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維爾,你別嚇我們,好好的怎么突然說出這么不吉利的話來。”二女唬了一跳,抱著我的手都有些發抖了,可見她們內心的震撼。

                  “我也不想說這種煞風景的話,但是我真的很擔心你們懷著那種心情,難保不會做出傻事來。”我神色平靜的說道:“與其亡羊補牢,不如未雨綢繆。”

                  伊莎貝拉和克勞迪婭神色嚴肅地互相看了一眼,心意相通地異口同聲說道:“維爾,你放心,我們發誓不管遇到什么情況,決不做出你擔心的傻事來。”

                  我滿意地點點頭道:“這我就放心了,找機會把這話跟其他姐妹也說說吧。說實話,我的心其實是很脆弱的,我可承受不起任何打擊。”

                  克勞迪婭吻著我,柔聲說道:“我們知道,我們會告訴姐妹們,我們每一個人都會為你好好保重自己的,不管在什么時候。”

                  我嘆了一口氣說道:“你們姐妹是我的軟肋啊,我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卻很怕你們姐妹出點什么事。”二女沒有說話,只是緊緊地擁著我,一時之間,室內陷入了沉默。半晌之后,還是由克勞迪婭打破了沉默:“維爾,要不要我們再陪陪你。”

                  我搖搖頭道:“不用了,我摟著你們說會話就行了。”說著低頭看了一眼懷中的克勞迪婭,嘆道:“迪婭姐,你真是越來越美啦,現在只有娜娜可以跟你一比啦。”

                  “人家哪能跟娜娜姐比啊,她畢竟是經過「紫金玉蘭」改造過體質,絕非我們能比得上的。”克勞迪婭羞笑著說道:“你還不知道呢,艾米和黛麗、茱迪偷偷還問過我,到底你使了什么魔法,讓我變得如此漂亮,你說讓我怎么說啊。”

                  伊莎貝拉接口笑道:“這有什么不好說的,你就告訴她們,都是因為它——”伊莎貝拉指的是我仍然挺著的玉莖,克勞迪婭羞澀地捶了伊莎貝拉一下道:“又胡說八道,如果是因為它,維爾在姐姐身上花的時間更多,怎么姐姐變化沒有這么明顯呢?”

                  “這就問小色鬼了,一定是他出工不出力。”伊莎貝拉笑著說道,居然將矛頭指向了我,我伸手在她的俏臀上大力拍了一記道:“越說越離譜了,我什么時候沒有喂飽你這張小饞嘴啦?”伊莎貝拉被打得「哎喲」叫了一聲,自己也覺得好笑,伏在我身上嗤嗤嬌笑不已。

                  ※※※※※※※※※※※※※※※※※※※※※※※※※※※※※※※※※※※※※※上午的時間,在和克勞迪婭、伊莎貝拉的廝混中很快就過去了,吃過午飯之后,我就帶著克勞迪婭和伊莎貝拉來到了學院,想到有一段時間沒有見丹特院長了,所以我帶著伊莎貝拉和克勞迪婭去了院長辦公室。剛一進院長辦公室,丹特院長就大驚小怪地叫了起來:“哎喲喲,我的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來看我這糟老頭子,這可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伊莎貝拉和克勞迪婭聽丹特院長說得有趣,捂著嘴咕咕嬌笑不已。

                  “爺爺,瞧你說的,不過就幾天沒來看你,你也不用這樣酸溜溜的吧?”我苦著臉說道。

                  “你這小子,回頭再跟你算帳。”丹特院長笑呵呵地說道,然后望著伊莎貝拉道:“你是海倫的母親吧,我老頭子可是早就想親眼目睹你這巾幗英雄的風采,今天總算如愿了。”

                  伊莎貝拉有些不好意思道:“院長過獎了,我這點賤名哪能跟您「大魔導師」的威名相比。”

                  丹特院長哈哈一笑道:“你也別謙虛了,我代表學院歡迎你成為學院的客座導師,我想學院的學生一定也會非常歡迎你當他們的導師的。”說著他又望向克勞迪婭道:“你是茱迪的母親吧?”

                  “是的,丹特院長,我是茱迪的母親克勞迪婭。”克勞迪婭有些拘謹地答道。

                  丹特院長哈哈一笑道:“不用這么客套了,說來我們還是一家人呢。”伊莎貝拉和克勞迪婭的俏臉都是一紅,有些不好意思,丹特院長是人老成精,哪里會不明白其中的蹊蹺,朝我曖昧地笑了笑。我視若未見地問道:“對了,爺爺,最近怎么樣啊,一切都還順利嗎?”

                  丹特院長沒好氣地道:“你小子什么事情都不管,好像學院跟你沒關似的,現在還好意思問?”

                  我有些忿忿地說道:“那是我上了你的當,你說我又勞神又破財,我又得到了什么好處?哼,你還對我不滿意、橫挑鼻子豎挑眼,我還不想要這勞什子呢?”我指的是帶著我小拇指上的紅色戒指,那是「天星魔武學院」院長繼承人的信物。

                  丹特院長連忙換了一副嘴臉,嘻笑著說道:“小子,我不過隨便說說,你不用這么大反應吧?話說回來,你得到的好處也不少噢,要不然你哪能騙到我的寶貝孫女,還有夢盈、安菲雅導師她們,你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噢。”克勞迪婭和伊莎貝拉是知道這些事的,兩人笑嘻嘻地看著我們一老一小逗嘴。

                  說笑過后,丹特院長正色道:“一切事情都有條不紊地按計劃進行著,可以說這段時間是我當院長以來最為舒坦的一段日子,我不用再為那些雜七雜八的事情整天憂心忡忡了,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對學院的未來進行規劃,我相信「天星魔武學院」有一天會成為青龍大陸、乃至整個玄幻大陸上最著名的魔武學院的。雖然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親眼看到那一天的到來,但是我相信維爾你一定能看到的。”

                  “爺爺,你未免太悲觀了一點吧,你現在才不過六十出頭呃。”我微微皺了皺眉說道。

                  丹特院長笑著搖了搖頭道:“生生死死,是誰也無法抗拒的,而且說不定哪一天就突然降臨到你身上。沒事的時候我就會想到拉曼院長,我們兩個可以說是因為惺惺相惜才成為朋友的,沒想到他卻去的這么早。”

                  “爺爺,不要再說這種傷感的話了吧,我的心可是很脆弱的。”我半開玩笑地說道。

                  丹特院長微微一笑道:“好了,不說了。不過維爾,我求你件事。”

                  “爺爺,有什么事情你就吩咐吧,跟我還用得著客氣嘛。”我笑著說道。

                  丹特院長沉吟著說道:“是這樣的,如果有一天你有機會到蘭風帝國的話,我希望你能打聽一下拉曼的真正死因。哦,對了,拉曼除了有一些弟子外,還有一個孫女在世上,我猜她跟雅蘭應該差不多年紀吧,如果能找到她的話,也許能夠知道更多有關拉曼的事情。”

                  “原來是這件事情啊,如果有這種機會的話,我一定會弄明白的。”我點頭說道:“說實在的,沒有能親眼見一見這位與爺爺齊名的「大魔導師」,我還真是有些遺憾啊。”

                  “你這小子只對姑娘感興趣,拉曼跟我一樣是個老頭子,你有什么好遺憾的?”丹特院長嘻笑著說道,伊莎貝拉和克勞迪婭聞言都嬌笑了起來。我看已經沒有什么事情,于是說道:“爺爺,我們不打擾你了,你一個人慢慢笑吧。”

                  伊莎貝拉和克勞迪婭嬌笑著向丹特院長告辭后,就跟著我走出了院長辦公室,身后還傳來丹特院長的喊聲:“你這小子,越來越小氣了,讓我笑話一下有什么關系呢?”

                  我沒有理他,帶著克勞迪婭和伊莎貝拉來到了夢盈的辦公室,當我推開門的時候,看到辦公室中只有夢盈一個,正坐著位置上寫著什么,聽見門響,抬頭看見了我們,高興地起身迎了上來:“維爾、兩位姐姐,你們怎么來了?”

                  我笑著摟住迎上來的夢盈的嬌軀,「嘖」地親了一口說道:“怎么啦,不歡迎啊?”

                  夢盈嬌媚地白了我一眼道:“才不歡迎你這小色鬼呢,一見面就知道對人家毛手毛腳。”

                  克勞迪婭笑吟吟地接口說道:“我看這話言不由衷吧,是嫌我們姐妹在這里礙眼才是真的吧?”

                  夢盈俏臉一紅,跺著腳嬌嗔道:“迪婭姐姐,你也來欺負我?”

                  我笑嘻嘻地在夢盈的小嘴上又親了一下,摟著她往屋里走:“你在忙什么呢?”

                  夢盈摟著我的脖子嬌聲道:“哦,是在處理一些學生的借款申請,你要不要看看?”

                  “我就不用看了。”我壓低聲音在她耳邊說道:“我看姐姐就行了。”

                  夢盈羞紅著臉咬著我的耳朵說道:“你啊,難怪姐妹們都叫你「小淫棍」,真是一點也沒有叫錯。”

                  我微微一笑,在她耳邊低聲說道:“難道姐姐不想嗎?”

                  夢盈俏臉通紅,聲如蚊蚋在我耳邊道:“今晚別回去了好嗎,我把雅蘭姐她們都叫上,我想試試看能不能替你懷個寶寶。”

                  我心中一蕩,低聲說道:“我當然求之不得,我們就這么說定了。”

                  夢盈羞紅著臉親了我一下,從我懷里掙脫出來,羞笑著對克勞迪婭和伊莎貝拉道:“不好意思,怠慢兩位姐姐了。”

                  伊莎貝拉笑著說道:“妹妹不用這么見外,妹妹也是難得跟維爾親熱一下,我們能夠理解的。”

                  夢盈羞笑一下,對伊莎貝拉說道:“貝拉姐,下午上課的時候你就會跟學生見面吧,我來給你介紹一下情況,好讓你先有個準備。”伊莎貝拉點點頭,跟夢盈走到一邊,聽夢盈給她介紹情況。

                  我笑著沖克勞迪婭呶呶嘴,克勞迪婭羞紅著臉走了過來,坐到了我懷里。我笑著親了她一下,笑問道:“怎么啦,有什么心事嗎?”

                  克勞迪婭摟著我的脖子,嬌聲說道:“不,我在想什么時候才能夠達到她們的水平,看著姐妹們都這么強,人家也想變強一點咯。”

                  我攬著她的柳腰,呼吸著略帶芬芳的氣息,笑著安慰她道:“姐姐現在的魔力已經大為增強,修習魔法比一般人容易多了,所以姐姐不用這么著急。再說人也不能一口吃成一個胖子嘛,不管是修習魔法或是習武,也沒有一蹴而就的。”

                  克勞迪婭將嬌軀貼著我,嬌靨貼在我的臉上,低聲說道:“這個道理姐姐當然知道啦,只是我現在什么忙也幫不上,心里覺得過意不去。”

                  “我能體會姐姐的心情,不過姐姐也不必對此耿耿于懷,如果姐姐實在覺得閑得慌的話,可以幫雅蘭姐或者夢盈姐她們做些事情啊,學院的事情可是很多的哦。”我吻著她的嬌靨說道。

                  “我也想過啊,娜娜姐也跟我提過,不過我擔心做不好。”克勞迪婭顯得有些信心不足。

                  我笑著說道:“姐姐切莫看輕了自己,我的老婆那還能差得了?姐姐一定沒有問題的。”

                  “哼,誰答應做你的老婆?姐姐我只答應做你的女人哦,可沒說要你做你的老婆哦,要知道老婆可不是什么人都做得哦。”克勞迪婭低聲說道。

                  “在我這里都一樣,什么女人、侍女、女奴、老婆,統統一樣。”我貼在她耳邊說道:“我喜歡看姐姐幸福快樂的樣子,我可不希望再看到姐姐像以前那樣心事重重、愁眉不展的樣子噢。”

                  “知道啦,我的大老爺。”克勞迪婭嬌媚地親了我一口:“人家現在都聽你的還不行嘛,說真的,看到茱迪、黛麗、艾米她們現在的情況,姐姐真的很開心。維爾,姐姐從未像現在這樣開心過,有時候我會回想起認識你的經過,感覺就像是做夢一樣,你是上天賜給我們的禮物。”

                  我微微一笑說道:“想不到姐姐的小嘴也是這么甜,說得我都有點輕飄飄的,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你還說我的嘴甜呢,你的嘴才甜得像抹了蜜似的,連姐姐我這個過來人都被你的甜言蜜語哄得暈頭轉向,更不用說那些情竇初開的小姑娘了,只怕被你哄得賣了都不知道。”克勞迪婭嬌媚地說道,瓠犀微露、淺笑盈盈,少婦的風情展露無疑,看到我有些發呆,克勞迪婭伸出蘭花指在我的額頭上輕輕一點道:“發什么呆啊,我的臉上又沒有花。”

                  “姐姐的臉上雖然沒有花,但是比花好看百倍。”我笑著說道:“難怪有「一笑傾城、再笑傾國」之語,我想亦不過如是吧。”

                  “你就別給姐姐灌迷魂湯了,姐姐哪稱得上「傾國傾城」,你也太抬舉姐姐了,只要你別看著嫌煩,姐姐就很高興了。”克勞迪婭嘴里謙虛著,心里卻是樂開了花。這也不奇怪,女人嘛,誰不喜歡聽別人稱贊自己的美貌?如果稱贊的人是自己的情郎的話,那效果更是不同凡響了,天底下的女子莫不如是,不管你是高傲的、謙和的、冷冰冰的還是熱情似火的,無一例外,百試不爽。

                  “就算看一輩子,我也不會嫌煩的。”我一邊說著,一邊向她紅嘟嘟的小嘴吻了下去。克勞迪婭羞紅著臉,美眸微閉,仰起螓首迎了上來,「嘖」的一聲,兩張嘴緊緊地密合在一起,一點縫隙都沒有。我們都已是熟門熟路,克勞迪婭不待我有所動作,已經主動地將她的香舌伸了過來,我立即當仁不讓地含住了一陣吮吸。克勞迪婭嬌靨似火,瑤鼻翕張著,美眸似張似閉,專心致志的跟我打起了嘴仗。

                  不知過了多久,夢盈的聲音在我們耳邊響起:“維爾、迪婭姐姐,不是我不識趣地要來打擾你們,實在是因為上課的時間很快就要到了,我們該到操場上去了。”

                  我移開了嘴,克勞迪婭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道:“差點……憋死……我了……啊……”伊莎貝拉和夢盈咯咯嬌笑起來,克勞迪婭喘著氣道:“你們……也別……笑話……我……了……你們……也會有……這種……時候的……”

                  當我們來到操場的時候,才發現學生差不多都已經到齊了,雅蘭、梅琳娜、馨云、安菲雅等人也已經等在那兒了。茱迪、艾米、黛麗和莎莎也都在,看見我們來了,艾米嬌笑著跑了過來,拉著我的手臂嬌聲說道:“維爾哥哥,你怎么現在才來啊,我們都等你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