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退塹攪锪搿K淙緩罄匆蛭惺虜荒芄懷尚校撬故墻約旱姆捎鷸勱韙譴健

                  “孟師弟,你的想法很周全,就按照你說的做吧。我去親自駕船了。”說著,秦洛川向飛羽舟的駕駛室走去。

                  “二師兄,那就有勞你了。”孟翔從秦洛川的背后收回了目光,神色有些復雜。他早已經感覺到了他對他的態度的變化,但是他并不知道如何去處理這個問題。

                  孟翔走到了飛羽舟的船頭位置,聚攏目光向龍鳳嶺核心區域看去。雖然距離還有很遠,但是居高臨下,加之他的目力極為出眾,已經讓他看清楚了很多東西。

                  察看過了龍鳳嶺的地形后,孟翔在心中暗嘆,不知道龍鳳嶺這個名字究竟是誰取的,但它真的是再合適不過了。

                  在孟翔的視野中,龍鳳嶺核心區的神龍嶺和鳳凰嶺算是名副其實了。神龍嶺就像是一條神龍趴臥在群山峻嶺間,極是形象,而鳳凰嶺則是一只昂首做鳴叫狀的鳳凰,惟妙惟肖。

                  在神龍嶺和鳳凰嶺之間確實如席鐵生所說有一大片盆地,不過并不是完全平坦的,有森林,有湖面,有河流,也有山頭,只不過都是一些比較小的山。

                  由于距離過遠,孟翔還無法看清楚盆地中具體都生長什么植物,也不知道其中有沒有席鐵生口中的四季不謝之花,八節長青之草,但是他一眼望去確實看到了滿目的綠色,再結合當下的季節,他倒是真有一些相信席鐵生的話了。

                  孟翔等人從五行宗啟程的時候已經是秋天了,有些植物的葉子已經開始變化了,路上耗去了大約兩個半月,現在已經秋冬交替的時節了,而神龍嶺和鳳凰嶺之間的盆地能夠保持一片綠色就足以說明它的氣候是很溫和的。

                  隨著飛羽舟向龍鳳嶺核心區域不斷推進,包括孟憲在內的所有人都緊張了起來。在來龍鳳嶺的途中,孟翔和其他人分析過,一致認定它不安全。也正是基于此,他們才提高了警惕,他們可不想剛到龍鳳嶺就因為不小心栽一個大跟頭。

                  然而,結果卻頗有一些出乎孟翔等人的預料。他們已經很靠近龍鳳嶺的中心了,只要越過不遠處高聳的神龍嶺,他們就能夠進入龍鳳嶺核心區域的那片盆地了,卻一點危險也沒有遇到了。

                  同時,讓孟翔等人奇怪的是他們自從進入龍鳳嶺開始,就再也沒有遇到過妖獸。要知道在之前兩個半月的旅程中,他們可沒有少遇到各種各樣的飛行妖獸,其中不乏對他們發動過攻擊的。

                  但是情況還不僅如此,他們不但沒有看到妖獸,就連普通的鳥雀也沒有看到一只。看不見妖獸在一定程度上講,是勉強能夠說得過去的,畢竟妖獸的數量也不是太多,但是連普通鳥雀也看不到可就說不過去了,要知道它們的數量和種類和妖獸相比可是多出了很多倍啊。

                  孟翔站在飛羽舟的船頭,居高臨下,銳利的目光掃視著腳下的一切,一是預警,另一個則是觀察地形和環境,畢竟如果出不意外的情況下,他們將要在這片土地上停留一段不短的時間。

                  看著看著,孟翔的瞳孔陡然縮成兩個比針尖大不了多少的小點。在他的視野中陡然出現了兩樣不一樣的東西,而且是非同凡響的東西,是一條神龍和一只金鳳。它們在神龍嶺和鳳凰嶺的上空不斷逡巡盤旋,姿態飄逸灑脫,氣質高貴凜然,讓人不敢逼視。

                  看著在空中盤旋的一龍一鳳,孟翔感覺到極大的壓力,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壓就像憤怒的海潮向他一波接一波地沖過來,大有不將他徹底埋沒不肯罷休的架勢。

                  孟翔甩了甩腦袋,讓自己從一龍一鳳散發出來的威壓中擺脫出來。很快,他就想到了什么,轉頭向那些同門師兄弟看了過去,想看一看他們的情況怎么樣了。

                  結果并沒有超過他的預料,他的那些同門師兄弟就像喝醉了酒一樣,搖搖欲墜,臉色煞白,雙手抱著腦袋極為的痛苦。

                  振奮了一下精神,孟翔一揮手,將他們全部送入了船艙之中,然后就以極快的速度沖向了駕駛室,因為這個時候飛羽舟已經出現了不平穩的情況,顯然駕駛飛羽舟的秦洛川也受到了影響,而且還很嚴重。

                  進入了駕駛室,孟翔發現秦洛川勉強地用一只手進行著操控,而另一只手則咚咚地敲著自己的腦袋,顯然是想讓自己清醒一些,不要被一龍一鳳散發出來的威壓吞沒掉。

                  “二師兄,你先歇著。船我來駕駛。”孟翔一邊說話,一邊從秦洛川的手中接過了飛羽舟的操控。

                  秦洛川勉強地站起身,一邊踉踉蹌蹌地走向駕駛室的一角,一邊吃力地說道:“孟師弟,立刻……立刻離開。否則師兄弟會受不了的。”

                  “我明白。”孟翔點了點頭。其實在秦洛川說話之前,他就已經將飛羽舟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以最快的速度向龍鳳嶺外面飛去。

                  飛羽舟的速度已經很快,就像一支離弦之箭,向前飆射,但是孟翔卻清楚地感覺到從那一龍一鳳傳遞過來的威壓是有增無減,就大雪崩一樣,雖然竭力逃跑,但它依然緊緊追趕。

                  隨著威壓的增加,他感覺到它似乎化作了實體,變成了一柄柄的大錘,在他的天靈蓋上使勁地敲打,讓他的眼前一陣陣發黑,腦海中嗡嗡作響。

                  此時,孟翔總算明白了為什么龍鳳嶺這么偌大一片土地上鬼影也不見一個了,顯然它們都知道那一龍一鳳要出來發威,早早地躲開了。而只有他們這一群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徑直闖了進去。

                  孟翔已經將飛羽舟的速度提升到了極限,但是從一龍一鳳那里散發出來的威壓卻依然沒有絲毫減弱地跡象,相反一直維持著水漲船高的勢頭。坐在駕駛時一角的秦洛川也已經無法再維持打坐的姿勢了,抱著自己腦袋,蜷縮成了一團。

                  在駕駛飛羽舟的同時,孟翔也在時刻關注著那一龍一鳳的情況。只見它們的飛行姿態越來越狂野和激烈,同時它們也在慢慢地向一起靠近,并且開始有意識地進行配合,展現出了一副龍鳳共舞的奇景,但是他卻沒有一絲欣賞的欲/望。

                  龍鳳共舞之后,孟翔發現了一個更為嚴重的情況,從它們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壓居然慢慢地融合到了一起,結果不但保留了它們各自的氣息,而且還讓它們的威壓提高了數倍。

                  這時的秦洛川的情況更加糟糕了,就像得了雞瘟的小雞,不停地抽動,口鼻之間隱現血跡,嘴巴一張一合,艱難地倒著氣,就像喉嚨被堵住了,隨時都會斷氣。

                  孟翔的臉色不斷地變幻著,顯然他正在拿一個主意。就在他的臉上浮現出了下定決心的表情時,他的耳邊陡然聽見了一陣沉重而急促的腳步聲,并且是向駕駛室靠近的。

                  片刻之后,駕駛室的門被猛地推開了,一個鐵塔一般的壯漢闖了進來,是駱通。他顯得比平時更加高大了,足足高出了一個頭,全身的肌肉都高高隆起,臉上更是出現了一層黑色的短毛,散發出狂暴的氣息。

                  駱通向孟翔迫近了兩步,用悶雷般的嗓門喊道:“孟師叔,你快想一想辦法吧。各位師伯師叔都好像快不行了。”

                  “我知道了。”孟翔點了點頭,就準備拿出桃源圖將所有人都收入其中。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奇異的感覺突然襲上了孟翔的心頭,讓他全身發僵,脖項發緊,脊背發涼,他知道有極大的危險正在向他襲來。幾乎是下意識的,他將無漏真身激發了出來,并提升到了最高境界。www。

                  第222章 龍吟鳳鳴

                  一聲龍吟和一聲鳳鳴幾乎同時貫入了孟翔的耳朵。(www。dukAnkan。com讀看看小說網更新我們速度第一)高亢洪亮,清越悠揚,余音不絕……可以說是相當的悅耳動聽。

                  但是孟翔卻不這么想,在他聽見龍吟和鳳鳴的瞬間,他就感覺到自己的頭頂好被一柄碩大無比的巨錘狠狠地砸了一下,他的眼前頓時一片黑暗,腦中則響起了各種樂器的合奏,只不過都是雜亂無章的,他只聽見了嗡嗡的巨大吵雜聲,他被打懵了。

                  不知道了過了多長時間,也許是一秒鐘,也許是一個小時,亦或者是更長的時間,孟翔清醒了過來。他被龍吟鳳鳴震得失去了聽覺的耳朵中又隱隱地響起了一陣陣狂野的嚎叫,而且聲音距離他很近。

                  孟翔使勁甩了甩頭,眼前的黑暗就像黎明的到來,漸漸地淡去了,這也讓他看見了發出了嚎叫的是什么東西,是一只身高接近兩丈的黑色巨熊,仰著頭,發出痛苦的嚎叫。巨大的回聲在駕駛室中回蕩,隆隆作響。

                  駕駛室的四壁出現了許多大大小小的裂痕,不知道是被巨熊巨大的嚎叫聲震裂的,還是被龍吟和鳳鳴震裂的,不過孟翔已經沒有功夫去研究這個了。

                  他發現整個飛羽舟正在像一塊石頭,從高空中以極快的速度砸下地面,而且已經距離地面已經不足一千丈高了,難怪他剛才感覺到身體發飄呢。

                  孟翔開始以極快的速度操控飛羽舟,但是他很快就發現他這么完全是徒勞的,因為它的操作系統已經徹底崩潰了,而且船也遭到了嚴重的損毀,不但籠罩在船體上的護罩不見了,而且船體本身也遭到了巨大的破壞,麻花一般的扭曲著。

                  當機立斷,孟翔放棄了拯救飛羽舟,從懷中掏出了桃源圖,將滿臉滿身都是血的秦洛川放了進去。緊接著一拳砸在了那只黑色巨熊的腦后,發出了嘭地一聲大響,就像擊打在了堅硬的石頭上,不過他的力氣足夠強大,特別是完全激發了無漏真身的情況下,他將它擊昏了。

                  接下來孟翔就像一陣旋風,頃刻間就掃過了飛羽舟所有的地方,不論是那些渾身是血昏迷了過去的同門還是一些有用的東西全部被他放入了桃源圖。最后他從飛羽舟中飛了出來,而飛羽舟也在下一秒中砸入了一條山溝中,摔了一個粉碎。

                  孟翔輕飄飄地落在飛羽舟墜毀的山溝旁邊的一塊巨石上。此時他只有一個感覺,靜,極靜,不但沒有鳥蟲的鳴叫,就是風聲也感覺到不到一絲。(www。dukankan。Com請記住我們的網址讀看看小說網)同時,他也感覺到龍鳳的氣息完全消失了,此前讓人窒息的威壓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略微思考了一下,孟翔沖天而起,很快就飛到距離地面萬丈以上的高空,向龍鳳嶺的核心區域看去,惟妙惟肖的神龍嶺和鳳凰嶺依舊安靜地坐落在群山之間,但是在空中盤旋的神龍和金鳳卻沒有了蹤跡。

                  孟翔心中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降落在附近的一座山頭上,將石壁上的一處天然的洞穴進行加寬加深,隨后邁步走了進去。

                  在地上鋪了一層柔軟的獸皮,孟翔打開了桃源圖,看了看,發現他放在院子中的同門師兄弟都已經不見了。他并不驚慌,他知道他們是被趙雪竹搬進了房間內。

                  一揮手,孟翔將桃源圖掛在了洞壁上,邁步走了進去。一進去,他就聞到了一股撲面而來的清香,是桃花的香味。種植在桃源圖中的桃樹極為特別,花期很長,雖然已經過去了數月,它們依然沒有全部凋謝。

                  孟翔剛剛走進院子,趙雪竹就從房間中迎了出來,疑惑地問道:“孟先生,遇到了什么情況?你的這些同門怎么都昏了過去?”

                  “沒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只是一個意外而已。哦,對了。趙姑娘,我的那些同門都怎么樣了,傷勢是不是很嚴重啊?”孟翔問出了他最關心的問題。不久之前,他將他們放進桃源圖的時候,因為匆忙他并沒有仔細探查他們的傷勢。

                  趙雪竹微微一笑,寬慰地說道:“孟先生,你不用擔心。你的那些同門都很好。”

                  “很好?”孟翔疑惑了,他的那些同門可全部是滿臉滿身都是血,怎么會很好呢?

                  趙雪竹似乎也覺得事情有些說不通,示意孟翔跟她進屋,“孟先生,發生在你同門身上的情況我也說不太清楚。你還是自己看一看。”

                  孟翔一一檢查了秦洛川等人的情況,發現趙雪竹說的是實話。他們雖然滿臉滿身都是血,衣服幾乎都被血液浸透了,但是他們的情況卻是出奇的好,內傷外傷都沒有了,只是都陷入了昏迷,至于具體原因他也搞不清楚。

                  見孟翔已經檢查完了,趙雪竹向另外一間房中指了指,問道:“孟先生,那只半妖也是你的同門嗎?”說話間,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絲奇異的光亮。

                  “半妖?”

                  “就是那只熊羆啊。”

                  “趙姑娘,你說的是駱通?不錯,他是我二師兄的弟子。”

                  “孟先生,那你準備如何處理他呢?”

                  “趙姑娘,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我聽不明白。”

                  “孟先生,你難道就愿意將這么一只半妖留在自己的身邊嗎?”

                  “半妖怎么了?在我眼中每一個降生到這個世界上的生命都是擁有生存的權力的,半妖也不例外。再說了,駱通是我的師侄,他又沒有做錯過什么事情,我為什么要處理他?”

                  看見趙雪竹的眼神中透出的奇異光亮,孟翔知道自己對待駱通的態度,讓他和她之間的關系又近了一些。他一直都知道她是很在意她的半妖身份的,即便她是妖族中的皇者——鳳凰。

                  “孟先生,沒有想到你的想法還真是與眾不同啊。”趙雪竹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笑容。

                  “好了,好了。”孟翔擺了擺手,“趙姑娘,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幫我將我的這些同門都搬出去?”

                  “搬出去?搬到哪里?院子里?”

                  “不是搬到院子中,是搬到桃源圖之外。既然他們現在都沒有問題,再將他們放在桃源圖中就沒有必要了。”孟翔的目光在趙雪竹的身上和那些昏睡的同門身上來回移動了一下。

                  “孟先生,我明白了。”趙雪竹已經從孟翔的眼神中了解了他要表達的意思,他能夠不在意她半妖的身份,而他的那些同門卻未必能夠做到。為了避免出現了矛盾,他們還是暫時不要見面為好。

                  不一會的功夫,孟翔和趙雪竹就將孟翔的那些同門一一搬出了桃源圖,小心放在了洞穴中鋪著的獸皮上。最后孟翔將駱通也搬了出來,他已經重新恢復了人形。

                  孟翔向趙雪竹道謝之后,將她送回了桃源圖。他看著她消失在了房間中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

                  其實他自己一個人完全可以很輕松地將秦洛川等人搬出桃源圖,根本不需要趙雪竹幫忙。但是他知道他絕對有必要這么做,要想加深一個人與另一個的關系就必須讓他們共同經歷一些事情,而這些事情未必就需要多么重大,一些看起來很小的事情也能夠達到效果。

                  秦洛川等人一睡就是三天。在這段時間內,孟翔放棄了進入龍鳳嶺中心探尋的機會,一直守在他們的身邊,防止他們的情況出現反復或者遭遇危險。

                  第一個醒過來的是華九。他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四周,最后將目光落到了孟翔的臉上,問出了一個奇怪的問題:“小師弟,我們這是在哪里?是不是都已經死了?”

                  “死了?大師兄,你為什么這么想?”孟翔露出了驚異的神色。

                  “我記得腦袋被狠狠地砸了一下,好像整個頭顱都頭碎了,然后我就陷入了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越陷越深,就像墜入了無底深淵,我……”華九突然想了什么,臉色一變,“小師弟,我難道沒有死?”

                  “你說呢?”孟翔被他搞的有些哭笑不得。

                  華九探測一下身體,露出了歡喜的神情,笑道:“我真的沒有死啊。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不過很快他的臉上又浮現出了奇異的神色,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遭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

                  孟翔心中咯噔一下,試探著問道:“大師兄,你怎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華九看著孟翔,表情顯得很嚴肅,問道:“小師弟,你是不是對我做了什么?”

                  “沒有啊。我只是將你們從損害的飛羽舟中搬到這個山洞中而已。大師兄,怎么了?有什么問題嗎?”

                  “小師弟,不對啊。如果你什么都沒有做,為什么我的修為和身體素質都有了提高呢?”

                  “修為和身體素質都得到了提高?大師兄,你沒有感覺錯?”

                  “當然沒有。我自己的情況我最清楚了。而且我還感覺到我身上的變化似乎并不僅僅限于修為和身體素質的提高,就好像……就好像一個很久沒有洗澡的人突然洗了一個痛快的熱水澡,整個人都變得清爽很多,也放松了很多。小師弟,你自己沒有這個感覺嗎?”

                  孟翔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我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同。”

                  華九看著孟翔,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說道:“這可就奇怪了。”

                  在兩人探討華九身上出現的變化時,其他人也陸續清醒了過來。兩人一問才知道,出現在華九身上的情況并不是唯一的,其他人都和他有著同樣的感覺,而孟翔本人反而成為了一個例外。

                  眾人討論了一會,并沒有得出一個什么明確的結論,只是覺得這很可能和他們不知之前的遭遇有關系。至于孟翔為什么和他們不同,他們則將之歸咎到了他沒有昏迷上了。

                  進行了一番短暫的休整后,眾人一致決定再探龍鳳嶺,看一看里面究竟出現了什么問題。

                  第223章 奇異現象

                  一開始,孟翔等人都很謹慎。(小說網)其他生物和人其實都是一樣的,好的生存空間都是它們夢寐以求的,而龍鳳嶺的環境無疑是相當優異的,這從華九華安華全師徒的表現就可以窺見一斑。

                  華九師徒三人都是精于煉制丹藥。當然了,他們辨識各種藥材的能力就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擬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