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諸葛大將軍,公主千歲來訪……”突然守門的士兵難以置信的帶著公主走了進來,而公主的身后正跟著幾個太監高手,也算是乾隆國數一數二的高手,本來都一直貼身在皇帝四周,保護其性命。

                  “什么?公主?公主怎么來了?”諸葛龍飛看著突然來訪的紫靈,一下呆愣住了,他沒有想到在這樣的形勢之下,紫靈竟然冒著危險來到這里。要不是剛剛占領了這個地方,還真是危險重重。

                  “你們怎么能吧公主帶到這里。”諸葛龍飛有些驚詫的看著那些守衛,大叫道,他有些不理解了起來,要是公主有什么三長兩短,這可是滅九族的事啊。

                  “這個是上面的安排…”幾個紫靈的守衛互相看了一眼,趕忙就退了出去。

                  諸葛龍飛看著他們如此的表情,心里好似明白了一點,暫時沉默了下來。

                  “怎么啦?難道你不歡迎我了嗎?”紫靈低沉的問道。

                  “沒有,我只是奇怪。對了,你出來的時候,宮中有沒發生什么大事。”諸葛龍飛閉了一下雙眼,一語雙關道。

                  “婚禮。”紫靈突然冒出了兩個字,這讓諸葛龍飛震驚了起來。難道是姬語嫣和三皇子舉行了婚禮,難道是皇帝要故意瞞著他出征時做的事,不過這不可能啊。

                  “姬姐姐還沒有結婚。不過我想結婚?我要結婚。”紫靈似是看出諸葛龍飛眼里的猶豫,猶如精靈一般搖著辮子說道,不過烏黑的眼睛里似的藏著一些觸動。

                  “結婚?是你想結婚啊?怎么這么小就想結婚了。”

                  “不過你可是公主啊。公主千歲呢?”諸葛龍飛脫口而道,他似是將這個時代理解成了現實時代,因為這個時代的女孩婚嫁都非常的早,像紫靈這樣大的孩子,也已經有很多結婚生子了。

                  “公主又怎么樣?其實我就想向平常人一樣的生活,父皇一直以安全限制著我,我真的很難受……不過現在好了……”紫靈似是長大了很多,語氣也沒有以前那么的孩子氣和吾所欲為的感慨。

                  “你不會以為結婚一下,你父皇就不管你了……”諸葛龍飛哈哈笑道,看到紫靈后的心情,完全就放松了下來。

                  “當然。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紫靈不住的點了點頭。

                  “那你有沒喜歡的人呢?”諸葛龍飛好奇的接著問道。

                  “我喜歡的人,并不喜歡我。他喜歡別人……”紫靈一臉委屈的說道,臉上的淚水都快掉了下來。

                  “是誰啊?誰竟然這樣對我們的美女公主?”諸葛龍飛最害怕的就是女孩子哭,只能猶如大哥一樣伸展雙臂,振聲說道。

                  “就是你,就是你……我喜歡你,臭奴才。可你就喜歡姬語嫣姐姐,還和三哥斗的你死我活……其實這一切我都知道,我都知道……”紫靈有些瘋狂的說道,似是這些事情都沉在她的心里。

                  “是嗎?哈哈,這回你又偷跑出來了?這里可是戰場區域,很危險的……”諸葛龍飛笑了笑,趕忙轉換了話題,他感覺兩人之間微妙的關系,以前那樣開心快樂的感覺也不復存在了。

                  “這回是父皇讓我來找你的……來到這里也是父皇的安排……這是父皇給你的信……”紫靈擦了擦眼淚,突然想到了什么,從貼身衣袋里拿出了一封皇帝的文書。

                  “臣該死。”諸葛龍飛看到黃色的信函,猶如圣旨一樣,就習慣的想要跪下,不過看到紫靈那撲閃撲閃的大眼睛,還有那半稚氣的臉蛋

                  諸葛龍飛大致的看了一下信函,終于完全明白了過來。他也知道紫靈為什么會來這里,這一切都是皇帝的安排。乾隆皇似是要犧牲紫靈,來博得諸葛龍飛。因為諸葛龍飛現在已經成了乾隆國最大的支柱。

                  諸葛龍飛也很清楚乾隆皇的目的,他既然這回在這樣危急的情況下還讓紫靈來到戰場,就是一個最終結果,那就是證明皇帝比諸葛龍飛的信任,相信他可以打一個勝戰。第二個目的也很簡單,那就是因為三皇子與諸葛龍飛之間對姬語嫣的愛意,皇帝的意思也很明顯,他不喜歡搞的朝上朝下,滿城風雨。他也偏向自己的孩子,甚至作為了決定將公主送到這么危險的地方,也算誠意非凡。希望諸葛龍飛能夠有所接納,能夠選擇紫靈,成全三皇子,讓事情能夠順利的解決。畢竟能將公主這樣許配給諸葛龍飛,也算是一種很大很大的恩典與榮幸。

                  “你父皇是不是和你說了什么?”諸葛龍飛看完信后,終于冒出了一句。

                  “恩,父皇說了,如果我喜歡你,就讓我跟著你……”紫靈語出驚人道。

                  “什么?這個乾隆皇也真是瘋狂,竟然讓女兒做這么大的犧牲,甚至連性命都不顧。難道他就是想這樣來感動我,畢竟紫靈是公認的,乾隆皇最疼愛的女兒。正是因為這些原因,乾隆皇的目的就是讓我放棄對姬語嫣的想法。真是太可怕了,不過一國之君,確實也有他的難處。”諸葛龍飛感慨了一下,只能盡力的平靜下來。

                  “是嗎?你長大了,懂事了……”諸葛龍飛點了點頭,心里還是無法做到完全平靜。

                  “是啊,經歷多了,我這回來的早,也很湊巧,看的事多……沒想到戰爭竟然是這樣的。”紫靈突然間表情嚴肅,又沉默不語了起來。

                  “生靈涂炭?”諸葛龍飛咬了咬牙,也沉默如金了起來。

                  “你怕死嗎?你千萬不要去恨你的父皇……”諸葛龍飛已經明白了過來。

                  “不是,也沒有,我只是有些感慨,人生真是無常。生命有時候真的是瞬間短暫。”紫靈似是很有感悟的說道,可見經歷了一些事情,讓她身心有所震撼。

                  “恩,人生短暫。也不知道哪個時候是幸福,哪個時候是悲傷。”諸葛龍飛抬頭看了看外面的蒼茫,已經迷失了方向。

                  “你知道人生四大樂事嗎?”紫靈突然很嚴肅的問道。

                  “當然知道。”諸葛龍飛點了點頭。

                  “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紫靈猶如學者一樣一字一字的說道。

                  “我不是怕死,我只是想享受一下快樂,如果享受完了快樂,就算死,我也無所謂了。”紫靈更加蒼白的說道。

                  “什么?”諸葛龍飛搖了搖頭,他對紫靈突然領悟的境界實在是驚嘆了起來。

                  “沒有什么?我只是想快樂,很簡單的快樂,因為我從生下來到現在,都只是給別人添加麻煩,只是一種工具。”紫靈突然間淚流滿面了起來,嗚咽的令諸葛龍飛心痛了起來。

                  “每個人都有無奈的時候,包括我……不過你父皇的做法錯了……”諸葛龍飛只好安慰道。

                  “我想要快樂,你能幫我嗎?”紫靈接著問道,那張天真的臉完全散失了以前的純真。

                  “恩,快樂第一……”諸葛龍飛點了點頭。

                  “我想嘗試一下洞房花燭夜,我很想嘗試一下……或者真的很美……”

                  “你會不會幫我完成這個最后一個快樂的愿望,其他的我都已經有過了感想”紫靈突然目不轉睛的看著諸葛龍飛,不知又在打量著什么。

                  第683章…~垂涎美女~

                  在南天城的那家最大的南天酒樓之內,仙兒和玉兒在廂房之中商量著要沿著哪條路線北上去找諸葛龍飛。

                  “姐姐,如果邊境戰亂叢生,雍正國和康熙國正同時對我乾隆國用兵,我們太靠近兩國邊界的話,恐怕會遇到危險啊,現在邊境上這么亂,龍飛也不知道我們要往北邊去找他,他若知道了,派部隊來接我們倒還好。”仙兒和玉兒一起坐在床頭,拉著玉兒的手說道。

                  “你這個笨丫頭,哪能要龍飛派部隊來接我們,這樣不但會給龍飛造成不便,還會更加引起敵國的注意,恐怕我們還沒到龍飛身邊,就已經被他國給搶走了。”玉兒分析道,輕輕的彈了一下仙兒光潔如玉的額頭。

                  “哦,對哦。”仙兒夸張的做恍然大悟狀,“可是我們從邊界上去,確實會有危險,如果從邊界以內的城市繞路,又遠了一些。姐姐,我迫不及待的想見到龍飛了。”

                  玉兒嘆了一口氣,道:“我也何嘗不是想早點見到龍飛,當日宛城一別,卻沒想到龍飛又被派去了邊境,我們所期待的團員,遲遲不能到來,空守著那么多茶莊超市有什么用,現在倒是都放棄了那些,也要見上龍飛一面,不要再離開他身邊。”

                  “那我們在此城中小住兩日,購買齊物資,就一路北上吧,也不往內走,一路直接往被,爭取早些時候見到龍飛。”仙兒也放下了包袱,此刻她一心想著龍飛,全然不顧會有什么危險。

                  “是的,我們身邊也帶著這些高手,只要不被敵國部隊碰到,應該都不會有什么問題,那些小毛賊奈何不了我們的。”玉兒總是把事情考慮的周全,此次出門,自然也是帶了四位武功很高的保鏢在身邊,“還有,我們只要不張揚,也不至于會被別人發現的。”

                  “恩!”仙兒被玉兒這么一說,也感覺很快就能見到龍飛了,顯得異常的激動。

                  危險總是伴隨著希望而生,未來就是因為充滿了未知,才令人擔憂。

                  在仙兒和玉兒正在房中想念著諸葛龍飛的時候,也有一個人在想著他們,那就是南天知府的那個胖乎乎的公子。

                  胖公子終日游手好閑,他爹南天知府完全關不住他,又就任由他無所事事,只要不惹出什么事情來就好。胖公子平日里行惡,也多是瞞著他老爹,因為他畢竟還是怕他老爹的。

                  那一日正好來到南天酒樓內喝小酒,聽小曲。正在興頭上,突然來了一小隊人馬來投宿,兩個小姐模樣的人身邊跟著兩個丫鬟,身后還有四個彪形大漢,自然會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那胖公子轉頭隨便一瞥,差點沒噴出鼻血來,也怪他好色心勝,見不得美女,一見到美女就一幅毫無顧忌的色狼模樣,更別說看到絕世美女,而且一來,還一下子兩個,哪會讓他不心動。

                  憑著胖公子他出色的色狼嗅覺,一下子從仙兒和玉兒普通的著裝背后嗅到了絕世美女的氣味。這還了得,南天城是個大城市,胖公子也算是見過美女的,不過從來沒見過想仙兒和玉兒這么漂亮的,她們兩面對陌生人時自然流露出那種高傲俯視,不可親近的眼神恰恰的放映了她們的不平凡,這一切都沒有掏出資深色狼胖公子的眼睛。

                  但是他還是沒有馬上發作,上前調戲,因為畢竟美女身后站著四個彪形大漢,而他今天沒帶打手出來,人數上沒優勢,想仗勢欺人也沒辦法,更何況他老爹最近給他下了嚴令,說是朝廷上會有重要的人物下來,叫他不要惹是生非,不然打斷他的腿。

                  那朝廷上的大人物不是別人,真是謝長風的大公子。謝大公子是來找南天知府商量大事的,關系到南天知府日后的前程,所以南天知府不想在這種時候生出什么事端來。

                  不過他兒子注定了是生事之人。

                  這日,太陽西沉之時,在南天知府府外,一匹快馬飛奔而致,此時南天知府和他兒子,還有謝大公子正在吃飯,突然聽到有軍令傳到,吃了一驚。

                  謝大公子緊張的站了起來道:“知府先去看看何事,我先避一避。”雖然他的身份,出現在南天知府府中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不過為了避免麻煩,還是避一避為妙。

                  “父親,我隨你去看看是什么事情。”胖公子也放下碗筷,想跟去看看是什么事情。

                  南天知府沒有阻攔,讓這個不整齊的兒子見見來使也好。于是二人就一同到了大堂之上。

                  之間一個威風凌凌的信使正在大堂之上等著南天知府。本來信使見了知府這樣的大人物,應該畢恭畢敬,可是那信使不,一臉剛毅嚴肅,不茍言笑。見南天知府來,只道:“見過南天知府。”沒有任何諂媚的表情,可見他在李秀鈺的手下做事,養成了一種只對事不對人的習慣。

                  “來使有何事?”南天知府有些不習慣一個下人用這樣的眼神看他,不過還是問道。

                  “李秀鈺李將軍領諸葛龍飛大將軍的命令,已經率兵二十萬到達了滇州屏城,令小人來南天城中請知府到屏城,共同商議軍事。”那信使簡明扼要的說出了來意,還強調了事情的由頭是諸葛龍飛大將軍。

                  本來李秀鈺的權利地位,不足以讓一個知府親自跑去大老遠找她,不過既然一切都是諸葛龍飛大將軍的命令,又李秀鈺全權負責西南戰事,那情況就大不一樣了。南天知府早已經接到了諸葛龍飛的命令,叫他配合李秀鈺,那他自然無話可說。

                  現在李秀鈺要他去屏城,南天知府自然拒絕不得。

                  “信使辛苦了,請到后堂休息一番。”南天知府應道,心里也著急了起來。

                  那信使也不領情,只道:“知府大人既然已經收到信,那小人的使命也算完成了,小人還要回軍中復命,李將軍希望大人兩天之內到達屏城。”說著,信使行了一個禮,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南天知府的臉色有些難看。不過他那不懂事的兒子卻在心里暗算,沒想到他老爹突然被叫道外地去公干,這下他可以找個機會對那兩個美人下手了。

                  “父親,怎么突然有這么急的命令啊。”胖公子雖然不關心這個,不過卻想知道他老爹什么時候走,他已經派人在客棧盯著仙兒和玉兒了,正愁沒機會去下手。

                  “兩天之內到,恐怕今晚就得馬上動身了。”南天知府的臉色還是不太好看,說完他就往內堂走去,想去和謝大公子商量一下。

                  胖公子心里暗爽,沒有跟上,繼續打量起對付兩位美女的辦法。

                  “怎么了?”南天知府一回到內堂,謝大公子就走了出來,問道。

                  “李秀鈺派人來,讓我去一趟屏城。”南天知府回答道。

                  “去屏城?做什么?”謝大公子有些不解的問道。

                  南天知府一臉思索狀,道:“我也不知道,消息說他們兩天前帶領二十萬部隊駐扎屏城,恐怕是不會來南天城了,所以叫我過去商量軍事。”

                  “哦。”謝大公子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那你就去吧,小心行事就對了,有什么情況,我會派人去通知你的。”

                  “可是,他們要是懷疑我,那我不是沒命了。”南天知府不無的擔心道。

                  “懷疑個屁。他們要是懷疑里,早就把部隊帶到南天城來滅了你了。”謝大公子一聽這泄氣的話,就不由得動怒,“你去他們那邊也好,算是有了一個眼線,到時雍正國有什么動靜的話,你可以里應外合,直接瓦解李秀鈺那二十萬部隊,我看諸葛龍飛要怎么和皇帝交代。”

                  南天知府見謝大公子一幅一條路走到黑的樣子,心里打了一個寒戰。不過能有什么辦法,他已經上了賊船了,只能跟著走,配合雍正軍進攻乾隆國,導致乾隆國內憂外患,更加有利于謝長風作亂,爭取一點的時間,到時,只希望謝長風能兌現承諾,讓他當西南巡撫。這可是一個冒險的合作,不過他已經沒有任何退路!

                  “那,下官就收拾東西,準備去屏城了,勞煩大公子在我不在的時候,幫忙看著我那個不成器的兒子,以免他又捅出什么簍子,壞了大事。”南天知府大聲道,心里也算關心那個沒有用的孩子。

                  知子莫若父。

                  第684章…~垂涎美女~

                  南天知府前腳剛一踏出知府衙門,坐著馬車往屏城而去,后腳胖公子就開始行動了,他可是一個大色之人,欲火焚身,在所不惜。

                  今晚夜黑風高,正是做壞事的絕好時機。胖公子正盤算著這些個骯臟的勾當,來到了南天酒樓外,早已有隨從在那邊等著。

                  “怎么樣?那兩個美人有什么動靜?”胖公子問道一個奴仆模樣的人。

                  那奴才畢恭畢敬道:“我們一直守在著,那兩個小姐也都沒出怎么出客棧,只是叫那兩個丫鬟和一個保鏢出去置辦一些東西,好像趕路的樣子。”

                  “嘿嘿。”胖公子淫笑道,“趕路,恐怕他們趕不了了,都得留在這給我當壓寨夫人。”

                  “公子打算今晚就動手?”那奴才好似很了解這個主子,不由問道。

                  “廢話,不然我跑這來干嘛。東西都準備好了,還有人呢?”胖公子左右一看問道。

                  “迷魂香準備好了,她們住在名山樓那邊,是客棧里最好的客房了。”奴才回答道,“我們已經帶了二十個人來,保管他們插翅難飛。”

                  果然,認真一看,一團打手模樣的地痞流氓躲在墻角跟,待機而動。

                  “嘿嘿,很好,行動吧,先把那些保鏢放倒,然后通知我,那些丫鬟,就留給你們了。”胖公子一臉淫笑,口水都要流出來了,想到一會兒會有的香艷場景,叫他怎么把持得住。

                  那些打手利用業余的手段,兵分兩路潛伏到了名山樓。

                  一個打手用得是古裝戲中的慣用手法,拿一個小竹子,戳破紙窗,吹起。

                  不過結局卻和古裝戲不一樣,因為迎著那個小竹子而來的一腳重踹,直接踢破紙窗,印在那打手臉上,讓他連竹子和迷魂香一起給吞了,在那邊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