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從她的屁股溝下,一直流到客廳的地毯上,小嘴兒里叫著道∶“唉┅┅唉呀!美┅┅美死我了┅┅好寶寶┅┅你┅┅真會┅┅插穴┅┅媽被你┅┅插得┅┅太好了┅┅唔┅┅唉呀┅┅哼┅┅”

                  她的浪叫聲越來越大,浪水和大雞巴的激蕩聲也越來越大,我邊插著她,邊道∶“媽┅┅你的┅┅浪水真┅┅多┅┅滑溜極了┅┅”

                  媽媽繼續搖著大肥臀道∶“唔┅┅哼┅┅都是你┅┅逗得┅┅媽┅┅發┅┅發浪嘛┅┅嗯┅┅哼┅┅媽媽┅┅美死了┅┅啦┅┅”

                  這時候的媽媽,杏眼微合,蕩態百出,尤其是那肥美的大白屁股,拚命地搖著篩著,這浪態美色,撩人已極。

                  我插得極興奮地道∶“媽┅┅你這時候┅┅真美┅┅”

                  媽媽喘著氣道∶“唔┅┅哼┅┅別吃┅┅媽媽的┅┅豆腐┅┅了┅┅媽┅┅這時候┅┅一定┅┅很┅┅難看┅┅嗯┅┅哼┅┅啊啊┅┅”

                  說著,媽媽的動作突然激烈起來,不像剛才那樣處處配合著我的動作,玉手緊緊地抱住我屁股,肥臀沒命地往上頂挺著,小嘴里的浪叫聲也更加大聲地道∶“唉呀┅┅乖兒子┅┅快┅┅快點┅┅用力頂┅┅媽媽要┅┅要死了┅┅嗯┅┅快┅┅媽媽┅┅要┅┅要丟┅┅出來了┅┅呀┅┅快┅┅啊┅┅啊┅┅”

                  我聽媽媽這麼叫,動作也隨之加快,打算送她到極樂的境界,大雞巴淺淺深深地又翻又攪,斜抽直插,把個媽媽干得滿地亂轉,欲仙欲死。猛地,媽媽嬌軀一陣顫抖,銀牙咬得嘎嘎作響,子宮口一陣猛振,一大股陰精,泄得地毯上又濕了好一大片,可是我因為還沒到達終點,依然繼續不斷地沖刺著。

                  身下的媽媽,泄得嬌柔無力地哼著,滿頭長發凌亂地散在地上,玉首不停地左右搖擺,姿態很是狼狽。

                  過了不久,她好像是被我一直插干的動作,又激起了欲火,肥臀柳腰又開始配合著我的節拍,再度扭擺了起來。我喜悅地道∶“媽┅┅你又浪了┅┅”

                  她從鼻子里哼著道∶“嗯┅┅嗯┅┅小乖乖┅┅都是┅┅你┅┅的大┅┅雞巴壞┅┅唔┅┅唔┅┅”

                  如此足足搞了一個小時,媽媽的小穴穴里不知流了多少浪水,光是大泄身子就已是四次之多了。突然,我覺得背脊一陣趐麻,渾身快感無比,拚命狠沖猛干,大龜頭次次插到媽媽的花心上,一股滾燙燙的濃精,直射進她的穴心子里。趐麻酸癢的滋味,讓媽媽發狂似地一陣急扭,也跟著泄出了她第五次的身子。

                  我舒爽地道∶“媽!你浪起來真好看吶!”

                  媽媽嬌柔地道∶“寶寶,媽媽都快被你干死了!”

                  我又道∶“干得你要死要活地滿地亂轉是不是?”

                  媽媽羞紅著俏臉道∶“嗯!你┅┅再講,媽就┅┅不理你啦┅┅”

                  媽媽羞得故意翹起小嘴兒,裝作生氣,怒姿嬌媚萬分,看得我真是愛到心眼里去了,不禁一把將她拉了過來,緊緊摟在我的懷里。媽媽也趁勢柔媚地依偎在我結實的胸脯上,倆人同時回憶著剛剛交歡的快樂。

                  想著想著,我忽然“嗤!”地笑出聲來,笑得媽媽不由得奇怪地問道∶“寶寶!你又在笑什麼呀?”

                  我道∶“媽!你方才總共泄了幾次身子呢?”

                  媽媽大羞道∶“我┅┅不知道┅┅記┅┅記不┅┅清楚了┅┅”

                  像這種令人害羞的事,叫她如何說得出口呢?何況又是在她親生的兒子面前吶!可是我毫不罷休地磨著她一定要對我說出來,不停地揉吻著她的胸前的肥乳,非叫她自己告訴我不可。媽媽被我夾磨得沒有辦法地只好老實道∶“好了啦!寶寶,媽媽丟┅┅丟了五次,不要再笑我了嘛!”我裝著恍然大悟地道∶“唔!怪不得,媽你看整個地毯上,都沾滿了你泄出來的浪水。”

                  媽媽回首一看,粉臉不禁又是紅過耳根,她大概真沒想到今天自己會浪成這個樣子,尤其是又在她親生的兒子的大雞巴下所造成的,為了怕淫水透過地毯不好清洗,忙從我懷里爬起身子,在沙發前抓起她所脫下來的睡衣,跪在我面前小心地拭抹著。那個雪白、肥嫩、圓圓的大屁股,正好翹在我的臉前一尺之處,讓我瞧了個一清二楚。

                  我道∶“媽!你的屁股真好看。”

                  媽媽邊工作邊道∶“唔!寶寶!你喜歡就讓你看個夠好了,反正媽媽什麼都給了你啦!”

                  我眼看手摸,輕輕地撫揉著,時而伸手在她嫣紅的陰溝里掏上一把,害得媽媽嬌軀不時一顫,轉頭對我道∶“寶寶!媽在作事呢!別亂來,等媽弄好了,隨便你要怎樣,媽都依你,乖乖的啊!媽才愛你。”

                  可是她說歸說,我的手仍在她屁股縫間毛手毛腳地逗個不停。

                  媽媽被我這麼一陣逗弄,剛剛才息下來的欲火又點燃了起來,哪還有心思做事,一頭扎進我的懷里頭,羞嗔不依地對著我撒嬌,又把她的一條嫩舌伸進我嘴里和我熱烈盡情地狂吻著。

                  我伏在她耳邊輕柔地問道∶“媽!你又想了?”媽媽“嗯!”的一聲,一把將我緊緊地擁住,嬌軀不斷地在我身上磨擦著好解解她的騷癢。偶而,那小陰戶接觸到我的大雞巴,一陣肉麻,淫水又泌出了一大片。

                  我色瞇瞇地道∶“媽!我真想把你的浪水干乾。”

                  媽媽浪哼著道∶“嗯┅┅那你就┅┅快來┅┅干嘛┅┅”

                  我問道∶“媽!你叫我干什麼呀?”

                  媽媽浪得一直在我身上扭著說∶“嗯┅┅快來干┅┅干┅┅媽媽的┅┅小穴┅┅吧┅┅”

                  我又道∶“媽!我們換個花樣好嗎?”

                  她道∶“反正媽媽什麼都給了你了,你要怎麼玩,媽都依你!嗯┅┅”

                  我說∶“媽!我要你正面向下,把屁股翹得高高的,我要從後面插弄你的小穴穴。”

                  媽媽這時欲火焚身,不說我正要干她的小穴,就是這時叫她替我懷孕生個兒子她都會肯吶!她“嗯┅┅”的一聲,柔順地轉身趴伏在地毯上,屈膝跪著,把她那肥肥白白的大屁股翹起來。

                  我再仔細地欣賞了好一會兒,越看越愛,憐惜地撫揉一番,這才握著粗長的大雞巴,大龜頭在她肥嫩的屁蛋兒上敲了幾下,使媽媽不禁抖了一下,回眸含羞地道∶“好寶寶!你的大雞巴可千萬別插錯地方了呀!┅┅”

                  我漫聲應著,用兩根手指將她屁眼下的小穴口掰開,露出了一個鮮紅光潤的小洞,挺著大雞巴往里一送,接著便連續不斷地插干了起來。我的雙手緊貼著媽媽那兩片滑嫩的圓臀,微偏著頭欣賞著媽媽的嬌艷媚態,一雙大眼睛水汪汪地微瞟著我,眸光里散發著迷人的火焰。

                  偶而我特別賣勁地猛插她幾下,媽媽必會以她騷媚十足的微笑來回報我,看得我神蕩魂飄,又是一陣勇猛的插弄。又有時她的小陰戶里發出了“嘖!嘖!”的淫水和陽具的激蕩聲,更增加我的淫興,發狂地在媽媽雪白的大屁股上,狠狠地掐她一把,一會兒,媽媽的臀部便出現了一條條的青紫瘀痕。奇怪的是難以捉摸的媽媽并沒有怪罪我,反而會換來幾聲騷媚蝕骨的淫浪哼聲。這時候有誰會想到她就是高橋府上那高貴、端莊、嫻靜、淑慧的夫人呢?

                  插著插著,一不小心,大雞巴從媽媽的騷穴里滑了出來,媽媽正被我干得欲仙欲死,冷不防一陣空虛,使她急急忙忙地用小手來抓我的大雞巴,要它再插進小騷穴里止癢,濕滑滑的大雞巴在我們倆人都沒有提防的情形之下,竟插進了媽媽肥臀的深縫之中,我低頭一看,啊!它正頂著媽媽那個粉紅的小屁眼兒呢!

                  我順勢藉著大雞巴沾上的淫液,對準了小屁眼用力一挺,直貫而入,只痛得媽媽眉頭緊皺、閉眼咬牙、嬌軀顫動、慘叫著道∶“唉┅┅唉呀┅┅痛死我┅┅了┅┅啊┅┅寶寶┅┅你干┅┅錯地方┅┅了┅┅呀┅┅”

                  我一不做二不休地乾脆狠力猛頂,把那條大雞巴整根插入媽媽的小屁眼之中,媽媽這次可能比她新婚開苞時更痛,因為她的屁眼兒實在是太小了,而我的大雞巴實在又是太長了。只見她痛得猛搖粉首,狂呼慘叫,香汗直流地連眼淚都霪霪地淌了出來,她腰肢猛扭,想要使我的大雞巴脫離她的直腸小道,小嘴兒里也不停地央求著道∶“啊!┅┅好寶寶┅┅媽媽┅┅的┅┅小┅┅小心肝┅┅兒子┅┅親親┅┅大雞巴┅┅好┅┅丈夫┅┅呀┅┅你就┅┅饒了┅┅媽媽┅┅的┅┅小屁眼┅┅吧┅┅媽媽┅┅實在┅┅好┅┅好痛┅┅呀┅┅”

                  我一面狂抽猛插,一面撫慰她緊張不已的情緒,右手也伸到插在她後洞的陽具下面,去揉捏著她的小陰核。媽媽在我細心的安慰之下,後面的旱道也漸漸地適應了我大雞巴的直徑和長度了,痛苦漸失,柳眉舒展,玉臀配合著我的大雞巴插弄向後承迎,想必她也有了快感了吧!陰核被我捏得淫水直流,奇癢難耐。又聽她嬌聲埋怨道∶“小┅┅冤家怨道∶“小┅┅冤家┅┅你┅┅害死┅┅我了┅┅”

                  我的大雞巴在她旱道里插弄,著別有一番奇緊的淫趣,尤其媽媽的小屁眼兒芳徑未曾緣客掃,在插弄時聽得她婉轉嬌啼,更讓我有征服女性的快感。我暢快地將她的嬌軀半放下來,使臀縫夾緊,將我的大雞巴箍得死緊,媽媽那高突豐隆的玉臀承迎陽具,被她如此的嬌浪搖擺得異常舒適,伏在她的背上,像是睡在棉花之上,尤其胯下有一種溫柔兒又暖和的感覺,風味絕佳。這種滋味甜美純厚,如同騰云駕霧,真是人間至美啊!

                  媽媽被我壓在地毯上靜靜地伏臥著,為了討我的歡心,竟然連後苞都奉獻出來了,在性愛的過程中又搔首弄姿,一雙鳳眼水汪汪地是那麼嬌媚迷人,艷麗的胴體展現著誘惑的姿勢挑逗著我。我被她那攝人心魂的秋波勾引得神魂顛倒,大雞巴更是硬直地插在她的小屁眼兒里,不停地抽插弄著。

                  吻著她迷人的嬌靨,我愛憐地道∶“上帝可真會開人類的玩笑,要不是今天我們突破了血親的禁忌搞在一起,我豈不是不可能享受到媽媽你這身絕頂的浪肉麼?”

                  她被我這贊美的言詞說得媚態橫溢地玉臀急擺,猛地夾緊了我的大雞巴道∶“寶寶!┅┅你真是媽媽天生的克星吶!真是害人精一個,媽媽的前洞和後洞都給你玩遍了哩!”

                  我道∶“親愛的媽媽,兒子的大雞巴干得你舒服嗎?”

                  媽媽嬌羞地道∶“哼┅┅媽媽不知道啦!┅┅”

                  說完卻抬臀旋舞不已,代替她不好意思說出口的話語。我見她又騷浪了起來,立刻又加緊抽送,大雞巴搗得她全身發抖,前後兩洞的浪水直溢著。

                  媽媽又嬌媚地呻吟著道∶“哎呀┅┅真舒┅┅舒服┅┅用勁┅┅寶寶┅┅媽┅┅媽媽┅┅愛你┅┅干┅┅我的┅┅心肝┅┅啊┅┅你真是┅┅媽媽的┅┅寶貝┅┅呀┅┅唔┅┅你┅┅干死我┅┅吧┅┅嗯┅┅啊┅┅爽┅┅爽死了┅┅”

                  此時的我,再也忍不住地用力一陣狂插,幾分鐘後,全身一陣抖動,大雞巴“噗!┅┅噗!┅┅噗!┅┅”地猛將一股股精液射進媽媽的小屁眼里。

                  那樂得迷迷糊糊的媽媽也被我這麼一射,更是興奮無比地一陣哆嗦,口中呢呢喃喃地叫著∶“唔┅┅嗯┅┅啊┅┅我┅┅我又┅┅來┅┅來了┅┅唔┅┅”

                  我們母子經過這段靈肉纏綿後,不知不覺地相擁在地毯上,就這麼睡著了。

                  第五章松田千代子、松田英二

                  我和媽媽千代子住在靠近大阪附近的小鎮里,爸爸松田慎吾在五年前因為事業失敗藉酒消愁,結果在一次酒醉後開車不小心,發生車禍而去世,只留下我們母子二人相依為命。幸好我們所住的這棟房子登記的名子是媽媽的,還不至於流落街頭作野孩子,自從爸爸去世以後,媽媽就身兼嚴父和慈母兩種角色,對我的管教寬嚴并濟,因此我在心里對媽媽是又愛又怕的,不過她還是很疼愛我的,除了重大的過錯以外,一般小過失也只是責罵一番,從來都不曾打過我。我們就靠著媽媽出外工作的微薄薪水過日子,雖然物質上不是很充裕,但我們還是過得心安理得,平靜安詳的生活。

                  這天,就讀中學三年級的我下課後,回家吃完晚飯,媽媽見我一付疲累的樣子,就叫我先去睡覺,打算晚上再叫我起來作功課。我回自己的房里睡到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自己先醒了過來,想到今天在學校里同學借給我看的黃色書刊,正好趁這夜半人靜的機會拿出來觀賞。於是便從書包里拿了出來,躺在床上邊觀看邊用手撫摸著我那被激情的內容刺激得脹成一支大肉條的雞巴,看到精彩處,更忍不住地用手上下捋動我的雞巴,覺得一股欲火無處發泄而不知怎樣才好。

                  忽然間,我的房門被打開了,一臉震驚的媽媽穿著睡袍出現在我的房前,受到這一突變狀況而嚇呆了的我,本能地一手掩著下體,一手蓋住黃色書刊,雙腿微屈,眼里帶著恐懼的神色望著媽媽,怕她一怒之下不知要如何處罰我。

                  或許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媽媽也手足無措地愣在那里,我只覺得她的一雙媚眼瞟向那書刊上的裸體女性照片,有時還瞄了瞄我的雞巴,一瞬間,時間像是凍結了一般,雙方好像都可以聽到彼此粗重的鼻息和急速的心跳聲,過了好一陣子,媽媽終於打破令人窒息的沉寂,顫抖著聲音,輕輕地責備著我,說道∶“你┅┅你為什麼看┅┅這種┅┅不知羞恥┅┅的書┅┅這種事┅┅不┅┅不好呢┅┅”

                  我用驚慌失措的眼睛看著她,顫抖著道∶“媽┅┅媽媽┅┅我┅┅我┅┅”

                  媽媽的身子顫動了一下,走近我身邊,用愛憐的聲音說道∶“可憐的兒子┅┅”說著,就把我的頭抱在她胸前,母子兩人就這樣抱在一起痛哭著。

                  哭了一會兒,由於我剛剛看了黃色的裸女照片,這時抱著媽媽的嬌軀,引起了我一陣狎思,媽媽大概也自從爸爸去世後,沒有和男人擁抱過了,身子不由自主地扭動著,如此一來,更引發了我內心的性欲沖動。

                  我抖著雙手,慢慢環過媽媽的纖腰,在她背後四處游移著,手感細膩柔嫩,肌膚充滿彈性,使我的血液更加奔騰不已,最後撫上那肥隆高聳的臀部,不輕不重地揉捏著,胸膛接觸的是她怒聳的趐胸,兩顆尖硬的乳頭在我胸前頂動著。

                  我有生以來何曾如此接近過女性的身軀,由其是如此成熟豐腴成熟的胴體,霎時令我血脈噴張,一股暖流由我的小腹一直向上升起,擴散到全身,胯下的雞巴也忍不住地挺了起來,抵在媽媽的三角地帶,這時我只知道緊緊地摟住媽媽的嬌軀,讓她和我貼的更緊密。我抬頭看了她的臉,只見媽媽的嬌靨羞紅滿面,媚眼微閉著,似乎也在享受著這甜蜜的擁抱吶!

                  我感到媽媽的心跳極速,身子輕輕地抖著,粉臉兒連耳根子都紅透了,只覺得她美艷欲滴,風華絕代,可能是因為她太美了,沒人敢隨便追求她,所以從爸爸去世後,心里一直很寂寞,直到我今天擁抱了她,才使她芳心蕩漾。

                  我的手這時已不是僅在她背後活動,連她的纖腰、小腹、還有滑嫩的大腿都是我攻擊的目標了,在我不斷地亂摸之下,她身軀直扭著掙扎,小嘴里無意識地低聲道∶“不┅┅不要┅┅呀┅┅呀┅┅哦┅┅嗯┅┅不要┅┅好難受┅┅哎唷┅┅呀┅┅”

                  我把雞巴對準了她的陰阜廝磨著,在她呀呀的嬌叫聲中,冷不防地把雙唇對正媽媽性感的櫻桃小嘴上,在她還來不及逃避之前,咬住她的嘴唇,大膽地把舌頭伸進了她的小嘴里,媽媽∶“嗯┅┅嗯┅┅”地從鼻子里輕哼了幾聲,在她體內熊熊燒著的欲火已使她不自覺地和我熱吻了起來,我更是趁機把雞巴不斷地磨擦著她的陰部,讓她一直保持熱情激蕩地微微顫抖著,鼻子的嗯哼聲音也越來越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