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1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不過說到有人假冒自己?難道……該不會是……

                  出去的時候楊存還是一個人,看著對自己皮笑肉不笑的余姚,回以他一個冷洌的笑。果然,余姚的表情瞬間凝固了。……楊通寶很快就靠上前來,垂首喚道:“公爺,那個人……”

                  小心起見,聲音壓得極低,只有他們兩人才聽得見。

                  楊存想起那個行為怪異的災民,心中突感不安,擰著眉頭道:“給我看好了,絕對不能有任何差池。”

                  在楊通寶欲點頭應答之際,又道:“這余姚的手下有沒有我們的人?”

                  “嗯?”

                  楊通寶一愣,見那邊余姚已經行了過來,略微點了一下頭。

                  軍營中的形勢絲毫不輸給朝廷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是一樣的錯綜復雜。畢竟不是同一個派系,手中握有軍權才有為自己爭權奪利的資格。這一點就算楊術再不濟,也不可能不知道。

                  而楊術本身也絕非善類,身為大華國唯一的外姓王,他又怎能不為家族考慮?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況且堂堂楊家還沒有倒下,在軍中安排人手這件事應該是必為之事。

                  “嗯,那就好。想盡辦法聯系,讓他們注意下游的情況。”

                  不露痕跡地丟下一句,楊存也移動了腳步。而楊通寶則是進屋看望屋內昏迷之人。

                  余姚皺眉,只是苦于沒有阻止楊通寶的理由,也只能乖乖將視線鎖定在楊存身上。

                  明明只是一個弱冠少年,為什么他的眼神會有一種極具穿透力的犀利?只覺得讓人想逃。可是不能,既然站在這里,那么余姚自然明白自己現在的職責所在。

                  僵硬之后成了不屑的干笑,上前對著楊存拱手行禮,語氣依舊還是沒有多少恭敬。

                  “公爺,這災情已經探過,施粥及災民們暫時的安置之事也已經安排妥當了。白大人晚上還有為公爺設宴,您看……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

                  什么叫“朱門酒肉臭,路有餓死骨”什么叫“賤民只命賤如螻蟻”這一刻總算是有了深切的體會。看著余姚那雙倒三角的狼眼,楊存突然很有一種想將他開腸剖肚,看看他的五臟六腑還有沒有“人性”二字的沖動。

                  至于節操一類的東西,不用懷疑,肯定是當初他媽生他之時一個不小心,連同胎盤一起扔了。

                  面對面黃肌瘦、生命垂危的災民,面對那些遍野浮尸的場景,他該是做到怎樣喪盡天良的地步才可以說出“設宴”這兩個字?難道上過戰場的人血和心就必定是冷的嗎?

                  “余大人,本公覺得這時候你不是應該好好照顧那些災民,幫著他們重新找安歇之地重建家園嗎?不是應該派人盡快處理那些罹難的尸首才對嗎?”

                  冷到骨子里的質問,并非是楊存非得要在這種時候來一番嬌情之舉,而是面對此情此景還能不在意、不關注,就真他媽的不是人了。恐怕他媽當初真的扔了把孩子養大的胎盤吧?

                  因為心中悲憤,幽黑的瞳孔中染上片片寒霜。緩緩掃過那些麻木不仁的士兵們,楊存的眼中含著深深的鄙視,其中濃郁的森寒之氣彌漫一身。

                  不過是一個眼神罷了,也說不上來為何會給人一種無形且沉重到幾乎要讓人窒息的壓力。楊存星眸寒光一過,一大排人終于無法承受如此銳利的眼神,低下頭去。

                  由最初的一、兩個影響到所有人,看著面前顆顆留給自己頭頂的腦袋,沒有錯過他們臉上羞愧的楊存,在那一刻戾氣暴漲增“呃……這個……公爺,屬下……當下還是以公爺的安危為重,屬下先送公爺回去吧,等回來再……”

                  也許是被楊存太嚴厲的眼神所驚,余姚的神色有那么一點不自然。他轉移視線,又道:“至于那些尸體,他們的家人會……”

                  折騰了半晌,一個有用的屁都放不出來,顧左右而言他,不就是為了自己嗎?

                  那點心機也好意思拿出來現?你爺我當年混的時候,你都已經作古不知幾百年了好不好?

                  “等?還要等到什么時候?”

                  華人小說吧(WWW。SHUBAO2。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拉高聲音,楊存隱藏的威嚴之氣頓顯。持續增添壓力,等到余姚連頭都抬不起來之時,繼續剛才的話題,語氣緩慢了不少,但是威力絲毫不減,反而自有一股渾然天成的霸氣。

                  “余千衛,你知不知道這尸體多放置一天,便會繁衍出多少細菌?這已經幾天了?嗯?若是等天放晴,多了陽光的照射,你知會有怎樣的效果?嗯?瘟疫、病毒,你又承擔得了多少?”

                  憤怒有七分是真,剩下的三分自然是用來助長自己的威風,出一口心中的悶氣。虛張聲勢這回事,有時候玩得好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因為自身的修為本來就比對方高,所以這種可以光明正大盡情打壓的機會楊存自然不會放過。

                  不過余姚可就慘了。單憑楊存這個人,就算是他是世襲敬國公,他也未必就會懼怕。但是現在對方的煞氣突然大增,那股暴起的真氣別人感覺不到,他卻是苦不堪言。

                  楊存本來就是專門沖著余姚而來。

                  豆大的汗水不停滴落,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般,余姚努力以自身的真氣抵抗,雖然抑制住不讓自己倒下去,卻抑制不住雙腿不停顫抖的趨勢。

                  這一切楊存看在眼里,卻還是沒有任何想放過對方的打算。余姚所受的這些和災民們的流離失所比起來,又算得了什么?

                  之前略帶黝黑的臉色逐漸顯出蒼白之勢,隨著楊存臉上冷冽的笑容不斷加深,余姚承受受的壓力也愈多。掌心已經濕透,或許在那身鎧甲之下的襯衣八成也不會好到那里去吧。

                  那些余姚麾下的士兵沒有得到命令,況且對方是堂堂國公爺,也不方便開口,只眼睜睜看著余姚的狼狽。

                  知道楊存絕對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將自己絞殺,但是這份罪必然免不了要好挨一頓了。沒想到一個看起來那般的不起眼、頂多只能算是長相好看一點的小子居然會如此厲害,而且內在的氣息也是那般詭異,簡直毫無章法可言。

                  死撐著顯然不是最明智的選擇,所以盡管算是輸了一局的余姚心有不甘,也還是很聰明地選擇暫時屈服。畢竟現在撕破臉是不可能的,依照世子對楊存的重視程度,若是自己亂來,必定還是討不了任何好處。

                  像余姚的為人,因為粗獷的外表,給人的感覺往往是性格耿直之人,殊不知在這樣的假面之下,他也擁有一顆活絡的心思。

                  自然,像楊存那種怪胎,即使不按牌理出牌的作風不算。他的下一步能猜得透澈的人也著實不多。

                  心思極快游走一圈之后,余姚的氣焰果然軟化許多,開始略顯卑微的說:“卑職明白,上水村的災情卑職必定妥善安排。一并連他們新的遷居之地卑職也會親力親為,絕對不出任何差錯。”

                  一連串的保證出口之后仍嫌不夠,又順帶著將自己貶低了一頓,說:“公爺博學,教訓極是,是卑職愚昧了。您也知道,卑職不過就是一個粗人罷了,肚子里沒有幾滴文墨。公爺交代之事卑職一定辦到,絕對不敢有半點敷衍。”

                  沒有半點墨水?這句話讓楊存在心中冷笑不已。不過也沒有咄咄逼人的意思,見好就收到此打住了。畢竟兔子逼急了還會咬人呢,更別說是眼前這個豺狼了。

                  萬一他惱羞成怒來個殺人滅口,一夜之間將上水村所有幸存的村民給“喀嚓”了,自己的罪過不就大了?他可不認為他不敢這樣做。

                  計較完了,楊存的臉色也緩和不少。看起來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動作,對余姚來說卻是如蒙大赦。

                  “嗯,千衛大人行事,本公沒什么不放心的。等回去之后楊某必定會上奏皇上,對千衛大人予以封賞。”

                  這場面話說起來,誰也能做到滴水不漏的好聽。聽了黑衣人的話莫名其妙地來了一趟,順便救了兩個人之后也沒有什么重要的發現,楊存覺得無趣,知道也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

                  看著余姚腦門上尚未拭去的汗珠,楊存扯動唇角笑笑,繼續說:“那就諸事拜托千衛大人,楊某這便回了。”

                  而說到封賞之際,余姚唇角不屑地彎起的動作即是自動忽視了。

                  畢竟是道不同不相為謀,人家現在忠心的是另外一個主子,對老皇帝的封賞不感興趣也沒有什么好奇怪的。不過,自己當真沒有任何收獲嗎?伸出拇、食二指摩擦著,楊存的眼色變得隱晦。

                  一個小小的上水村到底隱藏了什么的秘密,讓余姚對自己這么戒備?

                  “那卑職恭送公爺了。”

                  終于走了,余姚狠狠松了一口氣,心底暗自欣喜。

                  結果還沒等他跟上去繼續護送,已經走出去的楊存揚揚手臂,一句話說得余姚再次僵直后背。

                  “不必了,千衛大人找幾個人同楊某一道回去就好。既然大人同楊某待在一起會如此緊張,那便留下吧。”

                  他……察覺出了什么嗎?自己的緊張,他……看出來了?有那么明顯嗎?站在原地,余姚突然有些慌亂,此次楊存不怎么在別人面前展示的一面,已經讓他完全摸不著頭緒。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百年杭州的輝煌或許不曾有人能一路看盡其風光,但是只要站在巍峨宏嚴的城門前,即使什么都不做,也能讓人感受到古城的滄桑感。

                  華人小說吧(www。Shubao2。com)好看的txt電子書

                  其實論起外貌,杭州城門不久前剛才整修過,也并非顯得很破爛。覆手石磚之上,隨著涼意沁入心扉之間,自有一番特別的悲涼。

                  也許過不了多久,這面城墻也會沾上血跡,而后又被新一輪的石料所壓蓋吧?

                  有時候楊存也會想,自己選擇老皇帝這條船也不知道牢不牢靠?會不會沉船?隨之而來的只有苦笑。其實從頭到尾,他就沒有選擇的余地不是嗎?

                  從附身在這個楊氏孩子身上那一刻起,一切早就成了定數。

                  收回手指,在守門官兵恭敬的眼神中,楊存舉目遠望,騎著駿馬從大街上飛馳而來的幾人是那樣的明顯。呵呵,趙沁云這個孫子,對自己倒還真不是普通的關心啊!感嘆的同時,也在心底狠狠鄙視自己一把。

                  靠,不過就是經歷一些事情而已,居然變得這么婆婆媽媽,跟個女人似的。

                  瞇眼看著一身錦衣、面若冠玉的溫潤男子,楊存的心倒有了在得知一品樓出事以后的第一次安定。

                  還能來見自己,說明也不完全成了死路一條。就算安巧和王動他們落到趙沁云手上,暫時……應該還不會有什么危險。唯一讓楊存詫異的是,趙沁云對自己的關注度似乎有些過頭了?

                  聯想起之前這廝不只一次對自己大獻殷勤的舉動,楊存忍不住就是菊花一緊。

                  這孫子他媽的該不會有龍陽之好吧?難不成……他看上自己?自己可是完完全全的異性戀,只對女人感興趣啊……

                  一股涼意竄上腦際,楊存硬生生打了幾個寒顫。

                  此時太陽終于突破連日來霸占著天空不散的烏云,毫不吝嗇地將自己的溫暖灑向人間,霎時光芒萬丈。

                  而那名就算是一身布衣也遮掩不了其身上半點芳華的少年負手而立,神情自若地看著朝自己走來的錦衣男子。

                  是朋友,更是對手。

                  瞇眼望著城外被亮色的光線環繞,以至于他的周圍看起來如同被鍍上一層薄輝的楊存,趙沁云地不知多少次想到,若不是一開始便站在對立的立場,心高氣傲的自己還真心想交他這個朋友呢。可惜……真是可惜了……倘若他不姓楊,或者自己的父王不是定王……

                  “晚輩見過公爺。剛回來就得知一品樓之事,晚輩不勝悲痛至極,望公爺節哀。”

                  趙沁云一開口,楊存忍不住就是一陣惡寒。你說這廝怎么那么能裝呢?第五章 艷遇

                  從認識了趙沁云這個人開始,楊存就產生和這個腸子九彎十八拐的定王世子打交道,絕對是糟蹋、摧殘自己的行徑之一。

                  開口閉口便是一大堆水到渠成、冠冕堂皇的狗屁,說這些他都不累嗎?至于幾乎被趙沁云引為對手這件事,楊存還真不可能感到絲毫榮耀。如果這種認可對手的對象是楊術的話,說不定還真能生出惺惺相惜的友情,但是他楊存……哼哼,就算了吧!

                  一個立志要做一個紈绔子弟、以調戲美女為畢生奮斗目標的男人,能指望著他有多偉大?說好聽點是深藏功與利,說難聽點壓根就是不思進取。

                  當然了,若是想和楊術深交,恐怕首先就是得遵紀守法,做一個合格的守法好公民。趙沁云是不可能的。

                  “呵呵……多承世子操心了。”

                  面對人家簡直比你自個兒還憂心的表情及問候總不能冷著一張撲克臉吧?楊存也只能開口隨便應付。不過提起一品樓,心情當真是好不到哪里去。

                  明知兇手是誰,卻苦于沒有證據,所以面對著笑得一臉做作的兇手,也只能好脾氣地陪笑,還不能有任何怨言。

                  這種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的無力感,讓楊存看著眼前趙沁云那張足以讓萬千少女思春尖叫的俊臉,生出許多煩躁來。

                  也幸虧沒有證據,不然,他還真不介意將他們這群表演學院出師的王公臣子們連鍋端了出去。

                  自然,表面上依舊不會顯露分毫,看起來頂多也就算一臉沉重,只會讓人以為楊存是為一品樓的事情傷心難過,看得趙沁云也是唏噓不已。

                  華人小說吧(WWW。SHUBAO2。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唉,真想不到晚輩回了一趟東北居然就發生這樣遺憾的事,不過公爺切莫繼續憂心,白大人已經派人全力追查當時的情況,也許很快快就會有結果了。”

                  畢竟對方不是愚笨之人,裝傻這件事,為了不牽連彼此的形象,趙沁云很聰明地選擇棄用,而是以極其隱晦的方式告知楊存一品樓之事另有隱情。

                  “嗯。”

                  楊存點頭,并無多言,私底下還是不由得多看了趙沁云兩眼。

                  這孫子倒是痛快,比白烏龜來得爽快,不至于讓人說上兩句便厭煩起來。

                  “不過……”

                  見楊存臉上除了悲痛之外并無任何不悅,趙沁云話鋒一轉,說:“家眷們出事,難免心傷。不過大丈夫何患無妻,公爺還是看開一些。晚輩特意略備酒水為公爺去去晦氣,還有杭州頗具名氣的歌姬助陣,公爺應當及早振作才好。”

                  說出事的是家眷,其實有些言過其實了。安巧她們的身份在外人眼中頂多也就是丫鬟,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好傷心的?也許是有感于上次安巧被藥尸所傷時的瘋狂,趙沁云此次便有所顧忌,而在言辭上有些注意吧?

                  可是,安巧是安巧,安巧、安寧、攬月,李彩玉……她們一個個都是獨立的存在,就算有了再多的女人,她們也都不是她們啊!尤其是安巧,怎么能隨隨便便讓別人替代呢?

                  趙沁云的話讓楊存又想起方才的荒繆想法,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總感覺菊花很不適。有必要對自己這么殷勤嗎?說到底,自己并不曾表現出會讓他誤會的錯誤訊息啊!動不動就請吃飯,老子知道你有錢,再說……

                  靠,安巧是別人可以比擬的嗎?就算再好的女人也比不上她。不過說實話,心中還是有些愧疚。這孫子拿著美人誘惑自己,自己這個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特點果真到了人盡皆知的地步了嗎?

                  “呵呵,世子太客氣了,能為楊某如此著想是楊存的榮幸。但是在此之前白大人已經設下宴席,恐怕……”

                  一來二去打著推托的太極,楊存是真的不想去。

                  趙沁云的殷勤就是無端讓他感到不適,仿佛他們之間前些日子壓根就不曾發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一樣。

                  這趙沁云有些深奧,打起交道來太費精神不說,只要一遇到他,自己似乎就會詭異的倒霉?哼哼,歌姬?說得好聽,誰知道你又在背地里盤算什么?上次是下藥,再送來一個攬月,那這一次呢?

                  老子長得那么像是一個樹上吊死幾次的人嗎?

                  “原是如此……”

                  沉吟著,趙沁云恍然大悟。不過那個表情楊存怎么看怎么覺得不安,該不會是……

                  真是怕什么就來什么,剛想到那方面去,趙沁云就笑了,還是那種謙恭得讓人真挑不出一點毛病的樣子,說:“若是擔心這個,公爺倒是可以放心。晚輩知道公爺現在下榻于白大人別院,身為主人的白大人必定不會怠慢公爺,所以已經與他達成一致的意見,將宴會移至晚輩那里。說起來,倒是晚輩借花獻佛了。”

                  那副翩翩少年郎的儒雅加上無害的笑容,讓過往的女子差一點就噴了鼻血。耳際似乎有芳心盛開的聲音“劈里啪啦”響過之后,楊存才后知后覺地發現,一時之間,這門口的女子已經超過男子的幾倍,而且更呈現增長之勢。

                  那副雙頰緋紅、滿面含春的樣子,一看便知道是為了什么而來。畢竟城外可沒有黃金給她們撿,不用那么殷勤往外走。出去就出去,還出去就馬上進來,這樣來來回回的,當我們是動物園的猴子嗎……

                  被美女們看看也沒有什么,又不會少塊肉。但是在發現看著趙沁云的人明顯多過自己以后,楊存無法保持淡然了。

                  既然你敢請,那我也沒什么不敢去。再說,也只有多接觸幾次才有更多關于一品樓事件的蛛絲馬跡可尋啊,知道你們肯定做得很嚴密,但是也招架不住我的鍥而不舍不是?

                  “既然如此……”

                  心中已經同意了,臉上卻還是一副為難的樣子。這種戲碼楊存倒是手到擒來,也不用怎樣費心思表演。看著趙沁云期待的眼神,其實是看著美女們一直盯住那張卓越非凡的俊顏,俏顏逐漸呈現爆血之勢,楊存咬牙點頭,說:“那就叨擾世子了。”

                  呋,雖然男人都喜歡偷香竊玉,但是這野花又哪里比得上家花香?至少自己家里的那幾個從來不會將多余的光芒朝別的男人亂放。

                  “好,那公爺,請。”

                  楊存的答案似乎早在意料之中,趙沁云笑得不露痕跡。

                  為楊存讓路的同時,卻又適時拉住他的衣袖,讓二人之間的親密指數瞬間一路飆升。

                  靠,這個動作是不是顯得有些親密曖昧了點?雖說是生死未卜,楊存也還是不想讓那幾位嬌美娘們傷心。他一臉為難地看看旁邊的馬匹,又看看自己被拉住的衣袖,欲言又止的說:“世子,你看這……”

                  華人小說吧(www。ShuBao2。com)免費電子書下載

                  被當場點出,趙沁云居然沒有半分尷尬,連臉上的笑容也沒有減弱一分,依舊是那種恰到好處的謙恭,說:“是晚輩冒昧了,公爺請。”

                  對方松開手之際,楊存突然有了一種想伸手掐他臉的沖動,看這孫子是不是真的戴了面具。要知道,那可不透氣、真的很傷皮膚的。好在大庭廣眾之下,考慮悠悠眾口如洪水猛獸,還有各位看倌們脆弱的幼小心靈,只好作罷了。

                  不再說話,翻身上馬,楊存想擺一個英俊瀟灑的姿勢提高自己的知名度,結果一腳落空,情急之下抱住了馬脖子。若不是有真氣鎮壓著,恐怕這馬也要跟著受驚了。

                  “公爺……您沒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