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丁健還是像以前一樣的認真和細致地教著童大奇。他對大奇說道:“差不多了,過兩天我帶你出車,很快你就可以獨自上路了。”

                  大奇:“謝謝健哥你啊,這么久都是你耐心地教我的。”

                  丁健:“謝個屁!咱哥倆誰跟誰啊?”

                  是啊,丁健把自己當兄弟,自己能不把他當兄弟嗎?可是,多么希望丁健不是自己的兄弟啊!要是他不是自己的兄弟,自己就直接再去追美婷。可是,現在……出于情,出于義的考慮,自己是不適合再去追美婷了……

                  由于理論課早就結束了,丁健說他下午要和美婷去購置新婚嫁妝,讓大奇自己一個人開。大奇微笑著說沒事,叫他好好陪新娘子。

                  他自己在開車場開了一個小時的車就辭別李志剛離開交警大隊了。按慣例他一般會搭車回家或是去公司或是去仙子的服裝店看看。但今天,他沒有搭車,只是一個人在鬧市區走著,漫無目的地走著……

                  偶爾看到幾家婚紗攝影店的海報宣傳和櫥窗宣傳。他總是會駐足停留看看海報上或是櫥窗里的新娘子。

                  他是一個想象力比較豐富的男人,腦子里總會出現美艷的新娘美婷和帥氣的新郎丁健一起出現在教堂的情形。

                  嗨,港臺片看多了吧!這樣的情形其實很老套的,沒什么新鮮的。可它即將在自己的生活中上演,而新娘真的就是自己的初戀情人!郁悶死了!

                  上哪解悶去?要不去佳然那好了。對,就去佳然那解解悶吧!

                  想到這,大奇便搭車來到佳然的“三羊開泰大酒店”佳然自然開心極了,對他是百般殷情、千般伺候。佳然特意安排了酒店的一位美女領班供大奇享用,當然,她自己也是一起奉陪的。

                  也不今天心情不佳的緣故,大奇輪番享用佳然和那位美女身上的六處可供男人風流的地方。兩位美女被男人整慘了,哇哇大叫不說,那位領班美女的漂亮、鮮紅、線條分明的小嘴更是被男人接連灌了兩次。領班美女的全身三處都給大奇給“洗禮”了一番,佳然的菊花也被“洗禮”了一次。

                  那位領班美女被大奇盡享之后便早早地出房間去了。佳然是個成熟婦人了,她似乎明白男人今天有點不對勁。兩人是摟在一塊的。

                  佳然:“冤家,你今天有什么心事嗎?快對姐姐說,說出來好受點!”

                  大奇將頭枕在婦人的柔軟胸脯上慢慢地說出了自己和美婷的事情。佳然非常耐心地聽著,時不時的哀聲嘆氣。顯然,佳然也為大奇和美婷的感情而惋惜不已。

                  佳然安慰大奇說:“冤家,算了,想開點。你佳然姐姐我還不是硬硬和初戀分開了。我理解你內心的痛苦,都是命,認命就是。放心,這酒店美女如云,冤家時常過來解悶就是。”

                  大奇心里對佳然充滿了感激,真的感謝她對自己的理解。對佳然訴說完內心的痛苦之后,他明顯感到自己的內心好受多了。

                  傾訴是緩解痛苦的最佳方式之一,當然要對合適的人傾訴。像美婷這件事的痛苦不適合對仙子傾訴,適合對佳然、倩如或是春曉、馬兒這樣的少婦傾訴。

                  從酒店出來,佳然千叮萬囑要男人想開點,她是一個勁地搖頭送男人上計程車的。回家后,大奇還是和往常一樣和大家說笑、吃飯、看電視。

                  吃過飯,全家人開大會,是關于如何應付祺雯的父母到來的事情。

                  小黎:“這好辦,老公啊,你這兩天就叫我們名字好了。我們也都叫你大奇,叫媽伯母。”

                  慕萍:“呵呵,只能這樣了。”

                  怡靜:“我還是叫哥哥,叫媽。”

                  小黎對怡靜說:“那是,就你最自然了。我們都羨慕你啊。”

                  小黎的一番話把怡靜說得樂呵呵的。

                  祺雯:“給大家添麻煩了,實在不要意思啊!”

                  小黎:“瞧雯姐姐說的,我們其實也很歡迎你的父母來走走。”

                  慕萍:“是的,沒事的。媽,這兩天,我們可都叫您伯母,您要重新適應哦。”

                  母親笑道:“嗨,都是我兒子不好,惹的風流事。我這里沒事的,我盡量少說話就是。”

                  小黎:“那可不行,您可要多說話。”

                  母親:“為什么啊?”

                  小黎笑道:“這雯姐姐的父母就是您的親家啊,您能不熱情嗎?”

                  母親:“哎喲,黎兒,還真是這么一回事。沒事,人生大風大浪都經歷過來了,這點小事情難不倒媽我。”

                  慕萍:“那是,咱媽老當益壯,寶刀未老啊!”

                  哈哈哈,全家人都笑了起來。

                  大奇:“雯兒,你爸媽什么時候到?”

                  祺雯:“三天后,因為丁健的婚禮就在五天后。”

                  大奇:“沒事的,就這么定了。”

                  大奇還是很開心,全家人都很團結很支持仙子,也很給她面子。當然,仙子是個好女孩,對她們每一個人都相當的不錯!晚上大奇是陪小黎一起過的。

                  她們臨睡前還交談了一會。

                  小黎:“雯姐姐的父母來的幾天,你可不能胡來到處房間都亂走,只能住她的房間或是書房。冤家,知道不?”

                  大奇微笑道:“那你不怪我啊?”

                  小黎:“怎么會呢?大家都支持你娶雯姐姐的,沒事的。這點小事,我小黎還吃什么醋啊?”

                  大奇:“我就知道你心胸寬廣,要不然也不會長這一對大胸出來。”

                  男人故意調戲她,還把手摸了摸她的巨乳。

                  “你要死啊,跟你說正事呢。”

                  小黎微笑著提男人的耳朵,大奇疼得哇哇叫。兩人打鬧了一會便相互摟著睡著了。

                  接下來的兩天,丁健都親自帶著大奇出車,滿榕州的跑來跑去。童大奇已經學會怎么開車了,畢竟丁健教得很認真很仔細。加上交警大隊的教練車就是他們兩個專用的,所以大奇也學會開車了。大奇問丁健:“你就快舉行婚禮了,你忙去吧!”

                  丁健總說:“難得我和美婷一起出去,都是我媽和她挑東西多,我無所謂的。”

                  大奇只好笑笑沒說什么。

                  一天晚飯時,大奇對全家人說:“各位老婆啊,我已經學會開車了。你們說買什么車好?”

                  祺雯:“明天,我們全家人一起去城東的車行挑就是了。”

                  怡靜:“雯姐姐,我就不出了,反正我也不懂。”

                  祺雯對大奇說道:“那二妹、慕萍,還有我一起陪你去吧!”

                  大奇點點頭。

                  第二天一大早,仙子就讓男人穿得整潔一些。她說:“去車行買車穿得像樣點!”

                  大奇微微一笑任由她擺布,她讓穿什么就穿什么。

                  祺雯自小就喜歡時尚這一套東西,是個化妝專家和時裝設計師。小黎和慕萍也是極其懂得打扮的。

                  一個是電視節目主持人出身,一個是時裝模特出身,都是懂得打扮的主。

                  第二卷 第182章 香車美女

                  三女光光打扮化妝就花了近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大奇等得極其的辛苦。

                  嗨,娶美女做老婆最大的痛苦莫過于等她們化妝和打扮,真的很“痛苦”尤其是同時等三個美女化妝打扮!不過,大奇心里非常的有成就感。換了任何一個男人都會有成就感,買車本身就是一件很興奮的事,還有三位絕世佳人陪著自己去買車,那種感覺簡直無法形容!——做皇帝的感覺也就是這樣了!

                  大奇和自己的三房美妻一起打計程車去城東的“榕州萬順車行”這里是全榕州最大的汽車行。什么牌子的汽車都有:奔馳、雷諾、奧迪、通用等等,當然,鬼子的日本車也是不可忽略的。

                  他們四人上車時,計程車司機是瞪大眼睛看著祺雯、小黎和慕萍的。

                  大老婆祺雯身著堅一件絲綢襯衫搭配一件皮草外套,下半身穿了條緊身牛仔褲,腳上套了雙棕色靴子。絲綢襯衫的光澤使女人看上去高貴無比,加上皮草外套的襯托更是添加了一份雍容的氣質。女人腰間圍了條白色腰帶,使她那完美的腰身很醒目的顯露了出來。

                  二老婆小黎則梳一頭披肩卷發。身著雪紡綢連衣裙加短款外套的她正好露出纖細的腰身。她腳蹬一雙橘色高跟鞋,手上提了個黑色的挎包,顯得極其的夸張和醒目。在大奇的眼中,今天的小黎實在給人一種高雅而不可攀的感覺。

                  小老婆慕萍身著一件米色大衣,腳蹬一雙黑色高跟鞋,腰身系了條金色飾水鉆腰帶。高貴而時尚的她將一雙修長的美腿顯露了出來,明眼人一瞧便知此女絕對是時尚模特出身。她的渾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時尚的氣息,而她整個人就是一件唯美的藝術品。

                  大奇知道司機大哥的表情是極其的吃驚和羨慕的。吃驚的是眼前的三位美女實在太漂亮了,羨慕的是應該有一位美女是屬于眼前這個不怎么起眼的男人的。

                  俗話說,真人不露相。要是司機大哥知道這三位美人都是我童某人一個人的老婆,并且只要自己一句話這三位美人便于很乖巧、很順從地配合自己盡情地享用她們的美妙身子,那司機大哥估計會立刻死去!自己知道他將怎么死去——羨慕或是妒忌而死。當然,也有可能自己會死去,司機大哥妒忌于心,立刻拿刀將自己捅死!所以,輕易不能讓一般人知道有這么多的美女是自己的老婆。因為男人也是妒忌的動物,尤其在對待擁有美女老婆的別的男人身上。

                  直到他們四人抵達車行下車,司機大哥將車開走時仍舊回頭看了看童大奇的三房美女老婆!

                  嗨,她們三個的確太引人注目了。她們中的一個就足夠美的了,三個同時和男人走在一起吸引了車行內所有來來往往的人的視線。

                  “榕州萬順車行”是全榕州最大的車行。這里只要是大牌子的車基本上都能找到。童大奇領著三位美艷的女人一路看過去。不論他們到哪個具體的車位,相應的服務人員都會熱情的招呼他們,殷情地問這問那,問他們需要什么樣的服務。有很多車位上有不少漂亮的車模小姐,但是與她們三美比起來不在一個檔次上。慕萍的出現更是讓這些車模小姐原本存有的身高優勢心理也蕩然無存,因為小老婆的身高絕不亞于這些車模,論臉蛋與氣質,她們和小老婆相比根本不在一個級別上。

                  祺雯說:“老公,我們看我們就買別克車好了,別克車漂亮。”

                  小黎則說:“我覺得雷諾也不錯,看起來順眼。”

                  慕萍則說:“福特車挺好看的,要不就買福特吧?”

                  大奇說:“啥都行,就是不買鬼子的日本車。”

                  三個老婆,三個牌子,三種意見,怎么辦?她們挑的車價都在30~50萬之間的。大奇想了想說道:“這樣吧,我們剪刀錘子布,最后剩下的那個說買什么車就買什么車,大家有沒有意見?”

                  祺雯說:“老公,你說的算,別來剪刀錘子布,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

                  慕萍說:“算了,當我沒說。你們選好了。”

                  小黎說:“我只是隨便瞎扯兩句的,大伙別當真啊,隨便,隨便。”

                  祺雯說:“老公,我沒說什么,一切聽你的。”

                  大奇想了想算了,買部寶馬吧,這樣誰都不得罪。他說道:“好吧,我們就買部寶馬吧。我喜歡寶馬車!”

                  三女都說:“主要是你用,你說買哪種就買哪種。”

                  本來還想民主一番,讓她們挑,可是意見相當的不統一,只能由自己來做主了。當然,不能選三個人所說的三個牌子中的一個,免得另外兩位佳人說自己偏心!都是自己心愛的女人,誰都不要得罪,即使是買車的小事情。

                  大奇掏出信用卡刷了輛價位在39。7萬元的銀色寶馬車,這張信用卡還是素琴替他辦的,里邊存了50萬人民幣。

                  在詳細填寫資料,辦理好車牌事宜并且詢問清楚相關的維修保險事宜后,大奇便讓三位美女上車,他自己坐在了駕駛座上開起車來。不用說了,當然是開著寶馬香車,載著絕世佳人先兜風再說。

                  這種感覺真他媽的超級爽!一是自己有車開,而是車上有三個漂亮的女人陪著自己。什么是皇帝,這就是皇帝;什么叫瀟灑,這就是瀟灑;什么叫載得美人歸,這就叫載得美人歸!

                  大奇笑著問三位老婆:“老婆們,到哪兜風,一個一個地說,最好意見能統一。”

                  祺雯:“老公,將車先開回家將媽和靜兒都弄進車里來,全家人一起兜風去。今天難得開心,中午我們吃大餐好了。”

                  小黎:“雯姐姐這個主意最好了!”

                  慕萍:“就這樣吧,先把車開回去再說!”

                  大奇笑道:“好的,咱們先回家!”

                  駕駛座旁邊的祺雯更是開心地吻了男人一下。

                  自己有車真方便,一會兒就溜到家了。將車停好后,大伙都下了車。母親和怡靜跑出來看。

                  怡靜微笑道:“哇,這車好漂亮啊!”

                  母親眼睛都看花了說道:“漂亮是漂亮,但是媽得說句你們不開心的話。奇兒,開車盡量開得慢一些,也多讓讓別的車,別和人爭風頭!”

                  顯然,母親是擔心安全問題。

                  祺雯:“媽,您放心!他一向穩重,沒事的。”

                  小黎:“媽,咱們現在一起去兜兜風,難得開心。”

                  慕萍:“今天要慶賀一下,這部車是我們家購置的第一個大件物品。”

                  就這樣了,大奇開車,母親坐前排,單獨和大奇一起。四個老婆在后邊擠著。母親回頭問四個兒媳婦道:“你們這樣會不會擠了點?要不,前邊再坐一個。”

                  大家都笑了起來。小黎笑道:“媽,這前邊就你們兩個好了,不方便再坐的,等下交警要找麻煩的。我們四個在后邊擠擠沒事的!”

                  四人都欠母親安心坐著,別管她們。

                  車子啟動了,男人問道:“上哪兜風去啊?”

                  慕萍笑道:“我們去西湖公園好了,哪里停車也方便。也有很多風味餐館,這樣就又可以兜風又可以吃好吃的。”

                  大伙都同意,母親說隨便哪都行。于是,車子便往西湖公園駛去了。

                  其實,買車兜風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但大奇心里特別的開心。他很開心和全家人在一起的感覺,這車里的所有人是他生命中的最重要的部分!

                  一路上,母親語重心長地說道:“奇兒,什么時候我們能回老家看看,我想老家了。”

                  大奇:“媽,您放心,我們自己有車,回去很方便的。我還想和您帶著全家人一起去龍海找祖母。”

                  母親點點頭道:“是啊,該去找婉兒祖母了。”

                  四個老婆都說想回長青老家的童家大宅看看,母親笑著回過頭對她們說:“放心,你們都是那里的主人,那宅子就是給你們住的!”

                  四女聽后呵呵大笑。

                  童大奇找了處西湖公園附近的收費停車處將自己的寶馬車停好。他領著一家人逛起西湖來。祺雯和怡靜牽著母親的手,他自己則牽著慕萍和小黎的手。母親很開心,全家人的心情也都還不錯。

                  大奇自己也感覺好多了,畢竟美婷的事情還是對他有影響的。但現在和家人呆在一起,他也心情舒暢了許多。

                  怎么說,還是要感謝老天給予自己的一切,能過上今天這種生活已經很不錯了!

                  逛到中午12點半的時候,小黎建議大家找個酒店吃飯去。

                  祺雯:“說好了吃大餐的,今天就去西湖大酒店吃酒席。”

                  每個人都說好,就母親說:“那貴死了,我知道那里的東西很貴的!”

                  祺雯:“媽,沒事的,咱消費得起。要是家里收入不夠啊,我才不想去那種地方呢。今天大伙高興就去一次好了。”

                  大奇:“媽,我今天一定要帶您去西湖大酒店吃飯。沒事的,咱們也就偶爾去那么一兩次,又不是天天去。沒事的!”

                  于是,全家人便在西湖大酒店的包廂里吃了頓午飯。每個人都點自己最喜歡吃的菜,都點了兩到三個,總共也就十五六個菜吧。就吃飯,沒喝酒。

                  午飯時,祺雯一再對男人說:“開車出去可不要喝酒啊!你要敢喝,回家我給你好看!”

                  大奇微笑道:“知道,知道,請大老婆放心!”

                  吃完午飯,全家人又逛了好一會。約摸傍晚時分,大奇驅車將全家人送回了住處。由于玩了一整天,大伙都有點累。怡靜熬了點粥給大伙喝。喝過粥后,大奇獨自進書房看書。他覺得自己好久都沒有靜下心來看看書了。

                  他挑了本線裝本的《資治通鑒》才剛剛看了兩頁,手機就響起來了。真他媽的煩人,想安靜看會書都不行。他打開手機一聽,整個心都繃緊了,是美婷打來的。

                  美婷:“在干嘛呢?”

                  大奇:“我……我在書房看書。”

                  美婷:“你這種習慣還是保持著啊?”

                  大奇笑笑:“現在看得少了,不像以前,以前看得多。”

                  美婷:“上初中時,你的書包里總是有些我們看也看不懂的書。”

                  大奇:“都過去那么長時間了,你還記得啊?”

                  美婷:“有些事情忘得了嗎?”

                  大奇:“……”

                  實在不知道該怎么回應女人的這句話。

                  美婷:“你怎么不說話啊?以前總是喋喋不休或是高談闊論的……”

                  大奇:“一樣,一樣,現在也一樣……”

                  美婷:“能和你談一談嗎?”

                  大奇:“當然可以,你什么時候有空?”

                  美婷:“現在,可以不?”

                  大奇:“已經快晚上九點了,你不休息啊?”

                  美婷:“你方便的話就現在,不方便就改天吧!”

                  過兩天她都要嫁人了,還是今天談的好!總要面對的,逃避不了的,也不能逃避!大奇想到這邊說:“你在哪?我開車來接你,你和健哥一起嗎?”

                  美婷:“沒有,他喝醉了。我到‘五一’廣場好了?”

                  大奇:“沒事的,我來你家接你都行,剛好今天買了車。”

                  美婷:“好吧!”

                  就這樣,大奇直接到丁健家接美婷的。他出自己家門時,祺雯問他:“這么晚,你上哪去啊?”

                  大奇:“我和成仁基有點事情談,關于別墅裝修的。小事情,我會回來的。”

                  祺雯:“小心點,早點回來。不回來就打電話。”

                  大奇抱住仙子吻了她一下,微微一笑道:“放心吧,你的話我肯定聽!”

                  祺雯微微一笑沒說什么。

                  大奇開車來到丁健家住的公寓門口,美婷已經在那等候了。大奇在車內對她招招手,她便一臉微笑地上了車,坐在了車前座。車內就他們兩個人,女人自然而然坐在了前車座上。

                  白皙美凈的美婷身著一條灰色連衣裙,脖子上掛了條球形水晶項鏈,腳上穿了雙黑色漆皮高跟鞋。

                  她的連衣裙用的是閃光面料,是大V形領設計的,由于固有的白皙皮膚,使女人看上去相當的性感。一條紅色腰帶更是將她的纖細腰身給圍了出來。最為別致的莫過于,今天的美婷在長長的秀發上綁了條發帶,發帶的的色澤、面料與連衣裙的色澤、面料相配套顯得相當的協調和唯美。當女人坐上車的時候,那雙修長的美腿露出了一大截雪白的小腿出來。

                  大奇:“你真漂亮!”

                  美婷微微一笑道:“你的車才真正的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