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慮楸竟儔匭胨得鰨液橢烊油敝憂橛諶厝兀餳慮榭峙掄黿隙賈饋G靶┤兆櫻頤竊螄露腦跡髯砸宰約冶臼露崛∪厝氐姆夾摹V鋇較衷冢液橢烊擁畝腦薊姑揮薪崾1竟倏儀臚躋灰斡氪聳攏昵岬娜說氖慮椋腿夢頤悄昵崛死唇餼觥2恢躋庀氯綰危俊

                  燕王微微一笑,轉過身去對朱三問道:“老三,可有此事?”

                  朱三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道:“父王,兒子確實和他打過賭約。”

                  燕王聞言,轉過身來,對劉峰道:“小爵位,既然如此,那此事本王就不干涉了,我也老了,你們年輕人的事情你們自己去處理吧。”

                  “王爺深明大義,本官實在是佩服。”劉峰拱手施禮。

                  朱三肺都氣炸了,悔恨自己本不還和劉峰打賭。

                  王德望和王蓉蓉卻是松了一口氣,劉峰今日在百官面前說起此事,料他燕王也不敢出爾反爾。只要王蓉蓉不同意,他朱三就別想打王蓉蓉的主意。

                  “小爵爺過獎了,年輕人的感情事,我原本就不應該干涉的。“燕王微笑道:“小爵爺,聽說你的天上人間搞的不錯啊。不知道你什么時候把分店也看到燕京來啊……”

                  劉峰微微一驚,暗道,莫非燕王此行是沖著自己來的。

                  “馬馬虎虎,那點小生意哪能放在王爺眼里。”劉峰故意打哈哈。

                  燕王見他渾不在意,便一笑道:“小爵爺客氣了,據我所知,我燕京的個別官員都曾悄悄到訪過江南,他們的目的地無一不是小爵爺的天上人間。可見小爵爺的天上人間具有多大的吸引力。“

                  劉峰哈哈一笑道:“王爺抬愛了,不過是個青樓生意。“

                  燕王眼中精光一閃,目光轉向劉峰,沉聲道:“小爵爺,大家都是聰明人,實話說了吧,本王想和你談談合作的事情。”

                  劉峰故意裝傻:“王爺請恕罪,錦衣衛厲來都只效忠于當朝陛下。”

                  燕王聞言,面色不變,眼中光芒卻是鋒利起來,望了劉峰一眼,笑道:“小爵爺,你過濾了,本王指的合作和錦衣衛無關。我希望能和小爵爺在燕京開辦天上人間。”

                  合作?狼子野心啊,現在說得好,將來只要一切就緒后,等待劉峰的肯定是退位讓賢,燕京的天上人間鐵定是燕王的。燕王這一手玩得有些差勁,人家太子妃早就玩過了。

                  劉峰輕笑一聲,不卑不吭的回答:“王爺,實不像瞞,天上人間還存在著許多問題,我暫時還沒有考慮過去燕京發展。”

                  劉峰這話,無疑是拒絕了燕王的邀請,朱三再也忍不住,神色一變,怒聲道:“劉峰,你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連我父王的邀請你也拒絕?”

                  燕王卻不似朱三那么激動,臉色變了幾變,對朱三呵斥道:“老三,你給我住嘴,本王和小爵爺說話,哪里輪得上你插嘴。還不給我退下。”

                  轉過身來,燕王對劉峰道:“犬子不懂事,還望小爵爺不必介意。”語氣中雖然帶著歉意,但是他的眸子中卻是閃過一絲凄厲之色。

                  劉峰淡然一笑,道:“只要王爺不怪罪就好。”

                  “你們年輕人先聊吧,我先過去招呼百官,明日我私下設宴單獨請你。”燕王說完也不等劉峰反應,轉身便走了。很顯然,他對合作的事情并沒有死心。

                  看著燕王的背影,劉峰微微吃驚,暗道,莫非燕王突然駕臨江南,是為了自己。

                  只是不知道他是單純的為了天上人間,還是有別的目的。

                  ……

                  ……

                  直到宴會結束后,王蓉蓉依舊緊跟在劉峰左右,感覺只有在他的身邊心里才能踏實一些。

                  “放心,燕王今日當著百官親口答應,絕對不會反悔的,只要你不松口,朱三就沒辦法。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府。”劉峰輕聲道。

                  “恩。”王蓉蓉輕恩了一聲,低聲道:“謝謝你,今天要不是你,我和爹爹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是不是有些感動了?”劉峰開玩笑的說道:“要不你以身相許,報答報答我今日對你們王家的恩澤。”

                  第八集 第十一章 蓉蓉的報答

                  王蓉蓉臉色一片緋紅,輕啐了一聲,道:“大色狼,又沒個正經了。”

                  劉峰嘿嘿一笑,道:“開玩笑的,我是個正經人,再說了我現在已經是有老婆的人。”

                  王蓉蓉聞言,眼中閃過一道讓劉峰不易覺察的黯然。

                  兩人并肩走了一段路,王蓉蓉突然拉起劉峰的手。

                  “做什么啊?你不會是想……”劉峰壞笑著,把眼睛轉向王蓉蓉胸前的飽滿。

                  王蓉蓉抓緊劉峰的手,橫了他一眼,道:“你想得美啊,人家只是做做樣子,我是怕被燕王看出來。”事實上,王蓉蓉是為了那份安全感才抓住了劉峰的手。今日劉峰和燕王博弈,讓王蓉蓉對劉峰的看法再次改變。心中再次佩服劉峰,如此年紀輕輕,居然和帝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燕王頂牛,實在是厲害啊。

                  兩人拉著手,如同情侶一般,一路閑聊,很快就來到了守備府。

                  “蓉蓉,你進去吧,我先走了。對了,這幾天我事情多,可能沒時間來找你,如果你不想朱三找你麻煩的話,最好先去你師尊白眉真人那里待幾天吧。”劉峰想松手,但是王蓉蓉卻抓得緊。

                  “大哥,既然來了,你就隨我進去喝杯茶吧。”王蓉蓉硬拉著劉峰往府里進。

                  本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原則,劉峰隨著王蓉蓉走進了一間干凈整齊的房間,剛進門,一股淡淡的清香就朋友鼻而入。

                  “大哥,這里是我的閨房。”

                  王蓉蓉的話讓劉峰大吃一驚,女人居然帶他到了自己的閨房。在古代,這樣的行為意味著……

                  “大哥,我來幫你……”就在劉峰走神的時候,突然感覺王蓉蓉從身后抱住了自己。

                  “蓉蓉,你這是?”

                  “大哥,你不是說讓我以身相許嗎?”王蓉蓉柔聲道:“蓉蓉不是個隨便的女人,沒有成親之前,我的身體是不能給你的。但是我給你用手幫你……”在過去的日子里,王蓉蓉曾經兩次用手幫過劉峰。她知道劉峰很喜歡那樣的體會。所以,今天她選擇了這樣的報答方式。

                  劉峰頓時想起了那兩次的銷魂,下體猛的涌上一股暖流,他迫不及待的吻住了王蓉蓉的柔唇。

                  王蓉蓉出奇的沒有拒絕劉峰的人吻,反而用丁香小舌生澀的回應的劉峰。

                  一番蕩氣回腸的熱吻下來,這對男女的呼吸變得粗重起來,漸漸的,王蓉蓉已經沒有了先前的羞澀與緊張,她的芊手在摸索,大膽的握住了那根火熱的棒棒……

                  雖然只是用手,但是劉峰卻很喜歡這樣的刺激,配合著她熱情的愛撫,劉峰的撩起了蓉蓉的長裙,靈活的伸進了內褲中,手指挑上她最敏感的一點。

                  “啊……”王蓉蓉喉嚨里發出了膩人的呻吟,濕潤的私處被劉峰一摸,身子頓時**的顫抖著,強烈的快感幾乎讓她的身子躬下去。

                  王蓉蓉不堪刺激的扭動著,雙手則緊緊的抓著劉峰的棒棒,使勁的揉搓著……劉峰只覺下身一陣麻癢,一陣難言的愉悅。

                  不知何時,王蓉蓉竟把劉峰的褲子褪了下去,就在劉峰驚訝的時候,卻見王蓉蓉俯下身子,口鼻已經不知不覺的湊到那根火熱的棒棒前。

                  “蓉蓉……”劉峰正要說話,卻不想王蓉蓉半蹲著身子,雙手依舊握著棒棒輕輕的的揉搓著。

                  劉峰微微心動,有意擺動腰際,把那根火熱的棒棒往王蓉蓉的嘴巴上湊去,女人只覺得一股**的氣息撲鼻,就在她意亂情迷的時候,劉峰身子往前一挺,順著女人的嘴巴刺了進去……

                  王蓉蓉愣住了,她沒想到這羞人的東西會滑進口中,此時她嘴里被塞得滿滿的,心中又是緊張,又是興奮……

                  溫潤包裹的奇妙感覺讓劉峰暗呼大爽,雖然今天的事情有些意外,但卻是意外的驚喜。

                  王蓉蓉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驗,她本能的伸出舌頭小心的去碰觸那火熱的東西,劉峰頓時發出一陣喘息聲。

                  王蓉蓉聽到劉峰的喘息聲之后,似乎有些明白了,這樣做,會讓他更加的舒服和快樂……

                  “蓉蓉,舌頭……”劉峰刻意的提醒著王蓉蓉。

                  王蓉蓉悟性還是不錯的,幾次試驗之后,竟然掌握了一些經驗,舌尖輕輕的一撩,嘴巴一緊……

                  劉峰頓時發出一聲愉悅的叫喊聲,身體也同時哆嗦了一下。

                  感受到男人的反應,王蓉蓉知道,自己做對了。

                  王蓉蓉臉蛋羞紅,微微抬頭輕瞟一眼劉峰,一臉舒爽的陶醉,埋起頭更加賣力的挑逗起來。

                  隨著王蓉蓉的挑逗,劉峰感

                  一股潮水般的刺激,身子一陣猛烈的哆嗦,輕呼了一火熱的精化噴灑了出去。

                  王蓉蓉猛的一驚,想要躲開,但已經來不及了。站起身子后,她面帶羞意,媚眼迷離,一雙玉手緊緊的摟著他的脖頸,低聲問道:“大哥,舒服嗎?”

                  “舒服,當然舒服啊。”劉峰嘿嘿一笑,伸手想摸摸王蓉蓉的私處,卻被拒絕了:“大哥,人家已經報答你了,我說過,我的身子在成親之前,是不會給別的男人。”

                  劉峰暗暗發笑,這丫頭真不懂事,明明兩人都發生了兩性關系,還裝的正經。也罷,這樣異樣的刺激也蠻享受的。

                  ……

                  ……

                  回到怡紅院,殷素素又少不了一番壓榨,好在劉大爵爺身強體壯,并沒有露出什么破綻。、

                  清晨,一縷霞光映進屋里,劉峰伸了個懶腰,不舍地離開被窩,伸手拍了拍殷素素肥美的香臀。

                  女人睜開眼睛,粉臂勾住劉峰的脖子,把他的頭按在了自己的**上。劉大爵爺自然不客氣的挑逗了一番。

                  調笑了一番后,劉峰為殷素素蓋好被子,讓她繼續休息,自己則穿妥衣物,向屋外行去。

                  推開屋門,清新的空氣讓他精神一振,不由深吸一口,來到院中。

                  這時,白壽走了進來,輕聲道:“公子,月萼夫人請你去總督府別院一趟,她想見你。”

                  劉峰微微一驚,有些不解:“月萼夫人?誰月萼夫人?我認識她嗎?”在劉峰的記憶中,他似乎并不認識一位什么月萼夫人。

                  白壽微微一笑,拍了拍腦門道:“看我差點忘記給你解釋了,月萼夫人就是昨天你見過的一直陪伴在燕王身邊的那名貴婦人。也就是燕王妃的妹妹。”

                  “是她啊?”劉峰有些奇怪:“她為何要見我?我好像并不認識她?”

                  白壽皺眉道:“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我也是剛剛接到燕王侍衛的通知才過來知會你一聲。”

                  劉峰神色一凜,暗暗猜測,這燕王到底想玩什么花招,昨天不是說他要親自宴請嗎,怎么過了一晚上就變成了女人。莫非想對自己施展美人計。鬼知道他小姨子長的是什么模樣。一般來講,擁有魔鬼身材的女子,很可能都同時具有魔鬼臉龐。但愿他小姨子不是超級大恐龍。

                  ……

                  ……

                  說實話,劉峰對這位所謂的月萼夫人的情況一點也不了解。路上他有意向白壽打聽:“白大人,她明明沒有成親為何偏偏叫做月萼夫人?”要知道,夫人兩個字可不是隨便亂叫的。至少也代表了已做人婦。

                  白壽想了一下,道:“是這樣的,燕王一直有意迎娶月萼,無奈她始終不從。但是你想想燕王看中的女人,試問天下誰人敢沾。除了燕王之外的男人,誰也不敢月萼有半點的奢望。如此一來,月萼唯一的選擇,就只能是燕王。為此,月萼發誓終生不嫁,并且盤起發髻,以夫人自居。”

                  劉峰嘿嘿一笑:“燕王也真是的,居然連小姨子都不放過。”

                  隨著白壽趕到總督府的別院后,早有月萼夫人身邊的丫鬟貝貝等候,她讓白壽先回去,領著劉峰走進別院大廳,只見月萼夫人一身盛裝,正優雅的坐在那,和殷元道在一起談論著什么。

                  見劉峰進來,殷元道急忙迎去上笑道:“賢婿你可來了,夫人正念叨你呢,快過來見過夫人。”

                  劉峰聞言,心里直犯嘀咕,岳丈大人莫非對月萼夫人有什么心思,要不怎么表現得這么熱情。

                  “見過夫人!”劉峰大步走上前,對月萼夫人行禮問好。

                  月萼夫人神態端莊,微微點頭,輕聲道:“小爵爺,不必多禮,請坐著說話。”

                  劉峰客氣了一聲,坐在月萼夫人對面的椅子上,這時,殷元道走過來,告罪道:“賢婿,你陪月萼夫人說話,我有事就先走了。”

                  月萼夫人點了點頭,柔聲道:“總督大人既然有事,月萼也就不留你了,改日我們再好好聚聚。”

                  等到殷元道走后,月萼夫人倩然嫣笑,美眸輕瞥一眼劉峰,笑道:“早就聽說小爵爺人中之龍,今日一見,果然不凡。”

                  劉峰嘿嘿一笑,道:“夫人謬贊,小子不敢當。”

                  停了一下,劉峰又道:“不知夫人今日召我前來,所為何事?”

                  第八集 第十二章 燕王的小姨子

                  月萼夫人美目緊盯著劉峰,輕聲笑道:“不過是一些瑣事。”

                  劉峰溫文爾雅地望向月萼夫人,淡然道:“夫人有事,大可盡管吩咐?”

                  月萼夫人眼里透出一絲溫暖笑意,溫柔一笑,然后望著劉峰,輕聲笑道:“小爵爺可否覺得奴家這般遮蓋臉見客會顯得失禮呢?”

                  劉峰微微一怔,道:“哪里哪里。聽說夫人美貌只為燕王而生,在下乃是凡夫俗子,又豈敢有別的心思。”

                  “是嗎?”月萼夫人輕笑一聲,道:“不知奴家在小爵爺的心目中是個怎樣的女人?

                  劉峰心中一蕩,曖昧地瞥了她一眼,朗聲笑道:“夫人這等傾國傾城之色,豈是我這樣的俗人能評價的。”

                  月萼夫人輕笑一聲,道:“小爵爺言重了,似是這等人中之龍若還是俗人,那這世上就沒有儒雅之人了。”

                  停了一下,月萼夫人美眸流波,柔聲道:“小爵爺,今日奴家將你請來,有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是關于我侄兒的事情。”

                  “你是說朱三公子?”劉峰皺眉道:“夫人莫非想勸我放棄蓉蓉,將她拱手讓給朱三公子?”

                  月萼夫人并沒有接劉峰的話,而是說道:“小爵爺,如果奴家所料不差,你心中并非就喜歡王蓉蓉。而王蓉蓉也不一定就鐘情于你。你說我的分析對嗎?”

                  劉峰微微一驚,暗道這老女人的眼睛果然很毒。

                  “夫人,你這是哪里話,我和蓉蓉是相親相愛的,并非夫人說得那樣?”若是沒有愛,能發生邊緣性關系嗎?劉峰怔了一下,別看自己平時自詡風流,其實他并不是個隨便的男人,能和王蓉蓉多次發生邊緣性關系,多半也有喜歡的味道攙雜在其中。

                  月萼夫人輕笑一聲,道:“小爵爺,你無須擔心,其實奴家并不是想讓你放棄王蓉蓉,老三是個怎樣的人,我心里比你們更清楚。說句實話,其實我也不想讓老三糟蹋了蓉蓉姑娘。你能和她好,奴家打心眼里喜歡。”

                  劉峰有些不相信:“那你為何請我……”

                  月萼夫人打斷劉峰的話,笑道;“看樣子小爵爺并不相信奴家的話……都是女人,我豈能不了解女人的心思。世人的女人誰不想嫁個好男人,有個好的歸宿。蓉蓉是個不錯的姑娘,我希望她能有個好歸宿。其實,今天我叫你來,只是想提醒你一句,老三不會就此罷休的,燕王也不會就此罷休。你自己小心一些。我知道你可能不怎么相信我,但是奴家可以保證,我絕對不會害你。”

                  劉峰微微一驚,面露訝色:“夫人,你是燕王府的人,為何偏偏為我著想?”月萼夫人的話著實讓劉峰大吃一驚,原本他以為月萼夫人是為了朱三充當說客,卻沒想到,她反而提醒自己小心。

                  月萼夫人沉寂了片刻,幽幽道:“人在燕王府,心未必也在。”

                  “那夫人的心在何處?”劉峰故意問道。

                  “心已死。”月萼夫人微微嘆息一聲。雖然劉峰看不到她的臉,但是還是從那一聲嘆息聲體會到了她的落寞。

                  可憐的老女人,劉峰竟有些同情月萼夫人的遭遇,這么大年紀的人了,被自己姐夫干霸著,心中能不凄苦嗎。

                  “夫人,幸福掌握在自己手中,你大可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劉峰這話有些教唆,鼓舞的意思。

                  月萼夫人輕嘆一聲道:“這世上又有幾個人的幸福能掌握在自己手中……算了,不說這些了。說說正事吧。小爵爺,不知你對燕王提議的攜手合作天上人間的事情考慮得怎么樣了?”

                  劉峰狐疑道:“夫人這話可是替燕王爺問的?”

                  月萼夫人搖搖頭,很認真的說道:“不,是我自己想問的。”

                  劉峰略微猶豫了一下,道:“既然是夫人問的,在下也不想隱瞞,我從未考慮過和燕王合作的事情。”

                  月萼夫人微微一驚:“這又是為何?難道你不想把天上人間的生意做強做大嗎?”

                  “夫人,大家都是聰明人,你又何故明知故問呢?”劉峰低聲道:“燕王之心,你應該很清楚。合作不是目的,霸占才是目的。我敢肯定,只要我在燕京開辦的天上人間走上正軌,那里面就沒我什么事了。”

                  月萼夫人佩服似的點頭:“小爵爺的分析果然到位。不過,燕王的打算正是如此。”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話,明天燕王就會親自宴請爵爺,到時候他定會舊事重提,不知小爵爺打算如何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