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李治大步走到主位,忽然一敲主位上的小罄,旋即笑道:“哈哈哈哈,曲水流觴原本就是為了無拘無束,就如賢兒所說,這禮數今天全都丟了!”

                  “謝陛下!”

                  參差不齊地拜謝之后,眾人紛紛坐直了身體,這才各自用眼角的余光打量著座上的天子。占據了優良地理位置的李賢當然不用像其他人這么小心翼翼,那眼睛一直在自己的老爹面上瞧,順便也好好琢磨了一下李治的打扮。

                  這一天的李治戴烏紗冠,穿青羅單衣,蹬烏皮履,幾縷黑色長須略加修飾,更顯出了幾分精氣神,仿佛一下子年輕了好幾歲。坐定之后,他便先朝李敬業瞧了瞧,忽然點了點頭:“朕聽于志寧說,敬業你最近課業大有長進,今天若是沒有佳作,回頭朕可是得罰你!”

                  作為如今大唐第一臣李績的長孫,未來英國公爵位的繼承人,又是沛王李賢的伴讀。李敬業獲得如此關注本在人們意料之中,就連李敬業自個也早就打好了腹稿。此時,他不慌不忙地欠了欠身,面上卻露出了苦笑:“陛下可是難為煞了我。有沛王殿下在,我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是陪襯,哪里敢說什么佳作?”

                  李敬業平素常常有面君地機會。因此這愁眉苦臉一出,眾人的緊張感立刻為之一瀉。李治則是啞然失笑:“賢兒今日只作評判不做詩,這下你總可以放心了吧?你若是不能得三甲。可別埋怨朕到時候不講情面,讓你的好事落空!”

                  堂堂天子說出這樣的話,下頭頓時一片嘩然,而李敬業更是成了苦瓜臉。李賢正覺得古怪,忽然感覺有人從后頭捅了捅他地背,這更是讓他感到莫名其妙。下一刻,一張紙條忽地塞進了他的手中。他面上裝得若無其事,卻在下頭悄悄展開了字條。上頭卻赫然是李敬業的筆跡——“幫忙幫忙,今天要是我表現好,陛下就會親口許下我和老于孫女地婚事!”

                  原來是這么一回事!

                  李賢暗笑李敬業裝神弄鬼,遂把紙條隨手往腰間一塞。

                  這時候,李治已經和好幾個人親切交談了一回。其中大多數人都并非第一等高官的子弟,那表現得叫一個感動。就差沒淚流滿面感謝關懷了。而這份“關懷”也漸漸由男至女,很快一群大家閨秀也各自領會到了這君恩雨露。然而,李治把平衡二字玩轉自如。每個人都只是笑問一句,不多不少。

                  題外話完畢,這曲水流觴便正式開始。眾目睽睽之下,李治親自把一只雙翅酒杯放入面前的溝渠中,只見那裝滿了大半地酒杯在水中稍沉一沉,旋即便穩穩地浮了起來,順著水流緩緩前行。此時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水面上,表情或激動或沉著,或緊張或冷靜,人人都盼著輪到自己,卻也同樣怕風頭沒出成卻丟了丑。

                  看著那杯子隨著水波和微風悠悠而動,李賢索性愜意自得地往后一靠。為求古風,這種地方自然不能擺上椅子,但是,他卻愣是在主位和自己這里弄出了靠背,沒看他老爹靠著舒坦面露笑容么?盤算著今天不用自己動腦子,他愈發感到輕松愉快。

                  橫豎今天并非命題作文,就算是家里準備好拿出來顯擺,也不算違規,就看大家各自的準備了。

                  終于,那晃晃悠悠的雙翅杯在一個年輕人面前停了下來,李賢稍稍一瞅,結合手中的座次名單,便辨出那是御史中丞崔士元的兒子崔務嘉——正是大族博陵崔氏的子弟。

                  “去鳥入春暉,來云空喜》i

                  這四句詩一出來,在陽光的照射下,李賢能夠清清楚楚地看見那家伙額頭上黃豆大地汗珠,差點沒撲哧一聲笑出聲來。這又不是飲宴時的應制詩,沒來由把沐恩榮光這一類的東西拿出來,戰戰兢兢沒一點大氣……不得不說,要學上官體,大多數人都是學虎不成反類犬。

                  這一首詩吟完自然是有人在紙上奮筆疾書記錄,雖說幾乎沒人覺得這詩有什么出彩,但崔務嘉自個卻在李治

                  目光中漲得臉色通紅,慌忙飲了一杯便即刻坐下。有不算太好的開頭,后面地人便漸漸松乏了起來。畢竟,前頭若是太好,后頭是無論如何都超越不過去的。

                  于是,李賢但聽得滿腦子地芝草香蘭,空谷明溪,總而言之除了崔務嘉,沒人傻到在這時候玩弄頌圣那一套。只不過,唐時風氣原本就和魏晉南北朝的那種清談玄虛不同,要這幫在富貴窩中長大的年輕人講究什么幽曠意境,著實是難為煞人。

                  “呵……”

                  李賢一個呵欠剛剛出來就趕緊憋了回去,見自個地老子雖然面上興高采烈,眼神中也透著無趣,便不露痕跡地輕輕聳了聳肩。堂堂皇帝親臨,就算假裝,也沒幾個人能夠裝出灑脫之態來,早知如此,他老爹也不用為了見見那位以文采見長的徐嫣然,而用這種障眼法了。

                  他正胡思亂想著,忽然聽得場中響起了一陣笑聲,抬眼看去,卻只見那個雙翅杯穩穩地停在賀蘭煙和徐嫣然當中,赫然是不偏不倚。原本此時是該重新來,他卻眼珠子一轉,登時笑著站了起來,湊到李治耳邊低語了一句。果然,他這皇帝老爹立刻連連點頭。

                  “既然此杯如此識趣,賀蘭,你就和徐才女各賦一詩,待讓六郎品評孰高孰低!”

                  賀蘭煙當初跟著李賢舞刀弄槍,對于什么吟詠賦詩原本就毫無興趣,心中更知道這次自己和屈突申若都是來湊數的。饒是如此,她還是早就和李賢串通好了,硬是搜刮了幾首詩備用,此時便搶在徐嫣然之前站了起來。

                  “喬木萬馀株,清流貫其中。前臨大川口,豁達來長風。

                  漣漪涵白沙,素如游空。偃臥盤石上,翻濤沃微躬。

                  漱流復濯足,前對釣魚翁。貪餌凡幾許,徒思蓮葉東。”

                  如此一首閑適悠然的詩出口,不但李治愣了一愣,就連在座眾人也全都呆住了。倒是李治反應最快,偏頭盯著李賢看了一會,忽然大笑道:“賢兒,朕可是看著賀蘭長大的,這詩她決計做不出來,可是你事先捉刀代作?你這個評判居然作弊,罰,該罰!”

                  李賢自個也沒料到賀蘭煙居然會拿出那首最最不符合她心曲的,當下只得自認倒霉。不過博得老爹一笑總歸是好事,他便笑嘻嘻地命人拿來一個碩大的酒斗,很是爽快地道:“兒臣偏向賀蘭的心思哪里瞞得過父皇?這罰酒是應當的,兒臣便罰酒一斗,以示公正?”

                  眼看李賢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喝光了一斗酒,下頭眾人頓時爆出了漫天彩聲,渾然忘了賀蘭煙和李賢串通作弊。等到這一波過去,所有人的目光方才落到了徐嫣然身上——賀蘭煙本就不以文采出長,而徐嫣然身為才女,其表現自然是眾人最期待的。

                  由于賀蘭煙的罰酒李賢代喝了,因此那只雙翅杯理所當然地到了徐嫣然手中。仿佛沒有發覺自己成了別人的注目焦點,她徑直從溝渠中拾起那酒杯,在手中輕輕把玩了一陣,終于抬起了頭,絕色容光和那數不盡的華貴首飾彼此輝映,更顯艷光逼人。

                  “巍巍高門內,赫赫皆王侯。錦衣金冠好,安知能長久。

                  須不知,今日豪家子,明朝蓬垢游。會當風云起,何不效英酋?”

                  雖然只是低吟,那聲音卻仿佛回蕩在所有人的心頭,就連李賢也被激得一愣一愣。良久,他方才品出那詩滋味,當即心中駭然,他李賢固然是搬過李白的一些狂詩,但問題是,那些不少都是用俠客或是軍中猛將指代,哪里有這么赤裸裸的意思。

                  徐嫣然是故意的!

                  電光火石之間,他猛地醒悟到對方的用意,不禁轉頭去看自個的老爹。果然,他看見李治雖說仍是端著笑臉,但那只擱在膝蓋上的手卻在微微擺動,眼神中似有陰霾。

                  正在那里琢磨自己該不該開口圓場的時候,他忽然接到了屈突申若意味深長的目光,幾乎想都沒想,他便笑道:“不愧是才女之名,只論意境,只怕男兒未必能做如此雄詩!”

                  “嫣然向來有癡狂的毛病,適才亂語,還望各位海涵!”雖然自陳癡狂,徐嫣然的面上卻依舊帶著那幾許傲然的微笑,“嫣然雖是女兒,卻向來羨慕男兒能鷹擊長空,遙想當年英豪,著實讓人為之心折!”

                  第二百七十七章 … 沛王第該有個女主人了

                  夏的沛王第中自然是郁郁蔥蔥,榆樹柳樹槐樹一棵棵的,甚至有不知道是原本就在此,還是用什么辦法移植過來的幾棵參天大樹。內中廳堂后的院子中還搭了一個葡萄架,雖說這葡萄未必能吃,卻好在多了幾分蔭涼。

                  此時,架子下一色擺開了三張玉石片躺椅,依次坐著一男兩女,在旁邊的小幾上擺著幾樣水果,卻是剛剛用井水或是冰塊湃過的,上次猶自沾著水珠不說,隱隱還有些白氣。

                  “徐嫣然這膽子真大!”

                  賀蘭煙半坐在躺椅上,輕輕吐了吐舌頭。她雖然對吟詩作賦興趣不大,但至少識文斷字看懂文義的本事還是有的,上次徐嫣然那首詩自然是給了她莫大的震撼。再加上她第一年守孝已滿,如今可以自由出入洛陽宮,而她是武后外甥女,各種各樣的消息就是不問也知道。

                  “聽說姨父回到貞觀殿之后,當天晚上就沒有召幸徐婕妤,而是一個人獨宿,好些宮人內侍都遭了責罵!”

                  有阿芊這么一個情報處長,再加上王福順這個通風報信的,李賢當然不會不知道這個消息——他甚至知道更隱秘的消息,那就是他老爹認為徐嫣然過于狂傲,心氣太高。女子恃才傲物,別說入宮為妃不妥,更絕非名臣良配(他老媽雖說強勢,在他老爹面前還是一向很溫柔的)——這就是王福順轉告的消息。他正想著,旁邊忽然又傳來了一句話。

                  “與其說膽子大,不如說是行險一搏!”

                  同為女子,屈突申若卻看得透徹,若是設身處地想一想。換成她本人,大約也會這么做。當然,這么做很可能對家族造成不利影響,但比起翌日進宮之后的糟糕處境。這已經是很理想的結局了。和尋常名門大族出身的官員不同,她一向對武后看高一眼,皇帝當初鏟除長孫家地手短雖然狠辣。但武后在后頭的功勞同樣莫大。

                  一件最最棘手的事情,居然被徐嫣然自己設法解決了一大半。心頭雖然松了一口大氣,但李賢隱隱約約竟有一種惘然的感覺。不知怎地。他忽然想起第一次遇見徐嫣然的時候,那個看似冰雪聰明卻又猶如困獸一般的女子醉語連連地情景。

                  興許,那天流杯殿詩會上的徐嫣然,并不只是一個假象而已。

                  葡萄架下的悠閑聊天沒有持續多久,因為,李賢地客人來了——不是別人,正是王福順。

                  自從那一天李治帶著一群官員跑到沛王第逛了一圈回去之后,程處默就率先把許諾好的人送了過來。而許敬宗更絕,干脆就是兩個高麗美女,外帶十名侍女。倒是宮中挑選良家子的動作不可能太快,而今天王福順正是來完成這個君王的諾言。

                  雖說賀蘭煙對李賢身邊美女越來越多絕對不會樂見其成,但是。可以想見日后美女的數量只會多不會少,因此她雖然心中懊惱。也只得勉強接受了這個事實。至于屈突申若的想法,則是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兩人原本就好熱鬧,所以此時聽說王福順送人來。干脆也就跟著李賢一起去瞧個究竟,按照賀蘭煙的話來說,那叫做替李賢“嚴格把關”。

                  王福順正在門口呼喝,吩咐隨身的兩個內侍把馬車上地宮人一個個帶進來,一轉頭看見李賢后頭的兩個女人,他登時瞪大了眼睛,隨即趕緊一溜煙跑了過來,滿臉堆笑地向李賢行過禮后,又向賀蘭煙和屈突申若道了安,原本想好好炫耀一下自己的眼光和那些宮人素質的打算都扔九霄云外了。

                  “這些人就是你從后宮良家子當中挑出來的?”

                  賀蘭煙挑剔地打量著那些宮人,旋即發現一個個確實都是天生麗質,女人地嫉妒心理頓時冒頭。她正想上去一個個盤問敲打,屈突申若卻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又用力掐了一記。

                  這些小動作李賢在旁邊看得一清二楚,最后見屈突申若半拉半拽地把小丫頭拉走了,他頓時松了一口氣。這人固然不是他自個要來地,但既然是皇帝老子送來的人,他總不成任由賀蘭煙挑三揀四把人趕走吧?發覺王福順同樣是如釋重負的模樣,他不覺笑了起來。

                  “還請殿下到時候在賀蘭小姐面前美言幾句,否則萬一她在娘娘面前說出什么不好地話來,小人就倒霉了!”

                  對于王福順的這種說法,李賢自然而然聽出了其中的暗示,心中暗贊這家伙聰明。皇帝面前得寵信,皇后面前討好賣乖,這人真是成精了——這哪里是指如今的這些宮人,分明是指代徐嫣然的那件事,要不是王福順第一個放出風,事

                  就有如今這么順遂。

                  哪怕是紅顏薄命,也總比紅顏無命強!

                  廢話過后,交接工作便正式開始。看見那一個賽一個嬌艷的宮人,李賢自然是覺得萬分養眼,但看到最后,他不禁便感慨起阿蘿不在的不便了。阿芊這樣的情報處長,不待在宮中不能發揮作用,他如今身邊雖然有月蕪和月芙這一對雙生侍女,但在處理這種事情上頭,卻是及不上阿籮一根小指頭,甚至還及不上當初經過軍訓的那些侍女。

                  “還是人才不夠啊!”他暗自嘆息了一聲,更后悔這一次沒從武德殿多挑兩個能干的隨行。一邊找人安置這些剛剛脫離了洛陽宮的女人,他一邊鬼使神差地想道,如果有大姊頭那樣厲害的女人,興許他就不用擔心宅子中的女人“造反”了。

                  事情辦完,王福順自然不可能在這里長留,和李賢又嘀咕了一陣便帶著兩個內侍,趕著十幾輛空馬車回宮。洛陽宮少了幾十微不足道的宮人,而李賢這里則是多出了好幾十需要管吃管喝管住的女人。要是換作早年,他必定是興高采烈,但在見慣了太多絕色麗姝之后,他著實感到,太多的佳麗不是樂事,而是麻煩。

                  沒說的,拉出去軍訓!一個個嬌嬌怯怯,他就是種馬也不需要那么多侍妾!

                  當他回到葡萄架下頭,咬牙切齒地說出這么一個打算的時候,賀蘭煙頓時高興地歡呼了起來,渾然沒顧得上什么女德女誡。至于屈突申若則是笑著拍了拍巴掌,同時意味深長地翻起了舊帳。

                  “六郎,早在一年前你就答應幫我和焱娘她們訓練一批侍女,如今可是連影子都沒有!既然這一次你準備訓練人,不如就捎帶上她們好了!我那里還有好幾十又蠢又笨的,加上焱娘她們,至少也有百多號人。”

                  李賢聞言差點沒趴下,沒有阿蘿也沒有蓉娘,他自個都發愁怎么訓練這么一批人,屈突申若居然還要再塞人過來,他還要活不要?

                  見大姊頭正在那里巧笑嫣然地看著他,他靈機一動,索性上前涎著臉道:“申若姐,我這不是沒功夫么?再說了,我當初那只是糊弄人的,要說真有什么用場卻也未必。倒是你們都是巾幗豪杰,本事絕對比我高明,不如你行行好,和煙兒一起幫個忙如何?”

                  “好你個六郎,居然想把這球踢回來?”

                  雖然面帶嗔怒地冷哼一聲,但屈突申若眉眼間的笑意卻出賣了她此時此刻的真實心思——無疑,她是心情極好的。而賀蘭煙上一回半道上退出,如今每每一想到便覺得懊惱,見李賢有意把這大權交出來,不等屈突申若答應,她便立刻搶先點了點頭。

                  “好,別的事情我幫不上忙,這事情我管定了!”

                  見小丫頭摩拳擦掌,似乎有意逞一逞大婦的威風,屈突申若不禁啞然失笑。她當初老早就提醒李賢要早些在自己的宅子中做些布置,卻未料想長安的宅子還沒完工,皇帝卻帶著大批人轉來洛陽,而李賢幾乎是一窮二白地搬進了這空空如也的沛王第。

                  李賢是不窮,可這人手上的積累,卻不是一天半天能夠搭起來的。當然,倘若他一搬進來就是一切齊備,別人興許就要擔心了。

                  “行了,看在你叫可憐的份上,我和賀蘭就勉為其難幫你一把!”屈突申若懶洋洋地點了點頭,打了個呵欠,旋即舒舒服服地躺在了躺椅上。

                  既然是到李賢這里,她便沒穿那身狗皮似的道袍,而是著了一身高腰束胸的長裙。此時,隨著她的躺下,長裙上方頓時露出了大片白皙滑膩的肌膚,分外惹人遐思。仿佛是睡夢中的囈語,她忽然喃喃又加了一句話。

                  “這么多人當中,只要有一個心懷不軌的……這次賀蘭和我還真是自找麻煩。”

                  見賀蘭煙張了張嘴似乎想說話,李賢趕緊拖著她往旁邊一閃。直到離著葡萄架遠遠的,他忽地轉過身來,一下子吻住了小丫頭的紅唇。賀蘭煙先是猝不及防,但旋即伸出雙手攬住了李賢的肩膀,熱烈地回應著。這大太陽底下熱辣辣的一幕也不知持續了多久,李賢方才戀戀不舍地移開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