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

                  碟等明天到辦公室再說吧!」下了決定之后,春麗輕松了一些。由于準備明天再到辦公室一趟,衣服也不用現在送到洗衣店了,明天出門時順便捎去就行了。她穿上運動T恤和短褲,拿出一套換洗的衣褲來到樓下的健身房,開始了每天例行的鍛煉。

                  **一個小時之后,春麗已經是大汗淋漓。她看看窗外的天色,已經很晚了。再來一組胸部練習就結束吧,春麗一邊想一邊坐在組合健身器的架子上。

                  她對自己的身體非常滿意,特別是那對乳房,幾乎可稱得上完美。她也知道迷人的身材需要精心呵護,因此每次健身都要針對胸部進行大量的鍛煉。

                  她氣喘吁吁地做完最后一個動作后,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稍事休息之后,拿起換洗的衣服走進了浴室。

                  熱氣騰騰的水流直泄在春麗光滑的肌膚上,她仰著臉閉上眼睛,任憑熱水不停地沖刷著她高高的乳房上那嬌柔的乳頭,那種奇妙的感覺令她無比的愜意。

                  真舒服啊!春麗嘆了口氣。她剛要伸手去關淋浴器,浴室的燈突然無聲無息地滅了下來,周圍一片漆黑。

                  停電了?有人進來了?

                  身為國際刑警的春麗本能地緊張起來,顧不上擦干身體,摸索著穿上衣褲,慢慢走出浴室來到走道上,整個屋子都沉浸在黑暗中。

                  她看了看房門,門虛掩著,鄰家的燈光透過門縫照射在走道的墻上。她借著這些微的燈光看了看四周,沒有任何可用作武器的東西。她的槍放在二樓的臥室里,需要穿過客廳才能到達樓梯。

                  春麗心里暗自責怪自己一時的懶惰,應該到二樓臥室里的衛生間洗澡的,那樣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狼狽。她躡手躡足地向客廳走去,站在客廳的入口看去,寬敞的大廳沒有一個人。

                  春麗略微松了口氣,向對面的樓梯走,剛走了兩步,一個冰冷的東西頂上她的后腰。不用看春麗也能感覺出來,那是一只手槍。

                  「別動。」一個壓低的男聲道。

                  從客廳四周的角落里又走出來四個人,每個人手中都握著槍。春麗被推到客廳的中間,五個男人將她圍在當中。站在她前面的男人點亮手電,燈光直射在她的臉上。她本能地扭過頭去避開強烈的燈光。

                  男人用手電從上到下打量著春麗。

                  女國際刑警穿著一身白色的絲質睡衣,由于剛才沒有擦干身體的緣故,薄薄的睡衣全部貼在身上,將她凹凸有致的身體全部顯露出來。

                  「把手舉起來,快點!」身后的手槍用力頂了頂春麗的腰。

                  春麗慢慢地將雙手舉過頭頂。燈光停留在她的胸前,緊貼在身上的睡衣將她乳房的形狀完全勾勒出來,甚至還能隱約看到乳頭的顏色。

                  「讓我看看她身上帶家伙了沒有。」前面那個男人咽了口唾沫,把槍別到腰間,一伸手便抓住春麗的乳房捏了捏:「這么大的奶子,是不是真的呀?春麗警官。」「弄出來看看就知道了。」另一個家伙道。

                  睡衣被拉開了,女國際刑警的那對豐滿挺拔的乳房真真切切地展現在匪徒們面前。身邊的男人都忍耐不住了,幾只手同時按在她的乳房上亂抓亂捏。

                  「再看看這下面有沒有藏什么東西。」前面的男人把手電交給一旁的同伙,一把將春麗的睡褲拉到大腿上。由于剛才從浴室出來時沒有穿內褲,春麗的下半身直接暴露在男人面前,那片經過精心修飾的黑色三角區濕漉漉的,上面未來得及擦干的水珠在手電的照射下閃動著,顯得更加誘人。

                  幾只手又幾乎是同時伸了過來。

                  身體被匪徒不停玩弄的女警官一直保持著冷靜,這幾個家伙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她的乳房、下身和屁股上,警惕性正在逐漸放松。但身后的男人手中的槍一直是最大的威脅,她必須等待……春麗裝做難受地扭動身體想把纏在腿上的褲子抖掉,但那該死的褲子緊貼著她的腿,根本不往下滑。她不禁暗暗著急,腿被褲子束縛住,根本沒辦法放手一搏。

                  終于,匪徒們不滿足于僅僅玩弄春麗的身體了,其中一個家伙道:「真他媽的爽,干脆就在這里痛痛快快地干一場吧!」「好!讓我先把這娘們的手捆起來。」身后的男人把槍收了起來,他抽出腰間的皮帶,然后抓住春麗舉在頭頂的雙手扭到背后。

                  是必須要反擊的時候了!春麗知道一旦雙手被反綁在背后,一切都完了。睡褲還掛在大腿上也顧不上了,她突然收緊原本放松的雙腿,將前面的男人伸到她雙腿之間的手夾緊,同時頭猛地向后一仰,一頭撞在身后的男人的鼻梁上。

                  「砰!」的一聲響,后面的家伙松開了扭住春麗手腕的手捂住鼻子,雙手得到自由的春麗沒等匪徒們反應過來,迅速伸手扳住身邊兩個家伙的腦袋用力向中間一壓。

                  又是「砰!」的一聲,春麗身邊的兩個男人同時伸手捂住了額頭。原本緊緊圍住她的包圍圈略微松動了一些,憑借這一點有限的空間,她發動了迅雷般的反擊。

                  先是稍稍一側身,接連兩個肘錘重重地打在身后那人的肚子上,隨后一抬膝頂住身前男人的襠下。

                  側面一直沒有遭受打擊的男人已經反應過來,他向后退了一步,離開了春麗的攻擊范圍,一只手伸向腰間抓住槍拔了出來。

                  春麗用力把同一側捂著頭的家伙向準備抬手開槍的男人面前推去,借著這一點點阻擋的時間,她飛快地將睡褲從腿彎處拉了上來,隨即雙手按住前面蹲在那里捂住襠部的家伙肩上,雙腿騰空發出她的絕技「旋風腿」。

                  三個還在捂著頭和肚子的家伙臉上結結實實地捱上了一記「旋風腿」,在強有力的打擊下像斷線的風箏四散飛開,撞到周圍的墻上,連吭都沒吭一聲就昏了過去。

                  用中握槍的男人已經舉槍準備射擊了,就在他扣動扳機前的瞬間,春麗的第二輪攻擊接踵而至。

                  她一只腿支撐著身體,另一支腿以不可思議的頻次快速彈擊著,第一腳將那人的槍踢飛,接著是一連串的打擊,每一腳都準確地踢在他的頭部。打擊過后,男人昏頭脹腦地站在那里,眼前金星亂飛,隨后他的肚子上又捱了重重的一腳,他便和他的三個同伙一樣飛到墻根,趴在地上人事不知了。

                  春麗不慌不忙地拉起還捂著襠痛得說不出話的男人,拔出他腰上的槍,用槍托砸在他的后腦上。她一松手,男人就像爛泥一樣倒在地上。

                  **走道里傳來輕微而慌亂的聲音,令剛想放松一下神經的春麗再次警惕起來。

                  她雙手握槍迅速緊靠在墻邊,心中數了三聲之后一個箭步站到走道正中,槍口穩穩地對準前方,但除了走道盡頭的房門,她什么都沒看見。

                  「啊!」一聲童音的驚叫從春麗腳下發出。

                  春麗一低頭,看見兩個瑟瑟發抖的身影蜷縮在一起,借著門口射進來的微弱燈光,春麗認出這兩個人正是小強和小茵。她趕忙蹲下身,看著兩張驚恐萬分的小臉,柔聲道:「沒事了,小強,小茵。」顯然是受到驚嚇的孩子聽到親切的聲音,再也忍不住了,他們一頭扎進春麗的懷里,膽子小一點的小茵「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春麗手忙腳亂地哄著兩個小孩,等他們平靜下來之后,問道:「怎么是你們兩個,你們什么時候來的?」「我們……我們剛來,看著屋子沒開燈,還以為……你不在呢!」小茵抽抽泣泣地說著:「小強哥看到房門開著,就帶我進來了。」「我們一進門就聽到屋子里面在打。」剛才的場面小強似乎并不怎么害怕,他在春麗懷里一邊說,一邊用臉貼在她的胸前蹭著:「春麗姐姐,你的身上真香呀!」春麗這時才猛然發現自己的睡衣敞開著,小強和小茵緊貼著她赤裸的胸膛,小強的一只手正輕輕摸著她的乳房。春麗的臉頓時變得通紅,雖然在黑暗中誰也看不到,但她自己能感到臉上一陣陣發燒。

                  竟然被孩子看到自己赤身裸體的樣子,她剛想站起身來,冷不防小強一口含住她嬌嫩的乳頭。

                  遭到這突然襲擊的春麗渾身一震,酥麻的感覺從乳頭迅速向全身擴散。男孩的嘴潮濕而火熱,甚至有些發燙。春麗剛想把他推開,卻被他用嘴輕輕地吸吮幾下,乳頭上傳來的那種觸電的感覺更加強烈,她不由得長長喘了口氣,手腳變得酸軟無力,險些坐在地上,更不用說將小強推開了。

                  「春麗姐姐,你的咪咪可真好吃呀,比***好吃多了。」「小強!你在干什么啊!」趁男孩開口說話的機會,春麗定了定心神,責怪他道,沒想到卻提醒了一邊的女孩。

                  「我也要吃!」女孩叫道。

                  「不要!小茵!」春麗的話剛一出口,兩個早已經發硬的乳頭幾乎同時被這兄妹倆含住吸吮起來。

                  「啊!小……小強……小茵!你……你們……」強烈的刺激令春麗說不出話來。雖然兩個孩子沒有什么挑逗的技巧,但兩張火熱的小嘴將她的乳頭含住,有如吃奶一般輕輕地吸吮,偶爾舌頭會無意識地觸碰那由于勃起而變得異常敏感的尖端。

                  「不要!快停下來!」春麗心中不停地喊著,張開嘴卻只發出近似動情的呻吟聲。小強的手甚至已經伸進她的褲子里,但她根本動彈不了。

                  開始發脹的乳房尖端同時被兩個孩子的舌頭觸碰,春麗不由「噢!」地呻吟一聲,腿一軟坐了下去,手中原本握著的槍也掉在地上。沒想到這一下卻正好擺脫了孩子的兩張嘴的糾纏,她趕緊將還想湊上來的孩子擋住,站起來轉身將睡衣扣好,一顆急速跳動的心逐漸平靜下來。

                  春麗重新面對著兩個小孩,有些生氣地道:「小強!小茵!你們剛才為什么要那樣做!」「……」小強和小茵耷拉著頭沒有吭聲。

                  想想剛才的情景,春麗又好氣又好笑,一個世界著名的格斗家、國際刑警,竟然被兩個乳臭未干的孩子弄得動彈不得,不過剛才的感覺確實太強烈了。她又看了看兩個小孩子惴惴不安的樣子,心里軟了下來,將兩人拉過來柔聲道:「好了,姐姐這一次原諒你們倆,不過你們要記住,下不為例!」「還是春麗姐姐好!」兩個小孩歡呼一聲,重新扎到春麗懷中。

                  三個人又說笑了幾句,想起了客廳里的躺著的五個匪徒,立刻收起了笑容。

                  兩個小孩緊挨在春麗身邊,三個人看著客廳里一面狼籍的情景。小茵不禁有些害怕地問道:「春麗姐姐,這幾個壞蛋都是被你打倒的嗎?他們是干什么的?」春麗將小強和小茵拉到面前道:「我也不知道他們是干什么的,我想……」春麗還沒說完,就感到手扶著的小強和小茵的身體突然開始發抖,他們變得非常緊張。

                  「春麗姐姐……」「什么?」「后面……」后悔的念頭在女國際刑警春麗腦中一閃而過,她不應該背對著敞開的房門。

                  再想躲閃已經來不及了,一記手刀狠狠地砍在她的脖頸上,隨后她的眼前便是一片漆黑……2、輪奸屋中重新亮起燈光。剛才打壞的東西已經收拾干凈,寬敞的客廳里顯得空空蕩蕩。

                  春麗逐漸從昏迷中蘇醒過來,她躺在地板上,后腦仍然隱隱作痛。客廳里只亮著一只射燈,燈光從正上方的天花板直射在她的身上。

                  眼睛適應了燈光之后,她慢慢環顧著四周,只看到五個身材魁梧的男人站在她的周圍,她能認出他們正是她剛才打倒的那些家伙。

                  「你醒過來了,春麗警官。」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從客廳一側響起,「感覺怎么樣?」春麗沒有作聲,緊張地估量著自己的處境。她衣服還好好地穿在身上,手腳也都可以自由活動,只要有機會還是可以奮起一搏的。但是對方目前人多勢眾,每個人手上都有槍,局勢已經完全被他們控制住了。而且經過剛才的教訓,他們一定都會非常小心,不會再給她任何機會了,除非出現奇跡,否則——她想起剛才那五個匪徒玩弄她身體的情景,這一次如果不能脫身的話,就不僅僅是身體被玩弄的問題了,被輪奸是肯定免不了的,到最后可能連性命都保不住。

                  「真不愧是世界知名的格斗家啊,我的五個全副武裝的手下被你這么輕松就放倒了,嘿嘿嘿嘿。」男人繼續說道。

                  春麗扭過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對方坐在靠墻的沙發上,從她的位置只能勉強看到一個黑影,根本沒法看清男人的相貌,但她知道他一定是最后那個將她打昏的人。

                  「你是誰?你們想干什么?」春麗質問道。

                  「不要著急,春麗警官。」男人得意洋洋的聲音令春麗厭惡。「今天晚上的時間還長著呢,我想要什么你最后會知道的。」「剛才你給我的人上了一堂徒手搏擊課,現在是該讓他們努力回報你的時候了。」圍在春麗周圍早就等待著指示的男人們齊齊地蹲下身來,數只大手牢牢地按住她的手腳。春麗預感到男人的企圖,她試圖掙扎但卻無濟于事。手腳被按在地上的女警官一身功夫無法施展,在力量上她根本不是男人的對手。

                  看著男人淫笑的面孔越來越近,春麗的心臟開始劇烈地跳動,高聳的胸脯隨著呼吸急促地起伏。

                  她把頭轉向坐在陰影里的首領的方向,剛想爭辯著什么。猛然覺得胸前一緊,隨即聽見「嘶!」的一聲,她的上衣被男人扯開,豐滿的乳房跳了出來,再一次暴露在男人面前。這一下既突然又迅速,幾乎沒有思想準備的春麗一時楞在那里。等她反應過來時,男人們已經七手八腳地將她的衣褲脫了下來。

                  「不!等……等一下!你們……」春麗徒勞地叫喊著。

                  這幫家伙已經領教了她的功夫,因此在脫她的衣服時也不敢有絲毫大意,時刻保證她的手腳都在他們的控制之下。

                  「不……不要啊……」春麗一邊叫著,一邊眼睜睜地看著男人將她的褲子從腳上褪下來,她已經一絲不掛了。

                  「嘿嘿嘿嘿,想不到我們的春麗警官脫光了衣服之后,竟然是個絕色美人兒,這下可以好好享用一回了。」「你們……這群人渣!」「不要光顧著嘴硬,警官小姐。我們都知道你是國際刑警中的精英,世界知名的格斗家,不過你的這些身份對我來說沒有任何威攝作用,好好想想你現在的處境吧。」「你是個明白人,在這種局面下反抗是沒有用的,只會招來殺身之禍,乖乖地為我的人提供性服務,如果你的服務到家的話,可能還會留住你的性命。」「……」春麗無語,男人的話沒錯,他們明知道她是警察仍然敢發動襲擊,證明他們是一伙窮兇極惡的悍匪,根本不在乎對方的身份、地位,如果需要的話他們會毫不猶豫地將她殺掉的。

                  男人粗糙的大手抓住春麗的乳房,她放棄了反抗的念頭,閉上眼將頭扭向一邊。

                  男人燥熱濕滑的舌頭不停地舔著春麗的乳房,乳頭上不時傳來的濕滑的感覺令她感到惡心。

                  又一只手按在春麗光滑修長的大腿上,略為撫摸一下后,便毫不客氣地探向她的雙腿之間,粗大的手指直接伸進她的陰道抽插起來。

                  玩弄春麗乳房的家伙已經按捺不住了,他飛快地脫下衣服,隨后單膝跪地,一只手抓住春麗的頭發用力向上扯,把她的上身拉起來,另一只手握住堅硬粗大的陽具,直沖著她的雙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