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羧桓詹諾背∷黨隼矗蠹葉薊岷苻限危暈也叛鹱韃恢5熱歡既媚闃懶耍共蝗縹抑苯雍湍闥登宄!

                  蘇怡君抬頭望了她一眼:“憐卿,真的很對不起,但現在天龍……知不知道剛才我在場?”

                  “嗯!剛才就是他提醒我才發現你的,并讓我回來和你談一談,希望你能為我們保守秘密的。”

                  蘇憐卿繼續欲擒故縱。

                  蘇怡君聽見,幾乎要昏倒過去,真是丟臉丟到佬佬家了,心想:“要是我再碰見天龍,還想做人嗎?”

                  “姐,你可以為我們保密嗎?”

                  蘇憐卿繼續步步緊逼。

                  “嗯!”

                  蘇怡君用力點下頭:“憐卿,我……我不會向其它人說。”

                  “這樣我就放心了。對了,姐你這樣漂亮,追求你的男人必定不少吧?”

                  “才不是呢。”

                  蘇怡君忙即搖頭。

                  “姐,我看姐夫對你很體貼,你們結婚也有十多年了吧?”

                  “是啊,仲達對我蠻體貼的,我們七年之癢早就過去了。”

                  “姐,姐夫是你第一個男人?”

                  蘇怡君點點頭。蘇憐卿挨近身來,挽著她的手,輕聲問道:“看見你們夫妻感情這么好,結婚都十多年了,姍姍都上初中了,老夫老妻了,你們現在是不是還很和諧?”

                  蘇怡君一聽,臉上更加紅了,連忙垂下頭來,又如何肯回答她。

                  “姐,你這個表情是默認了。這樣很好啊,要留住一個男人,這個方法是最有效的。況且你不但長得漂亮,生過孩子了,身材還這么好,連我做女人看見你都心動,更何況是男人,相信姐夫一定愛死你了。”

                  蘇怡君害羞得不敢抬起頭來,心里暗罵:“臭妮子真是過分,竟問人家這種事,叫我怎答你好呀。”

                  “姐,你真是很美,在我接觸的人當中,可以說是最美的一個。”

                  “憐卿,你……你說笑了,我哪有你說得這么好。”

                  “姐,我是說真心話。現在時代不同了,女人和男人已無什么分別,既然上天給你這副美貌和身材,就應該要好好珍惜,好好享受,不要暴殄天物,荒廢良田,待得人老色衰后才后悔,已經太遲了。”

                  “只要是自己喜歡的男人,跟他過一輩子又怎會感到后悔。”

                  蘇怡君低聲道:“其實我也沒有太大的要求,他對我好,我對他好就足夠了。”

                  “姐,這樣你就錯了,維系夫妻間的感情,并非只是表面上喜歡這么簡單。現在的女孩子,誰不是經過交往才結婚,但為何離婚率會年年增高,其中當然有原因,有些是為了彼此不和,也有些是日子久了而產生厭倦,最重要的,就是有第三者介入。出現第三者的原因,當然是某一方認為那人比自己配偶更好,尤其是夫妻之間得不到性方面的滿足,就更容易出現第三者。”

                  蘇怡君全沒發覺她這番言論,有部分近乎是歪理。

                  “男人的性能力個個不同,能夠滿足自己的男人,對女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若是一輩子只和一個男人做愛,是很難作出任何比較。所以說,女人必須把握機會,多些不同的男人交往,來作個比較,看誰人才是最適合自己。”

                  蘇怡君默默聽著,心里卻想:“你可能不了解你姐夫聞仲達,但我認為他已經很不錯了,又何必另找其它男人。”

                  蘇憐卿又道:“我在上衛校時,曾經交往過的男友也有三四個,及至和秦仲武結婚到現在,我認為最適合我的還是天龍,他的條件怎樣,剛才你是親眼目睹,不但巨蟒粗大,性能力也非常了得,我和他做愛,確實讓我很滿足。”

                  蘇怡君聽完她這番說話,剛才那個林天龍赤身露體的情景,立即又再浮現在眼前,一想到這里,下體深處實時作癢起來,頓感一股空虛和難耐,知道若再不離開,不知她還有多少害羞的說話要說出來。

                  “姐,我知道姐夫經常在美歐飛來飛去,讓你備受冷落,若然我有你這副姿色,絕對不會輕易去獨守空房,白白浪費上天給予的本錢。”

                  蘇憐卿突然一笑:“看你,姐,才一陣子說話,整張臉竟漲紅起來,真是越看你越覺得可愛,沒想到你都十多歲孩子的媽媽了,還是這樣害羞!”

                  說著伸出手來,摸上她的臉蛋。

                  “憐卿,別瞎講胡鬧!”

                  蘇怡君嬌嗔道,給她一摸,嬌羞無限,便想提出離開,蘇憐卿突然用食指抬起她下巴,將頭探前來,竟吻住她紅撲撲的櫻唇。

                  這一驚嚇可真非同小可,蘇怡君大驚之下,連忙把頭移開:“不……不要!”

                  正想從沙發上站起,怎料才叫了一聲,妹妹蘇憐卿已整個人撲了過來,將她牢牢壓在沙發上。

                  蘇怡君急了:“憐卿,不要這樣胡鬧……”

                  蘇憐卿臉現笑容,面貼面的盯住她道:“姐,大家都是女人,又怕什么。”

                  蘇怡君恐惶悚懼,拚命掙扎,忽然左邊乳房一緊,已被蘇憐卿握住:“啊!憐卿,求你不要,你快放開姐姐……”

                  一話未完,朱唇再次給妹妹蘇憐卿封住,一根香噴噴的舌頭直闖而入,不停在她口腔咕嚕滾動。

                  無法掩飾震驚的蘇怡君,兩只眼睛瞪得又圓又大,只能無助地發出噫嗚。

                  蘇憐卿一手固定她腦袋,一手抓著她豐滿誘人的乳房,隔著單薄的衣衫溫柔地輕揉著。蘇怡君起先的掙扎,在妹妹蘇憐卿的愛撫下,一種無法言喻的美妙感覺,將她頑抗的展掙開始逐漸化解。但她知道,倘若現在崩潰下來,眼前這個壞妹妹只有越來越放肆,可是不住傳來的快感,卻又令她無所適從。

                  “怎……可能會這樣,和妹妹親吻都會產生快感?”

                  蘇怡君暗罵著自己,在妹妹蘇憐卿的揉捏之下漸漸發熱,她甚至無法掙扎,一來怕被妹妹蘇憐卿發現自己身體里面最深刻的想法,二來在她出神的當兒,妹妹蘇憐卿已從后方摟住了她,兩團柔軟火熱、高挺堅實的美峰,擠得她背心不由發熱,一雙纖手更已托住了她胸前美峰,正自把玩起來,蘇怡君只覺耳朵在妹妹蘇憐卿的輕輕吹氣之下逐漸火燙,偏偏一直壓抑的體內欲火,卻在她的挑弄下火熱地燃起,蘇怡君不由軟癱在妹妹蘇憐卿懷內,軟到無法自拔。

                  “憐卿……哎……你……你做什么?”

                  全沒想到妹妹蘇憐卿竟會對自己這么做,蘇怡君又驚又羞,偏偏身體里的熱度,卻似和妹妹的手段呼應一般,愈來愈是熱烈,尤其與在自己身上不知擺弄多少年的老公聞仲達相較,妹妹蘇憐卿的手法雖少出了一絲粗暴和征服的力道,卻多一分溫柔的疼惜,尤其同為女人,更是護士職業,可要比男人更了解女人的敏感地帶。

                  蘇怡君嬌軀酥軟,迷亂的芳心愈發昏茫,若非知騷擾者是妹妹,怕真要一回身將她壓在身下,饑渴地索求起來,“別……別這樣……我是……是你姐……啊……”

                  蘇憐卿并不著急欺壓,顯然是要讓姐姐蘇怡君慢慢就范。她愛惜地在姐姐肩頸處吻了幾口,纖手輕輕揉弄著姐姐飽滿堅挺、高聳入云的美峰,光想到姍姍靠這對美乳哺育成長如今已經上初中了,現在這美峰卻還是嬌美一如當年,芳心便不由覺得刺激無比,揉弄之間愈發落力了。熱情的親吻,讓蘇怡君的反抗變得脆弱,在她仍沒有足夠力量阻止妹妹蘇憐卿時,壓在身上的妹妹突然探手到她短裙里,手指直接按上飽滿的核心。

                  “啊!”

                  一聲呼喊,實時從蘇怡君口中逸聲而出:“壞憐卿,不可以這樣……我求求你……嗚……”

                  一聲沒完,櫻唇再被妹妹蘇憐卿封住。

                  蘇怡君扭動臀部,希望能擺脫她的魔爪,只是妹妹蘇憐卿沉重的身軀緊緊困住她,叫她無法得逞。蘇怡君很后悔,今晚為何要穿短裙,若是穿牛仔褲會多好!思念方落,一只柔軟的玉手已伸進內褲里,直接摸上她鼓鼓囊囊的要塞,這塊只曾讓老公聞仲達享受過的寶地,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落入妹妹蘇憐卿手中。

                  她伸手想按住妹妹作怪的手,偏偏卻止不住她,反而被她帶著在身上滑動,纖巧的指尖觸及之處,又涌起另一波暖流,“哎……嗯……憐卿……別對姐姐……這樣……”

                  “唔……唔……”

                  蘇怡君在她口中作出頑抗,仍是阻擋不了她的動作。蘇怡君用力推她,但蘇憐卿一點也不受影響,上身依然牢穩壓住她。當一根纖細的手指進入她時,強烈的感覺令蘇怡君直打哆嗦。從一根手指變為兩根,力度從溫柔變為猛烈,下體傳來的美感,使愛液瘋狂地涌出。蘇怡君在口中喊著不好,但雙手卻失去了自制,不經意地用力摟住蘇憐卿的身體。

                  敏感的蜜穴甬道愈發承受不住這股刺激,強猛的快感幾乎讓蘇怡君喘不過氣來,她只覺得膣室不停地翕動,不停地收縮,嘹喨可聞的愛液聲,既丟人又讓她漸趨迷失,抱著蘇憐卿的雙手變得更加有力。當蘇憐卿扯下她的內褲,蘇怡君竟失神地提起臀部,配合她的需求。

                  布滿騷水的內褲,被蘇憐卿拋到地上,如春筍般的纖指再次闖入寶地,才挖掘十來下,蘇怡君開始發出滿足的低吟,雙腳亦同時漫漫張開,盼望更多慰藉和施予。

                  蘇憐卿抽離嘴唇,一對美眸盯住身下的美人,說道:“姐,你真的很美,太讓人妒忌了。”第194章 林天龍乘虛而入

                  她口里說話,一手撫摸著姐姐蘇怡君的秀發,另一只手從她胯處往上移,將蘇怡君的白色襯衫解開,一對皓白如脂的乳房實時露出了大半。在前開式的花邊胸罩包裹下,烘托出兩團渾圓飽滿的乳肉。

                  “憐卿,不……不可以這樣……”

                  蘇怡君張著失神的眼睛。

                  “姐,我看出來你很空虛寂寞了,讓我來替姐夫來滿足你吧。”

                  接著頭一低,順著蘇怡君纖細的脖子往下吻,“噗”的一聲細響,前開式的胸罩往兩旁分開,一對嬌嫩誘人的豐乳全露了出來。

                  蘇怡君吃了一驚,還沒來得反應,但灼熱而溫濕的嘴唇已埋了下來,毫不猶豫地含著一顆堅挺的蓓蕾,同一時間,蘇憐卿的手指再次回到適才的崗位,雙指探進她小穴,繼續進行深入的采掘。

                  “壞憐卿,不……啊……不要!”

                  帶著顫抖的呼喊聲在蘇怡君口中響起,她再次移動臀部,這次卻是出自原始的性反應,但這種反應,蘇怡君似乎還沒注意到。過了一會,蘇怡君又再發出臣服的嘆息,漸漸拱起背部,像似乞求更多快樂的光臨。

                  蘇憐卿的吻慢慢向下移,終于吻上她大腿。蘇怡君是過來人,自然明白她的意圖,忙用手遮掩住蜜洞:“憐卿,好妹妹,請……請你放過姐姐……啊!不可以……”

                  蘇憐卿扳開她軟弱的柔荑,埋頭舔著嬌嫩的珍珠花蒂,一陣難言的快感直竄遍蘇怡君全身,叫她無法不叫出聲來。

                  蘇憐卿靈活的舌頭不住挑逗蘇怡君的欲望,加上手指的進入,直把她弄得死活不知。

                  過烈的刺激,讓她蜜穴甬道不停地痙攣收縮,愛液毫不遏止的直冒。蘇憐卿一面弄著,一面脫光身上的衣服,而蘇怡君仍渾然不覺。

                  一輪波濤滾滾的激情,蘇怡君再也承受不住,身子突然僵住,接著下身連番抽搐,竟然高潮了。

                  蘇憐卿并沒有停下動作,依然埋頭苦干,使出功夫盡情挑逗,而雙手同時扯下她的短裙。還在一片迷茫的蘇怡君,渾渾噩噩地配合著她的擺布,直到蘇憐卿趴回她身上,蘇怡君才稍稍醒轉過來,半睜美眸,卻見身上的妹妹蘇憐卿已然精光赤體,一對渾圓的乳房已垂到她嘴前,不禁又是一驚。

                  “姐,含住我的乳頭。”

                  妹妹蘇憐卿將一只乳房壓向她,蘇怡君已被挑得情欲如火,略一猶豫便張開嘴巴,含住她粉嫩的乳尖,這種嶄新的感覺,是蘇怡君不曾嘗過的,只覺口中之物軟綿而飽滿,感覺出奇地好。尤其那顆已呈發硬的乳頭,不住地在她口腔里滾動,有趣之極,令她潛意識作出反應,使力吸吮起來。

                  “好美,姐,你弄得我好舒服……沒錯,用力地吸。”

                  蘇憐卿垂下頭來,瞧著姐姐蘇怡君絕美的容顏,亦不禁看得欲火焚身,心中暗想:“一會天龍進來看見她,又叫他如何忍得,勢必將這個美姐姐干得死去活來,方肯罷休了。這一個色鬼,今趟可真便宜了他。”

                  蘇怡君在妹妹蘇憐卿的引誘下,不覺間已漸漸投入肉欲的快感中,蘇怡君先前眼中的困惑和恇懼,亦漸漸消失得無影無蹤。

                  蘇憐卿不停作出淫蕩的姿勢,見她單手支撐起上身,讓姐姐蘇怡君能輕易地品嘗她胸前的豐滿。蘇怡君雖然舉止生硬,但吸吮起來卻相當溫柔,比起男人那種兇巴巴的狠勁要舒服多了。蘇憐卿另一只手并沒有閑著,緊緊握住身下姐姐蘇怡君的一只乳房,緩搓慢揉,肆情把玩,務求將蘇怡君的情欲催生到沸點。

                  蘇怡君自從老公聞仲達經常在美歐飛來飛去后,二人雖有時常親熱,畢竟只是聚少離多,再加上她溫文害羞,每次和老公聞仲達做愛,都是順受承歡,從不會作出任何主動,便是稍為淫蕩的體位,蘇怡君總是搖頭不肯。但沒想到,今日遇上了妹妹蘇憐卿,她竟會在康華醫院的副院長辦公室里敞開胸懷,心服情愿,便連她自己也不明白其中道理,或許彼此都是女性而讓她失去戒心吧。

                  一輪甜美的撫弄,使二人的欲望更趨于旺盛,蘇憐卿再次壓下身軀,用身體覆蓋住她。蘇怡君在情欲的困禁下,已開始失去思考能力,全然溶入愛欲之中,當蘇怡君用雙手抱著妹妹蘇憐卿時,蘇憐卿的舌頭再次探入她口腔,搜尋索求那股甜蜜和柔軟。

                  蘇怡君嘆息一聲,開始輕輕愛撫她的玉背,兩個美女胸脯挨擠,互相緊貼,擠壓出團團誘人的形狀,那種感覺是何等地柔軟和美好。熾熱的親吻,越來越見恣縱熾烈了,令二人全身都滾燙起來。

                  忽地一個男聲傳進二人的耳朵:“好火熱的場面啊……”

                  說話聲微帶著促狹。

                  蘇怡君猛地一驚,張眼一望,立即“呀”一聲脫口而出,整個人幾乎當場昏倒過去。只見林天龍雙手盤在胸前,身子挨在門邊,那張英俊的面上,掛著一個似笑非笑的臉容。

                  蘇憐卿柳眉繃緊,用身子遮檔著姐姐蘇怡君的裸軀,故意笑罵道:“小壞蛋,你不是去找可晴了嗎?你怎么進來了?快給我滾出去。”

                  蘇怡君早已嚇得臉無血色,雙手牢牢抓住身上的妹妹蘇憐卿,生怕蘇憐卿一旦離她而去,自己失去了遮掩的屏障。

                  “拜托兩位大姐,這是我的辦公室,我想來就來,又有什么出奇,只是沒想到會在我的辦公室里看見這樣動人遐思的場面。”

                  林天龍口里說著,人已走近前來。

                  “我叫你出去,沒聽見嗎?”

                  蘇憐卿故作厲聲罵道。

                  “兩人女人玩有什么意思,讓我也來湊個熱鬧,大家添些樂趣。”

                  “不要……求求你出去……”

                  蘇怡君見林天龍正要解開腰間皮帶,一時也顧不得什么了,立即叫了出來,希望他能就此停手罷休。可是她這句軟弱無力的懇求,又怎能夠令這個小壞蛋大色狼輕易放棄。

                  林天龍先前在初中時也見過蘇怡君老師,也從秦可晴蘇憐卿口中聽說過其人,都說她如何地漂亮,他初時還不覺得什么,在早熟的林天龍眼中,漂亮的女孩子對他來說,已不算是什么新奇事了,尤其是迷上柳菡香之后,頗有一種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的意味,對蘇怡君倒是沒有什么感覺。

                  但今天看見蘇怡君一身教師制服套裙絲襪高跟時,美少婦風韻十足,也不禁瞠目結舌,神魂俱飛,令他震撼不已。他卻沒料到,以前那個不放在他眼里的蘇老師,竟會美若如斯。

                  “天龍,你……你想干什么,你快出去,再這樣我要生氣了。”

                  蘇憐卿邊說,邊抱住身下的姐姐蘇怡君,看見蘇怡君眼中遍布了恐慌,不由得在心中發笑。

                  林天龍敏捷地脫光身上的衣服,挺著一根巨棒站在沙發邊,向蘇憐卿笑道:“憐卿,是不是很想要呢?用你的小嘴給我再弄硬一些。”

                  “你少臭美,快把你的家伙拿開。”

                  林天龍下體肉棒早已硬挺高昂,擺明要擇人而噬,蘇怡君早已嚇得閉上眼晴,身子不住在妹妹蘇憐卿懷里打戰,心里暗罵:“怎會弄成這樣子,叫我怎么是好?若然我現在起沙發離開,勢必給林天龍看光了,但如果不離開,不知他會不會……”

                  想到這里,腦袋頓時沒撩沒亂,亂糟糟的一團,不知要怎樣才好。

                  就在蘇怡君芒刺滿身之際,忽覺沙發墊一陣顫動,便知曉天龍已跳上沙發來,嚇得張開眼睛,望著眼前的妹妹蘇憐卿道:“你……你叫他下沙發好嗎?求求你……”

                  蘇憐卿向她點點頭,像似安慰:“天龍,不要這樣,你若不下沙發,我以后也不再理睬你……啊!你……你在干什么?不要……”

                  蘇怡君看見妹妹蘇憐卿突然把頭仰起,張著嘴巴,心中正感奇怪,忽然聽蘇憐卿再次“啊”了一聲,蘇怡君立即明白過來,顫著聲音問道:“難道他……他已經……”

                  但后面的說話,蘇怡君還是難以開口。

                  蘇憐卿星眸半張,望住身下的姐姐蘇怡君輕輕點了點頭:“那……那壞蛋……插進來了!啊……插得很深,給他頂到盡頭了……”

                  說著用力抱緊姐姐蘇怡君,回過頭向天龍道:“人家……人家不要,你這個人好壞,還不快點拔出來。”

                  “憐卿姐姐里面怎會這么多水,看來你和怡君姐姐剛才弄得很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