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械悴煌8詹拍闥檔幕叭夢腋閫耍次液湍鬩謊竊諏蛋淖刺小N矣泄磺宓吶笥眩衷誆諾諞淮握嬲牧蛋N頤橇蛋D鞘嵌嗝疵覽齙氖攏蹩贍蓯腔凳履兀俊

                  「吉米,吉米,真的嗎?你沒騙我?我以為你不相信戀愛。」她在我肩膀上又哭起來,不住吻我的臉,叫我的名字。

                  「媽,別哭!應該快樂才對。我從前不相信,也不懂戀愛,你讓我懂得了。

                  媽,我愛你。不單是兒子愛媽媽的愛,而是男女的愛。以后,你就是我的戀人,我的女人了。」

                  「吉米,我也愛你,我以為你會看不起我。」

                  「媽,記住,你是我的媽媽,永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老實說,我的心情從未試過這樣的激動,只有初次插進她小貓里時的激情,可以和這一刻比擬。她吻過來,我吻過去,但吻的滋味不一樣。我們吻得熾熾焰焰,如癡如醉之際,倏地,激動化為柔情,彌漫在我們之間。消魂的情欲如水漫遍我全身。我想,我升到天堂去了。

                  我們吻著的時候,她兩手捧著我的臉,撫遍我的臉,愛撫著我。她乳房柔滑的肌膚和挺立的兩顆乳頭也愛撫著我的胸膛。我相信,在這愛欲高漲之中際,我們最應該做個熱辣辣的愛,如果不是……門鈴響了又響,他媽的那送薄餅的小廝來到門前了。

                  太不巧了,我想和老媽現在就做愛,如果不是去他的那個送薄餅的小廝不住按門鈴,我們不愿意停下來。

                  雖不情愿,也要打斷了我們的熱吻。媽媽很快就平復了心情,要知道她那一番話是要付出多大的心力才可以說出來。

                  「我猜,我們到底都要吃些東西了。」她對我笑著說。

                  「媽,你去開門好嗎?」我開玩笑地說。

                  「我不介意,尤其是來人如果是個俊俏男孩的話。今晚是母親之夜,我寧可留在床上,看看你怎么把這個勃起的東西藏起來。」

                  「我不會把它藏起來。我穿上孖煙囪就可以見人了。」

                  那昂然挺拔的東西,在松身的褲襠里,搭起的小帳蓬,媽看見了,搖搖頭,暗暗地笑。

                  我把薄餅帶進睡房。媽起床,想披件衣服在身上。恐怕是我臥房太凌亂了,王老五不愛收拾,她的衣服給我丟到不知哪里去。她要我幫忙,說:「快給些什么我穿,我不想光著身子吃飯。」

                  她不想,但我想。不過,我尊重老媽,隨手給她一件襯衣。我們坐在床上,吃著我吃過最好味道的薄餅。吃過薄餅,我們心情很好,可以說些玩笑,我就問老媽何以會去買丁字褲。

                  「女人是很現實的,發現競爭原來相當激烈的時候,會做些手腳。」她語帶挑逗。

                  我故作不明,問她意思是什么。

                  「還需要我說嗎?你有那么多女孩子追求你。」

                  「媽啊,你又來了。」我說。

                  「傻孩子,我只不過說說笑吧。我以為你和你爸爸一樣,對我穿什么內褲其實沒有多大興趣。今次之后,我明白了。等著瞧,好戲陸續有來。」她答道。

                  「媽,你買了幾多條?」

                  「我買了幾條丁字背,幾條G弦。」她笑語說。

                  她轉身向著我,說:「你說我穿得好看,我就相信我好看。」

                  「媽,你穿什么都好看。我不會勉強你,做你愿意做的事吧。」

                  「我只想討你喜歡。只要叫你高興,我就愿意做。」

                  她看看鐘,十一點半了。

                  「我要走了。太晚了。」

                  「不用擔心。我開車送你回去。」

                  原本我們可以多做一個愛,吃過薄餅再談一會兒,已沒時間了。離開之前,老媽吩咐我對老爸怎樣說。我們去過哪一家餐廳,吃過什么菜色,喝過什么,等等。我告訴她,一下次要帶她去一些有情調的館子,過一個浪漫的晚上。

                  十分鐘之后,我們穿戴好了,出門時,老媽建議不要開車,要我陪她走路回家。

                  「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對她說。

                  我們一路同行。她的表現像個小女孩,不住地笑,看著我。她牽著我的手,回到她家門口才松開。

                  她開門時,問我,要不要進去。

                  「進來,和爸爸說聲晚安。」

                  她要我這樣做我就依她。

                  進去了,才發現燈和電視都關掉了。

                  「他可能睡了。」我說。

                  她登上樓上,到他們的臥室去看看他。她下來的時候,說:「你說得對,他在床上了。」

                  我們在客廳里彼此相看,忽然,在彼此的眼神里發現大家都有一個相同的想法。

                  「不要吧!」我正要開口。她用手掩住我的嘴巴,說:「噓。」她拉著我的手,帶我進廚房去,要我坐在一張椅子上,她坐在我膝上。

                  「媽,我們不能在這里。」我說。但她不許我說下去。

                  她坐在我上面,撫觸我的頭發,她的聲調低沉,卻最挑逗,說:「我還未和我的小男孩說晚安。是嗎?」

                  「媽啊,我覺得這樣不好。」

                  「你啊,遲些就會感謝我了。你不知道你爸爸睡著了就像頭死豬一樣嗎?」

                  她的吻覆蓋著我的臉,挑逗著我。

                  她拉下裙子的肩帶,雙乳就亮在我面前。誰看見了眼前這一雙如此性感的裸乳,都會無法抗拒誘惑。我禁不住吻下去,吸吮送過來的乳頭。她喘息著,呻吟著,她的氣息噴在我面上。她的氣味令我神魂顛倒。

                  我不住地愛撫她的背,她悄悄地呻吟,響應我的撫觸。我的手從她背脊向下游,在裙底下找到她的臀兒,是光溜溜的。

                  「你的丁字背(內褲)在哪里?」

                  「留在你家里。你把它糟蹋了,浸透了你的精液。回去記得替我洗干凈。我還有一條在房里,要不要我穿上新的和你做愛?」

                  我哪里等得及,雞巴快要爆炸了!我掀起她的長裙,就開弓上馬。她卻站起來,說:「你別弄得太隨便。」

                  我不明白她所謂「太隨便」的意思,不過她很快以行動來說明。她蹲下來,分開我的腿,以極為誘惑的手勢拉開褲鏈,解開褲頭紐扣,把褲子連孖煙囪一起拉下來。

                  她拿起我的陰囊在她柔軟的手里,把玩著,輕輕地搓。然后低下頭,吻我的雞巴,從根部吻上去,最后把龜頭含在嘴里,像吃棒冰般舔。她的大嘴巴能把我的雞巴全根含住,她正是這樣替我做,和我玩「深喉」。口技一向不太熟練的老媽,竟會弄這玩意。她小心翼翼地做,每次把我的雞巴吐出來,她都以誘惑的眼神看著我,然后又把它吞進去。

                  在老媽的嘴巴射了兩次精,每次隔十分鐘。她含著我的精液,咕嚕咕嚕的聲音,和她的乳房和我的大腿磨擦的感覺,叫我消魂極了。

                  我附在她耳邊告訴她,媽啊我要射了的時候,她就把我的雞巴吞進嘴巴里。

                  我要將高潮涌至那無窮的快感逼擋在唇齒之間。勁射之后,在她嘴角看不見精液點滴。她都咕嚕咕嚕吞進肚子里去。

                  她面露笑容,對我說:「你今晚咸味特濃,可能是吃了薄餅。」

                  她站起來,拿了杯水喝。我走到她身后,環抱著她,兩手蓋著她的乳房,說道:「你真棒。最會做愛。」我說完。她轉過身來,又和我接起吻來。

                  五分鐘之后,我在回家的路上,步子輕快,像飄在云端。滿腦子轉來轉去是今天的美妙回憶,而我確定了一件事,就是:我在戀愛中。

                  (八)把臂同游

                  我們第一次外出旅游,簡直是其樂無窮。我等待著時機來到,一有適合的地方和時間,我就抓住。

                  大約在二千零三年的十二月二十至二十二日。我不想說得太準確。去的城市是歐洲歷史最悠久的,而且最浪漫的地方。

                  我安排好一切,禮拜五早上就起飛。像上一次出差一樣,我把所有的客戶都約在第一天見面。

                  我訂了一間套房,替媽約了個導游,帶她到城里四處觀光。

                  一切安排妥當,我就出發辦事。回到我們在酒店的房間時,已是深夜。她在房里等我,身穿長身緞子睡袍,靠在床頭,搜尋電視頻道上的節目。

                  這一刻,我回來了。她看見我回來了,臉色一亮。我進去,坐在床上,問候一番:「今天好玩嗎?」

                  「太好了。」她答道。

                  「媽,對不起,丟下你一個人。」

                  「一切安排都很好。」

                  于是,她將看過的地方,做過的事,和喜歡這個城市的什么景色,都給我說一遍。

                  「媽,我來過幾次,你去的地方比我還要多。」

                  她問我工作順利嗎?我說:「公事都辦完了。不過,抱歉,實在太累了,可能我會沒力量和你做愛。」這是我第一次會擔心沒有精力和老媽做愛,她不是那個萍水相逢的女人,她是我最愛的人,和她上床要全力以赴。如果我體力不夠,不能保持做愛的水平,怕會叫她失望。

                  她笑著對我說,不能做愛不要緊,最要緊的是我能夠陪著她。她說,她為我安排了一切,叫我不用擔心,然后開始替我脫衣。

                  我以為她想和我做愛,提出異議,說明天好嗎?但她說,放心,一切交給她來辦,她會打點一切。她把我的衣服脫下,拉著我的手,帶我進去浴室。我明白她的心意了。

                  浴缸注滿了熱水,她放了些什么東西在水里,散放出來的氣味令人覺得很舒暢,全身都松馳了。她把燈光調暗了,播了些輕音樂,就來到浴缸前。

                  她很懂得我的心,知道我喜歡看她脫衣,就讓我看她像作秀似的把睡袍慢慢地脫,(這是在這里著名的睡衣專賣店買的,很名貴,用我給她的錢買,穿來給我看。)她站在我面前,全身已裸露,叫我移開身子讓開給她進來。空間不是問題,浴缸夠大,三個人坐在里面都夠地方。

                  我很少描述她的小貓兒,我并不是不喜愛它。而是老媽認為女人的私處是個很臟,很丑的地方,沒有必要不會讓我翻開來看。所以她替我吹簫的技術雖然日有進步,自己卻很不甚情愿給我舔她的小屄。

                  不過,我坐在浴缸里,她提起腿跨進來,給我看見金黃的恥毛之下,是個迷死人的小貓兒。她的恥毛已重新長出來,卷曲但并不濃密。

                  我們終于都坐下來了,她坐在我后面(所以要我讓開),張開兩腿,讓我背靠著她柔軟的乳房躺下。她問我這樣舒服嗎?我說,靠著母親赤裸的胸脯躺著,再舒服不過了。她開始緩緩地愛撫我的身體,按摩我的肩,最后,給我洗澡,用她的手,從頭,到腳,到雞巴,都給我仔細地洗。

                  我無法形容我的感受,老媽替我洗這個澡叫我渾身都充滿性欲,同時又是那么純潔。有一陣子,實在太舒服了,差點睡著了,特別是當她替我洗頭的時候。

                  但老媽很聰明,總會用些方法打擾我,叫我醒著。她按摩我的肩時,在我的頸上和面頰落下幾個吻。她重復告訴我她今天做了些什么,和等候著我回來。

                  她替我洗身時,不住用她性感的聲音,叫我的名字,叫我做心肝,親兒子,等等……

                  洗過澡之后,她自己披了塊天鵝絨披肩,卻替我用毛巾從頭到腳擦干。之后她跪在我面前,捉住我的雞巴,吻我的龜頭。然后,她站起來,和我上床去。披肩滑下,露出雪白的肩背,臥在我懷里。她一雙乳房擱在我胸膛,她的氣息吹在我頸上。她問我,喜歡她這樣服待我嗎?我說,那是像皇帝般的享受,謝謝她。

                  她說,好戲在后頭。我說,真的嗎?她說,一切交給她去做,我只需要做一件事,就是好好地享受。

                  她開始吻我的臉,告訴我她如此這般的愛我,她想令我們都開心。她吻遍我全身,趴下來,吻我的雞巴,陰囊,和乳頭,身上每一寸都吻過。平時,我早已怒勃起來,但那時卻是「微軟」,起不了。她把我的雞巴含在嘴里,舒展兩臂,用她柔軟的雙手愛撫的胸膛。她忽然在我的乳頭擰了一下,我的雞巴終于漸漸升起來了。

                  她繼續地愛撫,我的雞巴繼續地脹大,直至它夠硬了,才用雙手捧住我的陰囊,吹啊吹,舔啊舔,終于硬度十足,達到她的要求,才吐出來。對我說:「你現在不是已經充滿力量嗎?」她說著,就爬起來,跨坐在我的大腿和胯骨之間,把臀兒移前,她的小貓兒找到我的雞巴,一口就噙住,一寸一寸地吞進去。

                  我想頂一頂,讓雞巴深入一點。老媽說,不要太用力,不要插得太深。讓她來,她會令我們都很爽,很舒服。

                  太舒服了!

                  我就讓她騎著我,上下顫動,左右搖動。她的乳房如波浪起伏,金發揚起,拂拭她陶醉的臉。我扶住她的腰肢,她搭住我的胳臂,做了一個持久,細膩,旖旎兼而有之的愛。我看見她一臉滿足,泰然,枕在我肩頭,一對乳房粘貼在我胸膛。我馬上睡著了,那就是很多人夢寐以求,卻求之不得的「溫柔鄉」。

                  老媽把我吻醒,滿室是濃濃的咖啡的芳香。我們在床上共進早餐,發現老媽一早就起床,穿了一條滾蕾絲內褲,上身套上我的襯衣。一個女人和你做過愛之后,自已穿上你的襯衣,就是一個記號:表示她完全是你的女人。她只扣上中間的一粒紐扣,在衣襟掩映之間,深深的乳溝是任讓我看的。

                  我把她右邊的乳房掏出來,喝一口咖啡,吮一下老媽的乳房。她把我推開,說,你的襯衣沾了咖啡漬很難洗。我就以此為借口,把襯衣的紐扣都解開,分開衣襟,把兩顆乳頭都袒裎。

                  老媽這兩顆乳頭,其中一顆略向外斜,我現在才發現。我仔細地看,仔細地摸,它們就鼓起來,就看不見分別了。

                  「媽,我現在才發覺,為什么你有一顆乳蒂向外斜?」我問過她。

                  「是嗎?我沒注意到。是不是嫌棄我身材不夠好?」她連忙把衣襟合起來。

                  「不要想到別的地方去。只是好奇。從前是不是這樣子?」

                  她肯定地說,從前不是這樣的,生來不是這樣的,可能是哺乳或者年齡的關系。我加上一句,可能是近來我吻得多了。我再次撥開她的衣襟,把她的乳頭含在嘴里,一邊吻,一邊擠乳房。

                  她的乳頭堅硬,脹大如彈子,乳暈給我的津液潤澤而明艷起來。媽見我有如生龍活虎,對她又有興趣,就樂了,就裁在我懷里。我不浪費時光,馬上撥開她雙腿,把她壓倒在床上,吻遍她全身。她對我說,她受不了。于是我撥開她的褲襠,翻開她的小屄,一推就進到她里面去。

                  她用那緊緊的小屄一收一放,擠壓我的雞巴。在那溫暖濕潤的陰道里,我的雞巴舒暢極了。每分鐘都是極品的享受,難分難舍,雙雙到了高潮。

                  之后,我們又再做了一個愛,她騎在我上面那一個姿勢,然后共浴。又是到城里去把臂同游的時候了。

                  這一天過得十分充實。我們無拘無束地手拉著手,親昵同行,不會怕有熟人看見。我看見老媽快樂透了,我也快樂。我們訪尋名勝古跡,拍照留念。我告訴老媽,我們會有一本只屬于我們兩個的相簿,把我們甜蜜的回憶留在那里,媽要去導游小姐介紹的購物街,在那里瘋狂購物,給家里每個人都買了禮物。累了,就在路邊咖啡座歇一歇,冬日的太陽和煦溫暖。

                  那里坐著的都是一對對的年青戀人,在街頭不時接吻。我和老媽,也隨著他們,做年青人愛做的事。下午五時許,太陽西下,回去酒店。沖個澡,小睡一會兒,已是晚上八時。起來,穿衣出外,過我們的夜生活。

                  我們上了個很有氣派的餐廳,再在城里逛夜市。圣誕快來了,街頭掛上了燈飾,人頭涌涌,一片節日氣氛。在街頭流連到午夜,才回酒店。在酒店的酒吧喝了杯雞尾酒。回到我們的套房。

                  她心情很好,看樣子想和我玩些把戲,叫我先去洗個澡,因為她要做點事。

                  我不明所以,但聽她的話獨自沖了個澡,然后上床。她去洗澡時,告訴我等她一等,不要自己「搞掂」(打手槍)。我當然不會。

                  四十分鐘之后,她出來了,穿上紫色透視睡袍,和配襯的G弦內褲。她太性感了,我的雞巴實時反應,馬上肅立。

                  她問我喜歡她穿上的嗎?我揭開床單,看看雞巴,也讓她看看。她笑了,就伏在我身上,和我熱烈地吻著。我要承認,在我從前眾多女朋友之中,老媽最善吻。

                  她一向是個善吻的人,除了那個晚上我初次吻她,她的唇與齒打著戰,怯生生,硬生生地接受我吻,像個初吻少女。

                  不過,和老媽這一個吻和隨后做的那個愛,是我們的經典場面,一生難忘。

                  我們就不住擁吻著,我的手覆蓋著她的乳頭,輕輕地揉著,緩緩地接吻。她又埋頭在我兩腿之間,吸吮我。我太堅硬了,我想改變姿勢,否則會太快泄了。

                  我反客為主,把她壓在下面,轉過來舔她的小穴。她總是會說一聲「不要」,緊緊地把兩腿合攏。然后我堅持要掰開她兩腿時,她會讓我。

                  她小貓兒已濕透了,證明她已欲火中燒,我舔了幾口,她已迫不及待,嚷著要我快快地和她做愛。縱使性生活已經是我倆之間不可缺少的事,但出自老媽的口,要求性交,是難能可貴的事。我聽見了她的要求,就把雞巴插到她身體里,使勁地抽插,卻不急速冒進。

                  我愿意慢慢地來,把在她里面的美妙感覺留下來,特別是這一天,我感覺很好,感到前所未有的亢奮和欣悅,太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