,美娟卻對自己的毅力和堅忍抱有希望。她害怕是另外一種東西。

                  龍哥向手下揮了揮手,道:“可以了,我們過一會兒再來。把李警官放下來,給她點活動空間吧。”

                  歹徒們涌上前,去解開捆綁在美娟雙手雙腳上的繩索。

                  女警官趁機掙扎著,想要尋找脫身的機會,但歹徒們知道她的厲害,已事先將她的手腕和腳踝都牢牢地按住。幾個男人的力量當然遠遠勝過了美娟,使得武藝不錯的女警官絲毫無法反抗。

                  美娟的身體被男人們翻轉了過來,變成了俯臥在床上的姿勢,一部分歹徒將女警官赤裸的肩頭、腰部、大腿和腳踝都按住,剩下的則將她的雙臂強行扭到了背后,一道繩索繞過了她的脖子,越過了肩頭轉向腋下,繞著她的手臂,將她五花大綁了起來。

                  捆綁完畢之后,歹徒們才放開了她。雖然龍哥的命令是給她點活動空間,但女警官的武藝實在太強,讓她的雙腿有活動的余地就足夠了,捆綁住上身還是必須的。完成之后,歹徒們隨著龍哥走出了刑房。

                  龍哥最后留下的話是:“李警官,現在給幾分鐘讓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們回頭見!”

                  “呃……啊……呃……啊……”

                  當龍哥再次走進地下室的時候,只見漂亮的女警官赤裸的身體不住地翻滾扭動著,兩條優美的玉腿不停地摩擦著,一雙纖秀的玉腳已繃成弓形。她的口中發出了帶著一分淫蕩的含糊的呻吟聲,顯然已經處在了崩潰的邊緣。

                  美娟并沒有猜錯,龍哥給她注射的不是毒品,而是烈性的催情劑。就當歹徒們離開地下室的一瞬間,她就感到下身變得奇癢無比,體內一股熱流涌起,呼吸隨即變得急促了起來。

                  藥力很快就發揮了作用,被捆綁的女警官扭動著赤裸的身體,宣泄著不斷升起的欲望。一波波的快感沖擊著她的腦海,她從床墊上滾落到了地面上,只能通過雙腿的摩擦緩解著陰部的奇癢。

                  此時,龍哥已能看見,女警官雙腿間已經濕淋淋的一片,俊美的臉龐上,那原本剛毅的表情中已經帶著三分屈辱。

                  龍哥道:“李警官,你應該知道我給你注射的是什么吧!我知道你性格貞潔不好對付,所以我特意把三種藥混在了一起。發情的滋味如何?你還能挺多久呢?”

                  美娟呻吟著道:“呃……你…你竟然用這種……呃……這種卑鄙的手段!呃……啊……”

                  說著,美娟用自己堅定的毅力,強忍體內欲望的煎熬,將精力集中起來,赤裸的雙腳在地上一蹬,依靠腰腹的力量將身體豎直,便從地上爬了起來。

                  龍哥沒料到這個赤身裸體、被捆綁上身且已處于崩潰邊緣的女警官居然還有能力站起,不禁吃了一驚。

                  美娟雖然被催情劑折磨得幾近崩潰,但此時用盡僅存的力量,作最后的一搏。

                  在龍哥吃驚的瞬間,女警官左腿已然揚起,直踢他的前胸,動作迅疾凌厲。

                  龍哥只見眼前一條曲線優美的玉腿晃過,一只纖秀的赤腳直撲胸前,連忙向后退去,同時伸手一架。不料才將美娟的左腿架開,她的右腿再度揚起,直襲而來。女警官那兩條美妙絕倫的赤裸的玉腿此時成了致命的武器,連環踢出,令龍哥膽寒。

                  其實女警官雖然武藝不錯,但上身被五花大綁,雙臂既不能出擊,又不能借以維持身體的平衡,一雙柔軟的玉腳又赤裸著,根本不足以造成有效的殺傷,更何況體內還受著催情劑藥力的折磨。以美娟現在的狀態,面對龍哥這樣身手不弱的敵人,實際并不能占到上風。

                  但龍哥猝然受襲,哪里還想得到即使讓女警官的光腳踢到自己的身上也不足以造成嚴重的打擊。這樣就變成了直接和美娟那出神入化的腿上功夫較量,頓時就陷入了手忙腳亂的困境。

                  龍哥接連架開了女警官的連環四腳,已向后退了三步,眼看對方第五腳沒有踢出,方才站定,不料小腹部驟然遭到了一下重擊。原來美娟自然知道自己光著腳根本無法踢傷對方,前面這幾下只是虛的,她一落地,就用右膝猛地撞在了龍哥的腹部,痛得男人一聲慘叫,摔倒在了地上。

                  美娟想要跨上一步,只要用膝蓋壓住龍哥的咽喉,就能格斃這個犯罪團伙的二首領,如果群龍無首,自己就有脫身的機會。

                  不料她的腿才邁出,就覺得雙腳一軟,由于先前將精力集中于擊倒龍哥之上,沒有壓制體內催情劑所造成的反應,此時陰部的奇癢、體內的熱流和欲望完全失去了控制,一起襲來。

                  “呃……啊……呃……”

                  赤裸的女警官隨即摔倒在了地上,用力地摩擦著雙腿,想要控制住這種可怕的感覺,卻根本不知該如何是好。她呻吟著,雙腳踢蹬著,宣泄著一波又一波沖向腦海的欲望和快感,抵御著來自體內的最大的敵人,根本無暇顧及被打倒在一邊的龍哥。

                  才幾分鐘過去,美娟卻覺得時間長達幾小時,她的情況沒有任何的改善。突然,她只覺得頭部一痛,自己的秀發已被人一把拽住。剛才還痛得抱住自己肚子的龍哥,此時已經緩了過來。

                  龍哥一手抓著女警官的秀發,另一手攬著她纖細的玉腰將她抱起,向墻上一摔。她那白玉般的裸體被重重地撞在了墻上,隨即摔倒在地。龍哥淫笑著踏上前去,再度抓著美娟的秀發,把她的身子提了起來,猛地一拳打在了她的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