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襪的足。

                  我心急火燎,猛然想到隔壁房間好像和這個房間的墻上有一個窗戶,雖然那個窗戶有些高但我也只能去試試了。我悄悄跑過去,果然沒錯,在我頭上有一個小窗,我急急地拿過一個凳子就踩了上去。

                  那邊正在繼續,我的眼睛位置稍有一些高,但角度也差不多,姨夫正雙手扳著大姐的兩腿狠干,我這里看唯一不好的就是聽到的聲音太小,但仍能聽到大姐一聲接一聲的呀呀呻喚。

                  一切都是距離那么近,我能清楚地看到姨夫的大**在大姐嫩屄里的一進一出,出的時后基本都抽了出來只留**在內,進的時候卻是齊根插入!

                  我簡直懷疑那么大一根**怎么能捅到那個小**里的,但顯然,大姐下面的這個**比她的嘴要大得多,因為剛才**她嘴時**只進去了一半現在則是全都插進去了。

                  大姐躺在那里雙眼緊閉,臉頰如火,表情似乎很痛苦,皺著眉。如果我不是從娘那里有了一些經驗真的會相信她現在一定很難受。姨夫**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猛烈!大姐雙手無意識地抓弄著床單,呀呀地一疊聲的輕叫。

                  “騷屄!我**死你!”我聽見姨夫喊。我奇怪他這樣罵姐而大姐好像也沒什么反應不生氣,象沒聽到一樣閉著眼繼續那樣呻喚著被**。大姐被架在姨夫肩膀上的兩腿似乎變得僵直,向上抬著。

                  過了一會姨夫邊**邊脫下了大姐腳上的白色短襪,露出里面兩個似乎比襪子更白的嫩嫩的秀氣的腳來。我奇怪地看著姨夫邊**著大姐的屄邊用嘴舔大姐的腳,他甚至把那些秀美的腳趾逐個含進了嘴里。

                  直到姨夫把大姐**得呀呀的呻吟連成一處他才放下了大姐的腳,然后他拔出**,我看著他把大姐拽下床,讓大姐臉朝床上身伏在床上向后面抬高屁股,剩下的就和我那天**娘的時候也一樣了,姨夫抱著大姐圓圓的屁股一下下的從后面干她。

                  大姐雙手半支著床,抬著屁股被**得雙眼緊閉,頭發蓬亂,一疊聲的只是叫個不停。她雪白的兩個**懸垂在胸下,隨著身子被**得亂晃而亂晃著。

                  “騷屄!我**死你我**死你!”姨夫邊**邊叫。

                  我看得血脈膨張,想不到平時矜持文靜的大姐會有現在的樣子,那個有著書卷氣的才女一樣的大姐原來也有一樣的長著黑毛的屄,被男人**時也一樣的呀呀的叫啊!我再次幾乎射了。

                  再看向屋里,大姐現在似乎被后面的男人**的不行了,雙臂不再支床,上身全趴在床上,只把那大屁股盡可能的抬高。她頭埋在床上,呀呀的叫聲也似乎走了調。

                  姨夫抱著這個比自己小二十多歲的女孩的豐臀,一下一下的狠**!大姐竟被干得失神了,象娘一樣失聲哭了起來!

                  還不怎么懂女人的我尚不明白大姐和娘為什么最后會哭叫,卻不知道前幾天才被姨夫開了苞的大姐已被幾次**得到了**!

                  常年在外面做生意的姨夫無疑是個玩女人的高手,我不知道大姐和二姐來姨家那天他是怎么把大姐搞到的,但無疑那次大姐就被強壯又會玩的姨夫搞得體驗到了做為一個女人的妙處,所以雖然失了身后的大姐心亂如麻郁郁寡歡但還是懷著矛盾的心情再次和我來到了這里。當然,這些都是我以后才想到的,但是也可能我把大姐**以后痛苦的心情想的太簡單了。

                  那邊姨夫停了下來,抱著大姐的屁股靜靜呆了一會,然后在大姐仍繼續的哭聲中抽出了**。接著我看到站在大姐后面的姨夫雙手按在大姐屁股蛋兒上揉摸了一陣以后把那兩瓣肥嫩的屁股蛋兒用手掰開了,我從稍高一些的后面清楚地看到了大姐深褐色的屁眼!那是一個小小的閉著的**,外面長著一圈一圈的花紋一樣的皺肉。

                  我看得興奮又奇怪,不知道姨夫露出大姐的屁眼干什么?卻見姨夫雙手扳著大姐的屁股蛋兒,把他那根大粗**向姐的屁股縫中頂去。我看著那**頂在了大姐的屁眼外。

                  我看著那鐵棒一樣的大**前端慢而堅決地搗進大姐的屁眼里時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大姐也在同一時間失聲叫了出來,“不是那里……”大姐在叫過以后痛苦的哀求似的說。

                  姨夫一點不為所動根本就不理她,執著的扳著大姐的屁股蛋又繼續往里面搗,我目瞪口呆地看著那有半尺多長的大**在我眼前直直的全部搗進了大姐的屁眼里!

                  伏著身子的大姐痛苦的繃緊了身子,她還是一個只有十七歲的女孩,顯然是第一次自己嬌嫩的屁眼里被搗進異物,而且是那么的粗大的東西。原來她是那么文靜,在學校里是那樣一個品學兼優的學生,就在十幾天前,她還是一個處女,而現在她身上的三個洞卻輪流被**!

                  我傻了一樣看著姨夫的那根大**一進一出的**著大姐的屁眼,原來女人的嘴,屄,和后面的屁眼都可以**呀!十二歲的我興奮著自己的發現,卻不知道這個發現對于一個象我這樣年齡的男孩也太早了點。

                  **在屁眼里的進出很慢,我清楚的看見大姐屁眼里面的嫩肉壁在大**抽出時被帶得翻出來,可能是里面太緊的原因。

                  “啊……啊……”大姐忍耐著終于回過頭來,“姨夫,疼……”眼淚不知不覺地從大姐眼睛里流出來。這是整個過程中我聽到的大姐第一句話。

                  “騷屄!我第一次干你屄的時候你不也喊疼嗎?”姨夫竟罵著大姐。

                  這簡直和我平時印象中的笑容可掬親切和藹的那個姨夫盼若兩人。不過我內心里卻一點沒對此有什么厭惡,相反,姨夫的話刺激的我更加興奮。大姐沒再說話,回過頭去。只是仍然嗚噎著,她畢竟只是一個只有十七歲的女孩。

                  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頂著那大**與屁眼的結合處,看著大**一下一下在里面的進出。慢慢地我感覺那**進出逐漸快將起來。那樣**了二三百下后大**進出的速度竟然和剛才在大姐那個洞--她的屄里時差不多一樣快了,而大姐也逐漸安靜下來。

                  “我**死你這小騷屄**死你!”姨夫越**越興奮。

                  大姐一聲不吭僵直著身子抬著屁股挨**,姨夫的跨部一下下撞擊著她的屁股發出乒乒的聲音。終于,我感覺時間過的好長,在大姐一聲不吭的被**中姨夫忽然身體打了一個冷戰,我看見他急急的拔出了**,然后急急地把大姐的身子調轉過來,讓她跪在自己跟前。

                  “啊!”姨夫渾身顫栗著,他閉著眼把他的大**對準了大姐的臉,“我**死你我**死你!……”他不停地喊著,我看見一股又一股白色的液體從他**前端激射而出,全射在了大姐的臉上!

                  接下來好久屋里都不再有聲音,姨夫站立在那里喘息著。大姐坐回到了床上,她咬著嘴唇,找到了床頭的一卷衛生紙,紅著臉擦著自己臉上的那些粘液。那天我沒有被姨夫和大姐發現,而姨打牌直打到天黑才回來更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吃晚飯時姨夫已經恢復了常態,他熱情地給我和大姐碗里夾著菜,如果我沒看到下午發生的一切真還不知道他還有另外一個面孔。而實際上誰不是象他那樣呢?我在**娘時也不再是平時在她面前撒嬌的那個小孩了,而平時在鄉鄰面前矜持端莊的娘在被我干時不也失聲的啊啊叫嗎?小小的我想著這些吃著吃著竟發了呆。

                  大姐只是低著頭吃飯一聲不吭,她下午已經蓬亂的長發重新編了起來,編成了一根黑黑的長辮垂在肩后。姨夫給她說話夾菜時她理也不理。

                  坐在大姐對面的我看著她那秀美的臉,如果不是下午僥幸地看到的那一切我是無論如何想象不到我這么文靜的大姐是如何那般地被男人搞的。這么漂亮的她后面的屁眼竟然也被姨夫的大**捅過了!我如此這般的想著下面的**不由自主的早都頂到了褲襠上。

                  就是許多年以后大姐第一次是如何被姨夫上的她也從來不告訴我,我只能猜想,事情其實就發生在上次她和二姐來姨家的那次,可能也象和今天下午一樣吃過午飯姨去鄰居家打牌,這樣使原本可能對我大姐想入非非的姨夫有機可乘,他一定是強行上了她。所以大姐那次在回家以后才郁郁寡歡。

                  以上雖然是多年以后我的推想,但事情應該是**不離十的。大姐被姨夫強奸過以后姨夫可能是心里害怕,過了幾天后還專門來我家一趟,目的無非是探聽消息。

                  事情之所以有了第二次,原因可能就大部分在我大姐的身上了。十七歲的大姐情竇初開,平時雖然矜持文靜但內心早已對那男女之事有了向往也說不定。

                  爹每次回來深夜不避我們姐弟幾個和娘在炕上的被子里尋歡的場面很難不被大姐二姐看到,而年齡最大的大姐也很難不被所看所聽到的那些所刺激。而一但少女懷春的大姐被搞女人的高手姨夫真的上過了,嘗到了魚水之歡甜頭的大姐雖然也內心很痛苦不安,卻也很自然的包庇了姨夫,沒有把他的丑事告訴娘或者別人。

                  致于她和我第二次去姨家,也不一定是主動送上門讓姨夫操,可能是想和姨夫說清楚讓他以后別再糾纏她,但十七歲的大姐怎么能是老謀深算的姨夫的對手,這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早就從大姐的表現上看出不會有事了,他當然第二次上了她,而且和第一次相比,上得更加大膽。

                  那晚在姨家小小的我竟第一次失眠了。平生第一次單獨睡一個房間可能是我失眠的最重要的原因。躺在那溫軟的床上而不是家里的大炕,我腦子里不停地胡思亂想著,一會兒是白天自己窺到的姨夫搞大姐的每一個細節,一會兒又是娘那親切秀美的臉。

                  我從來沒有那樣地想過娘,如果說前幾天我和娘那樣大部分是因為我的性好奇,那么現在的我則是在心里完全把娘當做了自己的女人,白天的事刺激得我是那么希望娘此時就躺在自己旁邊。

                  “**”這個詞對于生活在東北鄉村里小小的我來說基本上還沒什么概念,雖然內心里也莫糊地感覺到自己和自己最親的人不應該那樣。

                  折騰到后半夜我還是迷迷糊糊睡著了,第二天早晨起床后覺得頭暈暈的。在衛生間洗過臉出來我在樓梯上看到了大姐,大姐看樣子昨晚也沒睡好,本來就略顯蒼白的臉顯得更加沒有血色,兩眼也明顯的紅腫著好像昨晚哭得很厲害。

                  姨在這一天沒有去打牌,她執意領著我和大姐去不遠的鎮上給我們買衣服。我很快就重新變得興高采烈,因為娘是很少帶我們去鎮上玩的。大姐則始終一言不發低著頭跟在我們后面,以至于姨最后好像埋怨似的說大姐越來越內向了。

                  下午我身上穿著姨新給我買的衣服高高興興地和大姐走在回家的路上。來時一路小跑在前面的我卻走在了大姐后面。本來我對大姐真是一點別的想法都沒有,就是和娘那樣,我更多的也只是小男孩的性好奇。而經過了昨天的我心智上卻明顯的發生了變化。

                  走在那鄉間的土路上,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盯著大姐走路時扭動的屁股,大姐一向很樸素,只是穿了一條普通的深蘭色棉布褲子,但那么一條普通的褲子卻被大姐豐腴的臀部撐的鼓鼓的。我看得發了呆,腦子里浮現著昨天看到的景象,覺得渾身燥熱

                  我看看鄉間的這條小路上并沒有什么人,就緊走幾步過去,“大姐”我打定了主意,“你昨天和姨夫在房間里面干啥呢?”我看著大姐的臉問。

                  大姐秀美的臉在那一刻忽然刷白!“什么?”她完全無意識地反問。

                  “就是我和姨一起出去打牌的時候。”小小的我其實并沒有什么心眼,這樣問也很直接。大姐的臉完全沒有了血色。她呆呆地看著我象是傻了一樣。

                  “我在門縫里都看見了。”十來歲的我得意的說。大姐仍然象傻了一樣呆著。我看得心軟了,畢竟平時大姐對我是那么好。

                  “姐,我不會告訴別人的。”我趕緊保證似的對大姐說。

                  大姐咬著嘴唇,看著我似乎不知道說什么。一時間我竟然也不知道說什么了,姐弟兩個呆了一會,就一前一后默默向前走,而大姐這次走在了我后面。

                  走了很久,路顯得那么長,我內心里竟然有一些后悔對大姐說那些。畢竟,小小的我也不會想到用這些事情來要脅大姐。

                  “小弟。”大姐從后面喚住了我,她的臉仍然蒼白著咬著嘴唇,而眼角似乎有淚光。

                  “你千萬別告訴娘啊!”大姐說,聲音里帶著哀求。

                  我點點頭,“姐你放心,我不會說的。”

                  “你還小,姐本來不想告訴你什么,但現在……”大姐咬著嘴唇,“是上一次我和你二姐去咱姨家……咱姨吃完飯也是去打牌,你二姐也出去玩了,家里就剩下我和咱姨夫,他強行……”大姐似乎說不下去,頓了頓,“到了晚上我本來要和你二姐回去可他怎么也不讓我們回,咱姨啥也不知道,到了晚上,他又悄悄摸進我房間……”大姐垂下頭。

                  “我知道了,是強奸吧?”我從書上看到過這個詞,當時也不懂,現在恍然大悟一樣說出來了。大姐勾著頭沒說話。我聽見了她的嗚泣。

                  我內心里也莫糊知道強奸是個不好的詞,可我內心還有一些疑問,“可你昨天怎么答應和我一起來呀?”我問姐。

                  大姐抬起淚眼莫糊的臉,“本來我是想來和他說清楚的……我這幾天一直怕,怕他老纏著我……可他昨天又……”大姐咬著嘴唇。接著竟然低頭痛哭起來。好像又羞又惱。

                  我也不知道怎么勸她,大姐哭了好久才停止。我看著她暈紅的臉,那梨花帶雨的模樣看得小小的我竟然又是一陣心動。

                  到家了,娘正在院子里洗衣服呢,見我們回來了很高興緊趕著給我們做晚飯。晚上,終于睡覺了。我才發現自己內心里早在等著這一刻。

                  一切都和過去一樣,黑了燈,大家站在炕上脫了衣服,然后鉆進各自的被子里。當然,我和娘還是一個被窩。直到摟著娘那溫滑的身子,我才發現自己憋太久了。

                  自從昨天下午看到那些以后,我的小**就不時處在勃起狀態。我渾身燥熱,摟著娘的兩只手開始不老實起來,開始在娘的大**和大屁股上亂摸。娘躺那里沒有動,臉正對著我閉著眼睛象是睡著了。

                  前天的窺看使我已經不再只是會亂摸了,我摸著娘那兩只大**的手就不知不覺地學著姨夫的手法,時輕輕重地握弄著那兩個滑膩的**,間或用手指輕輕搓弄上面那兩顆奶頭。娘仍然一動不動任我在她身上弄。

                  我的右手伸到下面滑入娘的兩腿間,觸手處是一片熟悉的茂密的毛叢,再往下,摸到了那溫軟的所在。我的拇指摸索著找到了那個記憶中的小肉凸,來回摩擦起來。

                  娘的身子動了一下,黑暗中掙開了眼,她的眼睛黑夜中亮亮的,“小壞蛋!你有完沒完了!”娘瞪著我。

                  我沒理她繼續自己的動作,小肉凸下面那個肉穴口處越來越粘滑起來,我食中二指并著找到了地方,然后插進了那溫濕的**里。這樣,我拇指按擦著娘的陰蒂,食中兩指伸在里面干著她的**,一個手三指齊動。這完全是我從姨夫那里學的技法。

                  娘呼吸時噴出的熱氣吹在我臉上,娘被子里的兩條腿不自覺交錯著分開。我把自己所學到的都用上了,甚至低下去頭輪流去含娘的那兩顆大奶頭。

                  娘本來在被子里安靜的身體開始越來越不安,她忽然也把頭伸進被子,“摸夠了沒有!”娘輕聲趴在我耳邊說。

                  我小小的身子如火般燥熱,直到現在我才真正有了男人征服女人的**,“我**死你!”我喘息著竟然大著膽子在娘耳邊說。

                  娘卻不再說話,我只聽見她在我耳邊的喘息,過了一會她又趴過來,“小壞蛋,你真把娘**死了看以后誰還讓你**”娘的聲音膩膩的。

                  “賤屄!”我耳邊響起了姨夫的聲音。看來那樣罵女人她們果然是不會生氣的。而我過去還以為這對她們是種侮辱,甚至還因為學校里那些男孩罵姐的臟話而和他們打過架。

                  娘過去是從來不說那樣的話的,她和村子里那些農婦不同,娘平時矜持而端莊,她甚至比我們學校里那所有的老師都更加有涵養。所以更因為如此那些話從娘嘴里說出來刺激得我更加興奮莫名!

                  當然,以后我才知道了女人只是在和男人親熱時興奮時才這樣。我愈加興奮的動著手指,那種水兒越來越多不停地滲出來,我的手指上滑滑的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