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不詳的小說     
                  這樣滿意了吧?」

                  聽到媽媽這一番淫蕩的告白,我我陽具不由得更漲了幾許,頂了媽媽的屁股一下。

                  「滿意,我的小浪穴媽媽,」我吻了媽的唇一下,走向臥室。

                  (三)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一點了,懷里的媽媽已經不在,我赤裸著身體下床,聽到廚房里有聲音,我來到廚房,媽媽已經換上了衣服,是另一件我沒見過的蕾絲睡衣,依然可以看見睡衣里面另一件窄小的粉紅色三角褲,媽媽轉過身來。

                  「俊,你醒了,吃點東西吧!」

                  「媽,你真的好美啊!」我一手接過她的三明治,一手摟著她的腰說。

                  「嗯……只給你看喔!」媽媽像個頑皮的小女孩,俏皮的說。

                  我掀起媽媽的睡衣,想仔細看看這件粉紅色的半透明三角褲,好小的一件,兩邊只是用一根絲帶系著,中間的部份只蓋住了重要的部位,濃密的陰毛從三角褲的邊緣蔓延出來,我不禁伸出手輕輕的撫摸它。

                  「喜歡嗎?」

                  「媽,我很喜歡,好漂亮,好性感。」說著的的手伸進了三角褲里面,整個手掌貼著媽媽的陰戶,撫弄著陰毛。

                  「媽,你的毛好柔軟,摸起來好舒服。」我用中指順著媽媽的裂縫來回搓揉。

                  「嗯……啊……俊……先吃吧……吃飽了……媽……再給你……給你干……

                  我今晚……要讓你完全的享受媽媽的身體……嗯……」

                  「媽,那你呢?吃飽了沒有?」

                  「媽吃過了,不過……媽還想吃……」

                  我把吃了幾口的三明治遞給媽媽。

                  「不要,我不要吃這個,我要……我要吃……你的……」媽細聲的說著,然后伸手握著我又勃起的陽具。

                  「媽……好,讓我先舔舔你的小穴。我放下三明治抱起媽媽,讓她坐在流理臺上,我低下頭靠近媽媽的陰戶,那里已經又是淫水泛濫了,我沒有脫下三角褲,就隔著這薄薄的一層,我開始舔弄小穴的部位,「喔……嗯……親……親愛的…

                  …好……」

                  我翻開粉紅色的三角褲,將舌頭伸進的媽媽的陰唇,「啊……嗯……哥哥…

                  …小丈夫……媽好幸福……好舒服……再進去……再進去一點……」一股白色的淫水地流出,我把它吸進口中,吞了去,「媽,你小穴的水好香,好好吃。」

                  「吃吧……親愛的兒子……吃媽的小穴……」媽舒服的仰起頭雙手抱著我的頭,撫弄我的頭發,一副忘我的樣子。

                  「乖兒子……我要……我要你……干我……用你的大雞巴……。干進媽媽的小淫穴……不……不要再舔了……媽快受不了……」

                  「媽不是還要吃我的陽具嗎?」

                  「要……媽要……媽要用小穴……吃你的……大雞巴……」

                  我馬上將媽媽的雙腿架在肩上,握著陽具,抵著媽媽的陰戶,但是并沒有馬上插進去,只是在洞口不斷的磨擦,「小鬼……你好壞……又要逗媽了……快…

                  …快插進來吧……」

                  我輕輕一挺,粗大的陽具就全部頂進了媽媽的陰道里面,「啊……好粗……

                  好棒……好丈夫……好老公……媽的小穴……好滿足……」

                  我先慢慢的抽送,插得媽媽不停的淫聲浪叫,「干我……兒子……你好會干……穴……啊……媽媽愛你……嗯……」

                  一會兒我抱起媽媽,陽具仍然插在媽媽的陰道里面,

                  「好兒子……你要……帶媽去那里……?……啊……這樣……好爽……」

                  我讓媽媽整個攀在我身上,一邊走向臥室,一邊抽送,「好兒子……親哥哥……你那里學來的……這一招……好棒……」

                  媽媽一路上浪叫不停。

                  來到臥室后,我放下媽媽,抽出陽具。

                  「不要……你壞……怎么不插了……媽正舒服呢……。

                  「媽,我們換個姿勢,你在上面,好不好?」

                  「壞死了」媽媽說著翻身跨坐在我身上,一手扶著我的陽具抵住穴口,迫不急待的用力一坐。

                  「嗯……美……美死了……」媽媽隨著床的擺湯,一上一下的套弄,不時的閉上眼睛,享受這種主動的快感「媽,我要來了……」我也順著床的擺動,上下的配合媽媽的套弄,只聽見彈簧床和陽具抽動小穴的唧唧聲。

                  「唧……唧……唧……」媽媽的淫水流得好多,我的大腿都沾滿了,「啊…

                  …啊……好棒……我飛上天了……小丈夫……親兒子……你好棒……

                  媽快……快不行了……沒力了……」

                  我隨即一個翻身,把媽媽壓在下面,抬起她的雙腿,幾乎將她的身體彎成了一百八十度,陽具在小穴里一陣狂插猛送,「唧……噗……唧……唧……噗……

                  唧……唧……噗……唧……」

                  「乖兒子……媽的小穴……美……不美……你喜不喜歡……?……啊……

                  媽愛你……小穴……小浪穴愛你……的大雞巴……干我……干你的親媽媽…

                  …

                  干死我了……媽的小穴……永遠……只給我親兒子干……啊……」

                  突然一陣酥麻,我忍不住射出了精液,媽同時也了。整個身體緊抱著我,雙腿夾著我的腰不肯松開。

                  「媽,小柔。」我輕喚仍在陶醉中的媽媽,粗大的陽具仍然滿滿的塞在媽媽的小穴里面。

                  「嗯……俊……媽好幸福,給你干死了,你怎么這么厲害?」

                  「媽,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從我懂事以來,我就把你當作性的對象,幻想著跟你作愛,你跟我幻想中的樣子一樣美麗,不,更美麗,所以幾年來,我就比較能控制自已射精的時機。」

                  「原來如此,難怪這么久都不身,唉!媽大概注定是你的人了……哎呀……

                  你又漲起來了。」

                  「媽,如果你身體還撐得住,就讓我們干到天亮,我要把這十年來對你的思念,全部發出來。」

                  「嗯……乖兒子……媽也要把十年來虧欠你的,全部都給你……干吧……媽媽的小穴……今天……以后……都屬于你的……」

                  就這樣我和媽媽不斷的變換各種姿勢,瘋狂的性交,媽媽不停的浪叫著,不知道了多少次,一直到天亮我們才相擁著沈沈睡去。

                  (四)

                  從此以后,媽媽在家時隨時都會換上各種誘人的三角褲,等待著我的愛撫,也許是從母子關系解放之后的結果,我們之間的關系反而比一般的情侶更為親密,我們每天都一起洗澡,在浴室里做愛,媽媽做菜時,我偶而會從后面掀起媽媽的裙子,褪下她的三角褲,從背后插入媽媽的小穴。我們母子都能充份的享受到那種拋開倫常道德顧忌以后那種無拘無束的性愛,我尤其喜歡媽媽像情竇初開小女生的那種天真和頑皮,更喜歡媽媽大膽奔放的淫聲浪語,我真的好快樂,好幸福。

                  我和媽媽真的是天天沈醉在性愛的樂趣當中,我也很驚訝我很母子兩人竟然都像發情的野獸一樣,似乎只要在一見面,身體就自然的點燃熊熊欲火,一個眼神的交會,彼此就會明白彼此的心意。

                  和媽媽一起生活了幾個月之后,有一天。

                  「嗯……嗯……俊……好粗……嗯……它好像一天比一天更大了……嗯……」

                  媽媽在晚餐后,迫不急待的在沙發上脫光身上的衣服,只留下一件純白色的小內褲,然后就脫下我的褲子,像只溫順的小貓,很熟練的用牙齒輕輕拉下我的內褲,開口就把我的陽具含進嘴里。而我則雙手揉捏著媽媽的雙乳。

                  這時突然身旁的電話響了起來。

                  「小俊,你……能不能回來一趟,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是我的后母打來的。

                  「阿姨,是什么事啊!」

                  「你……先回來再說吧!」

                  「這……好吧!明天好了。」

                  「不……小俊,我希望你今天晚上就回來好嗎?」阿姨的口吻跟平常不太一樣,平常都是相當的冷淡和懶,今天的聲音似乎多了一點溫柔。

                  「嗯……那好吧!晚一點我會回去的。」說完就掛了電話。

                  「小俊……那狐貍精要你回去干嘛?」媽媽放開嘴里的陽具說。

                  「我也不知道,我去一下就回來,柔,你放心,晚上我會回來陪你睡的。」

                  我有時候會叫媽媽的名字。

                  「不能黃牛喔!媽媽……現在……如果沒有你的……雞巴插在小穴里面,就會睡不著的。」

                  媽媽嬌柔的摟著我猛親。

                  「小浪穴媽媽,等我,我一回來就馬上陪你。」我一手探進媽媽的白色三角褲里面,揉著她那淫水沾的小穴。

                  「……嗯……俊……媽要你……先……干我……好不好……插完了媽媽的小穴再去……小柔……

                  嗯……小柔穴想要哥……小俊哥……親兒子的大肉棒……」媽媽淫蕩的用乳房在我身上摩擦。

                  我用行動代替回答,馬上脫光身上的衣服把媽媽扶了起來。然后讓她靠在客廳的墻邊,抬起她的左腿。

                  「俊……你想站著干……可以嗎……」

                  「試試看吧。」說著我彎下腰來配合媽媽的身高,握著陽具抵住媽媽的陰戶。

                  「滋……」我一挺腰頂進去了一半。

                  「啊……俊……不行……我不夠高……插不到里面……嗯……」

                  我索性將媽媽的右腿也抬起來,讓她背靠著墻雙腳騰空。

                  「滋……」已經全部進去了,我隨即開始抽送著。

                  「啊……好兒子……這姿勢……好……你好棒……媽……小穴好爽……干媽媽……干你的親媽媽……嗯……滋……滋……」媽媽雙手環抱著我的頸子開始浪叫。

                  「媽……我們到鏡子前面……我要你看看……媽媽的小穴吞進兒子雞巴的樣子。」

                  我邊抽送邊抱著媽媽來到客廳的落地鏡前面。

                  「啊……我看到了……小俊……你的雞巴……好大……媽的小穴……啊……

                  都塞滿了……」

                  從鏡子里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媽媽的陰唇隨著我的抽送,不斷的翻進翻出,這景像更添了許多做愛的情趣。

                  「啊……親哥哥……柔妹的……小穴……被你干翻了……」

                  (五)

                  我在晚上八點半左右回到家。

                  「阿姨!」進門以后并沒有看到我的后母。

                  「阿姨!」我往房間方向走去。

                  「小俊嗎?我在這里,你先坐一下。」從后面廚房傳出阿姨的聲音。

                  我來到廚房門口,阿姨回過頭來,只見她把一頭長發挽在頭上,身上圍著圍裙,正在切水果。

                  「小俊,對不起,你再等我五分鐘,媽就快好了。」

                  「嗯!」我回身走向客廳,心里有了奇怪的感覺。

                  后母名叫林雪茵,曾經是某航空公司的空中小姐,父親在一次出國洽商時在飛機上認識了她,隨即被父親以高薪挖進公司,當了父親的私人秘書。也許是和父親朝夕相處的緣故,也或許是屈服在父親的銀彈底下,這位擁有一流身材和容貌,曾讓許多人傾倒的美麗女人,在她二十五歲那年和父親結了婚。我的親生媽媽固然也是個美女,但是和她相較之下,不免遜色了一點,她今年雖然已經三十五歲,但也許是保養得好,再加上未曾生育,現在看起來仍然像二十出頭的模樣。

                  她與父親的婚姻顯然并不幸福,原因是父親娶她的目的之一只是把她當一個花瓶一樣,在交際場合可以帶出去炫耀一翻而已。

                  父親終日忙于事業,她這十年來過的是什么日子是可想而知的。原本活潑亮麗的林雪茵就在這種環境下落寞的過了十年。我很少看她真正的笑過,一張美麗的面孔終日結著一層寒霜,雖然十年來我跟她幾乎是朝夕相處,但是她并沒有多給我些許關心,所以在我的感覺里,跟她并不是很親,甚至有些陌生。

                  其實我并不討厭她,雖然因為她而讓我和媽媽分開了十年,但也許是基于同情吧!我對父親的不滿更勝于一切。

                  一會兒,她從廚房出來,端出切好的水果。

                  「阿姨,到底什么事這么急?」

                  「也……也沒什么……只是……」

                  「怎么了?」

                  「唉!」

                  「阿姨,有什么我能幫你的嗎?」我已經習慣了她時常嘆氣的樣子。

                  「……」她沈默著坐在我旁邊。這倒讓我有些局促不安起來,因為在我的印象中,她跟我似乎總是保持著距離,能靠這么近的機會并不多。

                  「阿姨……你……還好吧?」

                  「其實……」一陣長時間的沈默之后,她終于開始說了。

                  「其實……媽只是……不見你幾個月了,有點不習慣,有點……想念你,想看看你。」

                  (她總習慣對我我稱〃媽〃,但是我從來都只叫她阿姨)

                  聽她這么說,我不禁有些慌亂,因為從來都沒有聽她說過如此貼心的言語。

                  「阿姨……」

                  「小俊……對不起……突然把你叫回來,……不過你不要誤會,我不是忌妒你回你媽媽身邊……只是……」

                  我突然有些明白,也有些感動。在同一個屋子里相處了十年,突然朝夕見面的人不見了,思念是人之常情,反倒是我這幾個月來一直陶醉在與親生媽媽的性愛世界里,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些事情。

                  「阿姨……不要這么說……是我不好……我……」我不禁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

                  「阿……」阿姨她突然像受了驚嚇般的把手抽了回去,讓我有些尷尬。

                  「對……對不起,阿姨。」

                  只見她低頭不語,不一會兒她抬起頭來反而伸出手來握著我。

                  「小俊……是媽不好……因為媽已經很久沒有讓異性觸過身體,所以剛剛有點失態了,你不要見怪。」

                  「阿姨……你……受苦了……」我反手用力緊握著她。心里突然把她和小柔媽媽聯想在一起,同樣是深閨怨婦……我……一想到小柔媽媽的肉體,和她如狼似虎的性欲需求,不禁下體有了反應。再看看阿姨的雙眼,不由得欲火直冒,心里已經有了打算,但是仍不動聲色。

                  我和阿姨兩眼相望,我看出了她的予盾,我知道她此刻大概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動了春心。只是,我要怎么挑起她那藏在內心深處的情欲呢?

                  她不知不覺的臉上已經有了汗水滲了她的發鬢,我想連她自己大概都不曉得自己心里的緊張吧!

                  我拿起一張面紙替她擦拭。

                  「小俊……對不起。屋里太熱了,你看我都一身汗了,這……這樣好了,我去沖個澡,你先坐一下,來,吃吃媽切的蘋果。」說完沒等我回答就轉身走回房間。

                  一會兒她從房出來手上緊握著一團東西,看了我一下走向浴室。盡管她刻意把手上的三角褲藏著,但是經過和媽媽豐富的性愛驗以后,我一眼就從她指縫中看到那件淡黃色的絲質三角褲,而且能夠用她細小的手握著,一定跟媽媽一樣,喜歡那種又細又窄,連陰戶都包不住的性感三角褲。

                  為了更證實自己的看法,又為了證實阿姨也是個性欲強烈的女人,我趁她進入浴室后,進了她的房間。拉開櫥柜,憑經驗我一下就能判斷出女人的內褲是放在那一個抽屜。果然……哇……阿姨的三角褲比媽媽的還要花俏,還要性感,我拿起幾件看了一下,一股淡淡的幽香撲鼻而來,我不禁下體撐了起來。花樣繁多的三角褲和胸罩推里,有的甚至只有幾條絲繩連著一小片比手掌還要小的布塊,有的透明得穿了跟沒穿一樣。

                  我從媽媽那里學會了從內衣褲來判斷女人的性欲。太好了,原來阿姨也是如此欲火焚身的女人。

                  「小俊……小俊……」從浴室傳來阿姨叫我的聲音。

                  「什么事?阿姨。」我輕輕關上廚柜來到浴室門口。

                  「小俊……媽忘了拿衣服了……請你幫我到房間柜子里最下面的抽屜……幫我……拿那一件……淡黃色的……內……衣……和掛在左邊那一套同顏色的睡衣……麻煩你了。」

                  「好的,阿姨。」我心里不禁暗笑,阿姨跟媽媽一樣,要用性感的內衣褲來誘惑我,已經相當明顯了。

                  「阿姨,我只找到胸罩,翻遍了都沒看到內褲,怎么辦。」我變成光明正大的去翻她最隱密的內衣柜了。

                  「喔……不要緊……內褲……我已經拿了……謝謝……啊!……」她從浴室探出半個身子來,原本用一手握著浴巾摭住胸前,一只手在門后面,但是又要伸手拿我遞給她的胸罩和睡衣,正不知該怎么伸出手的時候,突然身上的浴巾往下滑落,她急著用手去抓,卻因為太緊張而滑了一跤。

                  「阿姨……」我立刻沖上前去扶她,這時門整個推開了,阿姨赤裸裸的身體整個倒在我的身上。哇……我眼前的景像讓我看呆了,她堅挺如少女般的乳房,粉紅色的乳頭,還有大腿根處碧草如茵的陰毛,肌膚結實又光滑,太美……太美了。而我的一只手正搭在她的小腹上。

                  「啊……小俊……別……別……看……媽……」她已經滿臉差紅了。她大概沒想到原本簡單的誘惑會變成這么直接。

                  「阿……阿姨……對不起……你有沒有摔傷了?」我的手仍然沒放開。

                  「小俊……媽沒事……你先出去……我……換衣服……」

                  「喔……好」我這才松開手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