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幫我親親。”心頭有些無奈,我跨坐上靜的身體,把軟軟的小弟弟湊到靜嘴邊。

                  靜從枕頭上抬起頭一口叼住了它吮吸起來,技術不算很好,但比從前已經進步了不少,加上看著她迷離的眼神和淫蕩的表情,還是讓我覺得很享受。吹了一會兒,肉棒有五分硬了。我快速移下體位,靜也忙分開了大腿等待我的插入,小弟弟卻不爭氣地迅速萎縮。我握著老二頂在洞口磨蹭了幾下,知道事不可為,有點懊喪地趴在靜身上。

                  “不行,今天累了。”我訕訕地道。

                  “哦。”,靜盡量平靜地說道,語氣里卻有掩不住的失望,小手還不放棄地握住我的下身輕輕套弄著。

                  我心里苦笑了一下,也沒有攔她。

                  半晌,靜雙頰嫣紅,眉頭微皺,兩眼半閉,緊握著我軟軟的陰莖在她的洞口蹭著,火熱的肉體仿佛不由自主地微微扭動,無聲地訴說她強烈的需要。

                  “我幫你用嘴好不好。” 這種感覺對一個男人真的很難受。

                  “不要…我要你。”靜囈語著。

                  “今晚真的不行,很想嗎?。”

                  “嗯…。”靜緊緊摟住了我,兩腿勾住了我,陰戶在我的大腿上蹭著。

                  我心想罷了,有點掙扎又有點興奮地說了句,“想不想去小鋒那里。”

                  “不要…。”靜渾身一震,羞得把頭埋進了我懷里。

                  “我不生氣,實在想就讓他滿足你一次。”我強行壓抑著心中的激動,用盡量溫柔的語氣說道。

                  靜仍然貼著我沒有說話。

                  我心想不反對就說明她心動了,要不然依靜從前早就嚷嚷著說我變態了。

                  我邊溫柔地把靜的耳垂含在嘴里咂弄著,邊輕聲在她耳邊道“去吧,反正都讓他插進來過了,還不是遲早的事。”我繼續努力松動著靜的心防。

                  “我…過去怎么說…。”靜的聲音像蚊子叫,還在我懷里的臉頰變得火燙。

                  “你就說我睡了。”,快成功了!我的心怦怦地跳著,一陣酸痛糅合著緊張和刺激。

                  靜又沉默了,但我感覺到她的身體開始控制不住地顫抖,此刻的靜的道德感、羞恥心在性需要的壓制和我的慫恿下已經在崩潰的邊緣。

                  “去吧,穿那條藍色的絲睡裙,里面就不要穿了。”我故意把問題推進到下一步。

                  “你壞。”靜抬起頭,咬著下嘴唇幽幽地看著我。

                  我微笑著看著她,“得了便宜還賣乖,老公批準你出墻還不滿意。”

                  “什么嘛…要不是你把人家挑逗得那么想,人家怎么會…。”靜撒嬌地甩開我,說不下去了。

                  我哈哈一笑,起身從衣柜里拿出那件睡裙,放在她身前。

                  “沒見過象你這么壞的男人,把自己的女朋友推給別人。”,靜嘴里這么說,卻慢慢開始把睡裙往身上套。

                  “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我有點惋惜地看著靜美得眩目的肉體消失在絲綢料子下面。

                  靜撇了撇嘴,坐到鏡子前拿起了梳子。

                  “開個燈吧這么暗。”,我隨口說道。

                  “不要。”,靜的聲音有些急促。

                  我應了一聲,靜靜地走到她背后抱住了她。靜的軀體柔軟而溫暖,我聞著她身上散發的香味,想到從前我把她破處的時候,她的身體也是這么柔軟,香味也是這么誘人。我用臉頰摩挲著她光滑的背,心想這個女人是我的,可我偏偏喜歡讓她被別的男人享用,這究竟是為什么呢?

                  不知何時靜已經梳完了頭,她一動不動地任我抱著她。然后她抓住我的雙手,從衣服里鉆進去放到她比年輕時愈發豐滿的乳房上,脖子略略后仰靠在我身上,看著鏡子里的我在昏暗里模糊的影子。

                  “老公我愛你。”

                  “老婆我也愛你。”

                  “你真的要我去嗎?。”

                  “…你想去嗎?。”

                  “我也不知道…你想讓我去嗎?。”

                  “…又想又不想…。”我心里這么想,嘴上卻回答了一個字。

                  “你喜歡讓我跟別人上床是嗎。”靜的語氣很平靜,甚至有些挑逗。

                  “嗯。”我反而變得有些不安。

                  “為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就是覺得很刺激。”

                  “你真的愛我嗎。”

                  “真的。”這句我答得很肯定,“就是愛所以才愿意,才覺得更刺激。”

                  “你會后悔嗎。”

                  “不會。”

                  “我跟他睡了你真的不會不要我么。”

                  “不會,我會更愛你。”

                  靜又沉默了片刻,鼓起勇氣抬頭看了我一眼,又飛快地把頭低了下去,“那…我去了。”

                  我的心忽然象要從胸口跳出來,我想我大概說了聲嗯。

                  靜猶豫了一下,慢慢站起身,向門口走去,短短的兩秒,我的心象過山車一樣起伏,各種滋味混合著像潮水一樣把我沖得暈頭轉向。

                  靜的手已經握上了門把手。

                  我猛地一把拉住她緊緊地把她擁在懷里,用力地抱著她,雨點般的吻落在她標致的眼睛和鼻子,柔軟的嘴唇,和光滑的臉頰。

                  “不舍得我啦。”靜在狂亂的間隔中喘著說,她盯著我,嘴角微微上挑,好像得意,又有點騷媚。

                  我平靜了一下自己,“去吧,讓他今晚好好操你。”臉上又浮現出一貫的淫笑。

                  靜輕笑一聲,把一個吻留在我的臉頰,風情地瞟了我最后一眼。

                  房門幾乎無聲地被打開,靜赤著足,悄無聲息地向小鋒的房間走去。快到門口的時候她轉身看了看我,見我仍守在門口,居然飛了一個吻給我,然后示意我把門關上。雖然很想看看她進小鋒屋的場景,我還是只好依依不舍地關上門,然后馬上把耳朵貼在門板上,看看能不能聽見什么動靜。

                  隱約好像聽見極輕的敲門聲,然后同樣輕微的吱呀一聲,我知道我的夢想終于要完全實現了。想到今晚我專屬的靜將徹底把自己的肉體奉獻給另一個男人,給我戴一頂我渴望已久的綠帽子,我不由心潮翻涌,閉上眼靠在門邊回想著兩年不懈的調教,終于成功地開發了靜的性欲,讓她變成一個淫蕩的女人。

                  姐弟倆一個干柴,一個烈火,今晚這場肉戲應該無比激情,真想在邊上看著啊。他們現在在做什么呢?小鋒想必在愛撫親吻靜的全身吧,在姐夫家里和偷偷溜出來的姐姐偷情,小鋒應該爽呆了吧?怎么這么好的事從來沒發生在我身上呢?等下靜是不是會幫小鋒口交,讓他的老二象金箍棒一樣長到最大,然后再讓他整根插進去呢?我胡思亂想著,忽然覺得下身神奇地硬了。也只有讓別人操我老婆才能讓我這么興奮,這種想法自虐又刺激,不由伸手從褲子里掏出陰莖套弄起來。

                  想象越來越不能滿足我,我急切地想要知道小鋒的床上在發生什么,好想偷偷躲在他們房間外面偷聽,但又怕被發現。思想斗爭了好一會兒,理智終于敵不過激素,我用最輕最慢的動作打開房門,沒穿拖鞋,躡手躡腳地走向小鋒的房間。每走兩步都要停一停,聽聽有沒有動靜。客廳里一片寂靜,只有我的心在怦怦跳著。這七八步路走了好久,在離他們門口還有一步的時候,我終于聽到房里那張鋼絲床的吱嘎聲。這么小張床,也不知道怎么能躺兩個人。我干咽了一口,把耳朵貼在門板上開始聽他們折騰。

                  除了床的聲音,隱隱約約聽到里面有時小鋒會輕聲說一句什么,而靜只有若有若無的嗯啊聲,看來兩人還在前戲階段。小鋒摸到我老婆身上哪里了呢 – 雖然是未婚妻,可我心里早就把靜當成了我老婆 – 靜剛才沒有得到發泄的性欲應該又再次被挑起了吧?

                  忽然有一會兒沒有說話聲,我正全神貫注地等待的當兒,忽然聽到靜叫了一聲,伴隨著鋼絲床的響聲!隨著鋼絲床有節奏的撞擊,我意識到房里剛才發生了什么,熱血轟地一下直沖腦門,他在操她!小鋒在操靜!我的女人,躺在他身下,現在被他使用的正是我老婆!鋼絲床的震動越來越大,劇烈的痛苦和興奮讓我有些暈眩。還沒等我恢復過來,就聽兩個人好象起了床,向門口走來!我呆住了,現在逃回房肯定來不及了,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還好他們在門前停下了,我懸在半空中的心這才放下,估計他們怕在床上聲音太響會讓我聽到。

                  現在因為距離更近,能勉強聽見小鋒說了句轉過去,然后聽到靜哼了一聲,接著就是肉體撞擊的啪啪聲。那聲音我太熟悉了,每次靜趴著讓我搞的時候就這聲。現在一板之隔,她卻在讓別人操,而我這個老公卻躲在房門外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盡管靜明顯壓抑著,但她還是不由自主地呻吟著,承受著小鋒的奸淫。小鋒喘著,不時說著話。

                  “舒服嗎姐。”

                  “嗯嗯。”

                  “姐操你真爽,姐我想這樣好久了。”

                  “是嗎。”

                  “對,我從小就喜歡你了。”噢,小弟弟從小喜歡大姐姐…

                  “啊…。”

                  “真的姐,你還記得那年春節你睡在我們家跟我擠一個床嗎。”

                  “…記得…。”

                  “那晚我躺在你身邊,偷偷看著你的背影,幾乎整晚都睡不著,后來還在被子里打手槍。”,小鋒邊用力操著靜邊訴說著。

                  “是嗎…哼…我一點都不知道…那么小就那么壞。”,靜喘著,話音里滿是興奮和挑逗。

                  “姐我終于得到你了,好爽。”,小鋒聽上去即亢奮又得意。

                  “唔唔…。”靜不知不覺呻吟的更大聲了。

                  “姐喜歡讓我日嗎。”,小鋒故意用言語刺激著靜。

                  “…喜歡…啊…。”,靜享受著,配合著。

                  “那以后我每天都要日你。”,小鋒趁機要求道。

                  “不行,還有你姐夫呢。”,嘿嘿靜究竟是想著我還是貪心呢?

                  “那趁姐夫不在你就讓我日吧。”

                  “好。”,看來以后靜要長期被我和小鋒共用了。

                  “姐我的雞巴大嗎。”

                  “大…都塞滿了…。”,靜的嗓音仿佛有點恍惚。

                  “跟姐夫的誰大。”,小鋒追問道。

                  “…。”,靜掙扎著沒說話。

                  “說啊。”,小鋒偏不放過她。

                  “…都大…。”,靜無奈開口道。

                  “那姐你還這么緊。”

                  “可別讓你干松了…。”,靜淫蕩地說。

                  “那姐以后兩根大雞巴一塊兒操你,你不爽死了。”

                  “啊…別這么說…太刺激了…。”,靜已經完全被淫欲占據了。

                  “姐我要來了。”小鋒終于受不了了。

                  “來吧!姐也要來了!。”

                  “可以射在里面嗎。”

                  “…射吧!。”

                  “噢我好喜歡射在里面,射姐你身體里!。”

                  “來啊用力!。”

                  “啊…啊…。”

                  臀腿的交擊聲達到一個難以相信的頻率,隨著小鋒的連聲低吼,靜的哀鳴也變成了超高音…

                  (十三)

                  我躺在床上,盯著墻上的鬧鐘,煎熬地看著時間一分一秒象蝸牛般爬過,好久才有了動靜。靜剛開門進來,就被我一把拉倒在床上,三兩下把睡裙扒了。

                  靜沒有說話,既不配合也不抵抗,只是用復雜的眼神盯著我,羞澀,愛憐,茫然…

                  當她感覺我不時抵在她大腿根時她才驚訝地問,“怎么又硬了?。”

                  “你們剛才的動靜我都聽見了。”,我用手扶住一下捅了進去,感覺里面比平時更滑。

                  靜啊了一聲,同時用手捂住了臉。

                  我粗暴地拉開她的手,“看著我。”,我命令道。

                  靜有點害怕地睜開眼看著我。

                  “你屄里那是什么。”,我咬牙切齒地明知故問道。

                  雖然房里只有透過窗簾鉆進來的一點路燈,還是可以看到靜臉上的難堪,她搖搖頭不肯回答。

                  “說!。”我伸手給了她一巴掌,開始抽插。

                  “…沒辦法完全擦干凈…。”,靜被我打得眼里泛起淚花,但我知道她可以承受這樣的調教,特別今晚她心中有愧,肯定渴望好好補償我。

                  “你個騷貨,沒把別人射出來的東西擦干凈就讓我操!。”,我反手在她美麗的臉上又是一下,下面感覺又漲大了一圈。

                  “還不是你讓我去的。”,靜的臉被我揍得倒向一邊,眉頭緊皺,輕聲爭辯道。

                  “我說過可以讓他射在里面嗎。”,其實這只會讓我更興奮,但我正需要一個借口來凌辱她。

                  “對不起…。”

                  “你這兩天是安全期嗎。”,我當然知道不是。

                  “不是…。”

                  “我操!要是讓他搞大了肚子怎么辦?。”

                  “我…我叫他拿出來的,可是…。”,靜被我說的也有些急了。

                  “臭婊子!難道想給你弟弟生個雜種嗎。”,我啪地又是一下。

                  “嗚…不是的…別生氣老公…。”靜帶點哭音一把抱住了我親吻我的臉和下巴,用兩條美腿勾住了我的腰往她下身一下下推進去。

                  我心下有些不忍,“明天記得吃藥!。”

                  “嗯知道了老公。”,靜百般溫柔地伺候著我。

                  “媽的,屄都被干松了。”,其實區別不大,但我故意這樣說道。

                  “這樣會不會緊一點。”,靜把兩腿交叉了一下,讓我的腿在外圈,這樣果然緊了不少。

                  “嗯,這么騷的主意誰教你的。”,我在快意中不禁有些詫異,要知道靜在床上所會的一切都是我教她的。

                  “我在雜志上看的。”,靜有些羞澀地補充道,“說生了孩子以后,這個姿勢可以讓男人覺得更緊。”

                  “不錯,還有什么。”

                  “還有…還有陰道肌肉鍛煉。”,靜扭捏地說出這個名詞。

                  “怎么練法。”,我一聽興趣來了。

                  “就是…提肛,陰道收緊,保持二十秒,然后放松,每次做五組。”

                  “那你平時有沒有做。”

                  “做過幾次…好累哦。”

                  “那以后在公司一邊上班一邊做,每天做五組,知道了嗎。”

                  “嗯…知道了。”

                  “賤貨,你同事要是知道你每天在公司練屄會怎么想?。”我抓住機會羞辱著靜。

                  靜嚶嚀了一聲把我抱得更緊了,浪聲道,“老公我會把下面練得緊緊的讓你舒服。”

                  我聽得一陣酥麻,“堅持鍛煉,我每天都要檢查效果的哦。”

                  “嗯,操我老公,好舒服。”

                  “你個騷貨,今天被兩個男人操了還這么浪。”

                  “唔唔…。”

                  “從后面來。”,我起了個暴露她的念頭,起身讓靜趴成狗爬式,自己卻下床把窗簾拉開了,“把臉對著外面。”

                  靜順從地照做,我一手扶著她不大但渾圓的屁股一手扶著雞巴慢慢塞了進去,引得靜仰頭哼了一聲。

                  我抽插了幾十下,“讓我把燈開一秒鐘。”

                  “會被外面看見嗎。”,靜的語氣不是很堅決,我知道她會服從的。

                  “這么晚了人家都睡了,你看對面燈都滅了。”

                  沒等靜表達意見,我毫無征兆地伸手把墻上的開關打開了。房間瞬間被照亮,如果對面有人這時看過來,就能纖毫畢現地看到靜的裸體和我們的交媾。

                  靜渾身一顫,立刻把頭埋了下去,“一秒鐘到了!。”她惶急地喊道。

                  我嘻嘻一笑,把燈關了,其實我心里也蠻緊張的,“刺激吧。”

                  “嗯…。”

                  “什么感覺?。”

                  “又怕被別人看到,又有點想讓人家看…。”,靜呢聲訴說道。

                  “再來一次好不好?。”

                  靜無聲地默許了。

                  啪的一聲,大燈再次展現房里淫靡的場景。我一陣緊張和刺激交織,伸手把靜披散在肩背的長發繞在手上,把她再次低垂的頭拽了起來,不讓她有躲藏的機會。

                  “啊…。”,靜從喉嚨里發出一聲顫抖的低呼,背后的皮膚起了一陣雞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