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那可不行,現在有錢了,我怎么能對你們小氣?不然的話,不是太剝削你們了?給你們兩個買個甲殼蟲吧,小巧美觀,也比較安全!”

                  舒露笑著道:“紫茗那天還說甲殼蟲漂亮呢!”

                  “你們喜歡就好!”

                  卓紅蘇看了看旁邊低頭不語的惠彩依,輕輕碰了秦殊一下:“我們都買車了,也給彩依買個吧!”

                  惠彩依忙擺手:“我不用的!”

                  秦殊想了一下,說道:“今天彩依當著那么多人的面抱著我,我估計是撇不清和她的關系了,相信很快就會有人爆料給媒體,說我和她是情人之類的,既然解釋不清,就默認算了。總不能讓人家覺得我小氣,她都跟我有那種關系了,竟然連個車都沒有,反正也不差這個錢,就也給她買個甲殼蟲吧!”

                  惠彩依忙道:“我不要!”

                  秦殊一瞪眼:“我說買就買,都是你給我惹的麻煩!”

                  惠彩依不說話了,又低下頭去,雖然被罵,心里卻甜甜的,因為她發現,秦殊已經漸漸把她和舒露、云紫茗擺到同樣的位置上,一樣的翡翠手鏈,一樣的甲殼蟲,這種一樣的對待,是她一直期盼的。

                  吃過飯,一塊看了會電視。

                  卓紅蘇她們依次去洗了澡,秦殊也去洗了澡,洗澡的時候,心里還在尋思著,今晚是去找舒露和云紫茗呢,還是去找卓紅蘇?想了半天,如果去找舒露和云紫茗,或許只能干熬一夜,除非玩個刺激的,同時要了她們兩個,不過,這樣恐怕舒露和云紫茗沒法接受,畢竟是當著好姐妹的面和自己做那種事,肯定會不好意思。思量一番,還是去卓紅蘇房里吧,也好久沒和卓紅蘇親熱了。

                  他想得挺美,出來之后,對還在看電視的卓紅蘇說道:“紅蘇姐,咱們睡覺吧!”

                  卓紅蘇微微臉紅,起身走過去:“今晚你去舒露和紫茗房里吧!”

                  現在她已經搬出去了,知道秦殊來這里就是奔著舒露和云紫茗來的,舒露和云紫茗估計也在盼望著,自己怎么能橫刀奪愛呢?所以才這么說。

                  “為什么?”秦殊卻不明白她的心思。

                  卓紅蘇瞪了他一眼:“當然是因為你好久沒陪她們了!”說完,匆匆進了房里,竟把門鎖上了。

                  秦殊吃了個閉門羹,很是無語,只好回頭說道:“兩個小老婆,那我先到你們房里等著你們了!”

                  舒露和云紫茗聽了,慌忙跑過去攔住他:“老公,你還是陪紅蘇姐吧!”

                  “為什么?你們不想我啊?”

                  “不是,我們是兩個人睡,紅蘇姐是一個人睡,你正好陪陪她啊!”說完,也匆匆跑回房里,關上了門,竟也鎖上了。

                  她們畢竟還是小女孩,臉皮薄,秦殊到她們房里,不是明擺著要和她們做那種事情嗎?卓紅蘇和惠彩依都在呢,她們心里會想什么?想秦殊在床上是怎么欺負她們的?被人這么想,多羞人啊,所以她們干脆把秦殊關在了外面。

                  秦殊眨了眨眼,更加無語,本來他覺得這個房里有三個自己的女人,怎么選擇實在是個幸福的小煩惱,結果很郁悶地發現,三個女人都把他拒之門外了。

                  他撓撓頭,有些尷尬,只好去看電視。

                  惠彩依還坐在那里,抱著個抱枕,沒敢看他,但是臉色緋紅,鼓著小嘴,好像在忍著笑。

                  秦殊正尷尬呢,知道她在笑自己,不由氣道:“是不是我吃了閉門羹,你很高興啊?”

                  “沒有,沒有!”惠彩依忙擺擺手。

                  秦殊撇撇嘴,掃了她一眼:“她們都去睡覺了,你還不去睡覺?”

                  惠彩依低聲道:“那我去睡覺了!”再不敢看電視了,忙站起身。

                  走到秦殊身邊時,卻停了下來,有些羞澀地說:“你……你可以去我房里睡的!”

                  “你說什么?”

                  惠彩依咬了咬嘴唇,聲音微微有些顫抖:“你不是沒地方睡覺嗎?可以……可以到我房里睡!”

                  “你夠大膽的!”秦殊看著她,“你不怕我獸性大發,把你強~奸了嗎?”

                  惠彩依揉著衣角,臉色紅得發燙,用比蚊鳴還小的聲音說道:“我……我不怕!”

                  “你說什么?”

                  “我……我不怕!”

                  秦殊差點一口血噴出來:“你是不是不知道強~奸是什么啊,我會變得很兇,會把你弄得很疼,你也不怕嗎?”

                  惠彩依猶豫一下,還是搖了搖頭。

                  秦殊無奈了,擺擺手:“趕緊去睡覺,你不怕,我還怕呢,真把你弄懷孕了,我還得照顧你一輩子!”

                  “可……可已經是秋天了,夜里很冷的!”

                  “冷也不用你管,睡覺去!”

                  惠彩依又看了看他,只好走了,不過,她進屋之后,并沒鎖門,給秦殊留著門,他只要想進來,隨時都能進來。可過了很長時間,秦殊一直沒有進來。

                  深秋的夜確實是很冷的,惠彩依倒不是真想讓他進來和自己發生什么,就是怕他凍著了,一直憂心,翻來覆去地睡不著,過去偷偷打開門看看,秦殊在看足球賽,一動不動的。

                  她猶豫半晌,沒敢出去,又回到床上,側著身,看著門縫底下不時閃爍的電視屏幕的光芒。

                  求金牌!有金牌的兄弟,勇敢地砸過來吧!

                  正文 362 激將法

                  '正文'362 激將法

                  ……

                  ? 她睡不著,卓紅蘇、舒露和云紫茗卻都睡著了,因為已經很晚,十一點多了。卓紅蘇以為秦殊肯定去舒露和云紫茗那里了,舒露和云紫茗則以為秦殊到了卓紅蘇這邊,所以,這三個女孩睡得都很踏實,很安心,只有惠彩依知道,秦殊正跟個流浪狗似的坐在外面呢,自己想收留他,他卻不愿意。

                  到了凌晨一點的時候,惠彩依忍不住又輕輕下床來,悄悄打開門,卻沒看到秦殊,電視還開著。

                  她嚇了一跳,慌忙穿著拖鞋出去,走到沙發跟前,才發現秦殊已經倒在沙發上睡著了,一時間真是心疼極了,夜里多冷啊,他什么都沒蓋,就這么睡下了。

                  咬了咬嘴唇,她輕輕推了推秦殊:“秦經理,你醒醒!”

                  秦殊慢慢張開眼睛,睡眼惺忪地看著她:“大姐,我睡個覺都不行啊,你大半夜的夢游是吧,怎么這個時候出來了?”

                  惠彩依柔聲道:“你到房里去睡吧,沙發上多冷啊!”

                  “不去!”

                  “要不我在這里睡,你去我房里睡!”

                  秦殊不耐煩地揮揮手:“你給我滾回去好好睡覺!”

                  見秦殊就是不愿去,惠彩依實在沒撤了,站了半天,忽然想起《青澀純情》劇本里的情節,男主角秋洛很要面子,自尊心很強,女主角青絮則經常抓住這一點刺激他,秋洛和秦殊還是很像的,都是很霸道,很要面子的家伙,為什么不能用青絮對付秋洛的招式對付他呢。

                  惠彩依抿了抿嘴,又推了秦殊一下,說道:“秦經理,你這么怕我嗎?”

                  “我怕你?我怕你什么?”秦殊果然被刺激到,騰地一下坐了起來。

                  惠彩依暗喜,說道:“你要是不怕我,為什么不敢和我睡在一起呢?我是個女孩子都不怕,你一個大男人怕什么!”

                  “我怕和你睡在一起?”秦殊有些惱怒似的,一下把惠彩依抱起來,直接就走進她的房里,把她拋在床上,然后自己也直挺挺地躺到上面。

                  惠彩依被秦殊剛才的舉動嚇了一跳,不過成功把秦殊弄到房里來,還是欣喜不已的,看來不能總求著他,有的時候也要稍微刺激他一下,她拉過被子,輕輕蓋在秦殊身上。

                  因為惠彩依經常蓋,被子上有股惠彩依身上特有的馨香,秦殊雖然直挺挺的,但不是木頭人,自然聞到了,而且惠彩依就在身邊,本來朦朧的睡意竟然醒了大半。

                  惠彩依也平躺著,穿著睡衣,被子只蓋到胸口,隨著呼吸,胸前的飽滿微微起伏,似乎有著某種迷人的韻律。

                  秦殊閉上眼睛,強行繼續睡覺,但身體卻不可控制地流動著淡淡的興奮,一時半會竟睡不著了。

                  惠彩依卻不同,把秦殊弄到房里,終于放下心,困倦很快襲來,不一會就睡著了,反正她也不怕秦殊做什么,所以睡得很安穩。

                  秦殊氣得暗自咬牙,心道,臭丫頭,我好歹是個大男人,你還是個沒被男人碰過的女孩呢,怎么也該表現出一點害怕吧,竟然睡得這么安心,難道真不信我會對你做什么嗎?

                  兩人蓋著一床被子,他只要伸出手,就可以摸到惠彩依身上的任何地方,而且,惠彩依那么漂亮,也有足夠的誘惑,但秦殊愣是沒動,他實在不想這么不明不白占了她的便宜,特別她是那么純凈善良的一個女孩,就更不忍心動她了。

                  胡思亂想著,煎熬著,不知過了多久,總算迷迷糊糊地就要睡著。

                  這個時候,惠彩依卻猛地尖叫了一聲,一下坐了起來。

                  秦殊正要睡著,一下給嚇醒了,也差點跳起來。

                  正要發火,惠彩依忽然看到他,然后不顧一切地就撲進他的懷里:“還好你沒事!還好你沒事!我好怕!”

                  秦殊心里一軟,火氣頓時消了,輕聲問道:“是不是做噩夢了?你做夢也不選個時候,我睡著容易嗎?就被你嚇醒了!”

                  惠彩依把秦殊抱得越發緊:“秦經理,咱們不去拍戲了,好嗎?”

                  “你到底做什么夢了?不會還夢到我了吧?”秦殊苦笑起來。

                  “我……我夢到你被布景架砸到了,好害怕,一下就嚇醒了過來!”

                  秦殊很郁悶:“你就不能做夢我泡了很多漂亮妞啊,我今天沒被布景架砸到,你很不爽是吧?”

                  惠彩依忙搖頭:“我也不知怎么了?就做了這么個可怕的夢!”

                  “行了,睡覺吧,別一驚一乍的了!”

                  秦殊要推開惠彩依,卻發現她抱自己抱得那么緊,好像怕一松手,自己就會消失似的。

                  “不過是個夢罷了,再說,就算挨砸,砸的也不是你,你怕什么?”秦殊只好繼續安慰她。

                  惠彩依不住搖頭:“我寧肯砸到的是我,只要不傷害到你!”

                  她的聲音里都是擔心,如此緊張著自己,秦殊心里怎么能不感動?這個女孩太過善良,而且,秦殊也知道她喜歡自己,所以那么關心自己,但越是這樣,反倒不敢接受她,自己身邊的女孩夠多的,跟著自己,可能都照顧不過來,她還會幸福嗎?

                  “別想了,睡覺吧!”秦殊抱著她躺下,沒再推開她,只說道,“你就是胡思亂想多了,才會做這種夢,別想了,睡覺!明天還要繼續拍戲呢!”

                  惠彩依沒有說話,過了好半晌,忽然道:“我知道為什么會做這個夢了?”

                  秦殊一怔,笑道:“為什么?”

                  惠彩依道:“我昨天在片場看到一個很陌生的人,鬼鬼祟祟的,然后過了不久,那個布景架就倒了,對,那個人肯定有問題,布景架不是意外倒的,是有人要害你,我肯定是下意識感覺到那人是個壞人,所以才會做這個夢,那個人肯定還會害你的!”她說著說著,渾身發抖起來,看起來害怕極了。

                  秦殊忙輕輕撫著她的后背:“咱們劇組陌生人多了,或許是新來的群眾演員呢,或許是狗仔隊,要偷拍點什么,你太緊張了,放松點!”

                  惠彩依卻依然搖頭:“不對,那人很特別,越想越特別,秦經理,他可能就是來害你的!”

                  看她這么緊張,秦殊又是感動,又覺好笑,見她嚇得身上發抖,嘴里不停說著,必須想個辦法讓她放松下來才行,于是一低頭,就親到了她的嘴上。

                  她的嘴唇微微發涼,也在抖著,對于秦殊忽然親來,肯定沒有準備,一下愣住了。

                  她的小嘴實在是個香甜的誘惑,每次秦殊親她,都會變得有些情不自禁,他溫柔地親著,吮吸著她的唇瓣,伸進她的小嘴中,糾纏著那小巧的香舌。

                  漸漸地,惠彩依真的放松下來。或許是黑夜讓她有了豁出去的勇氣,竟然開始回應著秦殊,也親著秦殊的嘴唇。她對秦殊的感情埋藏了太久,醞釀了太久,所以一旦有個釋放口,總會異常熾烈。

                  兩人這么親著足有五六分鐘,才輕輕分開。

                  “好了,睡覺吧!”秦殊說著,身體微弓,盡量不讓自己那個已經發硬的東西碰到惠彩依。

                  惠彩依經過這一吻,真的忘了先前那些,低聲道:“我……我可以在你懷里睡嗎?”

                  秦殊真的被她感動到,輕輕一笑:“當然可以,這里也不是什么寶地,不用交租金的!”

                  聽了秦殊的話,惠彩依往秦殊的懷里鉆了鉆,整個身體幾乎都蜷縮在他懷里,很舒服似的,慢慢地,終于又睡著了。

                  她睡著,秦殊才敢直起腰,那個堅硬也頓時抵到了惠彩依香軟的玉腿上。

                  “唉,每次都要這么委屈你呢!”秦殊低聲喃喃了一句,現在都快天亮了,實在是困了,就算再有欲~望,也戰勝不了這種困倦,也慢慢睡著。

                  很快,天亮了。

                  兩人折騰大半夜,所以到早上的時候依然睡得香甜。

                  外面,卓紅蘇、舒露和云紫茗已經起床,都到洗刷間里刷牙。

                  卓紅蘇看著舒露和云紫茗,問道:“那個大懶蟲還沒起床嗎?昨晚折騰你們很久吧?”

                  “大懶蟲?”舒露和云紫茗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說道,“紅蘇姐,老公不是在你房里嗎?”

                  “我房里?沒有啊!”卓紅蘇忙搖了搖頭,“我讓他去你們房里了啊!”

                  舒露說道:“我們把他關在外面了,讓他去找你呢!”

                  “啊?既不在你們房里,也不在我房里,那他去了哪里?”

                  三個女孩相視一眼,似乎都想到了,忙刷了牙,悄悄來到惠彩依門前,輕輕按了一下門把,并沒鎖,打開來,果然看到秦殊睡在惠彩依的床上,依然緊緊把惠彩依抱在懷里。

                  她們看到了,都沒弄出動靜,又悄悄把門關上。

                  卓紅蘇笑了笑:“沒想到咱們誤打誤撞的,捅破了他們之間的窗戶紙,終于讓他們好上了!”

                  “是啊,我早就看出來了,彩依很喜歡老公的!”舒露說著。

                  卓紅蘇奇怪道:“你不吃醋啊?還說得這么輕松!”

                  云紫茗笑著:“那紅蘇姐你呢,你不吃醋嗎?”

                  卓紅蘇嘆了口氣:“我就是他的情婦,又不是他老婆,他有再多女人我也管不著的!”

                  求金牌!有金牌的兄弟,勇敢地砸過來吧!

                  正文 363 助人為樂

                  '正文'363 助人為樂

                  ……

                  ? 舒露苦笑:“我和紫茗也只是小老婆,也管不著他的!”

                  卓紅蘇喃喃道:“這家伙,是不是就沒有娶老婆的打算啊?他是不是誰都沒打算娶?”

                  舒露卻搖了搖頭:“不,他心里已經認定了一個人,會娶了做妻子的!”

                  “啊?誰啊!”不但卓紅蘇吃驚,連云紫茗都吃驚,秦殊會這么看重誰?她們實在好奇極了。

                  沒想到,舒露卻擺手:“這是老公的秘密,只告訴了我一個人,我不能和你們說的!”她也確實是不能說,秦殊想娶的是秦淺雪,但秦淺雪現在是他的姐姐啊,一時半會的真是不好解釋。

                  “看來他還是更信任你一些啊!”卓紅蘇嘆了口氣。

                  云紫茗也點頭:“我在老公心目中的地位還是及不上舒露姐的!”

                  舒露聽她們這么說,一時不知該怎么回答,支吾半晌,才說道:“反正我是不能和你們說的,等老公想和你們說的時候,自然會跟你們說的!”

                  卓紅蘇輕輕一笑:“舒露,我們也不強迫你說,但你能告訴我們,秦殊要娶的這個女人我們認識嗎?純粹是好奇而已!”

                  舒露心道,不但認識,而且你們很熟的,點了點頭:“認識的,咱們都認識!”

                  “咱們都認識?”卓紅蘇和云紫茗很有些意外。

                  卓紅蘇喃喃自語:“秦殊既然要娶來做老婆,這個女人肯定相當漂亮,我認識的漂亮女人是不少,但和你們共同認識的還不多,一個就算是惠彩依,另外一個就是……就是秦淺雪,但淺雪是他姐姐啊,他總不能娶他自己的姐姐吧?難道他要娶的人是惠彩依?”

                  舒露忙搖頭:“不是,不是!”

                  “不是惠彩依?那是秦淺雪?”卓紅蘇說著。

                  舒露臉色大變,知道說漏了嘴,不由懊悔不已。

                  旁邊云紫茗卻道:“怎么可能,秦經理是他的姐姐,這就更不可能了!”

                  卓紅蘇點頭:“我也覺得不大可能!這家伙再特殊,也不會娶自己的姐姐啊,那會是誰?”她實在有些想不出來了,想了半晌,忽然笑了,“我想這么多做什么,到時他真結了婚,自然就知道了,再說,我也不在乎他會娶誰!”

                  云紫茗輕嘆一聲:“是啊,反正不是我!”

                  見她們不再刨根問底,舒露終于松了口氣。

                  她們三個又回去洗刷。洗刷之后,開始做早飯。

                  做完早飯,秦殊和惠彩依竟然還沒起。

                  云紫茗小聲道:“他們昨晚到底做了多次啊?竟然現在還沒起!”

                  都算是親近的姐妹,所以說話也沒什么好避諱的。

                  卓紅蘇一笑:“這幾乎算是他們的洞房花燭夜了,當然會很瘋狂,秦殊那家伙,真要起來,讓人受不了,不知彩依今天還能不能去拍戲了!”

                  “那怎么辦?咱們先吃,還是等著他們?”

                  卓紅蘇想了一下:“咱們吃完悄悄走吧,免得彩依起來會覺得不好意思!”

                  正說著話,房門忽然響了,秦殊揉著惺忪的睡眼走出來,看起來睡得不好,接連打著哈欠,見她們都在餐廳,不由笑了笑:“早飯都做好了嗎?”

                  惠彩依隨后走出來,也有些容顏憔悴,睡眠不足的樣子。

                  卓紅蘇說道:“你們還是多睡一會吧,反正也不太晚,懷池柳那邊我跟說一聲就行了!”

                  “沒事,我們就是睡得有些晚!“

                  云紫茗笑吟吟地問道:“你們昨晚幾點睡的?”

                  秦殊想了一下,說道:“大概凌晨一點多吧,后來又醒了,結果到了凌晨三四點才又睡下。”

                  卓紅蘇苦笑:“你們的興致也真高!”她白了秦殊一眼,“惠彩依才是第一次,怎么受得了你這么折騰?就不能克制一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