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不詳的小說     
                  磕ㄔ諏成系泵婺び謾U饈俏裁茨兀俊

                  突然被江楠問倒,馬曉玲措手不及也不知如何回答了:“這個,這個嘛,不能相同對待的。”

                  “我的老婆好狡猾啊,居然來騙我,現在罰你張開小嘴!”

                  夫妻倆本來就是嬉鬧而已,馬曉玲自然是乖乖地張開了自己小嘴。江楠把沾滿精液的手指伸進了她的嘴里,馬曉玲只得品嘗起自己的愛液:“別……嗚嗚……唔……嗯……”

                  剛開始還象征性地逃避一下,后來馬曉玲也就乖乖的任由江楠把精液喂進自己的小嘴了。

                  “老公,干我吧!”

                  被江楠挑逗地欲火纏身,馬曉玲在江楠的懷里主動脫下了紫色內褲,剝開了自己的陰唇,期待老公陽具的插入。

                  江楠卻是出乎馬曉玲的意料,居然穿起了衣服。

                  “老婆,難得今天月色好,咱們散步如何,保證讓你開心。”

                  江楠露出了神秘的壞笑。

                  “什么,現在?”

                  馬曉玲很驚訝。……

                  十點以后的校園一片寂靜,昏暗的路燈下一男一女的身影投射到地面上。尤其是那少婦的影子,隨著嬌軀的扭動,左右搖擺著,營造出讓人心動的嫵媚景象。

                  走向校園東邊人工湖的正是江楠和馬曉玲夫妻倆,江楠只是穿著普通的休閑裝,而馬曉玲穿著的是墨綠色的緊身短袖連衣短裙,短裙下擺剛剛包裹住馬曉玲的美臀。而馬曉玲腿上的肉色長筒絲襪已經換成了黑色的連褲絲襪,腳上也穿上了一雙黑色的高跟鞋。

                  “這么晚了,來這里干什么,要是讓學生看見怎么辦?”

                  走在路上,馬曉玲有些緊張。

                  “你也說了,都這么晚了。學生都回宿舍了,哪還有人能跑到這里看我老婆呢?”

                  江楠說著,把手伸到馬曉玲的裙底,撩起了她的墨綠色短裙下擺。

                  “別,別這樣!”

                  馬曉玲小聲嬌呼,還沒得及按住江楠的手,自己的背后包裹臀部的裙擺已經被拉了起來。

                  裙擺向上被拉到了腰間,馬曉玲黑色連褲絲襪包裹的下體露了出來,原來她的下面居然沒有穿內褲!馬曉玲迷人的性器和白皙的翹臀都裸露在外面,原來她穿得還是開襠連褲絲襪!

                  “這么好的夜色,讓我俏老婆的下面吹吹風多好。不舒服么?”

                  江楠一邊說,一邊摸著馬曉玲的美臀,還故意在老婆屁股上拍了兩下。

                  “啪!啪!”

                  寂靜的夜晚,這兩下巴掌在臀肉上拍出的響聲顯得格外的響亮。

                  “別,別這樣,很危險的!”

                  馬曉玲羞紅了臉,想要把短裙拉下來,蓋住自己露出來的下體。

                  “別怕羞了,就是為了下面吹風才這么散步的嘛!來吧,到了湖邊的樹林里,就沒人能看到了。來吧,我的俏老婆!”

                  馬曉玲來不及再拉下自己的短裙,就被江楠拉著想湖邊走去。走得快了,不由得邁大了步子,下面的性器和屁股都裸露著,不斷地被秋夜的涼風吹拂。涼絲絲的感覺讓馬曉玲無比的舒服,同時露陰的刺激也讓馬曉玲感到性奮不已,本能的沖動,讓她的下體漸漸流出了蜜汁。

                  走到了一處草地邊,距離人工湖已經很近了,在江楠和馬曉玲面前是一條鵝卵石小道。

                  “把鞋子脫了,走過去。”

                  江楠說道。

                  “討厭,老公真壞!”

                  馬曉玲嬌嗔,卻聽話地脫下了腳上的黑色高跟鞋,一手拎著一只鞋,走到了鵝卵石小道上。凸起的鵝卵石,腳踩上去如同享受足底按摩一般,說不出的愜意。

                  “嗯……嗯……”

                  走在小路上,馬曉玲居然快活地呻吟起來。

                  走過鵝卵石小路,終于到了湖邊的小樹林。樹林里的草地上,夫妻倆坐了下來。

                  “老婆的絲襪玉足還是穿著高跟鞋最好看!”

                  江楠為妻子穿上了黑色高跟鞋,忍不住在馬曉玲的左右腳上各吻了一口!

                  “討厭,就喜歡親人家的絲襪小腳!”

                  馬曉玲此時無比的嫵媚。

                  “誰說只是玉足,你的每一寸肌膚我都喜歡,我要親個夠!”

                  說著江楠抱起了馬曉玲黑絲襪包裹的美腿,一點一點,從小腿一直親上了大腿。隨后,馬曉玲的雙腿被江楠抱到了肩頭。馬曉玲躺在草地上,雙腿分開架在了江楠的肩膀上,江楠也順勢而上,將頭埋在妻子兩腿之間,親吻起馬曉玲的私處。馬曉玲的陰毛修正的很整齊,平時是為了不讓陰毛從內褲露出來。現在的恥毛不長不短,江楠的舌頭滑過馬曉玲的恥毛,說不出的快意。

                  “嗯,啊……好舒服,好舒服……”

                  自己的性器不斷地受到侵襲刺激,讓馬曉玲浪叫連連。身體的欲火難當,馬曉玲躺著竟不由自主的繼續將自己的墨綠色短裙向上拉。短裙本來拉到了腰間,幾下上拉后,豐滿的胸部也露了出來。馬曉玲的裙子里不但沒有穿內褲,竟連胸罩也沒有戴!

                  白嫩的乳房沒有了裙子的束縛,彈了出來,像快樂的白兔一般,隨著馬曉玲嬌軀的扭動而來回跳動。最后馬曉玲索性把墨綠色連衣裙脫了下來,全身赤裸地躺在草地上,全心全意享受著江楠的挑逗愛撫。

                  在江楠舌尖的挑逗下,馬曉玲的蜜汁不斷地泛濫流出。江楠抬起頭時,嘴角都沾滿了妻子性器的淫水。江楠禁不住伸長舌頭把嘴角的淫水勾進自己的嘴里,不由得咂嘴贊嘆:“老婆的蜜汁就是香,品過以后就要讓我好好給老婆補補了!”

                  “嗯……”

                  馬曉玲一聲長呼。自己的雙腿還在江楠的肩頭,江楠已經抬高了馬曉玲的身體,將自己的肉棒插進了老婆的性器內。

                  馬曉玲此時的雙腿與上身繼續形成了90夾角,身體酸痛也動彈不了,只能任由江楠抽插,在江楠的性交抽插過程中,馬曉玲被迫來回晃動著自己的裸體,黑色開襠褲襪包裹的雙腿在江楠的肩頭也只能因為快感而顫動抖動,摩擦著江楠面頰,讓江楠性欲大增,不住地親吻舔舐她絲襪包裹的美腿!

                  就這樣,在草地上,昏暗的湖邊,江楠用力抽插著自己裸體的妻子。

                  而他的心里,不斷浮現出楊曉蓉在自己辦公桌的美體肉體。摩擦自己面頰的馬曉玲的黑絲美腿,讓他想到的卻是楊曉蓉那肉色連褲襪包裹的性感美腿。

                  他一直將馬曉玲當做自己的夢中情人楊曉蓉來看待,同樣的美腿,同樣的豐胸,還用同樣性感的誘人乳房。

                  唯一可惜的是,楊曉蓉有著烏黑的披肩長發,通過離子燙做成了小波浪型。

                  而自己的妻子馬曉玲卻似乎處于故意,將原來的長發改成了類似女主持人陳魯豫的那種到達頸部而已的半月形短發。

                  不過,發型的不同,讓馬曉玲有著更加動人的不同性感,也讓江楠性奮不已。畢竟,玩自己老婆和玩別人老婆有著不同的快感,才能讓男人有更大的樂趣。

                  江楠一邊胡思亂想,一邊仍在用心同馬曉玲在草地上性交,大力地抽插已經擠迫著馬曉玲的雙腿幾乎貼到了上身。馬曉玲的裸體幾乎壓在了一起,而抽查中,馬曉玲也禁不住低聲浪叫起來。

                  “嗯……啊……啊……”

                  隨著肉棒活動的頻率加快,幅度加大,馬曉玲的浪叫也不斷地加大。

                  “老婆,你小點聲,沒有學生了,可是學校有保安的啊,小心把保安師傅招來,看你的光屁股啊!”

                  聽到江楠的逗趣,馬曉玲果然感到害怕,不禁閉緊嘴唇,努力堅持著不發出浪叫聲。可是快感刺激下,馬曉玲哪里可以把持,閉緊的性感小嘴不斷發出嗯嗯嗚嗚的呻吟,反而讓江楠受到更加快感的刺激!

                  忍受不住了,馬曉玲只能自己捂住嘴,努力不讓自己的聲音傳出去,同時還要小聲抱怨:“都怪你,不要干的那么用力啊!動靜太大真的會把別人招惹過來的,太危險了!咱們回去吧!……嗯……唔……”

                  馬曉玲突然忍不住用力地一聲嬌呼,緊接著身體不住地扭動起來,面頰緋紅,臉上寫不盡的誘惑迷離且淫蕩。江楠也深深舒了一口氣,下體的肉棒深深刺入馬曉玲的陰戶沒有拔出,兩人的身體緊緊貼在了一起。

                  原來,江楠射精了!

                  一股股男人的精液炮彈般轟進了馬曉玲的肉穴!

                  經歷高潮后,江楠和馬曉玲緊偎著躺在草地上,看著晴朗的夜空下閃爍的星星,無比的愜意。陰戶灌滿了丈夫的精液,即使是躺著,陰戶向上,也難以抑制精液從陰戶流出來。馬曉玲索性分開雙腿,任由精液涌出陰道口,順著自己的胯部滑下去。

                  江楠回復了體力,尤其是下面的肉棒回復了硬直,立刻翻身壓在老婆的身上。

                  馬曉玲也恢復了蕩漾的春心,和老公擁抱在一團,嘴對嘴舌頭糾纏著舌頭,熱烈的擁吻起來。

                  “嗯,嗯,唔……”

                  熱吻中的馬曉玲不禁一聲長呼。自己的小穴再次被堅硬的肉棒刺入。壓在馬曉玲身上的江楠,將自己的肉棒再次插入了已經濕滑不堪的妻子的陰道。

                  瘋狂的抽插,兩人的小腹不斷沖撞在一起,發出噗噗的輕微響聲,在寂靜的湖邊,在流動的湖水旁,卻也是清晰可聞。

                  兩道手電光從遠處而來。江楠和馬曉玲心里一陣緊張。兩人貼在一起停止了抽插,不過江楠的肉棒仍深深地插在馬曉玲的肉穴內。腳步聲越來越近,江楠和馬曉玲連大氣都不敢喘,生怕發出聲音,引得手電光照向自己。校園公路距離湖邊足有50米,隱隱約約聽到的聲音,讓江楠辨認出是校保衛處的兩個保安而已。

                  終于,腳步聲遠去,只能兩人看不到手電光,才松了一口氣。

                  “咱們回去吧,這里太危險了。回去繼續來就是!”

                  馬曉玲小聲說著,想要推開江楠。

                  可是江楠卻來了興致,野戰的快感讓他忘記了危險:“怕什么,你看,不過是兩個保安,離咱們還那么遠,我下面硬成這樣,怎么可能放過你這個美女呢。繼續吧!”

                  馬曉玲還沒來得及反對,小嘴已經被江楠的嘴封住,熱吻順帶糾纏住舌頭。

                  馬曉玲只能咿咿唔唔的呻吟著,也不知是反對呢還是贊同。江楠更是繼續用力地抽插肉棒,操起自己的老婆。

                  原本還在恐懼中,可是被男人的肉棒安撫幾次后,馬曉玲的欲火再次被撩起,也不再估計自己赤身裸體在戶外了。和江楠糾纏在一起,享受起性愛來。由于下體的快感刺激,馬曉玲更是性奮地張開了雙腿,黑色連褲絲襪包裹的美腿纏在了江楠的腰間,絲襪包裹的小腳也在江楠的后背上來回摩挲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江楠一番云雨后,終于再次射精,也終于讓自己的肉棒軟了下來。馬曉玲更是在夜色中一臉的淫靡,全心全意享受著戶外的性福夫妻愛生活來!

                  “好了吧,這可以走了吧!”

                  馬曉玲四肢無力地躺在草地上,沒有江楠拉自己,恐怕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了。

                  “你忘了,好像有件事情你好久沒做了。”

                  江楠突然露出神秘的壞笑。

                  “什么事情?”

                  “你出來時喝了不少水啊。”

                  “那又怎么了?”

                  “難道不想尿尿么?”

                  “我……討厭,被你一提,我還真有點難受了,那還不快走,回去上衛生間。”

                  被江楠一說,馬曉玲羞紅了臉。

                  “還去洗手間干什么,這里不是正好嘛。”

                  馬曉玲紅著臉直搖頭:“這里怎么可以,還是回去。”

                  “我的老婆怎么了,在這里精液淫水都流出來了,這尿液還舍不得滋潤一下大地嗎?”

                  江楠說著將手伸向躺在地上的馬曉玲的胯部,摸索到尿眼處故意輕輕一擠壓。

                  下體突然一下壓迫的刺激,馬曉玲全身抽搐一下,嬌嗔著就要掙扎起來:“你真壞,人家下面都漲的難受了,你還擠那里,真壞。我可要回去了。這里哪能小便啊!”

                  江楠眼明手快,突然拿起了馬曉玲脫下扔在草地上的墨綠色連衣裙,遠遠地扔了出去。馬曉麗此時全身只穿著黑褲襪和高跟鞋,哪能光著身子跑出小樹林撿衣服?

                  “你……你……”

                  馬曉玲真的生氣了,不知說什么好,原本站起了一半,只能蹲在地上。黑絲襪包裹的美臀此時下蹲后更是性感渾圓。由于生氣,也使得馬曉玲的膀胱更加的脹痛難受。

                  “老婆,好老婆,別難受嘛!”

                  江楠壞笑著,手摸向了馬曉玲渾圓的美臀。

                  “別碰我!啊……”

                  生氣的馬曉玲扭動了自己的美臀試圖躲開江楠的魔手。

                  可是沒有料到江楠順手手一推,馬曉玲蹲不穩竟向前倒去,趴在了草地上。光著身子的馬曉玲,翹著屁股蹲在地上,更像一只發情的性感母狗!

                  江楠接著就跪在馬曉玲身后,分開了她支撐身體的雙腿:“老婆,別生氣嘛。只要你排尿,尿完了,我替你把衣服拿回來。會去我就跪搓衣板謝罪如何?”

                  被江楠一逗,馬曉玲也忍不住笑了,扭動一下自己的翹臀:“你這個壞家伙,還跪在我身后干什么!我尿就是,反正我也憋的難受了,你又不是沒看過。真搞不懂你,為什么每次看我小便還那么興奮!你讓開,我蹲下尿尿!”

                  “蹲下尿尿多不性感,我都看多了,這次你趴著尿如何?”

                  “虧你想的出來,可我不會啊!”

                  “那有什么難的,我來幫你就是!”

                  江楠說著,抬起了馬曉玲黑色連褲絲襪包裹的左腿,讓她的左腿向后伸直伸高,最后高高的抬了起來。

                  左腿突然被抬起,只剩雙手和右腿支撐身體的馬曉玲差點摔倒,不禁小聲驚呼:“你這是干什么啊,嚇死我了!”

                  “這樣你就可以放尿了啊!”

                  “不行,不行,我不會這個姿勢,我尿不出來啊。而且,這個姿勢怎么像狗排尿的姿勢。”

                  馬曉玲羞紅了臉,還真是無法排尿。

                  “那我來幫幫你,噓……噓……噓……”

                  聽到江楠的噓聲,馬曉玲果然條件反射,有了排尿的沖動。可是這種狗趴的姿勢實在是不舒服,馬曉玲扭動著自己的身體,還是沒有把尿拍出來。突然,下體的尿眼傳來一陣陣異物的刺激。馬曉玲趕緊扭頭看,江楠居然找到一根硬些的小草莖部,捅自己的尿眼。

                  “你,你這是干什么!”

                  馬曉玲感到害怕,想要躲開。可是自己仍然被強迫著分開雙腿趴著,自己的左腿更是被江楠架到肩頭,無法縮回來。

                  “別怕,別怕,這小草那么軟,不會傷到你的。放輕松,放輕松!”

                  江楠一邊說著,一邊將小草捅進了馬曉玲的尿道,來回轉圈刮弄馬曉玲尿道內的嫩肉。

                  被草莖導尿后,馬曉玲果然再也憋不住,從尿眼噴出了一股金黃色的尿液。

                  江楠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自己的老婆在自己的調教下,終于用母狗排尿的姿勢,放尿成功。馬曉玲則是羞愧難當,閉上眼享受著排尿的刺激,身體突然釋放了壓力,卻也舒服無比。

                  終于,排尿完成。馬曉玲重新蹲在草地上:“你這個壞人,每次都這么欺負人家。還不快去把我的裙子拿過來。”

                  江楠耳邊仍響著馬曉玲放尿時的嘩嘩聲,如同美妙的音樂久久不能忘卻。他沒有急著站起來,而是蹲在馬曉玲的身旁,不停撫摸著馬曉玲黑色連褲絲襪包裹的大腿和美臀:“老婆,今天咱們做了好多,你我都很滿足吧。不過結婚3 年了,你的菊花還是處女地,還沒……”

                  江楠話沒說完,馬曉玲卻突然躲開了,正經說道:“這是肛門,你看A 片我可不管,不過別想和我肛交啊。據說用肛門做很危險的。其他的我都可以遷就你,不過我的屁眼,你可想都不要想,我怕出事,我也怕你受傷啊。不行,堅決不行。”

                  馬曉玲似乎是真的生氣了,居然沒有再理會江楠,自己大著膽子光著屁股彎腰跑了出來,撿起了自己的墨綠色連衣裙。

                  江楠搖搖頭苦笑:“唉,我的好老婆啊,為了我什么都愿意做,我好愛你的。不過,你還是差了一點點,相信我,我會讓你喜歡這個。嗯,還差一點點……需要繼續調教……”

                  馬曉玲穿上了連衣裙,沖江楠擺擺手,示意他也趕快出來。

                  江楠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馬曉玲一起走出了小樹林,向居住的宿舍樓走去。

                  夫妻倆手挽著手,馬曉玲的走路有些不自然,陰戶內的精液淫水,還有尿眼殘留的尿液,在走路過程中緩緩流出,順著她的大腿,在黑絲襪上慢慢流下,自己的下體濕濕的,大腿上的黑色褲襪也是濕濕的。夜風吹拂自己的裙底,讓馬曉玲感受到透入內心的清涼,流遍全身的快感……

                  挽著自己的老婆,江楠仍在想著……  羔羊教師楊曉蓉 第06章

                  周日,學校仍在安逸的休息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