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717p"></pre>
        <address id="n717p"><ruby id="n717p"><mark id="n717p"></mark></ruby></address>

        <p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

          <pre id="n717p"><mark id="n717p"><thead id="n717p"></thead></mark></pre>
            <ruby id="n717p"><ruby id="n717p"></ruby></ruby>
            <pre id="n717p"><b id="n717p"><b id="n717p"></b></b></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var id="n717p"></var></ruby></pre>
              <pre id="n717p"><ruby id="n717p"></ruby></pre>

              <pre id="n717p"></pre>
              第60部分閱讀
              作者:未知的小說     
                  媽媽見我真的沒有事,才想起了出門的事拉起小絢的手淫蕩小說 http://Www。Hxiaoshuo。Net/duanpian/1。html兒對著我說。

                  “嗯,媽媽,拜拜……”

                  小絢很聽話的揮了揮她那肥乎乎的小手兒對著趴在窗臺上的我開心的叫道。

                  “啊……嗯,小……小絢……要聽婆婆的話哦,小絢,再見……”

                  我強忍著內心那種凌亂騷動的沖擊,故作平靜的對著院子里的女兒道。

                  “嗯,知道了,媽媽再見……”

                  “小絢,再見……”

                  看到她們祖孫兩人轉身走出了院子后,我急忙用雙手捂住嘴巴怕自己忍不住會叫呼出來。可到最后,我還是忍不住的放開捂住嘴巴的雙手,爆發式的“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好在此時院里沒有其他家人,不然我這一叫肯定能猜出我這叫喚聲是出于極度興奮的叫喊。

                  “嗯……姐姐,你的屁眼真敏感呀,看……它還會一伸一縮的,很好看哦……嗯……是不是被院落子里的媽媽和女兒看到,這里就更敏感了?看……流了好多的水呀……”

                  可惡的一間竟然一邊盯著我那有節奏伸縮的菊花一邊伸著他的粗舌在上面游走,那滑瀌瀌的熱舌在菊花后庭上傳來的感覺就像一只毛毛蟲在身體里爬行,弄得我身體好癢,小穴好癢,直腸口好癢,直恨不得把他的舌頭全塞進后庭的直腸里撓一撓癢才解恨。

                  “啊……不行了……給我……給我……啊……好癢好癢呀……啊……給我……好弟弟……快給姐姐……啊……”

                  我趴在窗臺上弓起身子翹起自己彈力十足的美臀對著一間的大嘴,自己還用雙手扒開兩團雪白的臀肉,盡量的露出藏于臀溝里的菊花,希望一間的粗舌頭能往里再伸進一些,以解此時我心騷肉癢的困境。

                  我沒有想到,在媽媽和女兒面前,寂寞空虛已久的敏感身軀就更加的放肆酥暢起來,這次的感覺要比平時來得更快更強烈得多,一股鉆心的空虛感占據了我的全身,一股酥癢難耐占領了我的心身,從來沒有過的酥癢空虛感直卷著我的骨髓神經,被一間那手指摳弄和舌頭舔吮的羞恥部位,更是開始了不由自主的痙攣起來,一股股溫濕黏液從身體的最深處里涌向缺口,對著還在抽搐的缺口如雨下般的噴濺了起來。不用看,我就知道自己的那個羞恥的部位正放肆的飛舞著,濕濕淋淋的,被一間的手指劃過,被一間的舌頭舔過,爽得我只能潛意識地張開嘴巴強壓著聲帶不斷的呻吟叫吼著。

                  “哈哈,姐姐就是騷呀,這樣被弟弟一舔就像水龍頭一般的流出這么多水來,真的太壯觀了……噢,好嫩的小穴呀,紅紅的,嫩嫩的,好漂亮呀……”

                  一間一邊舔我的菊花后庭一邊用著兩根粗粗的手指頭在玩弄著我的陰唇小穴,一邊玩著一邊還說著讓我感到面紅耳燥的話,真是羞死人了。

                  “啊……一間呀……噢……別摳了……別摳姐姐的小穴了……給我……給姐姐,喔,好癢呀……啊……給我……快給我吧……噢……好癢……啊……”

                  趴在窗臺上,我不敢大聲呻吟只好壓低鼻音顫栗地發出騷癢的信息,希望擁有極品雄性器官的一間此時能給我止癢充實的感覺。

                  “哈哈,姐姐果然是淫蕩的女人呀,一間好喜歡姐姐這么淫蕩,好,讓一間好好的享受一下姐姐的身體吧……說,要弟弟插姐姐的前面還是后面……”

                  一間就這樣的站在我的翹臀后面掏出他那根足以讓我窒息的器官,一邊在我的菊花門與小穴口之間來回的磨蹭,發燙的龜頭噴發出來的熱氣就像高溫的探頭一般,在我的兩處最敏感的部位回來劃動,弄得我的腿兒都快要站不住了。

                  “啊……別劃來劃去的……噢……插姐姐的后面吧……前……前面會懷孕的……喔……好癢呀,別再動了……喔……快……快插到姐姐的直腸里去吧……噢……”

                  趴在窗臺上,我高高的翹起自己的臀部讓那有節奏收縮的菊花口好好的讓給一間的粗家伙止止癢充充實。

                  “嗯,那好吧,姐姐真淫蕩呀,老喜歡叫弟弟干直腸,姐姐,等一下你要幫弟弟舔干凈雞巴哦,不然不插你的直腸……怎么樣?”

                  此時的一間就像一位吊胃口的惡徒,竟然跟姐姐講起條件來了,不過他這個條件不是正是中自己下懷嗎?好,反正這么壯碩的器官,不舔陰還真的對不住自己的身體,姐姐答應你就是了,快來吧,弟弟……

                  “嗯……來吧……來吧……讓姐姐噴出水來就幫你舔……舔干凈……還有獎勵呢……啊……”

                  “啊!……什么獎勵,你快說一說哦……”

                  “不嘛……你快插進來吧……姐姐直腸好癢……啊……”

                  我像一位十六歲的花季少女在向她的情郎那樣撒嬌,羞羞的表情,敞開心懷的嗔嬌,我轉過頭兒用著迷亂的眼睛望向一間嬌媚地道。

                  “呵呵,你不說弟弟反而不插了,姐姐不是沒有聽說過好的獎勵就是做愛的動力嗎?所以作為一間的女人,你還是聽弟弟的話,說一說等一下有什么好的獎勵吧……”

                  一間用著他那粗粗、硬硬、熱熱的龜頭在我的菊花口和小穴門來回的劃動,真的是要了我的命呀,這么劃法,癢都快要被它癢死了,我還能有別的選擇嗎?

                  “啊……我說……我說……噢……等一下弟弟干得姐姐舒服的話,姐姐在這里接受弟弟的尿液洗禮,這個獎勵夠豐富了吧……噢……來吧……好癢呀……噢……”

                  “啊……真的!那太好了……早說嘛,姐姐真是一位淫蕩的女人呀,要吃弟弟的精液還不夠,現在還想著喝弟弟的尿液,真是一位下賤的女人呀!”

                  一間一邊劃弄著他的龜頭一邊用手掌拍打我的臀部,“啪啪”作響,真的好疼好痛,可是從身體內部傳來的酥麻酸癢的感覺一浪蓋過一蓋,我不得不再翹起自己臀肉,好接受一間的調教與沖擊。

                  “啊……啊……好漲呀……噢……”

                  我從直腸那突然間被巨物占滿的感覺給顫栗得發出一聲聲沙啞的呻吟聲。

                  開始了,我就這樣的趴在一間的二樓窗臺上,翹起自己的豐滿臀部接受弟弟那根極品雄性器官插進直腸里,一股漲得心里發酥的感覺立馬從直腸四周往外擴散,就連騷癢的小穴也像似被后庭的腫脹給感染,醉癢的感覺立馬就消失了,換而來之的是一種充實的,飽漲的真實感受,剛才還有空虛的神經頓時被直腸的腫脹給消除,整個人都處在顫栗的快感中去,爽得我都忘記現在還是大白天呢。

                  “噢……姐姐的直腸真舒服呀……包得一間的雞巴好溫暖……滑滑的,插起來真過癮……”

                  一間在我的后面不斷的聳動著他的小腹,胯間的器官更是無情的竄進我的直腸里,然后退了出去又挺了進來,如此反復的重復著這一動作,他一邊用手扶住我的腰身直聳動一邊用手指在我的陰蒂上直搓猛按,還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說著讓我聽到了都臉紅的話。

                  “啊……不行了……一間呀……啊……姐姐不行了……噢……啊……要……要尿……尿尿了……啊……來了……要來了……啊……噢……”

                  我趴在窗臺上高高的翹起臀部,承受著一間那猛烈的撞擊。

                  他一邊用力的干著我的直腸一邊還用手指在揉著我最敏感的區域,本來直腸一被異物插進來的那一刻,我就感到自己的身體在顫栗,還感到急促的呼吸在升溫。

                  現在又加上用手指在敏感的小穴上揉搓著我的神經,我真的要泄身了,全身緊崩崩的,處在一個僵硬的狀態,然后隨著一間一個重深的直腸捅進,我就再也忍不住的又一次的泄身了。

                  緊崩的身體就像一座崩潰的大壩一般,在一個大浪襲來的同時,我再也無法像平時那樣裝著淑女的樣子,我只能跟著流動的神經喊出我那猶如貓咪叫春一般的呻吟聲。

                  緊崩的身體突然間被開閘的子宮給驚醒,先硬后軟,之后就是一連串的抽搐,全身上下都不由自主的在痙攣著,我只感到有一股強有力的尿液從下面噴出來,瞬間就給噴出來的尿液給弄得暈頭轉向了。

                  沒有憂愁,沒有寂寞,沒有孤獨,更沒有讓我難受的活死人生活,我只要一次轟轟烈烈的歡愛而已,僅此而已。

                  “啊……我……我也要來了……啊……姐姐,我……我要噴射了……啊……啊……”

                  一間用力的干著我那還在痙攣的身體,一次比一次有力,一次比一次深,“啪啪”作響的聲音就從我的臀部與他的小腹結合處傳了出來。在我因高潮而痙攣的直腸里噴出了他今天的第三次濃精熱漿。

                  “啊……好燙呀……又要……又要……高潮了……啊……”

                  直腸接受了他一股又一股的噴射之后,整個肉體再度的痙攣起來,就趴在窗臺上我喘著粗氣緊閉著雙眼陶醉著,細細的感受一間帶給我的銷魂蝕骨的感受。

                  后面,一間早餐也顧不得吃就急忙地叫我幫他做清理工作,我趴在他的胯間里命低下頭來張開小嘴緊緊的含住他那還沒發軟的器官。這時,從一樓下面傳來丈夫一生的聲音。

                  “櫻子,剛才怎么了?你沒事嗎?”

                  聲音是從大門的玄關上傳來的,看來他是吃完早餐又要出門工作了。

                  “嗯……嗯……”

                  趴在一間的胯襠里,我嘴腔里塞著一根雄偉的男性器官,還有一小節露在外面,我只好騰出一只手來擼搓著口腔外面的半截肉棒,聽到丈夫的話,我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因為一間此時太使壞了,他用雙手緊緊的壓住我的頭部不讓我抬起頭來,粗長的肉棒就頂到我的喉嚨深道里,害得我差一點就干嘔起來。

                  我很想回應丈夫的問話,可是嘴巴里被塞著一根粗壯的器官,對著一生的呼喊我無法發出一絲大聲的音聲來,只能靠著離一間恥毛最近的鼻腔里發出濃重的“嗯嗯”聲音來回應,問題是,一生,你能聽到妻子的回應嗎?對于樓上一生的回話,我不但沒有一絲緊張,反而更興奮的趴在一間的胯檔里不斷的深吞淺吐著他的器官。

                  “哦,沒事嗎?沒事就好,我出去了,家里就勞煩你照看了……”

                  樓下一生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后聽到“滴”的一聲,奔馳轎車開出院子里的聲音。

                  一生呀,這就是現在的你呀,你剛才都聽到妻子的“啊”聲,只是在門口問一問都不肯上來看一看,不見我回答也不上來,反而在玄關那自言自語,這就是身為丈夫對妻子的關愛嗎?也許我還在傻傻的等待你的回心轉意,也許我還在單相思的等著你的雄風再起,也許……這也只是我的也許,怕是再也沒有也許!

                  當然,如果一生你跑上來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你是什么樣的表情?是氣憤的想用刀子殺死我和一間,還是自己暴跳如雷般的沖過來打我們一頓,抑或是像個傻子一般的走出家門外找個酒吧喝個大醉呢?我不清楚你會選擇那一個,但我知道苦苦等待的結果將不會再回來,不管你有沒有上來,結果都還是一樣!

                  當然,我不知道此時一間的想法是怎么一個回事,我只知道自己的頭顱被他的雙手緊緊的按住,那根粗壯的器官深深的插在我的喉嚨里,一生越是在樓下的玄關那里呼喊著我的時,他就越是使勁用力的抱住我的螓首,那壯碩的器官就像插著我的直腸一般快速的竄進拔出我的檀口,好像這一生的叫喊聲不僅刺激著我的神經,更是大大刺激著一間這小青年的大男人情感,老是抱住我的螓首當直腸來使,讓這根壯碩的器官就這樣深深的插在我的喉嚨里,嗓子里被異物堵住久久不能回應一生的問話來。

                  說來也奇怪,嘴腔里插著一間的壯碩器官,有好幾次被深插在喉嚨里都產生了干嘔的知覺來,反胃的感覺讓自己的眼睛里涌出大量的淚花,大量的濃稠唾液從嘴角邊上溢了出來,香檀小嘴受到這等粗劣的動作,自己不但沒有生一間剛才所使用的粗暴動作的氣,更沒有對一生此時竟然不顧妻子的回應而駕車離去的恨,有的,只是對嘴腔里的那根粗壯的異物的愛戀與著迷,隨它自由的進出自己的喉嚨,隨它把自己胃腸里的唾液帶出來,隨它把自己此時的不快與怨恨一同帶走,讓自己繼續迷茫下去。

                  接受了一間的尿液洗禮之后,我細心的幫著一間清理了器官上的唾液與污垢后,我靜靜的躺在一間的懷里,像一位小女孩一般地聆聽著他的故事。一間說:從小到大,哥哥得到的都比他多,不管是穿的還是在日常用品上,哥哥都比他多,爸爸每天都要拿哥哥作他的典范,要他學哥哥這樣優秀那樣有用的青年。不管一間做得有多好有多優秀,在爸爸面前,他永遠都是哥哥背后的影子,就連爸爸對他的照顧也不看重,好像除了一生是爸爸的親生兒子外,一間就像從外面撿回來的野孩子一般。

                  一間的童年是不幸福的,因為他活在哥哥的影子下,不管他做得有多出色,他永遠都是哥哥的陪襯品,或者說是一生的反面教材,久而久之,一間就養成了寡言少語,不茍言笑的孩子。這也是他為什么對我們的道來不僅沒有一絲的喜悅,反而看一生的表情有些不甘心的怒恨,自然對我身為一生的妻子也是冷淡相待。

                  一間鄭重的對著我說:“姐姐,你知道嗎?只有在你的身上,我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尊嚴,在這個家里,只有姐姐才聽我的話,只有姐姐才能讓我高興,讓我感到自豪,是你,我的好姐姐,是你讓我像勇士一般的在這個家里驕傲的生活著,謝謝你,我的好姐姐。”

                  瞳瞳有神的大眼里閃出一片神彩,我知道,那是一種感謝我的淚花,望著那一雙深情的眼睛,我慢慢的閉上雙眼,我知道一間會給自己一個熱烈的吻,那是情人向他的戀人述說著他的愛戀,那是愛人之間的深情傳遞。

                  慢慢的閉上雙眼,我輕輕的吻著一間的雙唇,厚實而溫潤,熱烈而富有傳情,我們的舌頭糾在一起,我們的唇片貼在一起,一起呼吸,一起銷魂!

                  現在我才知道自己的身體之所以能把他迷住并不是僅僅只是靠著豐滿的肉體,而是在肉欲上我讓他有了主導權和占有欲,才讓他覺得在家里自己是一位頂天立地、真真正正的男子漢!

                  這個百年家族里有太多不為人知的故事,一間可能不是最悲憫的一個,但是最失意的一個!我所能做的就是讓這個血氣方剛的青年能回歸正道,放下一切偏見重新站起來面對人生,蕭灑走完自己的人生道路!當然,我沒有這么偉大,我除了在一間身上找到了曾經的幸福時光,就是讓成熟的身體得到了暫時性的放松和享受。

                  其實在一間的身上我能找到一生的影子,我才會心甘情愿的做他的奴仆,肉欲上的奴仆,不是嗎?因為我知道成熟的身體正在需要,一生給不了我的,那我只好自己去爭取了。

                  別說我不守婦道這類的堂而皇之的話,讓你生活在這個家里,讓你三年來也嘗試一下活死人的滋味,相信你也跟我是一樣的感受。

                  何況我還在等待,等待一生的回心轉意,等待一生曾經答應給我的藍圖美夢,我只為了以后的生活能過得更美好而已。

                  孤獨的日子我過怕了,一生,你能了解嗎?

                  第二集節四