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聽周青這么的說,他媽忙問:“你喜歡啥樣子的嘛?”

                  “我也不曉得?”周青回道。

                  “那你也不要太挑剔了撒。”他媽又道。

                  “嗯。”周青點了點頭,“我曉得了嘛。好了,不早了,媽,你去睡吧。”

                  “嗯。”他媽點了點頭,“那你早點睡吧。”

                  說完,他媽起身走進了里屋,將手機在抽屜上放好,然后去廚房打水,然后進澡堂子里洗了洗,便是回里屋睡覺去了。

                  ……

                  等周青他爸媽都睡了之后,楊倩倩和周青還坐在堂屋里的木桌前。

                  這會兒,楊倩倩和周青是隔著木桌,面對面坐著的。

                  楊倩倩暗自打量著周青,忽然問道:“喂,周青呀,你剛剛啥子意思的哦?啥子叫你還沒有碰見你喜歡的女孩哦?”

                  “嗯?”周青暗自一怔,回道,“是還沒有碰到撒。”

                  聽周青這么的說,楊倩倩不禁撅起了嘴來,嬌嗔地看了看周青,忽然道:“你啥子意思的嘛?難道你覺得我不咋子樣嗎?”

                  “嗯?”周青又是怔了怔,瞧著楊倩倩,回道,“你不是有袁明的嘛?我周青算你的啥子的嘛?真是的!”

                  聽周青又是提起了袁明,楊倩倩暗自想了想,忽然說道:“如果我告訴你,我和袁明已經完了,你會和我……好嗎?”

                  “嗯?這個嘛……”周青有些難為情地想了想,“這個暫時還是不要說了嘛?因為你曉得的撒,我明日就要走了的撒。所以……我們倆現在子談這個……好像不合適的哦?”

                  周青這只是委婉地回絕的楊倩倩的,因為他心里在想,格老子的,你的初次給了袁明,又沒給老子的,老子為啥子要娶你的嘛?你要是把初次給了老子的話,再跟老子說這些話,還差不多的嘛?總之,沒有給老子初次的女的,都免談的。不管咋子樣子,老子就是要娶一個原裝貨的……

                  小說網手機問:/User/Messages。aspx?to=站長&title=WEB…《俺混在農村》'第二卷'(第213章

                  (如果章節有錯誤,請向我們報告)2507

                  俺混在農村TXT下載'

                  第214章 這里的夜晚靜悄悄

                  !!!!()聽周青這么的說,楊倩倩也是沒法子再說啥子了的,于是也就只好看了看周青,暗自想了想,然后說了句:“那我等你回來吧。”

                  “嗯?”周青又是怔了怔,回道,“但是我說不好哪天回來的哦?”

                  聽周青這么的說,楊倩倩心里暗自咯咚了一下,差不多明白了周青的意思,她便是微微一笑:“嘻,不早了,我也睡去了。”

                  “嗯。”周青點了點頭。

                  然后,楊倩倩便是起身,離開木桌,去了她的里屋,拿了個臉盤和毛巾香皂等出來,直奔廚房走去了,打算去打水,去澡堂子里洗洗,就睡了。

                  周青見楊倩倩洗去了,他便是無聊地掏出了他中華牌香煙出來,取出一根,點燃,吧嗒地抽了一口。他打算等楊倩倩洗完后,他再去洗洗,然后也睡了。

                  ……

                  這時候,周青他爸媽在床上還沒有睡著。

                  他爸媽的屋里雖然黑著燈的,但是可以聽見他爸媽在說話。

                  他媽嬌嗔道:“你個不得好死的,把手放在老娘的哪里了嘛?”

                  “嘿嘿,”他爸嬉皮的樂道,“老子的手放在你哪里,你還不曉得嘛?”

                  他媽嬌嗔地回道:“哼!把你的臭手拿開!你個不得好死的,不洗臉不洗腳的,別老娘的那話兒給摸臭了。”

                  “嘿嘿,你那話兒撒尿的,本來也是不干凈的撒,摸摸也沒啥子的嘛?”

                  “你管老娘那話兒是做啥子的呢!再咋子臟,老娘睡覺前也是洗干凈了的嘛。”

                  “嘿嘿,老子就是不信,你能把你的那話兒給洗香了的?不信的話,你讓老子聞聞,保準有股尿臊味的。”

                  “你個不得好死的真是惡心人!你要是要聞聞的話,那就干脆舔舔撒。”

                  “柒!老子才不舔的呢!讓狗舔差不多!”

                  “哼!既然嫌臟的話,那你個不好死的咋子個就是喜歡老娘的那點兒地方呢?咋子還每晚都想削尖了腦袋往里鉆呢?”

                  “嘿嘿,”他爸又是嬉皮的樂了樂,“既然你說了,那我就來鉆鉆吧。”

                  “討厭!你個不得好死的咋子又把老娘的褲子給扒了呀?你開始還不是說隨老娘的那話兒發臭的嘛?”

                  “……”

                  ……

                  此時,楊倩倩正在澡堂子里洗她的那話兒。

                  她跨步蹲在一個紅色洗臉盤上,正在用手弄水洗她的那話兒。

                  洗著,洗著,她便是埋頭看了看她的那話兒,不禁暗自說道,呃?你好像變大了似的哦?這都是怪周青那個死家伙的那家伙太大了的,把你都給弄大了。不過,還是他那大家伙弄起來有感覺,好舒服的。

                  想著,楊倩倩又是想,周青那個死家伙不愿意跟老娘好,是不是他嫌棄老娘把初次給了別人,沒有給他呀?

                  想著,她忽然嘆了口氣,唉,周青那個家伙明日就要走了,下次再見他也不曉得是啥子時候了的?沒準等他回村的時候,這里的工程都完工了,老娘都離開這個江漁村?

                  想著,楊倩倩又是埋頭好好地看了看她的那話兒,暗自道,趁著周青還沒走,今晚要和他再瘋狂兩次才得行的?

                  一會兒,楊倩倩洗完了之后,也就端著臉盆等洗漱用具回屋了。

                  在路過堂屋的時候,見周青還默默地坐在堂屋的木桌前發呆,于是,她便是小聲地沖周青說了句:“喂,你咋子還不睡嘛?”

                  周青看了她一眼,回道:“在等你洗完了,我好去洗洗,然后再睡的嘛。”

                  “哦。”楊倩倩應了一聲,然后也就朝她的里屋走去了。

                  周青見她進了里屋,他也就起身奔廚房里走去了。

                  于是,周青從灶上的鍋子里勺了一桶熱水,便是拎著朝澡堂子里走去了。

                  等周青洗完之后,他也就回到了堂屋。

                  由于楊倩倩暫時占了他的屋,他也就只好睡在堂屋了。他媽幫他在堂屋的一側開了一張臨時的鋪。

                  周青回到堂屋,也沒有多想啥子,只是就脫去了衣衫,然后去關了燈,上床就躺下,睡了。

                  可是,周青躺下沒一會兒,楊倩倩就是偷偷地從里屋溜了出來,到了周青的窗前,低聲道:“喂,周青,你個死家伙睡著了沒得?”

                  “還沒。”周青也是低聲地回道,“才剛剛躺下,哪這么快就睡著了嘛?”

                  說著,周青忽然問道:“咋子的啦?你睡不著呀?”

                  “嗯。”楊倩倩點了點頭,“睡不著的。這樣子的吧,你去里屋和我說說話吧,好不咯?”

                  “嗯?”周青暗自怔了怔,“算了嘛,很晚了,早點兒睡嘛。”

                  周青暗自心想,格老子的,一會兒說著說著話,你個死龜婆娘又會不老實的,又會對老子動手動腳的,要老子睡你的。老子今日下午和那個袁老師都做了兩回了,晚上你個死龜婆娘再要的話,還不得要了老子的命呀?算了吧,老子還是安心睡覺吧,養精蓄銳,等到了廣東之后,再開始找找那邊的妞弄弄。

                  楊倩倩聽周青這么的說,她便是問道:“咋子的啦?你是不是不愿意和我說話的呀?”

                  “不是呀。”周青回道,“只是我好困了的嘛。早點睡了。你要是實在睡不著的話,你就找本書看的嘛。你不是有知識的人嘛,喜歡看書的嘛。”

                  “哼!”楊倩倩不禁嬌嗔道,“你就是不愿意和我說話的嘛。”

                  “哎呀!”周青忽然煩心道,“很晚了,不要吵了,睡了。你不睡的話,人家還要睡呢。再說了,你這樣子吵吵的,我爸媽在里屋咋子個睡的嘛?”

                  “那你就進里屋跟我說話嘛。你要是進里屋跟我說話的話,我就不吵了嘛。”

                  “哎呀!你真的好煩的哦!”周青有些生氣了。

                  “哼!我就是要煩你!”楊倩倩又是嬌嗔道,“你要是不愿意跟我說話的話,我就是要煩你的!”

                  “唉!”周青不禁嘆了口氣,然后氣惱地掀開了被子,下了床,“好嘛,走嘛。”

                  于是,周青也是沒轍,只好和楊倩倩一起去了里屋。

                  ……

                  今晚,最最納悶的應該是趙廣慶的女人蘭梅了。她本來子約好了周青今晚上來她家的,可是周青這個家伙竟然放了她鴿子,沒來。

                  好不容易才碰上趙廣慶那個死老家伙出去了,今晚不回家,可是周青這個瓜娃子的竟然是放了她的鴿子。

                  這時候,趙廣慶的女人蘭梅靜靜地躺在床上,等呀等的,總是感覺在下一秒鐘周青就要敲響她家的門,可是門就是沒有被敲響。

                  此時此刻,她就跟母豬打欄似的,巴不得要個男人來滿足她了。

                  倏然,她在床上翻來覆去的,那才真叫一個難受呀!

                  可是周青早就把她的這茬跟拋在腦后,哪還會來的嘛?

                  趙廣慶的女人蘭梅實在是難受了,她的手也就不知不覺的掏到了自己的襠里,按耐不住地動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她家的門忽然發出一聲聲響,好像有動靜?

                  于是,趙廣慶的女人蘭梅就噌的一下,起身,下了床。

                  等她踏著鞋,急急忙忙地來到堂屋的門前,小心翼翼地輕輕地拽開堂屋的門之后,不料,只見一只貓噌的一下鉆進了屋里來。

                  這氣得趙廣慶的女人蘭梅便是罵道:“你只發春的死貓,跑到老娘這里來做啥子的嘛?老娘才叫一個難受呢,你還喵喵的叫個球呀?”

                  一邊罵著,她也就一邊關上了堂屋的門,然后佇立在門前暗自怔了怔,忽然轉身朝廚房走去了。

                  到了廚房,她打開燈,瞧了半晌,最后將目光盯在一堆茄子那里,于是她便是走了過去,彎腰去挑了一個最粗的茄子,然后用水洗了洗。

                  待將那個紫色的茄子洗干凈之后,她也就拿著那個茄子回里屋了。

                  ……

                  此刻,周青正與楊倩倩躺在里屋的床上,在說著話。

                  但是說了沒一會兒,周青就困得不知不覺的閉上了雙眼。

                  楊倩倩見周青要睡著了,她便是嬌嗔地一瞪眼,捶了周青一拳:“你個死家伙咋子睡了呀?”

                  周青犯困的翻了翻白眼:“你做啥子嘛?老子真的好困了的嘛,睡了。”

                  “哼!”楊倩倩嬌嗔道,“不得行,不能睡。”

                  “那你想做啥子的嘛?”

                  聽周青這么的一問,楊倩倩忽然撒嬌的調皮的一笑:“嘻。”

                  笑著,她就是調皮地伸手掏向了周青的襠里,抓住了周青襠里的那物。

                  周青犯困地皺了下眉頭,然后又閉上雙眼,那神情似在說,隨你個龜婆娘耍著吧。

                  楊倩倩這一手抓住了周青襠里的那物之后,她也就是不愿撒手了,愛不釋手的玩耍了起來。

                  玩耍了一會兒之后,她索性趴到了周青的襠下,然后扒開了周青的褲頭,把周青襠里的那物給掏了出來,欣喜地端詳著。

                  但是,周青卻是迷迷瞪瞪地睡熟了,一點兒知覺都沒了。

                  可是,楊倩倩卻是不管他那么多,既然掏出了他的那物,那也就是不甘罷休的。

                  她把他的那物拿在手里端詳了一番之后,便是埋下了頭,伸出舌頭舔了舔。

                  但是周青真的是沒得知覺了,睡熟了。因為他襠里的那物沒得啥子反應的,依舊只是蔫蔫的,軟巴拉及的。

                  楊倩倩舔了舔之后,也就將其含到了嘴里,咔吧咔吧地吃了起來,涂得盡是口水。

                  然而周青襠里的那物卻是沒得反應。

                  楊倩倩愣是不甘罷休,不到黃河心不死,繼續咔吧咔吧地吃著,吃得津津有味的。

                  好一會兒之后,楊倩倩見周青的那物還是原樣,一點兒反應也沒得,她眉頭一皺,急了,不禁揮起她的小手就是在周青的小腹捶打了一拳。

                  周青啊的一聲,被驚醒了,急忙仰起頭看了看他襠下的楊倩倩,皺了皺眉頭,煩感道:“喂!你到底想做啥子的嘛?”

                  楊倩倩瞅著他皺著眉頭的樣子甚是可愛,她便是笑呵呵地樂了樂:“呵呵呵,你說呢?我想做啥子的嘛?”

                  “老子咋子個曉得的嘛?”周青又是煩心道。

                  “呵呵呵,”楊倩倩又是樂了樂,“瞧你的那個死相,你還不樂意了哦?人家這樣子求著你要,你還不樂意哦?不曉得有好多的男的跪地求我,我都不給的。”

                  見楊倩倩嬉皮笑臉的,周青也是沒轍,只好又皺了皺眉頭,煩心地嘆氣道:“唉!老子真是服了你了!”

                  楊倩倩又是嬉皮的樂了樂:“呵呵呵,你的這家伙一點兒反應都沒得,就算是扶著也是進不去的撒。”

                  這時,周青砰然一樂:“嘿!你咋子個這么大的癮呢?”

                  “呵呵呵,哪個要你能弄得我好舒服的嘛?那種感覺當然是會上癮的嘛。”

                  “唉!”周青又是嘆了口氣,皺了皺眉頭,沒轍道,“好嘛,那就開始嘛,快點吧,完了之后,好睡覺。”

                  聽周青這么的說,楊倩倩又是埋頭將周青襠里的那物給含到了嘴里,又咔吧咔吧地吃了起來。她越吃越是感覺有味,吃得越是帶勁。

                  這時候,周青便是在想,格老子的,他娘個西皮的,老子沒得婆娘,這女人咋子個就是睡不過來呢?要是老子有兩個那家伙就好了的,可是輪番上陣的嘛。

                  過了好一會兒之后,楊倩倩的努力終于有了效果,周青襠里的那物終于漸漸有了反應。

                  周青感覺有了反應了之后,便是說了句:“喂,好了嘛,快點嘛。”

                  于是,楊倩倩便是起身,迫切地除去了她的衣衫,然后就在周青的身側躺好了。

                  跟著,周青也就是著急地爬了上去,直接就進去了。

                  可能是周青實在是太困了?他動著動著,還沒完事,就忽然一下趴倒了。

                  就這么倒下之后,他竟是呼呼地大睡了起來。

                  氣得楊倩倩皺了皺眉頭,又是揮起她的小手,捶打兩下周青的臂膀:“喂!你個死家伙咋子能這個樣子的嘛?做事情就要專心地做完撒。”

                  被楊倩倩這么一鬧,周青又蘇醒了過來,迷迷瞪瞪地晃了晃腦袋,然后困乏地撐起身來,繼續動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之后,楊倩倩漸漸來了感覺,從低吟聲轉換為哼聲,這時,哼聲又轉換為了毫無顧忌的叫喚聲,嗷嗷的叫喚著。

                  愣是驚醒了周青他爸媽。

                  他媽一聽,不禁沖他爸問道:“小楊這是咋子的啦?要不要起來去看看呀?”

                  他爸嘿嘿地一笑,回道:“嘿,你去看個球呀?是不是想打攪了我們家那個短命鬼的好事呀?”

                  “啊?”他媽一怔,“不是的吧?你是說……周青和小楊兩個人在……做那個?”

                  他爸又是嘿嘿地一笑:“嘿,你聽這動靜還聽不出來呀?虧你還是過來人了。你聽,那床的聲音,吱呀吱呀的,不是在做那事,是在做啥子的嘛?嘿,人家年輕人就是精力充沛,動靜大。”

                  他媽側耳靜靜地細聽了一番,忽然道:“好像……還真是在做那事哦?現在安靜了,你聽。唉,這個小楊也是,要他嫁我們家周青,她還不樂意,可是這事她倒是愿意哦。早曉得這個小楊這么放得開的話,那老娘還給我們家周青開啥子個鋪的嘛?兩人直接睡一張鋪不就得了嘛?真是的。”

                  “嘿,”周青他爸又是一樂,“不是話說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的嘛,所以自然還是偷著好耍咯。嘿嘿,年輕人就是喜歡玩心跳的嘛。”

                  “呃?你個不得好死的咋子連這個都曉得呀?”

                  “嘿,老子也是上次進城的時候,無意中聽城里人說的嘛。”

                  “呃?”周青他媽又是一怔,忽然道,“喂,你個不得好死的說,萬一這小楊要是懷了我們家周青的孩子的話,你說這可咋子個辦哦?”

                  “……”

                  小說網手機問:/User/Messages。aspx?to=站長&title=WEB…《俺混在農村》'第二卷'(第214章

                  (如果章節有錯誤,請向我們報告)2507

                  俺混在農村TXT下載'

                  第215章 臨別前夕

                  !!!!()一聲雞啼,日頭一如既往,從東邊的山頭慢慢地升起,映紅了江漁村前邊江面。

                  如今唯一的變化就是江面上被架起了一座橋梁,是那般的宏偉。

                  冬天的早晨,可見田間里有著一層薄薄的霜,感覺甚是寒氣逼人。

                  早起的村民們提著褲子,一路朝茅房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