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58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瘓徒辶私礎

                  「啊!好痛!」我沒料到會這麼痛,整個身子就僵在那兒動彈不得。

                  沒想到大黃當我動不了是好事,自動自發的腰身一挺,將整條狗硬是擠進我的處男肛口。

                  大黃也是打從娘胎以來第一次交配,快感整個罷戰了他的狗腦,不論我怎麼叫他住手他都不理,自顧自的開始獸的,頂的我叫天不靈只能被他撞得哭爹喊娘。

                  說也奇怪我竟然沒裂傷,可能是剛才我用了奶油,再加上大黃充分的唾液潤滑了內部,雖然痛得我哀哀叫,但并沒有傷了我。

                  因為沒有裂傷的關系,在一開始的痛楚過後,我的肛穴慢慢擴張,讓大黃的磨擦到了我前列腺的小點上。

                  「嗯!嗯!怎麼……啊!啊!啊!…好舒…服……怎麼回事……」

                  大黃那粗大的狗加上野獸強力的抽送讓初嘗性事的我整個都軟了,只能隨著他強而有力的撞擊著。特別是他厚重的狗被硬粗的毛皮包覆著隨著運動打在我的兩腿內側,那刺刺癢癢的快感更是讓我強列感覺到我是被一只狗強暴中。

                  犬類的交配時間極長,我被他壓在身體下當母狗交配著都快有半個小時,在最後大黃的根部明顯膨脹起來,把我的肛門口整個塞得滿滿的,然後大黃加快了撞擊的動作,我已經喊到沒聲音,只能嗯嗯嗯的哀幾聲。就在大黃動作快到極限時,大黃就在我的肛門里射起精來了,我第一次被射在體內,只覺得腸壁快要被他那強力精水柱打得要破了,那狗精子似乎每只精子都有意識般四竄著,有的往腸壁里鉆,有的往我肚子內部游去,我啞著聲音嘶喊,只覺得我快死了,快爽到要死了。

                  沒和男人作愛過,直接和公狗作愛,可是這種異樣的快感讓我無法忘掉,也許我真的是條母狗,只是長了人類的樣子。或者是我在第一次就中了大黃的毒,他的狗精子在體內植入了狗種子,所以我才會這樣沒幾天就忍不住叫大黃。

                  不論如何,我都放不掉這種快感,明天,或者後天,我又會偷偷帶著大黃進房間。

                  完2007/11/21咳咳走過路過的都注意啦!好書讀小說網會員頭銜名稱征集,為好書讀出謀劃策,由你定制好書讀的等級規則,參與既有積分拿,人人都有,前三名好書讀積分和QQ幣獎勵,快來貢獻你的一份力量!http://www。haoshudu。com/modules/forum/showtopic。php?tid=322

                  點擊參與活動

                  bl辣文卷【不喜慎入】 18【明星文,不喜慎入】

                  呆呆助手大明星

                  1

                  呆呆助手大明星

                  ****元千音****

                  “我叫元千音;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名大明星。”

                  這是我在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老師布置的作文題目《我的理想》中寫的第一句話,只可惜當時年幼無知,因此注定了我將來悲慘的生活……

                  “元千音!!!你剛剛死去哪啦──這些笨蛋什麼都不知道!”一聲狂吼把正在睡得香甜的人兒給驚醒了。

                  好吵!…_…#

                  突然感覺身體被一把抓起,脫離地面,然後被人抓著在空中用力地搖晃!

                  慢慢張開眼睛,瞇起眼睛努力看了半天,既然是一張被放大的超帥的人臉……

                  “啊啊啊────”嚇死我了!!!

                  “叫什麼叫!你以為你見到鬼了?我找你找得好苦,結果你既然躲在這里!”低沈磁性的聲音響起,帶著明顯的怒意。

                  “哦~啊,對、對不起,我剛剛不小心睡著了。”

                  “見鬼!你既敢在睡覺,我找不到下回的演唱會的服裝還有明天出行通告計劃呢?”語氣中帶著淡淡的嘟氣,好像全部都是對方的責任一樣。

                  “啊,好,我馬上去拿”真是任性的大少爺。

                  雖然嘴上是這樣的回答,可是人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啊──好累呀!連續三個月沒有休息的工作──廣告、采訪、電視拍攝……今天可以終於告於段落了,在得知這一消息時,整個人就放松了下了,看著周圍人都很輕松的樣子,才敢偷偷在攝影棚里找了一個陰暗的角落坐了下來,結果就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剛剛正在對著我狂吼的帥哥正是目前紅遍全國、影視歌三棲的全能藝人、女生心目中最佳夢中情人──司徒羽。而此時正在以兔子奔喪一樣狂奔的可憐少年──我,元千音就是他的小小跑腿助理。

                  想當初懷著一顆熊心壯志想要加入演藝圈,在下了無數個決心之後,終於鼓起勇氣去參加演藝新人面試,卻“好運”(對於來說我是不幸)的撞見了當今正紅得發紫的偶像明星──司徒羽。

                  結果被他一眼相中,并指名要我當他的私人助理。5555555我好苦命哇!當然選我的原因是首先因為我是男的,不會引起什麼緋聞問題,而且還是個性安靜,走到哪里都那麼不起眼;適合當跟班。最重要的還是我是一個有那麼一點會作菜;有那麼點會收拾整理房間的平凡男生。

                  “咚!”急急忙忙結果迎面撞上一面墻,疼死我啦!我捂著發紅的鼻子,抬頭卻看見一雙帶笑的眼睛,原來我撞上的不是墻,而是一個人,還是一個英俊的陌生男人。而這個男人此時正以玩味的眼神打量著我。

                  “想不到,羽這家夥這里還藏有這樣的寵物”

                  “寵物?在哪?我怎麼沒見到?”我一臉盲然;正奇怪的四處張望……突然前面插入一人,正是司徒羽。

                  “藍,你不要把你哪種變態的嗜好帶到我這里來!”司徒羽冷冷的聲音里透出的隱隱的不悅。

                  “啜啜,別生氣嘛!我只是和小朋友打聲招呼!”被稱為藍的男子,邪氣的對我眨眨眼,看得我一陣打顫。

                  “那我去忙我的了。”我沒空猜他們打啞謎,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去做呢。然後又開始奔往目標任務。

                  “羽,你是在哪里找來這樣的小東西的?”

                  “你別打他的主意,他可是我的……!”司徒羽有點不耐的回答。

                  “你的?”男人似笑非笑的故意打斷了對方的話。

                  “得了,你的大腦能不能正常一點,我可沒有你那樣興趣!他只是我的助理而己”司徒羽的聲音提高了不少,可是這樣解釋的語氣反而顯得有些蓋彌彰;而那個男人的笑則變得更加曖昧。

                  的確,司徒羽是一個正常的男人,雖然演藝圈里流行很多男男相戀的風氣,而且司徒羽身邊也有不少異性同性的追求者,可是羽并不是這類人。或者應該說他不論對男的和女的都不感興趣。即使他長得比女人還美,可是又不失男子氣概;舉指投足優雅如同貴族,帶著淺淺邪氣的笑容,卻又沒有半點脂粉味,而平時則像一個普通男孩一般帶著純真氣息。而我正是被他的這張臉騙來當他助理的。但也請別懷疑我是同性戀;我只是單純的欣賞他而己。

                  “唉──想著想自己就不住嘆起氣來!如果我有他條件的一半的話,想進入演藝圈就沒問題了!呵呵呵──”我一邊無聲的自嘲一邊開始整理那邊被羽弄得亂七八糟的衣服。

                  “喂喂喂───專心干活,我請你來不是要你一會嘆氣一會傻笑的!!!”又是一陣狼吼!這個人嗓子難道不疼嗎?

                  而此時周圍的工作人員卻全部以好像見了鬼一樣的震驚表情看著他們心中最最最高傲冷漠的偶像司徒羽既然用他最最最寶貴的嗓子“吼”人?!真是匪夷所思……

                  ****

                  暈~~~這是偶第一次寫文文。

                  定完的感受是:暈暈呼呼

                  希望如果~~也許~~可能‘~~要是~~有人看到的話,不要覺得很差勁很糟糕就好了~~(笑,其實是沒什麼自信的。》____《

                  31

                  我從來沒有站在臺下看著他,即使有也只是在後臺忙碌著……看著看著,眼淚就不斷滴落下來!從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他很優秀很耀眼,而此時更是一個發光體,吸引著無數的眼球,那麼高高在上,有那麼多的人愛著他!

                  好遙遠!

                  曾經那麼接近的兩個人,為什麼會變成今天這樣的情況,我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深深地看著臺上的那個人,最近一次,深深的,像是要把他刻在自己心里似的……默默告訴自己,我將永遠和你永不交集……

                  在人們的安可中,演唱會結束了,我隨著人群怏怏地出了場,今天羽的狀況不太好,應該說是相當糟!在臺上總顯得心神不寧的樣子,而歌詞也唱錯唱漏了好幾次!

                  ***

                  而且總是頻頻望向我所站的方向!

                  偶爾他會和我四目相對……那也只是我的錯覺罷了,那麼大的會場,那麼幾萬人的演唱會,在臺上是絕對不可能發現我的!

                  我默默地走著,發現身後跟著一個人。我走快,他也跟著走快,我停下來,他也停下來!我突然一個轉身,想弄清到底是什麼人跟著自己,既然是……

                  “唔~~~~”對方一個向前,用手捂住了我的嘴。

                  這個情景好熟悉啊!我突然想起和羽第一次見面的情影,他著自己飛快的穿梭在人群中……那時我的一面緊緊抓住自己的背包,一面手臂又被他緊緊拉著,只看得見他帶著藍色棒球帽的後腦,以及頎長的身形……像風一般奔跑著……

                  咦?怎麼才這樣想著,他就拉著自己跑起來了?手既然被緊緊抓住,那力度大得幾乎把我的手捏斷,混亂中我把那個熟悉的背影與過去的相重合……

                  最後,他在一個黑暗無人的小巷中停了下來,這時我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了!剛剛才大病初痊的身體跟本受不了這樣劇烈的運動,只覺得眼冒金星,四肢酸軟……還沒有來得及緩過氣來,就被拉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那種絲毫不許別人拒絕的霸道,以及強烈灸熱的呼吸──是羽。

                  仿佛要把我融入自己身體一樣,在那個寂靜的小巷里,兩種心跳聲透過緊緊相擁的身體,重重的敲擊在對方身上,清晰地回蕩在狹隘的空間,我已經分不清楚那聲音是我的,還是他的……只是劇烈的跳動著……

                  我就這樣僵硬在他突如其來的懷抱里。

                  低沈磁性的聲音從耳朵上方傳來,帶著一絲顫抖。

                  “為什麼?為什麼要離開我?”

                  這句話猛然驚醒了我,我掙扎著想脫離那個懷抱,可是對方的力量太大了,把我緊緊箍住不放,那些掙扎在他懷抱里只能算是在扭動身體,再怎麼反抗也像是徒勞!

                  黑暗里羽的雙眼閃閃發亮,像野獸般,深沈而陰暗;充滿著望,像是要把人吸引進去似的,他深深的凝視著我……長久……然後便是重重的吻如狂風暴雨般砸落下來……

                  那天晚上的恐怖回憶排山倒海的涌上心頭!我閉上眼用力一咬!

                  “唔……不要……放開我!”

                  “痛!你既然咬我!”對方終於放開了我的唇,惱怒的低咒著,可是卻沒有放開手的鉗制。

                  除此之外,這是我在意識遠離前唯一記得的──羽那張生氣卻擔心的臉。

                  (待續)

                  謝謝!謝謝!大家來看文!!^_^

                  可惜文還是那麼短!瓶子已經好好反省了;所以明天再多多滴更新啦~

                  32

                  “元千音!你爸爸媽媽怎麼又沒來開家長會?”

                  “會來的!媽媽答應我的!”小小的我漲紅了臉反駁道。

                  “可是從來都沒見過你的父母啊!”

                  “該不會是沒有父母嗎?”

                  “誰說我沒父母!!!我媽媽她可是……”

                  “少爺!!!”曾氣喘息息的從遠處趕了過來,同時也打斷我正要說出口的話!

                  “曾……”

                  “對不起!我來晚了!”

                  “那媽媽呢?”

                  “太太突然有急事,來不了了!”

                  ……

                  又是這樣……每次都是這樣!答應過我的事都不算數,事後又用各種方式來補償!侏不知道那種長久等待的失望心情,是無論用什麼都不能填滿的!

                  “對於我們這樣身份職業的人來說,孩子本身就是一個包袱……”

                  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呢?如果討厭我的話……

                  此時身下是柔軟的床墊,慢慢睜開眼睛,看見一張熟悉的臉!

                  “美代子姐姐?我怎麼會在這里?”

                  “還不都是羽那個臭小子!你別擔心,我已經好好教訓過他了!”

                  被她這麼一提醒,我才想起自己昏倒的原因──既然是被羽吻暈的!

                  吻……想到那個吻,臉不由得火熱了起來!

                  “千音,你的臉好紅啊!不會是又發燒了吧?”

                  似乎一直站在門外的人在聽見這句話後,一個箭步沖了進來。

                  在我還沒弄是怎麼一回事的清況下,身體又被緊緊抱住,然後一只大手撫上了我的額頭,那冰涼的感覺跟記憶里生病時夢中的一模一樣……

                  對上的還是那雙我所見過最漂亮的眼,永遠會讓我淪陷其中的眼……

                  “你這個臭小子要干什麼!誰準你進來的!”美代子姐姐重重的在羽頭上敲了一下。

                  “姐,你能不能出去一下,我想跟千音單獨談談。”

                  “這個……”美代子姐姐有些為難的看著我,似乎有些不放心樣子。

                  “不要走!”我一驚,立刻抓住美代子姐姐的手。

                  羽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問道:“你就這麼討厭我?”

                  討厭嗎?或者說是害怕更確切些吧!我搖搖頭又點點頭!然後低下頭小聲的說:“我現在不想見到你。”

                  “我明白了。”隨後轉身離開房間。

                  喉嚨一陣苦澀,好不容易才開口問美代子姐姐。

                  “羽什麼時候知道我在這里的?”

                  “從你第一天住在這里開始……”

                  “呵呵!”我無奈的笑了起來,原來自以為是的逃離其實只是做繭自縛,到頭來還是被人任意的捉弄欺騙。

                  “我們并不是故意要隱瞞!是我一直不讓羽接近你,怕你又受到刺激!”

                  “羽告訴你的?”

                  “其實我在見到你時就猜到了一大半,後來我又去找了羽才知道的!”

                  “……”

                  沒想到一開數就已經知道了,那她也知道我的病……想到這里我就羞愧得要死。

                  “一開始我沒有告訴你在我這兒的事,可是羽那時已經找你找得快發瘋了,整個人幾乎都陷入了瘋狂的狀態!戲也不拍,公司也不去,誰都不見!我見了急得要命,所以只好告訴他!”

                  美代子姐姐嘆了一口氣,繼續說到。

                  “那個孩子的個性真的是很固執別扭!硬要跟著我來找你,見你病得那麼重,氣自己氣得要命,又怕你生氣,一直不敢出來見你!”

                  “後來,他知道你從我這里偷偷走了,氣得大發雷霆!四處找你,幾乎連演唱會都不打算開了。唱片公司急壞了,軟硬兼施答應私下幫他找你,他才勉強上臺演出的。”

                  “也不知道那孩子是怎麼了,怎麼會對你做出這種事!明明那麼喜歡你的!”

                  我一直都靜靜的聽著,從頭到尾都沒有吭聲,眼淚卻跟著大滴大滴的落了下來。

                  天啊~~~~我現在是怎麼了?

                  每當坐在電腦面前頭腦就死機,目光呆滯……

                  一到上課時就文思泉涌,奮筆奮疾書,周圍的同學和老師看見還以為瓶子我是多麼勤奮刻苦的在學習!

                  其實……

                  因為有人跟瓶子說:不要輕易原諒羽!所以這些拖文就出生了!

                  33

                  “也不知道那孩子是怎麼了,怎麼會對你做出這種事!明明那麼喜歡你的!”

                  “那才不是喜歡!!!”──如果喜歡一個人就是要傷害他的話。

                  叮咚──門鈴突然襲擊這個時候響了起來;然後便聽見羽憤憤的聲音。

                  “你來干什麼?給我滾出去!”

                  “我也不愿意來,可是既然是美女的要求,我不得不從。”那是羅藍的聲音!似乎還在其它人的……

                  “羽……你好幾天都沒來拍戲,我很擔心你……”徐安妮怯怯的嬌昵著。

                  可是羽好像并沒有多加理睬,門外傳來外人進入屋子的一些雜音。隨著羽氣急敗壞的吼聲──

                  “喂!老女人!誰準你們進來的!不要順便闖進別人的房間啊!”

                  我看見了闖進來的人──是她!我的母親劉佩玲。

                  “小音!你這幾天去哪了!急死我了!”

                  我嘆了一口氣,母親的演技越的是越來越好了,從小到大都沒有見過她皺一次眉,此時卻讓我有種好像她是真的很擔心我的樣子。如果真的這麼緊張我這個兒子的話,那怎麼不在我第一次離家時就出來找我呢?

                  “沒什麼,謝謝關心,只不過有些小病而己!”我盡量用那種客氣生疏的語氣拉離兩個人的距離。

                  周圍的人還都還不知道我們倆的關系,裝做不熟識這種事我早就習慣了!

                  可是此時她可能已經忘了這一點了,還想伸手摸我的臉!卻已經被羽一把攔開,羽用一種保護者的狀態警惕在我旁邊阻隔了她的接觸,讓我有些好笑……

                  這是什麼和什麼啊?母親想要和自己兒子接近都那麼難?可是看到旁邊瞪大眼睛看戲的羅藍和楚楚可憐的徐安妮,我又再次給自己戴上虛假的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