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不詳的小說     
                  兇漚吡εざü商穎芷鵠矗

                  可是阮濤的雙手已經死死地按住了她的屁股,使她無法逃脫,接著就是一陣緊似一陣地在她溫暖緊密的肉屄里重重地抽肏起來!!

                  阮濤此刻感到女檢查官緊密的肉屄死死包裹住了自己的肉棒,加上女人突然地掙扎和反抗,他立刻感到了一種難以形容的施暴的快感!他死命抱住涼子竭力掙扎搖擺著的飽滿的屁股,奮力地抽肏奸淫起來!

                  “不、不!!畜生!!!放開我!!!!啊……”秋原涼子發出凄慘欲絕的哀號,竭力掙扎著可是無濟于事。很快,一陣強似一陣的快感涌了上來,沖擊著悲慘的女檢查官本已虛弱的意識,迅速地將她剛剛升起的反抗打垮了!!

                  “不……啊、啊、啊!!!!”秋原涼子還在努力抗拒著自己身體里那種罪惡的感覺,但很快就徹底崩潰了。被赤身裸體地捆住手腳跪伏著的女檢查官掙扎著,妖艷地瘋狂搖擺著肥碩雪白的屁股,在海盜狂暴粗魯的奸淫下不知羞恥地迎合起來,發出好似哭泣一樣、淫蕩無比的呻吟和哀號!!

                  警探姐妹花之海盜(中)

                  丁玫一直小心地趴伏在天花板上的通道里,透過通氣口的鐵網看著下面會議室里阮濤和四個海盜輪奸被俘的女檢查官秋原涼子的暴虐的場面。

                  丁玫感到自己的臉在發燒,她知道那是自己感到羞恥的緣故:因為她沒有想到自己的日本同事會在海盜的輪奸侮辱面前表現得那么軟弱而屈服!

                  秋原涼子幾乎是毫無反抗地任憑阮濤和四個海盜輪番奸淫著她,在她豐滿赤裸的身體上大肆發泄著。女檢查官甚至還在海盜粗暴的奸淫下發出淫蕩的呻吟和浪叫,好像迎合般地搖擺著自己一絲不掛的美妙肉體。

                  現在女檢查官是被一個海盜抱著,分開著修長結實的雙腿跨坐在海盜的身體上,她的雙手還被交叉著用皮帶捆在兩個纖美的腳踝上,使她現在的姿勢看上去好像一個小女孩被大人把著小便一樣,顯得更加淫蕩無比!

                  徹底失去了反抗的意志的女檢查官已經完全陷入了羞恥的肉欲之中,她破碎的裙子已經被徹底扒掉,搖擺著纖細的腰肢用她美妙的肉體滿足著海盜的獸欲,半閉著美麗的眼睛發出哀婉淫蕩的呻吟。

                  跨坐在海盜身上的秋原涼子正好面對著丁玫,丁玫能清楚地看到女檢查官那迷人的下身和豐滿的大腿內側已經糊滿了厚厚一層粘稠的精液,順著她渾圓筆直的小腿一直流淌了下來!而涼子那迷人的肉屄已經在無數次奸淫抽肏下紅腫充血得令丁玫都不忍心再看。

                  一個海盜還在舉著攝像機不停地拍著,將涼子被阮濤一伙輪奸的過程無一遺漏地拍攝了下來!而攝像機前的女檢查官眼睛里已經沒有了最初那種恐懼和羞恥的表情,只剩下了一片茫然和麻木。

                  那個抱著涼子的海盜突然身體劇烈抖動起來,臉上露出無比滿足的表情,將一股濃稠的精液猛烈噴射進了美麗的女檢查官的體內,然后將被奸污過的女人推下了身體。

                  手腳捆在一起的女檢查官雙眼失神地跪伏在地上,高高撅著的雪白屁股還在微微抖動,嘴里也依然斷斷續續地呻吟著,仿佛已經失去了意識一般。

                  那拿著攝像機的海盜對準女檢查官不停流淌出精液的飽受蹂躪的下身一陣特寫,然后離開。阮濤走了上來。

                  他手里拿著一支粗大的注射器,粗魯地扒開跪伏在地上半昏迷了的秋原涼子肥厚的雙臀,將注射器粗暴地肏進了她的肛門!

                  “啊?!不……”當悲慘的女檢查官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厄運,用盡僅存的一點力氣開始慘叫掙扎時已經晚了,整整五百毫升浣腸液已經全部注射進了她悲慘的直腸里!

                  阮濤臉上帶著殘忍的笑容,麻利地從涼子的肛門里抽出注射器,然后順手將一個螺旋狀細長的橡膠塞狠狠地塞進了女檢查官緊湊窄小的菊花門里!

                  冰涼的浣腸液大量涌進直腸,涼子立刻驚恐萬狀地大聲慘叫起來!

                  “不!!!畜生、你、你要干什么?!!救命呀!!”堅硬的橡膠塞粗暴地塞進敏感柔嫩的肛門,疼痛和被浣腸的恐懼令涼子渾身不住發抖,她已經知道了等待自己的命運是什么,絕望羞恥的淚水再度涌了出來!

                  “美麗的檢查官女士,我先要把你骯臟的大屁股洗干凈,然后在讓你這條淫蕩的母狗好好嘗嘗被干屁眼的滋味!!”阮濤無恥的話語令秋原涼子幾乎要昏死了過去!

                  “當然,在此之前你還得先陪我們樂一樂!”阮濤說著,解開了捆住秋原涼子手腳的皮帶,然后將女檢查官的雙手在身前用一副手銬銬住,接著將驚恐地尖叫掙扎著的涼子拽了起來!

                  “母狗,爬到桌子上去,給我們跳個舞!”阮濤殘忍地說著,大笑起來。

                  悲慘的女檢查官渾身不住搖晃,遭到輪奸后的身體已經虛弱得幾乎站都站不住了,下體更是開始火辣辣地疼痛,而更要命的是冰涼的浣腸液已經開始起了作用,痛苦和恐懼使涼子只會不停驚叫和哀號!

                  “賤貨!”阮濤惡狠狠地罵著,從箱子里找出兩根細細的金屬鞭,交給了兩個海盜。

                  “給我教訓教訓這條不聽話的母狗!”阮濤說著,用手指了指可憐的女檢查官那赤裸著的不住顫抖著的豐滿筆直的雙腿和光著的纖美的雙足。

                  兩個海盜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們掄起金屬鞭對著秋原涼子赤裸的雙腿和雙腳殘忍地抽了下來!

                  “啊!!!”可憐的女檢查官立刻大聲慘叫起來!兩條細細的蚯蚓一樣的鞭痕立刻出現在她赤裸著的雪白纖美的腳背上,痛得她幾乎立刻摔倒在地上!

                  “還不快爬到桌子上去?!”一個海盜罵著,“嗖”地一聲,又是一道血痕出現在涼子渾圓白嫩的小腿上!

                  “不要!我、我……”悲慘的女檢查官哭叫著哀求,同時屈服地用雙手按住桌面,掙扎著撅著布滿鞭痕的肥白屁股朝桌子上爬去。

                  被輪奸后的涼子渾身軟綿綿的,而可惡的浣腸液的作用更是令她肚子里不停翻滾起來!她掙扎了半天,終于顫抖著爬上了桌子,晃晃悠悠地站在桌子上,被銬著的雙手羞怯地擋在自己糊滿精液的下體上,茫然地對著那殘酷的攝像機哭泣起來!

                  “跳舞?!母狗!!!”海盜惡狠狠地罵著,皮鞭再次抽向被侮辱折磨的女檢查官赤裸的雙腳!

                  “啊……”秋原涼子呻吟慘叫著,被金屬鞭抽打的雙腳哆嗦著,麻木地扭動起赤裸的身體來。

                  “再跳得努力些!!”金屬鞭不停地落在涼子赤裸的雙腳和雙腿上!

                  涼子現在連死的心都有了,被金屬鞭抽打的雙腳和雙腿疼痛不已,而被浣腸的肚子里更是難以形容的漲痛,強烈的便意開始出現,可是肛門卻被橡膠塞殘忍地塞住,這種痛苦令她眼前金星亂冒,冷汗順著臉頰和后背不停流淌下來!

                  “不要折磨我了……嗚嗚,我受不了了……”女檢查官終于失聲痛哭起來,徹底屈服了的涼子一邊悲哀地嗚咽著,一邊屈辱地在鞭子的“伴奏”下扭動著肥碩的屁股跳起“舞”來,兩個豐滿肥大的乳房隨著身體的扭動在胸前劇烈地搖擺起來,加上被銬住雙手的樣子,顯得無比淫蕩羞恥。

                  此時趴在天花板上的通道里的丁玫徹底看不下去了,秋原涼子被海盜如此毫無人性地折磨羞辱令她忽然感到了一種難以形容的恐懼感,她覺得仿佛自己也被敵人扒光了衣服一樣,羞辱得渾身發燒!可是她還不得不繼續趴在那里,因為她知道如果自己弄出一點動靜而被阮濤發現的話,自己也勢必會落得和涼子同樣悲慘的下場!

                  阮濤此刻感到滿意極了,看到這個調查了自己一年的美麗的女檢查官在自己的手下鞭子的“指揮”下,光著身子在桌子上“跳舞”,而且屁眼里還塞著橡膠塞,遭受著浣腸的折磨,他立刻感到自己的體內又充滿了欲望。

                  而此時的秋原涼子則已經幾乎要昏迷了,她幾乎是下意識地不停扭動著屁股和身體跳著“舞蹈”。強烈的便意和肉體的痛苦已經快要把不幸的女檢查官折磨瘋了,她覺得自己的肚子仿佛要爆炸了一樣!

                  “不!!!”涼子突然爆發出一陣尖銳的悲鳴,接著停止了扭動身體,整個人猛地趴伏在了桌子上!

                  “不要折磨我了……饒了我!”女檢查官不顧羞恥地大聲尖叫著,被手銬銬著的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小腹,撅著屁股在桌子上發瘋似的拼命扭動起來!

                  阮濤知道這個美貌的女檢查官已經徹底屈服于浣腸的痛苦之下了,他看到涼子那美麗的面孔已經痛苦地扭曲起來,赤裸的后背上布滿了大片亮晶晶的汗珠!

                  “母狗,是不是要拉屎了?那你就自己把塞子拔出來好了。”阮濤站起來,走近桌子說著,同時示意海盜趕緊用攝像機拍攝下美麗的女檢查官當眾排泄的丑態。

                  秋原涼子已經完全喪失了思考的能力,甚至已經沒有了羞恥的感覺!她大聲號哭著,撅著屁股跪伏在桌子上,被銬住的雙手費力地從自己大大地張開的雙腿之間伸過去,抓住肏進自己肛門里的橡膠塞用力拔了出來!

                  “啊!!!!!”女檢查官發出一陣不知是解脫還是崩潰的哀號,赤裸的身體猛烈地抖動著,一股帶著惡臭的黃褐色的糞水從她肥碩雪白的雙臀之間猛地噴射出來!迅即噴濺滿了寬大的會議桌面!!

                  阮濤和海盜們看到女檢查官當場出丑的狼狽樣子,立刻狂笑起來。

                  一陣猛烈的噴射過后,悲慘的涼子仿佛虛脫了一樣哀叫著軟綿綿地癱倒在了桌子上,亂糟糟的頭發蓋住了她痛哭失聲的臉龐,修長豐滿的雙腿在流滿糞水的桌面上失去意識地抽搐著,雪白豐滿的屁股上也沾滿了斑斑骯臟的污穢,樣子狼狽難堪極了。

                  “怎么樣?美女檢查官?當著這么多人大便是不是覺得很痛快啊?!”阮濤皺著鼻子走近桌子,揪著秋原涼子的頭發提起她的臉,盯著女檢查官那淚水斑駁的俏臉和失神的雙眼問著。

                  “禽獸……你、你還想怎么羞辱我……”不知怎么,被浣腸后的秋原涼子盡管渾身已經沒有了一絲力氣,意識卻忽然清醒了起來。她掙扎著抬起頭,艱難地盯著面前這個毫無人性地折磨蹂躪自己的家伙,憤怒地罵著。

                  “呸!”阮濤惡狠狠地將涼子的頭重重磕在桌面上,然后朝海盜揮揮手。

                  兩個海盜立刻拎著兩大桶海水過來,使勁地將海水潑向癱軟在桌子上的女檢查官,將桌子上和涼子身體上的污穢沖洗掉。

                  “啊!!!!”海水里的鹽份刺激到了涼子被鞭子抽打過的傷口,她立刻嘶聲慘叫起來!

                  “把她拖到桌子邊上,給我按住!我要這不要臉的母狗嘗嘗被人肏屁眼的滋味!!”

                  “不!!混蛋、畜生!!!不要碰我!!!!”秋原涼子聽阮濤說竟然要從自己的肛門奸污自己,立刻不知道從那里又來了力氣,竭力喊叫著掙扎起來!可一個赤身裸體的女子又遭到了那么多殘忍的奸污、拷打和折磨,根本沒法和兩個強壯的海盜對抗!

                  涼子徒勞地掙扎著一會,還是被兩個海盜拖到了桌子邊緣,臉朝下趴在了桌子上。她的屁股搭在桌子邊上,修長的雙腿軟綿綿地垂下桌子,雙肩和雙臂則被兩個海盜死死地按在了桌子上!

                  阮濤走上來,粗暴地扒開女檢查官飽滿肉感的屁股,將兩根手指使勁肏進了涼子那淺褐色的菊花門中。被強迫浣腸后的女人肛門果然松弛濕潤了很多,阮濤輕易地就將手指肏進小肉洞里。

                  “嗚嗚……”感到兩根粗糙堅硬的手指粗暴地侵入了自己隱秘的肛門,柔嫩的肛肉立刻被扣挖得生痛,秋原涼子無力反抗,只有傷心羞辱地不停抽泣。她此刻已經完全認命了,知道自己難逃被殘暴肛奸的悲慘命運。

                  “母狗,準備好了嗎?!哈哈哈!!”阮濤忽然怪叫起來,雙手死死扒開女檢查官厚實肉感的屁股,再度怒挺的肉棒對準她的肛門狠狠肏入!

                  “好緊哪!!”阮濤怪叫著,奮力將自己粗大的肉棒全部擠進女檢查官緊密的處女肛門中。驚慌恐懼的女人肛門邊緣的括約肌緊緊地勒住了他的肉棒,令他感到無比地舒服和興奮!

                  “啊!!不要……混蛋……嗚嗚嗚……”慘遭肛奸的秋原涼子已經徹底絕望了,她此刻只感覺到極大的痛苦和羞恥,在殘酷的攝像機面前失聲痛哭起來,雪白的屁股凄慘地搖擺掙扎也無濟于事。

                  而阮濤則絲毫不顧身下的女人那凄慘的哭泣與哀求,他完全沉浸在了肛奸美麗的女檢查官的快樂之中。軟弱地掙扎著的秋原涼子那緊密柔軟的直腸不停蠕動包裹著他的陰莖,反而帶給他更多的快感。他雙手使勁在女檢查官赤裸的豐臀上拍打著,腰部用力,在女人的肛門中狂暴地抽肏起來!

                  阮濤狂暴有力的抽肏奸淫幾乎令秋原涼子昏死過去!她只感到一根堅硬粗大的東西猛烈地撞擊摩擦著自己嬌嫩隱秘的直腸,火辣辣的疼痛迅速地從屁股后面蔓延全身,毫無肛交經驗的女檢查官根本感覺不到一絲的快感,只有巨大的痛苦和壓倒性的屈辱感包圍著她的全身,使她感到自己好像在遭受人間最可怕的酷刑拷打一般!

                  “不要!!啊、饒了我吧!!嗚嗚……饒了我……”涼子徹底放棄了掙扎,渾身癱軟地在阮濤殘暴的奸淫下放聲大哭著不住哀求起來。

                  阮濤一點也不理會女檢查官屈服地哭泣哀求,繼續快速有力地在涼子可憐的肛門中抽肏奸污著,鮮血順著被撕裂的肛門流淌出來,流在軟弱地抽搐抖動著的豐滿雪白的大腿上,更增添了一份凄慘和妖媚。

                  受辱的女檢查官遭到輪奸后的身體本已十分虛弱,再加上現在又遭到阮濤殘酷的肛奸,漸漸的,涼子哭叫的聲音越來越微弱,終于昏死了過去。

                  阮濤則根本不顧身下的女人的死活,繼續在秋原涼子失去知覺的美妙身體上狂暴地奸污發泄著,直到將一股濃稠的精液猛烈噴射進女檢查官慘遭蹂躪的屁眼里,才滿意地從涼子那已經被糟蹋得慘不忍睹的身體上爬了起來。

                  阮濤看了一眼已經被奸淫得昏死過去的女檢查官:涼子赤裸著的豐滿的肉體軟綿綿地癱軟在桌子上,鮮血夾雜著精液順著被撕裂的肛門不斷緩緩淌出,飽滿渾圓的屁股和雪白的后背、以及豐腴的大腿上布滿被鞭打的傷痕,就連赤裸著的纖美的雙腳上也是傷痕累累,樣子悲慘極了。

                  “把這條母狗拖下去,好好看押起來!”

                  “怎么?老大,這個賤貨已經玩過了,不如干掉算了!”一個海盜顯然覺得留下女檢查官不太安全,小心翼翼地問著。

                  “我改變主意了!這個賤人的身體還真不錯,這么快就干掉太可惜!反正我們要給這游船找買主,還要在海上再過些日子,正好留下這個賤人玩玩給大家消火解悶!”阮濤盯著昏死過去的涼子那美妙的裸體,淫笑起來。

                  幾個海盜見阮濤這么說,立刻樂不得地拖著昏迷不醒的女檢查官,走出了會議室。阮濤隨即也走了出去,邊走邊對海盜說道:

                  “這幾天都給我小心點!經常在船上多走動巡視巡視,不許出現意外!”

                  ===================================

                  已經大半天沒吃東西的丁玫此刻覺得肚子開始“咕咕”直叫,她趴在狹窄的通風通道里,緊張地思考著如何擺脫目前危險的處境。

                  阮濤一伙離開會議室后,丁玫過了好半天才恢復了清醒。就在丁玫的面前,秋原涼子被阮濤一伙殘酷地輪奸拷打,暴虐的場面令女警官都感到害怕不已,她深怕自己一不小心落到這些海盜手里,就也會遭到和涼子同樣悲慘的下場。

                  這大半天的時間,丁玫幾次嘗試著從通風口里下來,走出會議室去營救被抓住的秋原涼子,找機會逃離游船。可警惕的阮濤已經在游船的每一層都留下了手下,丁玫一走到會議室的門口就能聽見門外走廊里海盜走動說話的聲音,并且不止一人!

                  女警官思考再三,自己現在赤手空拳,對付一個海盜或許還可以,若是對付幾個海盜,即使不至于落敗,也必定會引起騷動!那時其他海盜趕來,自己的后果可不堪設想!!

                  丁玫最后還是不得不再爬上通風口,至少這里是安全的。

                  丁玫已經仔細觀察過通風口里的情況:前后都是曲折幽深的通風通道,狹窄得只能使自己勉強爬過,轉身都十分困難,而且還不知道這通道是通向哪里的!

                  丁玫知道自己不能永遠呆在這狹窄的通道里,那樣只有死路一條!更何況涼子現在落到了海盜手里,丁玫可以想像出不幸的女檢查官在遭受什么樣的折磨和蹂躪,自己必須去解救她!

                  女警官下定了決心,她決定順著通道爬出去,至少這樣還能有一點機會!

                  丁玫匍匐在狹窄的通道里,朝前爬去。在曲折狹窄的通道里匍匐前進,很快女警官身上的裙子和絲襪就被刮得又皺又臟,甚至還劃破了好多口子,尤其是女警官腿上那雙絲襪,已經變得好像破魚網一樣凌亂地纏在了丁玫結實修長的雙腿上,腿上也劃出了好幾道口子,火辣辣地疼痛。

                  女警官不顧這些,繼續朝前爬著,終于在艱難地轉過幾個彎后,前方出現了一個豎直的通風井!

                  丁玫探頭進通風井:狹窄的通風井只有半米見方,她必須縮著肩膀才能鉆進去!井里的四壁上倒是不少抓手的地方,可是在這么狹窄的通風井里向上爬或許可以,再想倒著爬下來就幾乎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