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不詳的小說     
                  下丈夫,說,“我也這麼想,真的…。”暴露的淫蕩妻(1……5)暴露的淫蕩妻(1……5)' 歡迎女士加我QQ交流  QQ:130051747' ' 歡迎女士加我QQ交流  QQ:130051747 '歡迎女士加我QQ交流  QQ:130051747:拽 on May 09; 19102 at 22:38:34:暴露的淫蕩妻(一)  我老婆今年30歲,我們結婚五年來,我一直以為她只是稍微有點冷感,沒想到半年前被我無意中發現她不但不是冷感,而且還有暴露狂,原來我和她的性生活對於她變態的性需求而言,是無法滿足的,卻我誤以為她有點冷感。

                  那個晚上我老婆加班,約十點半時我突然想到18樓天臺透透氣,想說搬來這麼久也沒有上去看一看。信步走到F棟的樓梯間時(我住D棟),發現電梯機房那層好像有人聲,好奇心驅使下,前去探個究竟,卻聽到一男一女淫穢的對話。女的好像求那男的干她,但是男的卻故意捉弄她,要她做種種下流的動作,并且叫女的到天臺上爬一圈,回來就答應干她。

                  我聽到他們往下走的聲音,趕緊退到天臺,在角落看到數個大型的排風管,便躲到後面。過了一會兒,看到一個男的探頭望了望天臺,接著看到一個全身光溜溜的女人像狗一樣的爬出來,而且屁股後吊著一雙高跟鞋,顯然鞋跟分別插進她的肛門與陰道里。看樣子她好像怕高跟鞋會掉出來,所以并不敢爬得太快,偶而伸手朝屁股後的高跟鞋壓了壓,讓它更深入體內一點。

                  等到她爬回到樓梯間門口時,那男的還踢掉拖鞋用腳趾去揉女人的乳房,并且一手扯著女人的長發,後來那女人還用嘴去吸吮男的腳趾頭,後來那男的好像罵了一句話(我隱約聽到有『賤女人』叁個字),又說了一句話,只見女人仰起了頭,嘴巴張得大大的,男的就吐了口口水到那女人的嘴里,那女人竟然吞了下去,還點了點頭,接著他們就又回到了機房那一層。

                  受到這一幕的刺激,我當時全身僵硬,幾乎不能呼吸。因為那男的雖然我不認識,可是那女的竟然是我老婆。(她……她不是在公司加班嗎?)雖然天色很黑,但是那頭長發及那個臉蛋,分明就是和我結了婚五年的老婆。

                  我心里頭反覆的問自己:怎麼會這樣?她是被迫的嗎?可是她剛剛有要求那男人干她呀?我們這棟大廈才完工一年多而已,我們搬來這也才4個多月(在事發當時),他們這樣有多久了?現在進住戶數還不滿叁成半,天臺算是很少有人上來,他們是不是常常在這里偷情?那男的是誰?我是不是要去阻止他們?我該怎麼辦?

                  我不知愣在那里多久後,腦子亂哄哄的踱到那樓梯間外,隱隱約約的聽到我老婆的呻吟聲,就像轟天雷一樣的打擊著我。我像行 走肉般莫名奇妙的回到樓下的家,躺在床上胡思亂想,也不曉得為什麼不去揭穿他們。

                  後來大約11點半多,老婆回來了,看我躺在床上沒睡著,便說道:  「唉呦!累昏了,我老板今天不知發什麼瘋,害得我們那一組快累翻了!」  說完看我也沒什麼反應就跑去洗澡了。那一晚我整晚沒睡著,陰莖卻峭立著,整晚雜亂無章的想著種種的手段想要報復他們。

                  暴露的淫蕩妻(二)報復  自從上次在天臺窺得老婆的奸情與變態行為後,一種報復的念頭一直盤旋在我的腦海,曾經設想過很多的手段,甚至想過要找幾個不良少年將男的痛毆一頓,再將老婆狠狠的輪奸。但是理智都告訴我不可行,況且我又不認識什麼黑道人物,後遺癥也很大。再說我不是一個狠心的人,雖然頭幾天憤恨難平,但是幾天後就較理性下來了,同時我也決定用傳統的方法來處理。

                  首先,這一陣子都不和老婆性交(反正本來就不常做),我認為既然她這麼淫蕩,一定會忍不住,總有被我再逮到的機會。關於這段婚姻我認為維持不下去了,總不能我戴了綠帽還讓他們這對狗男女好過。我打算會同警方抓奸,弄得他倆身敗名裂。我也打電話到警局詢問抓奸事宜,但是得到的回答卻使我很灰心。反正警察他們的心態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跟我推托一些什麼認定的問題啦……不是他們的義務啦……只是站在公證人的立場啦……人、事、地的認定問題啦……管區問題啦……聽得我胡里胡涂的,總之要明確的地點與隸屬他們轄區才行。

                  我的工作自主性較高,所以接下來的時間我幾乎無心在工作上,只要我老婆告訴我她要加班我就特別警戒,為了怕打草驚蛇,我也不敢打電話到她公司求證(以前從沒打過),索性到她公司附近監視(那真是苦差事,閃閃躲躲的,好像做虧心事的人是我一樣)。跟蹤了幾次也都很正常,終於在兩個星期後的某一天晚上約七點半時,看到我老婆行色匆匆的下樓,招了一部計程車就走,這時我肯定她一定是去會奸夫,因為她有開車,干嘛坐計程車?於是我趕緊戴上新買的安全帽(她不知道)騎車遠遠跟蹤她。

                  可是當穿過交流道,我從機車道轉出來時,卻發現一、二十輛的計程車擠在汽車專用的便橋上,等我遠遠從旁轉到便橋的另一頭時,卻發現跟丟了。這時我心急如焚,但也莫可奈何。我知道她不是回家(她媽的!肯定是和奸夫到某賓館銷魂)雖然快氣炸了,卻又莫可奈何。在附近繞了幾圈毫無所獲後,只好悻悻然的回家了。

                  在家里打開電視機卻無心看節目,腦中出現的都是那天在天臺上看到的畫面。

                  後來實在壓制不住這股煎熬,也不管會不會打草驚蛇,於九點半時CALL我老婆的機子,但是一直到十點多,還是沒有回電,我也不敢再CALL一次(小不忍則亂大謀)。終於在11點多時,我老婆回來了,她看到我坐在客廳看電視,便說道:  「家里還有沒有四號電池,我CALL機沒電了。」(媽的!還真賊!)  「抽屜找找看,你路上不會買嗎?」  「我快到家才發現的,我想家里應該還有,先用完再買。」  就在我轉頭和她說話時,發現她鵝黃色襯衫有水漬,而且裙 也有。當她心虛的眼神和我接觸時,便轉移注意力走到矮柜旁說道:  「我找找看!」  我也不想現在就拆穿她,替她解圍的說道:  「難怪我CALL你都沒回。」  「喔……你沒有打電話到公司找我嗎?」(試探性的口吻)  「沒有!也沒什麼事,本想叫你順便帶一條煙回來,想說你在忙就算了。」  她如釋重負的說道:  「唉……你還真懶!」(媽的!反客為主了。)  「你看!同事弄翻了茶潑了我一身,不知洗得掉洗不掉。」  「喔……」我漠不關心的回答她。

                  (賊!賊!賊!奸賊!賤賊!真她媽的淫賊!)  我很訝異我怎麼忍得下來,我這頂綠帽保證是全世界最綠、最亮的。要不是我太低估這淫婦的反應能力,就是他們在路上已經套好招了。要不然就是她真的『夠淫賤』,使她可以這麼從容地應付。後來她去洗澡,這一晚就這樣過去了。

                  在那之後,我又去她公司監視了兩次也無所獲,心理正盤算要請專業的徵信公司來處理。這一天她扣我手機說要她要加班,我也無心跟蹤,公事處理完後,大約九點我就回到家。快到大門口時,發現我老婆正要走回家,在她發現我時,臉部露出訝異的表情,於是我停了下來,叫她上車。(我的車用地下停車場車位,我老婆的車停外頭)  「你的車停很遠嗎?」  「 ……對……」她露出尷尬的表情,接著說:「我想走一段路運動一下。」  「今天不是要加班?」  「對……不過沒什麼事就早一點回來了。」  (騙嘯 !沒什麼事干嘛加班!老板錢多啊!而且要運動隨時可以,干嘛將車停那麼遠,我想這其中必有隱情。)於是我不動聲色,在電梯中我對她說:  「我待會還要出去,南投那邊跟客戶有約,可能要喝一點酒,我看兩點以前回不來了。」  「怎麼要那麼晚?」  「沒辦法!那老兄就是這時才有空,況且,不陪他喝一點小酒,他是不會爽快的。」  「喔……待會少喝些。」  「我也希望啊!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進屋後,我故意東拖西拉的,我看她衣服也不換掉,看電視也心不在焉。

                  看看時鐘快九點半了,我告訴她,再二十分我就要出發了,這時她說她要先出去倒個垃圾。

                  (我心里頭覺得奇怪,她以前是早上出門時順便提垃圾出去倒,很少晚上去倒垃圾,而且最近她比較常晚上去倒垃圾。)  我突然心中一亮,於是趁她出去時,我守著大門窺視孔,發現電梯是下到一樓(奇怪!難道我猜錯?)可是過了四、五分鐘後,電梯上來了,卻沒有在我這層停下來,而是直上18樓,又過了約五分鐘電梯才從頂樓下來,停在我這層,這時我大概知道她在玩什麼把戲。

                  於是我在五分鐘後出門,故意將車停在兩條街外,然後走回來,將機子都關到靜音,故意從A棟的電梯上到頂樓,讓樓梯間對外的門虛掩著,這角度可以使我看到對面D、E、F棟的情況。過了十分鐘卻沒有什麼動靜,就在這時,我的手機突然顫動起來,我正想將訊號切掉時,突然一個念頭冒出來,於是按了通話鍵,以手捂著嘴及手機,對方傳來我老婆的聲音:  「喂……你到那里了?」  「快要到快速道路了。」為了怕回音,我盡量壓低聲音。

                  「你聲音怎麼怪怪的?」  「這里訊號不良啦,什麼事?」  「沒有啦!你喝酒開車要小心喔!我累了,晚點我先睡喔!」  「喔……好!不用等我了!」  黃鼠狼給雞拜年,我猜她是試我來了。果然掛完電話不到十分鐘,就看到我老婆從D棟樓梯間走到天臺,往F棟方向去了,果然這里是她們的秘密基地。這棟大廈進住戶少,天臺幾乎沒人會上來,況且現在這麼晚了。看樣子她們也會在上次的那層電梯機房搞。

                  我趕緊把握時間,火速下樓,到我停車的街角打電話到警局。經過一番解釋與推委,終於約好警員在街角碰面,坐我的車到地下室(故意避開管理室)。途中警員警告我,抓奸最好抓到它們正在性交,否則不好定罪,而且通奸是告訴乃論。聽到這里,我此時的心理反而希望他們能玩久一點,而且希望那男人能夠持久,否則的話,要在那短短的一、二十分鐘里抓到,就不容易了。況且剛剛耽擱了很多的時間,假如他支持五分鐘就完事了,那豈非前功盡棄?暴露的淫蕩妻(叁)報復——抓奸  就在心里七上八下的時候,與警察已經來到了天臺。從門縫往天臺上望去并沒有看到什麼人,警察用疑惑的眼光望著我,我趕緊向他表示他們可能在F棟的樓梯間里面,并且和他協商好盡量不要弄出聲響。

                  於是我們躡手躡腳的來到樓梯間外時,并沒有聽到什麼動靜,我正在納悶他們是不是已經轉移陣地的時後,隱約有聽到人聲,但是聲音太小了,聽不清楚。這時我示意警員關掉他的無線電與機子,於是我們屏住呼吸,小心的躲到往機房的樓梯旁。因為從頂樓要上到機房要經過叁段轉彎,所以我領著警察上到第一個轉彎口,這時聲音就較清楚了。警察迅速的探了探頭看第二段樓梯,轉頭示意我看看,我看了一下并沒有人,可是最里頭的墻上有手電筒發出的光,不是很集中,而且不停的在晃動。

                  就在這同時有說話的聲音:「再張開點啊!」  「嘴巴張開,不準閉!」  「剛剛叫你走到15樓,你為什麼不要?」  「我怕……碰到熟人……哼……」  「你的意思只要沒有熟人就愿意羅!好!下次到我朋友那里。」  「喔……嗯……嗯……」  「哼……現在假如你老公CALL你,不就等於他在幫你按摩嗎?嘿……」  「說話呀!」  「嗯……他不……會……嗯……CALL我……的……嗯……」  「哼!反正待會兒拿出來看就知道了。」  此時我和警察面面相覷,不曉得他們在做什麼,於是我們也不敢采取行動。不一會兒又有聲音發出:  「你自己拉住鏈條,我再CALL一通。」  不到一分鐘,就聽到比較響的『嗯嗯啊啊』的聲音,接著男的吩咐女的轉過身來,并且抬高臀部。

                  「啊!你在做什麼?」  「我在題詩順便簽名留念啦!」  「會……會被我老公看到的!」  「你回去不會洗掉嗎!而且你現在全身臟兮兮,總是要洗的。」  「他媽的!你還真騷啊!濕成這樣,CALL機不知會不會壞掉?」  聽到這里,我心里頭納悶他們是不是已經完事了,我想警察的想法可能和我一樣。可是沒有多久就聽到:  「干……干我……」  「用什麼干啊?」  「用……你的……『懶……教』……」  「好!你轉過來幫我吹一吹。」  這時傳來一陣皮帶扣環的撞擊聲與拉開拉鏈的聲音,接著就沒有什麼聲響了。

                  偶而傳來『嗚、嗚』與口水的聲音。我心里又激動又氣憤,這賤女人平時叫她幫我口交都不愿意,現在不但幫一個我不認識的男人吹喇叭,還會說『懶教』。就在這時警察用手碰了碰我,詢問我要不要上去抓奸,我點了點頭。

                  我們依然躡手躡腳走過第二段樓梯,當轉到第叁段樓梯時,看到上面的平臺上隱約有一男一女,男的彎腰的站著,手上似乎抓著一條不知名的細線抽拉著,褲子好像褪到膝蓋下,而女的顯然一絲不掛的跪著,屁股還翹高,一頭長發的腦袋正埋在男的胯下努力地前後動作著。

                  此刻,警察也毫不客氣的拿出他的手電筒,朝他們照過去。首先映入眼 的是我老婆光溜溜的屁股(因為它正對著我們),不但肛門與陰部清清楚楚的被看到,而且看到一條金色的鏈條從她的陰道中伸出來,末端被那男的握著。更氣人的是,在她屁股與大腿內側被用原子筆寫了兩行字,不過看不清楚。

                  (啊!那是BBCALL的帶子,那麼BBCALL不就在我老婆的陰道里嗎?想到這里,再回想剛才的對話,一切都明白了。)  警察讓燈光停在我老婆的屁股一會兒後,就照向男的臉部,那男人猛然嚇了一跳,放開BBCALL的鏈子退了一步,可是背對著我們的老婆,卻隨他的動作往前挪了一下身體,手還扶著男的陰莖,深怕它跑出嘴巴,渾然不覺現場多了兩個人,其中一個還是她老公。這時那男的帶著惶恐的表情用手想推開我老婆,第一次并沒有成功,當他推第二次時,我老婆嘴巴才離開他的陰莖,抬頭望向那男人。就在她眼睛接觸到男的臉部時,幾乎在同時猛然轉頭看向我們的位置,突然發出『啊!』的一聲,整個人綣伏在地上。

                  這時警察驅前,用手電筒敲了敲我老婆的肩膀,叫她將頭抬起來,可是我老婆并沒有照做。此時那男的趕緊要將褲子拉起來,警察叫他等一下,并且吩咐他叫我老婆把頭抬起來,於是那男的拉著我老婆的手要將她提起來,我老婆很自然用手遮著了乳房,頭壓得低低的跪坐著。這時警察說話了:  「他是你先生嗎?」警察指著那男人。

                  我老婆搖搖頭。

                  接著警察指著我問她道:「那他是不是?」  我老婆瞄了我一眼,接著點點頭。

                  警察指著他們倆個說道:「那你們麻煩大了!」  「好了!把衣服穿上!」  那男人迫不及待的拉起褲子火速的穿好,可我老婆全身光溜溜的,身旁也沒有衣物,她的眼神從那男人緩緩移到角落的樓梯扶手,那男人於是走過去想幫她拿那些掛在那里的衣服。

                  「不要幫她拿!」我厲聲道。

                  接著我搶過警察手中的手電筒,走到我老婆面前用力的甩她一個耳光:  「賤人!」  警察趕緊驅前想拉開我,我轉頭告訴警察我不會動粗,然後命令我老婆將腿張開,我蹲下去將電筒照向她的屁股,湊前看到兩行字:  【ㄨㄨㄨ的水 洞,ㄨㄨㄨ到此一游】  又看到BBCALL下垂的鏈子,我當場差點氣昏,不由得怒火中燒,『啪啪』又摑了她兩個耳光,警察這時趕緊將我和老婆隔開,而那男人也躲到角落去了。

                  我老婆抽咽著拿起裙子套上,接著將襯衫及小外套穿上,最後穿上高跟鞋,再將絲襪揉成一團握在手中,顯然不打算拉出BBCALL,可是我沒有看到內褲及胸罩。

                  我於是問道:  「你的內褲和胸罩呢?」  「我……沒穿」  我氣得又想打她耳光,警察拼命的拉住我,并且說道:  「好了!好了!你說不動粗的,現在這里那麼暗,我們筆錄怎麼做?」  「我看……到局里還是你家?」「我家好了!」我無奈地表示。

                  暴露的淫蕩妻(四)  當我們一行人下樓回到我家里後,警察按照程序問筆錄,他們兩個奸夫淫婦吞吞吐吐的回答著警察的問話,并且坦承有過七、八次的奸淫。警察的目的只是要他們簽名確認奸情,所以也沒有問得很深入。後來他臨走時還勸我們能夠好好處理等等,反正我滿腔憤怒也聽不懂他說什麼。

                  其間我老婆滿眼是淚水的求我原諒她,那男的則有意無意的將責任推到我老婆的身上。本來我怒火只在我老婆頭上,這時那男人的舉動令我相當不恥,於是等警察走後我對他說:  「你回家等法院傳單吧!」  就在他滿臉愕然的表情下將他轟出門了。

                  那男人走後的半小時內,我老婆一直跪在我身旁啜泣。

                  「對……對……不起……嗚……」  「你……要……怎麼……辦……嗚……」  「嗚……你說說話呀……嗚……」  她對我相應不理的態度也莫可奈何,只有不斷的哭泣與重覆的懇求諒解。就在一陣的沉默後我開口:  「BBCALL還在你里面!是不是!?」  她點點頭。

                  「啪!啪!」  「賤人!」  「嗚……嗚……你打我……嗚……用力打……我……吧……嗚……」  「啪!啪……啪……」  我也不知摑了她幾個耳光,只是後來我感到手會痛就停下來了。看著她滿臉腫脹,我怒氣稍息。

                  「還不拿出來!放在里面很爽是不是!?」我指著她的下體。

                  她於是轉身想到浴室去。

                  「回來!躺在我面前拿!」  「不……不要……這樣……」她瞠著眼對我說。

                  「啪!在別人面前都不帕羞!在我面前就裝淑女!是不是!?」  她不得已只好躺在我面前的地板上,分開雙腿,露出毛絨絨的陰戶,一手握著條,慢慢的將BBCALL拉出她的陰道。我這時才發現這騷貨的陰戶還是濕的,而且BBCALL還處在震動的警告模式。

                  我氣得搶過BBCALL用力摔在地上,并要她一五一時的告訴我她和那男人交往的始末。就在她慢慢道出這段奸情的過程中,我才發現我老婆有暴露與戀物的傾向。

                  那是開始於我們搬到這大廈的第叁個月吧!那天我老婆在天臺上裸露下身,并且用一把隨手撿來的油漆刷自慰時,剛好被他瞧見,在羞辱難當下只好聽他擺布,就和他發生第一次的性行為。而她也第一次 到那種高潮,於是像吸毒一樣就陷進去了。據她說前前後後大概發生七、八次的性關系。除了有一次在賓館,另一次在KTV酒店外,其馀都在天臺上進行。

                  賓館是她們第二次的性關系,不過我老婆并不喜歡這種純粹性愛,所以後來他們就沒有再到賓館偷情了。而KTV酒店那次竟是我跟蹤跟丟了的那一回。

                  ************************************  記得那天我騎著摩托車跟溜丟了我老婆坐的計程車,原來她到酒店去和那男人碰面。她一踏入包廂就看到那男人在唱歌,可是卻還有兩個男人在里頭,而且他們每個人都摟著一位小姐。只見每個小姐身上都穿著兩截式的內衣,外頭罩著一件薄裟,我老婆愣在門口不知要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