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nbsp;&nbsp;&nbsp;&nbsp;最終,當血焰的力量消耗殆盡時,虎魄亦在前一刻完成,這才出現了帝釋天一醒來時所看到的情景。

                  &nbsp;&nbsp;&nbsp;&nbsp;這些情況,都是在帝釋天昏厥過去后才發生的,沒有任何人知曉。虎魄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只怕要成為他心中的一個難以解答的疑惑。

                  &nbsp;&nbsp;&nbsp;&nbsp;“鏘!!”

                  &nbsp;&nbsp;&nbsp;&nbsp;將虎魄反手插入地中。帝釋天身形一晃,轉眼間就顯現出本體來。一只碩大的黑虎站在虎魄前。趴在地上,閉上虎目。接連吞下大口大口的靈酒,開始運轉起功法,催動妖元在周身經脈中流轉起來,妖元在流轉中,每流淌過一處經脈,都會有一些妖元順著經脈,向四周的血肉中融合進去。壯大本體妖身。

                  &nbsp;&nbsp;&nbsp;&nbsp;虎魄煉成,那就是塑脈之時。

                  &nbsp;&nbsp;&nbsp;&nbsp;塑造妖脈,關系重大,絲毫馬虎不得,在塑脈前,必須將自身精氣神完全提升到顛峰狀態,在平定心神。那時,才是塑脈的最佳時麥。

                  &nbsp;&nbsp;&nbsp;&nbsp;時間,一點點過去,從帝釋天身上彌漫出來的妖氣也越來越多,不斷的向洞中蔓延,沒幾天,洞府中,已經被一層漆黑的妖氣所覆蓋。使的外界根本就察覺不到洞中的任何情形。看起來,顯得異常的詭異。

                  &nbsp;&nbsp;&nbsp;&nbsp;對于塑造妖脈,他已經是有過一次經歷的,再來一次,到是駕輕就熟。又確定了即將要塑造的妖脈。本來,自身已經塑造了悲脈,如果再塑七情脈的話,那喜脈是最恰當的,畢竟喜與悲乃相互對立的兩種**

                  &nbsp;&nbsp;&nbsp;&nbsp;感。

                  &nbsp;&nbsp;&nbsp;&nbsp;加上本身已經能與悲脈相融,借助悲脈的力量,不出意川”是可以壓制的住喜脈的無邊執念,那樣,再適應融合起來,要輕松的多,不過。恰恰是容易,他反而偏偏就不能去塑喜脈,因為,再塑造完這第二條妖脈后。他的修為就會正式的踏進妖獸后期。在后期時,塑造第三條妖脈與凝聚內丹,幾乎是同時開始的。

                  &nbsp;&nbsp;&nbsp;&nbsp;這一旦要是開始,就是最兇險的時刻。那時,最好的選擇就是以容易克制住的喜脈來成就刀…請妖脈,眾樣。才會令凝聚內丹時,更為輕松此。何況,那時,還有化形天劫要降臨。

                  &nbsp;&nbsp;&nbsp;&nbsp;這是一道異常兇險的關卡,也是上古妖修的一道最艱巨的考驗。所以,帝釋天必須為以后做出考慮。哪怕是因此擔受一些兇險,也在所不惜。

                  &nbsp;&nbsp;&nbsp;&nbsp;所以,這次選擇的,依舊是“味脈”

                  &nbsp;&nbsp;&nbsp;&nbsp;時間一天天在天地間悄悄流逝。洞府中始終顯得異常的沉寂,在洞府外面,赤火早就忠心耿耿的趴在洞前,守護著不讓任何生靈靠近。

                  &nbsp;&nbsp;&nbsp;&nbsp;“轟隆隆!!”

                  &nbsp;&nbsp;&nbsp;&nbsp;在一處詭異的湖泊中,湖泊中的湖水在劇烈的翻滾,激蕩著沖起一股股巨浪,波濤洶涌,雖然只是一座不算太大的湖泊,可這湖水翻滾起來,竟有一種大海中海水在咆哮的可怕氣勢。更加令人恐懼的是。這湖泊中的水,并非清澈透明。而是漆黑的跟墨汁一樣。

                  &nbsp;&nbsp;&nbsp;&nbsp;湖水表面,有一個,個氣泡從湖底不斷的往上升騰著冒出來,氣泡破滅。涌出一股股黑色的氣體。這氣體繼續往上升騰。想要沖出湖面沖上云霄。

                  &nbsp;&nbsp;&nbsp;&nbsp;然則,就在這些黑氣剛一沖出湖面三丈,在湖面上空,就有一副巨大的八卦圖憑空的顯現出來,放射出無數金光,并不停的轉動,這些黑氣在金光的照射下,竟發出水跟火相碰撞在一起的“嗤嗤,響聲。

                  &nbsp;&nbsp;&nbsp;&nbsp;金光和黑氣都在不斷的相互湮滅。

                  &nbsp;&nbsp;&nbsp;&nbsp;“轟轟轟!!”

                  &nbsp;&nbsp;&nbsp;&nbsp;隨著沖擊越來越強盛,在湖泊的四周,陡然自地下長出八根巨大的古樸銅柱,每一根銅柱都有九丈高,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畫著不知道多少神秘的符篆,符策環繞著銅柱流轉,放射出無數道神光。隱隱中,鎖住整個湖泊。

                  &nbsp;&nbsp;&nbsp;&nbsp;隨著八根銅柱出現,浮現在湖泊上空的八卦圖就變的更加的清晰,究如實質一樣。

                  &nbsp;&nbsp;&nbsp;&nbsp;端的是令人驚嘆。自八卦中散發出的氣息,仿佛,蘊涵著天地的奧秘,天道的軌跡。無比的深奧。

                  &nbsp;&nbsp;&nbsp;&nbsp;“嗷!!”

                  &nbsp;&nbsp;&nbsp;&nbsp;在湖泊中,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聲沖天而起,激蕩的湖泊中的黑水猛的化為一條黑色神龍,外面異常猙獰。瘋狂的向頭頂的八卦圖撞擊過去。每撞擊一次,都令八卦圖劇烈顫動。圖上的神光都明滅不定。湖泊四周的八根銅柱不斷轟鳴。

                  &nbsp;&nbsp;&nbsp;&nbsp;湖泊在咆哮,似乎連整個湖泊都要一起倒翻過來。天空中,黑云滾滾,無數雷電好似世界末日一樣,瘋狂的閃動。

                  &nbsp;&nbsp;&nbsp;&nbsp;這樣的沖擊,一共持續了半盞茶功夫,湖泊方才漸漸平息。八卦圖隱去,八根銅柱,重新沉進地下。

                  &nbsp;&nbsp;&nbsp;&nbsp;而就在湖泊不遠處的一處小山丘上,站著一大群人緊張的注視著湖泊中的異動。有老有少,加起來。足足有十幾位,臉色都是異常難看。一直等到湖泊中的異動平息下來,大部分人也都紛紛離去。山丘上,只剩下兩個人。

                  &nbsp;&nbsp;&nbsp;&nbsp;其中一個中年人,以及一名臉上蒙著面紗的少女。在手中的手中,赫然抱著一張碧綠色的古琴。

                  &nbsp;&nbsp;&nbsp;&nbsp;“心兒,這段時間湖中已經越來越不平靜了,以前,最開始時,每千年才動蕩一次,千年前,每百年動蕩一次,如今已經是每隔十年就出現一絲沖擊。看如今這情形,這八卦天音鎖魔陣,已經鎮壓不了此湖多長時間了。這段時間,你一定要將“天音伏魔曲,學成。否則。我琴家大難之日,紫金大陸的災難,都會頃玄到來。”中年人注視湖泊良久,重重的嘆息一聲,說道。

                  &nbsp;&nbsp;&nbsp;&nbsp;“爹,女兒明白!!”少女輕輕頜首說道。聲音宛如天簌之音。

                  &nbsp;&nbsp;&nbsp;&nbsp;公兒,兒女情長爹向來都不反對,不過,事情當分輕重緩急,一切當以責任為先,何況,你與那帝釋天之間,未必能有結果。還是放棄吧。”

                  &nbsp;&nbsp;&nbsp;&nbsp;“不,女兒心意已絕。爹你就不用再勸我了。”少女語氣異常堅定。目光中露出執著的神情。

                  &nbsp;&nbsp;&nbsp;&nbsp;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琴家家主琴玄與琴心。

                  &nbsp;&nbsp;&nbsp;&nbsp;這處湖泊,乃是琴家禁地中的禁地,亦是他們世代鎮守的目標所在。其位置并不遠,其實就在琴音谷的后山之后。那一處,早有上古禁制守護,一般人根本就無法看的出其所在地。琴家之所以會在這里。就是為了看守這道封印。

                  &nbsp;&nbsp;&nbsp;&nbsp;這封印更是上古的奇陣,名為八卦天音鎖魔陣。乃是上古的絕陣之一,其中按八卦,立擎天神柱。鎖伏魔天音,連同天地之力,溝通大地神脈。就算是蓋世強者,被此陣鎮壓住,不死都要脫層皮。

                  &nbsp;&nbsp;&nbsp;&nbsp;

                  第230章嗜酒如命……天天看書網'wap。ttkwap。com'

                  &nbsp;&nbsp;&nbsp;&nbsp;芒樣的無上奇陣,能在這甲出現。邁鎖住整個湖泊。鄧聯;在這湖泊中,究竟封印著什么樣的恐怖魔物。

                  &nbsp;&nbsp;&nbsp;&nbsp;根據琴家自古流傳下來的記載,這湖中封印的兇物,乃是自上古就已經存在的,而且,這封印,當年琴家的老祖宗同樣也有參與到其中,所以,琴家就有了時代鎮守此地的祖。或者說是一種責任,因為一旦讓封印破損,天地都會有大劫,整個大陸將生靈涂炭。

                  &nbsp;&nbsp;&nbsp;&nbsp;而琴家駐守在這里,就等于是庇護整個大陸生靈。每一代,都有大功德在身,大氣運在身。修行起來,擁有著遠超常人的速度,對于修行中的各道關卡,別人或許很難跨越。可對于琴家的本族血脈而言,卻是異常的輕松。

                  &nbsp;&nbsp;&nbsp;&nbsp;為何,這實乃是天道給予琴家世代守護的一種獎勵。確切一點。說。就是得天地庇佑。這才能令琴家世代延傳,生生不息。

                  &nbsp;&nbsp;&nbsp;&nbsp;“唉,女兒啊女兒。”琴玄搖頭輕嘆一聲,滿臉的無奈,嘆道:“算了,你想兒女情長,爹也不管了,不過,你要知道,你選擇的這條路。必定是無比艱難的,但有一點你必須記在心底,你是琴家的人,身為琴家子弟的責任你是無可推卸的,何況,如今綠綺琴又選擇了你,“天音伏魔曲,乃是老祖宗所留傳下來的三大神曲。惟有達到靈寶品次的古琴方能彈奏并承受其威力,所以,這首神曲惟有你才能學全。在學成之前,萬萬不可分心。否則,你就是琴家的千古罪人。你可千萬要記住啊。”

                  &nbsp;&nbsp;&nbsp;&nbsp;琴玄對于自己的女兒豈有不了解的道理,知道事到如今,規勸已經沒有效果,只有試著用時間來淡忘。

                  &nbsp;&nbsp;&nbsp;&nbsp;“知道了,爹!!女兒這囂,回去練琴!!”

                  &nbsp;&nbsp;&nbsp;&nbsp;琴心冰雪聰明,徽微頜首向琴玄施禮后,轉身向琴音谷中走了回去。

                  &nbsp;&nbsp;&nbsp;&nbsp;注視著琴心離去的背影,琴玄抬叉看向遠方,目視帝都所在,略有所思的暗道:“帝釋天究竟知道些什么,走雖然走了,可卻在華國留下這么一道圖騰。最近聽說,整個華國上下百姓幾乎對于圖騰之事深信不疑,莫非,他真的懂得如何運用信仰之力。奇怪,真是奇怪。”

                  &nbsp;&nbsp;&nbsp;&nbsp;暗自沉思。他腦海中想起的,竟是帝釋天,原來,雖然他已經離開琴音谷,不過,因為琴心的緣故,琴玄并沒有將他給徹底忘卻,反而多加留意,對于帝釋天在華國中的種種,都仔細的探察過,發現,其他的倒沒什么,可在華國確立圖騰一事上,卻極為的不簡單。

                  &nbsp;&nbsp;&nbsp;&nbsp;百姓向來都有一種盲從心理,更加因為這個世界上本身就有著無數的修仙者,對于神仙之說,更是有著各種各樣的版本,在華國皇帝華文武的親口所言中,他是圣獸黑虎的后裔,擁有圣獸血脈。乃是天命之子。

                  &nbsp;&nbsp;&nbsp;&nbsp;皇帝是圣獸后裔,那華國的百姓。豈不就是圣獸的傳人。這份榮耀。自然深深的引起了百姓心中的一種榮譽與高貴感,隨著華文武不遺余力的宣傳,信奉,相信圖騰的百姓可謂是越來越多,早晚都有供奉。

                  &nbsp;&nbsp;&nbsp;&nbsp;這所產生的信仰之力,雖然每個人都不多,可匯聚起來,卻是一個,異常龐大的數字,全部向帝都中央的圣獸圖騰中匯聚過去。信仰之力。本身就是天地間最為奇妙不可思議的力量,匯聚的越來越多,竟讓那圖騰雕像也開始漸漸有了神異之處。

                  &nbsp;&nbsp;&nbsp;&nbsp;不單更加的威嚴二而且,在圖騰上,還流露出一種高高在上,神圣不可褻瀆的神秘氣息。在夜晚中。圖騰身上,還隱隱有白色神光不時的閃過。在神光的照耀下,許多人疲憊一天,當場就變的精神熠熠。神清氣爽,一些小傷小病,頃刻間就痊愈掉。

                  &nbsp;&nbsp;&nbsp;&nbsp;這種神異之處,更使另圖騰深入人心。

                  &nbsp;&nbsp;&nbsp;&nbsp;供奉起來,更加的虔誠,華國上下,人人以圣獸傳人的身份而自居。在與其他國家的百姓來往,自然的在心中有一種優越感,百姓心中有了信仰,精神樣貌可謂是煥然一新。

                  &nbsp;&nbsp;&nbsp;&nbsp;人人懂得努力。國力每日都有變化。可謂是蒸蒸日上。整個國家。煥發出一種難言的朝氣。這樣的變化,琴玄就算想不注意到都難。

                  &nbsp;&nbsp;&nbsp;&nbsp;世俗中的變化他倒不是太在意,唯一在意的,就是信仰之力,這信仰的神奇,根據傳說,神奇的可以讓一個凡人頃刻成神。可惜,具體如何吸收,那方法卻早就已經遺失在歷史的長河當中。孰為惜嘆。

                  &nbsp;&nbsp;&nbsp;&nbsp;站在山丘片刻,琴玄也跟著悄悄離去。只留下那片漆黑的湖泊在不斷的往外散發著黑色邪魔之氣。四周。否次恢復寂靜。好似先前的可怕動蕩從來就沒有發生過一樣。當真是詭異萬分。

                  &nbsp;&nbsp;&nbsp;&nbsp;時間一條條過去,當在帝釋天煉制成虎魄后再次閉關后,一直過去九天,只聽,在他閉關的洞府中,徒然發出陣陣可怕的轟鳴聲,洞府所在的大山,都猛的劇烈顫動一下。搖晃的連山上的石頭都快速的往下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嗷!”。

                  &nbsp;&nbsp;&nbsp;&nbsp;一聲虎嘯緊接著自洞府中傳出。震動山峰。

                  &nbsp;&nbsp;&nbsp;&nbsp;“喜!”。

                  &nbsp;&nbsp;&nbsp;&nbsp;赤火在洞府外,緊張的盯著洞府的石門,感受到自洞中散發出的濃郁威壓,一種隱隱的期待在心中浮現:“這是王的聲音,聽聲音中,看來,王的這次閉關,肯定已經有了巨大的進步,實在是太好了,不過。我也該更加努力才行,若不然,將來連王的事情都無法分擔解憂

                  &nbsp;&nbsp;&nbsp;&nbsp;他在心中也暗自鼓起信心,準備繼續努弈修煉,一定要成為能幫的到王的屬下。雖然是在萬妖谷中。可每次與帝釋天相見,他也都能體會得到一種緊迫的氣氛。隱隱猜測到。只怕在這南蠻中,將來不久,肯定會有大事發生。

                  &nbsp;&nbsp;&nbsp;&nbsp;“砰砰砰!”。

                  &nbsp;&nbsp;&nbsp;&nbsp;此時,在洞府中,只見,一只巨大的黑虎整個身軀徹底充斥了所有的空間,額頭上的紫色王紋泛出璀璨的紫光,顯得異常的神秘。此時,他的身軀,足足有十五丈高大,然則,卻并沒有就此停止,不斷的劇烈膨脹。十六丈十七丈

                  &nbsp;&nbsp;&nbsp;&nbsp;每長高一丈,就將洞府四周的壁石往外生生的壓開,往整個大山中壓進去,徹底的逼開,身體每長一丈,則山洞就硬生生的大上一圈,那轟鳴聲就是他的身軀跟山石擠壓碰撞在一起所產生的。這種劇烈增長的趨勢,一直到長到二十丈時,方才停止下來。

                  &nbsp;&nbsp;&nbsp;&nbsp;帝釋天的妖軀,足足有二十丈高。跟座小山一樣高大。

                  &nbsp;&nbsp;&nbsp;&nbsp;“嘩啦”一聲,龐大的妖軀陡然縮瞬間變成尋常大身形在一晃動,化為人形,這一化形,只看到,他的身軀比起以前來,變的更加的高大,周身,一塊塊古銅色的肌肉在周身盤結著,經脈好似虬龍一樣在臂膀上游動。

                  &nbsp;&nbsp;&nbsp;&nbsp;一頭黑發無風自動,張狂的在腦后飛舞著,額頭的紫色王紋顯得更加的攝人心魄,讓人不敢輕易逼視。兇悍的氣息瘋狂的向四周席卷出去。平地里舌起一陣狂風,好似利刃一樣,轟擊在石壁上,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nbsp;&nbsp;&nbsp;&nbsp;“咕嚕,咕嚕!!”

                  &nbsp;&nbsp;&nbsp;&nbsp;就在這時,他的雙眼中放射出一種駭人的精光,快速的伸出右手,往腰間一抓,將碧玉葫蘆抓在手中,撥開葫蘆口,就往口中傾倒過去。葫蘆中,一條金黃色的液體嘩啦嘩啦的落進口中,喉結蠕動,快速的往腹中吞了下去。

                  &nbsp;&nbsp;&nbsp;&nbsp;“爽!”。

                  &nbsp;&nbsp;&nbsp;&nbsp;帝釋天口中重重的吐出一個字。整個人都仿佛在瞬間放松下來,神情變的舒暢無比。

                  &nbsp;&nbsp;&nbsp;&nbsp;“從今往后,只怕我要變成一個洱鬼了。這七情六欲的**之脈。每一種都不容易塑造啊,不過,變酒鬼,也要比迷失心志要好的多。我別的不多,就是酒多帝釋天輕嘆一聲。看著手中的酒神葫蘆,輕輕的撫摩幾下。

                  &nbsp;&nbsp;&nbsp;&nbsp;這次說起來,也全是因為塑妖脈的事情。

                  &nbsp;&nbsp;&nbsp;&nbsp;再次塑妖脈,可謂是駕輕就熟,上次塑造的悲脈,連通的是自妖府出發,一直貫穿頭部到虎尾的主妖脈,而這次,塑造的就是從主妖脈上分出一條連通到前面的右虎爪中的妖脈,替代以前的普通經脈。

                  &nbsp;&nbsp;&nbsp;&nbsp;塑造起來,倒不算困難,自七罪妖琴中引出**之力,熔煉出“味之妖脈,來。而在塑造成功的時玄,腦海中自然的就涌現出一種對各種食物吃的的無窮渴望。仿佛是天地眾生中對于口腹之欲的欲念全部轉注到了他的身上一樣:

                  &nbsp;&nbsp;&nbsp;&nbsp;好在他當年有經歷過悲脈的考驗。心神的定力大增,還能短暫的克制住。

                  &nbsp;&nbsp;&nbsp;&nbsp;而剛剛接連灌了幾口靈酒下去,這口腹之欲竟詭異的暫時的壓制下去。不過,體內卻在快速的吸收靈酒中蘊涵的神奇力量,他有種感覺,只要這靈酒被吸收完的話,這種口腹之欲又會重新涌上來。

                  &nbsp;&nbsp;&nbsp;&nbsp;“喝酒,以靈洱來控制塑造味脈的隱患。倒可以和修煉相互依托,令修為快速增長。可以化隱患為動力

                  &nbsp;&nbsp;&nbsp;&nbsp;帝釋天眼中精光閃爍。靈酒中蘊涵著龐大精華,在這口腹之欲的驅使下,對于靈酒中的精華的吸收速度,簡直快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境地。也就是說,完全可以利用這口腹之欲的隱患,來促成快速修煉的結果。(未完待續)

                  &nbsp;&nbsp;&nbsp;&nbsp;

                  第231章基礎刀法……天天看書網'wap。ttkwap。com'

                  能化患為利,這倒不失為一件好事。至于靈酒,對于其他人或許很難得,很對于他而言,卻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谷中袁天釀造的猴兒酒只需要兩三個月就能得到一池,這一池,就算以‘味欲’發作的間隔時間來估算,至少也能喝上半年到一年。

                  葫蘆中更是裝有兩三池的猴兒酒,短時間中,完全不必太過在意‘味脈’所帶來的隱患,等過上一段時間,身體跟心神都應該也能適應融合這條妖脈。不再受其影響。

                  暗自思量,看看洞府中的情形,已經妾的一片狼籍,簡單的收拾一下。在石床上盤坐起來,閉目將心神沉浸到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